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須養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皎潔明月高掛,碧海波瀾起伏,金色竹船隨波而動。擺渡人心情複雜,一會兒看向天上的那輪月亮,一會兒又看向王煊。

  這叫什麼事,他守在逝地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年輕人!

  「我領悟的差不多了,今夜準備練第一幅圖。」王煊睜開了眼睛,站起身來。

  「你不要和我說話!」礙於舊約,擺渡人無法干預他的行動,所以不想搭理他了。

  王煊一臉鄭重之色,站在月夜下,準備放棄先秦方士的根法以及金身術,而是改練石板上的經文。

  九幅人形刻圖,加上密密麻麻的文字,雖然深奧,但是他卻讀懂了,玄而又玄。

  經文不是很長,但卻無比驚人,涉及到全身各部位的共鳴,催發,蘊養不同的秘力等,非常複雜。

  他認真揣摩過,稍有差錯,就可能會撕裂臟器,傷到精神等,經文異常難練。

  但他覺得,第一幅刻圖就是為他準備的,屬於凡人之學,激活各種潛能,其中便有護體之術。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金身術被囊括在當中。

  這部經文的第一篇不涉及神通秘法,著重肉身的開發,認為這好比是一株植物的根須所在地。

  植物想繁茂,想成為參天大樹,傷病的根須是不行的!

  在這部經文的論述中,認為不養好根須,留下禍患,勉強羽化渡劫,肉身也會於雷霆中崩潰,不是好兆頭。

  這讓人深思,經文在指摘列仙的缺陷嗎?可是,它沒有提及列仙二字。

  真實情況卻是,它出現的時期有可能比列仙更早。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更恐怖了。

  在列仙沒有出現的年代,就有這樣一部經文,揭示了羽化登仙的弊端,實在不得不讓人心驚。

  這就可以理解了,當列仙看到這部經文時的心情,一定極為複雜,甚至惶恐。

  對於第一幅人形圖的經文,有先秦方士根法的精粹,很是神秘。

  王煊在月夜下擺出第一幅人形圖的姿勢,按照經文所述,這是真形圖,可充分調動身體潛能。

  深入研究的話,這張真形圖有攻擊力的爆發,也有秘力的蟄伏與內斂,阻斷外部能量的接近與侵蝕,亦可以視作防禦之法。

  最難的在於,這幅真形圖要求人體全身上下各種秘力都在流轉。如果內視就會發現,所有臟器,不同的身體區域,都有不同色彩的能量,一個弄不好,就會引發肉身崩潰。

  王煊深吸了一口氣,體內輕鳴,他已經開始演繹石板的上的經文。

  現在他的身體活性極強,如果有傷,也能在最短的時間內修復,所以他想藉此機會改換經文。

  轟!

  果然,這才剛開始,他就遇到一些問題,體表破了,排出一些殷紅的血液。

  這就相當的驚人了,他練成了金身術,肉身無比堅韌,子彈都打不穿,結果才練這篇經文,就直接染血。

  擺渡人的臉色當時就變了,這小子上來就毛孔溢血,真要死了的話,怎麼糾正錯誤,如何將印記還給他?

  不過,擺渡人沒有救助,如果才剛一開始對方就撐不住,那就早死早解脫吧,不然到了後面將會更難練。

  王煊舒展身軀,擺出真形圖的姿勢,不斷變化,隨自身領悟的經文來讓身體各處的秘力共鳴。

  他體表出血更多了,但是,他卻沒有一絲恐懼,反而釋然,覺得這樣走對了路。

  他在破壁,在將金身術轉換到這篇經文中的領域中來。

  或許可以說,這篇經文涉及到的區域更多,秘力流轉的更為複雜與精細。

  如果說,金身術流轉的是枝幹路,那麼這幅圖還包括了小細支,甚至末端的葉片,更為全面。

  這第一幅真形圖屬於凡人之學,是向超凡過渡的秘篇,最適合現階段的他。

  在這個時期,第一副真形圖就是以肉身為主,他的金身術早已晉升入第八層初期,為練這篇經文打下堅實的基礎。

  王煊毛孔出血,正在打通其他不曾涉足到的細微之處,現在不是路斷了,而是接續各種神秘之路。

  金身術、先秦方士的根法,都被這篇經文囊括,現在轉換起來不是異常艱難,因為該主修的部分他已完成。

  最難也最讓他謹慎的是,五臟六腑部位,這些地方是釋放秘力的主要區域,但在沒有達到高深境界前,這裡卻又是脆弱的,一個弄不好,就會四分五裂。

  尤其是這篇經文,更為恐怖,稍有不慎,就不是五臟撕裂那麼簡單了,而是很有可能爛成一堆五臟泥。

  因為,這種新生的秘力太霸道,這也意味著攻擊力更可怕!

  王煊血肉中秘力的更迭很順利,他全身上下都殷紅,毛孔排血,貫通了未曾走過的神秘區域,達到細微之處。

  終於,他肉身共鳴了起來,不斷發光,震掉了血污,體表恢復晶瑩,沒有了金身術特有的金光,更為內斂。

  但他明確感覺到,血肉更為堅韌了。

  擺渡人驚異,這小子轉換的太順利了吧?血肉部分快完滿了。

  不過,最危險的時刻終於來臨,經文改變,秘力新生,替換舊路,開始涉及到臟器區域了。

  剛一開始而已,王煊就覺得心臟像是被一隻大手攥住了,肺部仿佛又被人用超凡符箭射穿了。

  他各部分的臟器都有些痛,像是針扎般。

  他暫緩運轉這篇經文,站在原地,默默回想通篇,將那副人形圖觀想成他自己,烙印心中,與他自身相合!

  揣摩很久,他再次開始了。

  五臟發光,六腑轟鳴,有雷霆從血肉中迸發出來,更有像是仙霧般的能量物質瀰漫,他的體內極為神秘,仙霞氤氳,裊娜蒸騰。

  這一刻,王煊自己都是震驚的,似有真實景物若隱若現,有仙山飄渺,有瑤池懸浮,蟠桃樹成林成片。

  他亦看到,血肉中似有藥田,栽種奇藥,讓身體活性猛增,導致血肉生機蓬勃,真身強大無比。

  接著,他又仿佛看到,天空中有藥草浮現,那是天藥在沉浮。

  ……

  王煊驚異,這是人體嗎?他出現幻覺了嗎?這篇經文真的很異常。

  他警醒,內視自我,把握真實的世界,再次依照真形圖共振,引導新生的秘力,緩緩流動。

  改換經文後,新生的秘力果然更強大,讓王煊自己都能清晰體會到,他比以前的自己要強一截。

  新生秘力所過之出,那些虛無的景物全都破碎,化成了五顏六色的光,成為特殊的秘力,蘊養出來。

  這篇經文催生出的全新秘力,還原真實世界,讓王煊沒有陷入那些奇異而又神秘的景物中。

  終於,王煊遇上了麻煩,五臟有些細微的傷出現了,肉眼不可捕捉,但是他卻能真實感應到。

  擺渡人心頭一沉,他很清楚,經文的改變,一旦涉及內里的臟器後,將會極其艱難與可怕。

  「一個弄不好,就會炸膛!」他低語,警告王煊,實在堅持不住,就不要亂來。

  「這條路我必須得走下去!」王煊很堅定,然後,他又問道:「您有羽化級丹藥嗎,沒有不要緊,地仙丹也行,為我護道。」

  擺渡人那張模糊的臉頓時從蓑衣中消失了,真不待見這小子,替他背鍋擋刀,還要為他護道,還有天理嗎?!

  王煊閉上眼睛,一切還得靠自己,別人外力不能求!

  他調動神秘因子,滋養臟器,修復那些細微的小傷,他在內景異寶的池子中吸收了大量的神秘因子,現在有了用武之地。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改換經文最為艱難,因為要重新蹚路,改變原有的一切。

  好在是王煊早先所練的根法與金身術都與這篇經文契合,不然的話,問題更嚴重,多半早已炸膛。

  神秘因子修復了他的傷,王煊再次推進,這是他築下最強經文「根須」的日子,這一過程可能會瀕死,但他卻不願意放棄。

  如果沒有得到石板經文也就罷了,他現在有幸研讀,得悉這有可能是最強經文之一,怎能不動心?

  不久後,紅衣女妖仙可能就要進入現世了,會找他麻煩,如果不修成最強經文,怎麼對付那種人?

  即便對方付出代價,只能以早期的超凡之身回歸,不足以與羽化以及地仙相提並論,但畢竟是絕世妖仙,同層次恐怕罕有對手。

  現在,王煊若是練成這部最強經文,而後再抵達超凡領域,遇上超凡層次的紅衣女妖仙的話,未必不可敵!

  轟!

  他的五臟六腑出現仙山,天藥在雷霆中沉浮,各種神秘景物,傳說中的奇異景觀皆若隱若現。

  「又來了,這是與身體器官對應的秘力的異象顯照,還是說,人體與外界萬物有感,相互呼應?」

  轟隆!

  如太陽火精席捲星空,王煊體內的新生秘力暴涌,焚滅一切虛景,煉化它們為新生的能量。

  但是在這種轉化過程中,他的身體也在出現新傷。

  數次過後,王煊傷勢不輕,他覺得不能再消耗神秘物質了,決定用地仙泉,他咕咚咕咚喝了幾大口。

  最嚴重的一次,他的五臟出現撕裂的傷。

  擺渡人心頭一沉,感覺這樣的傷過於嚴重了。

  「你有些急躁了,如果用時間去熬,這第一幅真形圖,你大概率能練成,會改換經文成功。」

  王煊沒有說話,準備動用地仙泉濃縮的精粹,那東西蘊含著濃郁的活性物質。這是他敢於迅速改換經文的底氣所在,不想慢慢去磨,密地中太危險了,他得迅速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行。

  尤其是得到石板經文後,他渴望在凡人階段改換功法,以此築下最強根基。

  再拖延一段時間的話,他可能就直接踏足超凡領域了。他要從源頭開始,在凡人階段就練成這篇經文。

  就在王煊準備動用地仙泉結晶時,擺渡人嘆了口氣,突然開口:「算了,便宜你了!」

  他催動羽化神竹船,整艘金色船體迸發絢爛的神芒,像是有無數的竹葉飛舞,燦爛如同羽化光雨。

  密密麻麻的光雨灑落在王煊的身上,滋養的他血肉,修復他的臟器,讓他身體活性暴漲。

  「多謝前輩,我必有厚報!」王煊鄭重開口,這是發自真心的。

  儘管他自己也有手段,能夠擺脫這種危局,但是擺渡人的心意他領了,這種舉動讓他感激。

  事實上,羽化神竹灑落的光雨遠超他的預料,這是真正的稀世珍物,不然何以女方士用它保護肉身,三千年後依舊活著。

  「你還不知道,成熟的羽化神竹多麼的稀有,多麼的珍貴,它的每一滴光雨都價值連城,這是提升潛力的東西啊。當年多少大人物想找羽化神竹培養後人都不可得。這番大因果,你以後得好好還我!」擺渡人開口。

  王煊體會,自身改換經文的速度加快了,羽化神竹果然是造化神物。他的血肉,他的精神,似乎都被滋養了,天賦潛力強如他,都感覺自身的上限似鬆動了,又有所提升!

  很快,王煊五臟六腑,全身各處,內里色彩斑斕,各種秘力齊涌,共鳴共振,他的身體在換血,自毛孔排出不少血霧。

  他知道自己改換經文成功了!

  毫無疑問,他的實力又提升了一截,他默默體悟,自語道:「比金身術練到第八層中期更強!」

  改換經文後,在實力上立刻就有了這樣的體現,讓他自己都感覺吃驚。

  他估摸著,這種重塑還會繼續,隨著時間推移,哪怕他什麼都不做,過上一段時間他的實力還會提升一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