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密地,很難見到碧空萬里的景象,因為各種能量物質濃郁,天空中與林地間都有光帶飄動,煞是美麗。

  王煊出神,走出逝地後,還在想與擺渡人的對話。

  真身所在的現世也就罷了,連精神都有不同的層面的世界,這就有些讓他遐思了。

  佛在不在物質世界,處在阿賴耶識這種層次的精神世界中?

  神話傳說中的瑤池盛會等,也大體相仿嗎?

  不同精神層面,精神秘力也不同,色彩斑斕,需要深入挖掘,才能找到高層次的世界,從而獲取強大到不可思議力量。

  「羽化登仙,該不會也是進入某一層精神世界中了吧?」他產生這種懷疑。

  不過他又搖頭,大幕後的世界分明有真實的物質,白虎真仙「贈送」給他的簪子還在身上呢。

  ……

  「你們看,那個小子居然沒死,一副痴痴呆呆的樣子,失魂落魄,在逝地外遊蕩,該不會剛遭受重大打擊吧。」

  熊坤與兩位同伴遠遠的看到王煊,都露出異色。

  「黑角獸是頭百年老妖,心思深沉,估計將這小子折磨慘了,變成了個傻子,他精神受刺激了吧。」

  「有可能,他的女伴還有那頭飛馬都不在了,估計被黑角獸當著他的面吃掉了,這是故意留下他折騰呢。」

  熊坤剛要彎弓射箭,頓時被兩位同伴攔住了。

  「沒有飛馬,他又跑不了,擔心什麼。你一箭射過去,他還不得爆碎成爛泥。」

  三人帶著淡漠的笑容,迎面走了過去。

  王煊自然在第一時間感應到了他們,但他不動聲色,依舊一副走神的樣子,想著精神世界的事。

  即便他現在不怵部分超凡者了,但他也不想直接暴露,不願在戰鬥中給人當靶子射。

  「傻子,是不是痛失女伴,所以精神恍惚,茫茫然不知立身在何處了?」一個超凡者笑道,但帶著冷意。

  不知不覺,王煊走到了他們的近前。

  雖然他沒有罵人的習慣,但他現在只想給他們來句國罵,用以傳播不同的星空文化,教導這種星際蠻夷。

  然後,王煊就付諸行動了,多少年沒有這樣了,但依舊能夠一氣呵成:「#¥%……」

  「什麼鳥語!」一位超凡者狐疑,既不是歐拉星話語,也不是羽化與河洛星語。

  但很快他臉色就變了,因為到了這種層次,他已經能夠用精神感知其意,居然是種熱烈而猛烈的「問候語」。

  他頓時大怒,道:「你自己挖個坑,把你自己埋了,不然我把你削成人棍!」

  「歐拉!」最後時刻,王煊不忘記這樣大叫一聲,似乎在表達身份。

  「歐拉星人,你找死吧?!」另一位超凡者也大喝道。

  然後,他們就看到這個失魂落魄、沒有精神的年輕人,突然暴起發難,沖向他們當中。

  雙方本就近距離接觸,站在一起,到了這種層次,別說幾步距離,就是數十上百米也是剎那即至。

  王煊沒有對付另外兩人,他首先認準了熊坤,這個背負大弓的男子有些危險,避免在戰鬥中被其放冷箭,還是先解決掉吧。

  出乎他的預料,熊坤實力強橫,除卻弓箭術外,身手恐怖,如同一條蛟龍擺動右腿,向他踢來,並且當場釋放精神領域,對他震懾與攻擊。

  王煊的精神領域同樣釋放了出去,一剎那,讓所有人都吃驚,連他自己都是一怔。

  他的精神領域,伴著仙霧飄渺的山峰,向著對手轟撞了過去!

  這不是他改換經文後在體內看到的仙山嗎?屬於精神層面的景象,略微觸及到第一層精神世界了,現在居然浮現在身外。

  「怎麼可能?!」三人全都驚叫。

  一個凡人怎麼能觸及到這個層面?他們難以置信!

  即便是他們,晉升超凡領域中了,苦苦追求這個層面都不可得,一個凡人居然做到了?

  他們確信,這個年輕人還不是超凡者,沒有那種超脫凡人的氣息,呼吸吐納間,不見濃郁的超物質。

  這真的是……見鬼了,他怎麼做到的?!

  在快如閃電的進擊中,王煊避開熊坤掃來的那條腿,欺身而進,並一把抓住了他的一條手臂。

  「假的,他的精神領域中雖然浮現了景物,但是,並不能借用第一精神層面的山體攻擊我的領域,他只是摸索到那個精神世界的邊緣,還不能化為己用。」熊坤喝道。

  然而,剛喊完這句話,他的臉色就變了,這個凡人的手臂力量大的離譜,竟然無法震斷,更無法擺脫。

  在另外兩人前沖的過程中,熊坤自身也在發力,手臂發光,一道粗大的雷霆轟在了王煊的身上。

  王煊終於明白,自身與超凡者之間的區別是什麼了。

  達到超凡領域後,能夠動用真正近乎神通般的術法了,這種雷霆比大宗師時強大了多倍!

  而且,這不再是從五臟綻放了,而是從手臂發出,更可以打出傳說中的掌心雷。

  王煊現在肉身與精神都極強,但是,自身綻放的雷光與火焰,都還是大宗師層次,並未超凡。

  砰的一聲,王煊手臂上的衣服被炸開了,化成灰燼,連身體都有些發黑,但他依舊沒有鬆手,抵住了這一擊。

  主要是他的肉身極強,比練金身術更恐怖。

  並且在這個時候,他忍著被雷劈的劇痛,施展第一幅真形圖,檢驗它的成色。

  噗的一聲,王煊生生將熊坤的小臂撕裂了,而後扯斷了下來,鮮血噴濺。

  「啊……」熊坤慘叫,劇痛讓他面孔都有些扭曲了,滿頭冷汗冒出,他怎麼也想不到,一個凡人而已,直接重創了他。

  這才多長時間,前一天還被弓箭險些射殺、狼狽逃命、身上有血洞、後背都幾乎炸開的年輕人,現在竟對他造成威脅了。

  另外兩人眸光綻放神芒,殺氣騰騰,全力以赴攻擊王煊,一人拍擊的剎那,火光四濺,熔化了附近的岩石。

  另一人周身都是白霧,帶著狂風,將王煊席捲了起來,而後一拳向著半空中他的身體轟去。

  王煊發現,自己對付他的風暴秘法,還真是沒有更好的辦法,不過當他一拳打來時,王煊迅速捕捉到戰機,一把抓住其拳頭,藉此機會從暴風中掙脫,落在地上。

  王煊鎖住此人的手臂,然後拖著他向著不遠處的逝地衝去。

  這個人身上電光浮現,劈在王煊身上,被他利用第一真形抵住了,雷霆並不能擊穿他的身軀。

  後方另外兩人追擊,包括熊坤不顧斷臂之痛,眼神冒凶光,恨不得立刻誅殺王煊,戾氣澎湃。

  他還想如他祖父般,沖霄而上,結果現在被一個凡人折斷手臂,成為了殘廢,還怎麼去拉弓?

  王煊的身體被閃電擊中,被火光觸及,他的衣服炸開,燒成灰燼,但他依舊沒有鬆手,將那人拖進逝地中。

  「不……啊!」

  這個人驚悚了,恐懼了,大叫著,掙扎著,但是他的力氣竟沒有這個凡人大,沒入彌霧區域中。

  他自然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平日誰敢進?

  果然在進入的剎那,他的身體就近乎撕裂了,全身出血,而後開始異變,有金色羽翼暴漲,有銀色心臟鼓脹。

  他承受不了這種劇烈的變化,身體支撐不住,肉身在快速的……崩解!

  場景很血腥,不過片刻間,他就瓦解了,成為一堆碎骨與肉泥。

  這就是逝地的恐怖之處,普通的生靈進來就會異變,如果不能控制住這種變化,會死的很慘。

  所以,這裡常年寂靜無聲,要麼是沒有生靈敢接近,要麼進來就會死。

  王煊才踏足這裡就鬆開了他,都沒有看他第二眼就直接走出去了。

  「你……能活著走出來?!」熊坤震驚了。

  另外一人的臉色也變了,關於逝地,他們是知道的,這裡有一條秘路,但是沒人敢走,誰進去都會死。

  故老相傳,但凡不死者都是非凡人物,日後會有大成就。

  他們竟惹了這樣一個人,難怪這個年輕人還是凡人,就能有這樣異常的表現!

  王煊沒有開口,大步走了過去,利用他們被震懾,心中不寧的時刻,悍然發動攻擊。

  他動用張道陵的體術,對抗兩人的雷霆、火光,他全身秘力流轉,掌指發光,竟轟散了對方那恐怖的光焰。

  不得不說,五頁金書上記載的體術很恐怖,有獨到之處,即便王煊學了石板上的神秘經文,也不會放棄這種體術。

  不過,對方的雷霆速度太快,很難全部擋住,只能用身體去扛。

  在快如電光的交手中,王煊改變攻擊姿態,完整的施展出石板上的第一真形圖,轟的一聲,他震碎了對面那個超凡者的手掌。

  不得不說,超凡者都不簡單。他的手掌被王煊施展真形打崩後,他依舊不退,滿臉殺氣,全身發光,光焰沸騰,將他自身都快淹沒了,並且精神力更是暴漲,與王煊拼命。

  這個時候,斷了一條手臂的熊坤也被激起了凶性,不再顧忌,大殺了過來。

  對於王煊來說,這是一場艱難的戰鬥。儘管兩人都殘了,但是一旦拼命,依舊殺傷力驚人,與他激烈廝殺。

  王煊身上除卻一把短劍在手外,其他東西要麼掉了,要麼被光焰與雷霆摧毀了,連他的衣服都不保。

  他在凡人領域可與超凡者對抗,但是過程有些艱辛,噗的一聲,王煊硬抗了一片火光,用真形催動秘力,抵住超物質侵蝕,他一劍掃出,將那人的頭顱斬掉。

  只剩下一個熊坤,沒有什麼懸念了,他支撐了一會兒,被王煊一拳打穿胸膛,那裡炸開了,死於非命。

  王煊搜刮戰利品,而後找到自己的一個包裹,來到水潭邊沖洗染血的身體,他有些部位微黑,這是被霹靂的,但是沒有傷到內里。

  他在凡人領域連殺三位超凡者,這種戰績如果傳出去一定會引發軒然大波,是轟動性的大消息。

  王煊穿好衣服,沒有自滿與發飄,而是清醒的意識道,必須得進超凡領域了,不然的話戰鬥太辛苦。

  他完全是以強大的肉身在硬抗對方的術法!

  「真是奇怪,居然有良善的超凡異獸,不攻擊人類,還在收徒。」

  「是啊,說是替列仙收徒,太詭異了,但我看那頭狐狸也不過剛入超凡沒多久的樣子,有那麼玄乎嗎?」

  「到目前為止,只收了一個女子,還說她是列仙的後裔,馬上要帶她進密地深處。」

  王煊驚異,竟聽到這樣的對話。

  這是羽化星的一支隊伍,都是年輕的大宗師,居然在談論這樣的事。

  「那女子細腰,大長腿,大胸,面孔精緻而美麗,可惜了,居然要被狐狸帶走了,看她很不情願。」

  「那女人有點奇怪,無論是穿著,還是話語,都不是我們三顆超凡星球的人。」

  「想什麼呢,那女人是狐狸精好不好,妖狐幻化成了人形,在演戲,她身邊的超凡狐狸只能算是幼崽。」

  ……

  王煊一聽,心中翻騰,他第一時間想到了吳茵,那個狐狸精該不會是她吧?

  他立刻走了出來,二話沒說,將幾人都按在地上,以生澀的羽化星的語言重複他們剛才的那些話的關鍵詞。

  「狐狸,狐狸精,收徒……」他追問。

  幾人著實被嚇的不輕,這主怎麼會如此強大,年齡可能還不如他們大呢,這難道進入超凡了,隨手一抓就將他們制住了。

  「在那邊!」其中一個女子福至心靈,領會了他的意思,指向一個方向。

  「趕快去吧,不然她們就要進密地深處了,馬上動身了。成為狐狸精的弟子,不對,成為列仙的弟子,機會難得!」這女子還挺會忽悠。

  王煊沒理她,快速躍起,一步邁出,空氣大爆炸,附近的林木全都崩碎了,他從這裡消失。

  他按照指點的方向,一路追了下去。

  不久後,他遠遠地看到一個女子,身段婀娜,大長腿,細腰,心胸開闊,漂亮的臉蛋,身材曲線極佳,真的是吳茵,她竟然沒有死!

  求下月票支持啦,感謝各位書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