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狐王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山林青翠,湖泊點綴,煙霞蒸騰,密地雖然非常危險,但是景色卻絕美。

  吳茵沒有死,消失多日後又出現了!

  遠遠望去,她亭亭玉立,身材傲人,在陽光下,她的髮絲竟泛出淡紫色的光彩。

  在她身邊有隻狐狸,相對於其他超凡怪物來說,它的個頭真的不算大,一米多長,烏黑的皮毛像綢緞子似的閃爍光輝。

  它的背後有一對流動烏光的翅膀,竟是一隻能飛天的狐狸,一雙眼睛宛若黑寶石,很有靈性。

  難怪羽化星的幾個年輕人,嚴重懷疑吳茵是狐狸精。

  多日不見的大吳,曲線起伏,面孔白皙精緻,漂亮的雙唇鮮紅性感。尤其是她與一隻超凡飛狐走在一起,自由出行於危險與恐怖的密地,想不讓人多聯想都不行。

  不過,仔細感知的話,能夠發現,她很不情願,似乎不太樂意與那隻黑色的狐狸同行。

  這隻狐狸很有特點,直立著行走,兩條腿像是走貓步般,扭動著身軀,有刻意模仿吳茵姿態的嫌疑。

  吳茵雖然沒有走貓步,但是雙腿筆直修長,走起路來,自也是搖曳生姿。

  王煊看了又看,這一人一狐行走時,體態輕盈婀娜,確實容易讓人誤會,以為是一大一小兩隻狐狸精。

  「你別學我走路,我想回家!」吳茵開口,漂亮的眼睛很亮,很有神,也有種倔強。

  如果留在密地,她很恐懼以後的生活,從此離開紅塵,一個人與各種怪物還有山林為伍,太孤獨了。

  她懷念新星的飛船與摩天大樓,更思念那些熟悉的人。

  黑狐叫了幾聲,聽聲音倒是不凶,像是在勸解。很快,林中出現幾個年輕人,是黑狐主動尋找上的。

  它真的在挑選弟子!

  這有些離奇,密地中所見的怪物哪個不是見人就撲,主動攻擊,這頭超凡黑狐居然在選徒。

  王煊觀察良久,認為那隻狐狸雖然靈性十足,但進入超凡沒多久,實力並不可怕。它多半是因為種族血統不凡,所以比一般的怪物更聰敏。

  最終,黑狐放過河洛星的幾個年輕人,要帶著吳茵趕路,進入密地深處。

  「我不去!」吳茵反應比較劇烈,她知道,這頭黑狐要結束密地外部區域的旅程了,即將帶著她徹底遠去。

  王煊無聲無息地逼近,像是一道閃電般撲了過去,擋在吳茵身前,對那隻黑狐動手了。

  這隻黑狐有翅膀,真要讓它抓起大吳那就麻煩了,他肯定追不上。

  「小王!」吳茵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著那道背影,她美目睜得很大,那種感覺很熟悉。

  黑狐反應迅速,居然避開了王煊的撲擊,輕靈的滑行了出去,而後邁著優雅的貓步,偏著頭看向他。

  「你是來拜師的嗎?」它震動精神領域,在那裡發問。

  王煊再動,準備進擊。

  「你只是個凡人,呼吸吐納間,不見濃郁的超凡物質,不是我的對手,要拜入狐仙洞府嗎,得接受我的考驗。」

  這隻狐狸很自戀,繞著王煊走貓步。

  轟!

  王煊一拳轟了過去,震的草木崩碎,破壞力驚人。

  黑狐變色,烏光一閃,速度極快,再次躲避了出去。

  「小王,不要攻擊了,它是一頭超凡妖狐!」吳茵提醒,她深知,這頭狐狸看著好說話,可一旦翻臉,出手狠辣無情,將大峽谷中那頭超凡大蛇都給撕裂吃掉了。

  直到這時王煊才轉身,看向面孔白皙動人、寫滿喜悅的吳茵。

  一剎那,大吳的神色有些發僵,然後臉色變了,比翻書還快,提高聲音,叫道:「是你,王煊,老王!」

  王煊:「……!!」

  他腹誹,百感交集,這也太無情了吧,同樣是來救你,怎麼待遇完全不同?

  毫無疑問,吳茵看著他的背影,將他視作舊土的小王宗師王霄。

  事實上,背影確實很像,因為就是一個人,只是當初王煊肩頭墊鋼板了,又寬又厚,略有出入。

  但吳茵依舊先入為主,認為是小王宗師來了,第一時間這樣喊出口。

  王煊有些無言,大吳這是多麼的惱恨他這個正主啊,連老王這種稱呼都喊出來了,私底下和人提及時,估計沒少喊。

  他的化身被親切的喊為小王,他的真身就這個待遇?憑什麼啊,他很怨念,畢竟同樣是來救人。

  吳茵臉色變了又變,她對眼前這個人的觀感真的是一言難盡,在舊土時沒有一點好感,全是負面的。

  第一次見面時,就因為她的生理問題,被他以舊術診斷,各種刺激,讓本就脾氣很大的她覺得胸悶透不過氣來,晚禮服都差點撐爆。

  又一次相見時,她更是直接被王煊一腳踹在屁股上,踢進湖中,她氣的簡直不要不要的。

  可是這個人在來密地的第一天,就從蚯龍口中救了她,但是,救她的手段依舊讓她受不了。

  當時,這個王煊又是一腳踢在她屁股上,將她掃飛了出去,脫離危險地帶。

  她長這麼大,尤其是步入少女時代後,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她無禮呢,接連兩次用腳踢在她同一個身體部位。

  她每次想起都火大,即便是現在,她回憶到那兩此的情景,寬廣的心胸又一次起伏了起來,衣服都鼓脹了。

  但她還可是克制了,調整呼吸,恢復平靜,並且艱難地開口道:「謝謝……你。」

  畢竟,最近這兩次王煊都是在救她,吳茵還是很明事理的,只是當初先入為主,對他印象太糟糕了。

  尤其是,她與眼前這個人的前女友凌薇還認識,而且關係很好,後來知道他們分開了,從潛意識中,她就一些抵制王煊。

  只是,她還有另一層潛意識,有某種認知與懷疑,但有些不敢去揭開,因為她竟然越來越覺得,這個人和小王宗師很像!

  不然的話,她何以會直接喊出口?即便容貌變了,但是當他嚴肅投身於戰鬥時,那種氣質是不變的。

  吳茵低語:「趁它沒有發火,你趕緊走。它只是想帶我去某座列仙洞府,讓我修行,我不會有性命之憂。你不用管我,立刻離去。」

  她怕王煊激怒黑狐,惹來殺身之禍,儘管她懷念現代社會的人與事,但現在不想害死眼前這個讓她心情複雜的男子。

  「沒事兒,不就是一頭小狐狸嘛,我帶你走,絕不會讓它把你帶到深山老林中,從此與人類社會脫節。」

  王煊轉過身去,背對著她,擋在前方,話語堅定,這種自信與堅決讓吳茵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暖流。

  她的後半生如果獨自與怪物為伍,生活在荒涼的大山中,那真的太可怕了。

  她心中有暖意,看著王煊的背影,莫名被感染,對他的觀感一下子都變好了許多。

  尤其是想到,他也很可能就是小王,她的心情就更為複雜了。

  吳茵快速沖了過去,擋在他的身前,伸開雙臂,面向黑狐,這讓王煊愕然。

  她認為王煊根本不可能是黑狐的對手,這是一頭超凡靈獸,新星與舊土根本沒有這麼強大的人類。

  「你快走!」她催促王煊離去,她毅然做出決定,立刻隨這頭黑狐前往密地深處,平息它的怒火。

  「晚了,這個人類讓我生氣了,一而再的輕慢我,還敢對我動手,我要教訓他!」黑狐開口,精神波動震動,能夠完整的傳達出其意。

  它巴掌大的狐狸臉上寫滿不善之色,連細長的眼睛都發出冷光。

  「沒事兒,這個狐狸在嚇唬人,其實就那麼一回事兒。什麼超凡狐狸,我看它也就會走貓步,臭美兮兮的。」王煊一閃身,站到了大吳面前,並讓她退後。

  吳茵焦急而又無奈,改變不了什麼。同時她看向黑狐時,有些氣憤,這個狐狸精模仿她走路,但故意誇大了。

  黑狐扭腰,輕緩地邁步,而後突然釋放精神領域,對王煊催眠。它果然不簡單,懂得精神領域的秘法。

  王煊佯裝中招,呆呆發愣,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黑狐邁步走了過來,甩了甩漂亮的黑色尾巴,揚著下巴,不屑地開口:「臭男人,也敢對我囂張,現在動彈不得了吧?還敢罵我臭美,我這都是和吳茵學的!」

  吳茵焦急,但也很羞憤,這該死的狐狸精,她什麼時候那樣誇張的作態了。

  黑狐蓮步款款,到了近前,偏著頭看了看王煊,又看向吳茵,道:「這該不會是你的伴侶吧?」

  「不是!」吳茵羞惱,快速否認。

  黑狐搖頭,道:「我一看就知道,你們兩個之間有什麼事。可是,修仙無情啊,當斷則斷,我幫你斷了他吧。」

  王煊一聽,頓時覺得不能忍了,這黑色狐狸精看著步履妖嬈,但是滿嘴黑話,也敢妄言斷他?!

  「不行,你不能傷害他!」吳茵叫道,向前衝去,想要阻擋。

  王煊也動了,因為這頭狐狸精晃蕩到他眼前了,這麼近的距離,它還想逃嗎?

  砰的一聲,王煊一把就按住了它,雙臂用力將它鎖住,任這頭黑狐掙扎,動用精神領域攻擊,但都沒有任何效果。

  它剛放出一道雷霆,就被王煊一巴掌拍在巴掌大的臉上,嚴厲威脅道:「再敢放電,我將你的腦袋打成爛西瓜!」

  黑狐憤怒無比,劇烈掙動,它稱得上力大無窮,足以碾壓很多位大宗師,但是面對它眼中的凡人,卻顯得很無力,擺脫不了。

  「你是什麼怪物,還沒有超凡,怎麼會……」它尖叫著,精神領域頻頻震動,但是毫無效果。

  吳茵石化,這是什麼狀況?

  在她的認知中,這頭黑狐極其可怕,曾將十幾米長的兇猛熊怪撕裂,更是殺過超凡大蛇,那種打鬥地動山搖,將山崖都摧毀了,絕非人類所能對抗的。

  可是現在,王煊卻將它按在了地上,正找繩子呢,準備將它捆上。

  王煊找了一根兩米長的晶瑩絲線,是月亮上那個垂釣者的魚線,比太陽金都堅韌,曾綁在石板上,成為王煊的戰利品。

  他將石狐按在那裡,三下五除二,將它給捆的結結實實,制住了這頭妖狐。

  黑狐感覺自己要爆炸了,自己的祖上追隨過列仙,守著他的洞府,號稱仙獸。它怎麼會這麼遜?這樣的倒霉,被一個凡人給制住了,它無法接受!

  「啊啊……」它尖叫,憤懣無比,即便被捆上了也在掙扎,在地上滾來滾去。

  「看到沒有,就是一隻普通的小狐狸,你被它唬住了。其實就那麼一回事兒,我一隻手就能拿下它。」王煊燦爛的笑著,讓吳茵莫名的安心。

  但是,她很快回過味兒來了,這怎麼可能是普通的狐狸,早就成精了,現在還在用精神與人交流呢,這是一頭無比強大的妖狐!

  「不准叫了,再煩我耳朵的話,一會兒將你扔逝地里去!」王煊威脅黑狐。

  「不要啊,我才成年沒多久,這樣的貌美如花,你怎麼忍心擄走我,我想家了!」黑狐叫道。

  王煊愕然,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話?

  不遠處,吳茵臉紅,這該死的狐狸什麼都模仿她,語氣很像,但她絕對沒有說過這樣的內容!

  她很快調整過來,來到近前,認真地看著王煊,而後又仔細的聞了聞他身上的氣味兒,道:「你到底是誰?」

  她目光幽幽,盯著王煊。

  「你覺得我是誰?」王煊反問。

  吳茵身段高挑,美麗的面孔上沒有表情,但是目光開始變得燦燦,凝視著他看了片刻,而後又去看他的一雙手。

  當初,雨夜大戰,王霄的指甲都脫落了,吳茵曾幫忙包紮過。

  突然,她一把抓起王煊的一隻手,用力咬了一口,道:「你這個騙子,你們是一個人!」

  「別!」王煊倒不是怕痛,而是怕傷到她,畢竟他現在練的經文比金身術還恐怖,肉身堅韌無比。

  他無奈,快速撤去秘力,不然的話,還真怕傷到她晶瑩的牙齒。

  但他也不想被人咬,向回收手臂,結果吳茵被帶的一個踉蹌,咬著他的手,撞在他的身上。

  王煊倒退兩步,想要避開。

  吳茵站立不穩,側傾在他身上。此時王煊可以確信,吳茵絕對沒有像鍾晴那般,穿戴著鋼板護具。

  吳茵臉紅,感覺胸口發悶。

  黑狐被王煊踩到,嗷嗷直叫,憤恨無比,還說你們兩個沒有關係?但不管有沒有,你們看著點腳下啊,踩住小狐仙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