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黑狐被踩的嗷嗷直叫,你們兩個人踩著小狐仙湊到一起,什麼意思?還不抬腳,疼死狐狸了!

  王煊低頭,不就是踩了一條腿,似乎……也踩了條狐狸尾巴,至於叫嗎?然後……他還是沒有移開腳。

  「吳茵,我被踩扁了,快讓你的臭男人抬起腳啊。一會兒你們再繼續!」黑狐叫道。

  吳茵臉色頓時紅了,這破狐狸怎麼說話呢?!

  她剛才步履不穩,踉蹌著撞到王煊,傾側著靠在他身上,現在又被一隻狐狸叫嚷與提醒,相當的尷尬與不自在。

  她快速撐開王煊,站直身體,同時也沒有再咬那隻手了。

  「你還是……抬起腳吧。」她小聲說道。

  不管怎樣說,這隻狐狸在大峽谷雖然將她擄走了,但也救了她的性命,殺過很多怪物。

  不然的話,這些天她在危險的密地中肯定活不下來。

  王煊抬起腳,低頭看了看這隻狐狸,明明是個超凡靈獸,裝什麼可憐?

  他將被魚線捆的結結實實的黑狐拎了起來,看了又看,神色不善,準備烤熟吃掉算了。

  「狐狸肉好不好吃?」他偏頭問吳茵。

  「啊?」黑狐聽到後,頓時炸毛了,被嚇得不輕,這個男人要吃它?

  「不要吃我,我傾城傾國,是一個好人……是個好狐仙,從來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你不能這樣對我!」它哭嚶嚶,可憐兮兮,在那裡眼巴巴的望著王煊,一副你不要殺我的樣子。

  吳茵氣的不行,這該死的狐狸,從表情到語氣各種模仿她!

  「你這都跟誰學的?」王煊拎著它,總覺得這狐狸古怪,有點另類。

  「和吳茵學的的!」黑狐大聲說道,理直氣壯,喊著:「我和她是好姐妹,走路一樣,氣質一樣,所以,你不能殺我!」

  王煊:「……」

  他也只是隨口問問而已,這狐狸還真是和人學的?

  吳茵羞憤,簡直是無地自容,有些話是她說過的,漂亮女人永遠都有一顆少女心,但是,這狐狸過於誇張了!

  同時,它怎麼能講出來?太氣人了!

  「你還是將它吃了吧!」大吳氣惱地說道。

  砰的一聲,王煊將黑狐扔在了地上,警告它不准亂說話了,暫時不理會它了。

  黑狐憤懣,它可是小狐仙,在密地深處都有很大的來頭,居然被人隨意砸在地上,它自我委屈,覺得太可悲了。

  「這些天,你沒事吧?」王煊問吳茵,想到了她在大峽谷最後的留言,那樣提及他。

  這些天他都在想著如何去那裡看一看,即便她死去了,也想找一找她的屍骨。

  「我沒事兒,謝謝你!」吳茵說道。

  她確實沒有什麼危險,黑狐當時負傷了,卻一眼發現她,說她祖上是列仙,她身上有列仙病,需要和它去修行。

  所謂列仙病,指的是新星原住民的天人五衰病。

  不過,吳茵是隱性的,那種病不會在她身上快速體現出來,後代有可能會出現這樣的人。

  現如今吳家有兩位重要人物得了這種病,所以他們才不斷深入密地,尋找與採摘「緩藥」。

  現場安靜下來,吳茵看向王煊,心情太複雜了,如果是小王宗師,那真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偏偏他還是王煊!

  這簡直是……讓她有些無言。小王那么正直,身上充滿陽光的氣息,怎麼就變成這個可惡的人了?

  她對正主王煊,那可真是缺少好印象,擠對她,沒有紳士風度,還一腳將她踹進湖裡,各種惡劣言行,實在是令人髮指。

  直到來到密地,他兩次挺身而出救她,才讓她對他的印象有所改觀。

  可是,將兩道身影重合歸一,她還是覺得,有遺憾,有些接受不了。

  但現實偏偏就是一個人!

  「沒事兒就好,我帶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王煊微笑著說道。

  吳茵點頭,臉色異樣,因為他這樣燦爛的笑容,分明就是小王啊,但是那張面孔又是王煊,讓她糾結。

  一時間,她還轉變不過來那種思緒,還不能很好的將兩人融合為一個人。

  「小王,你為什麼有時候那麼可惡?」她實在沒忍住,在這裡抱怨,還翻了個很大的白眼。

  這說明她在努力接受現實,這就是同一個人。

  「在舊土,你見面就對我喊打喊殺,各種先入為主。再說,整個過程中,我也沒怎麼你你啊,還經常誇你好身材。」王煊說道,至於踢她屁股那一腳,自動被忽略了。

  「小王真誠與正直的一面是不是你故意裝出來的?」她惡狠狠地問道,男人的嘴與表現果然不能相信。

  她腹誹,兩個性格完全不一樣的人,居然是同一個人,太能演戲了!

  王煊覺得冤枉,別人待他好,他自然真誠以對,別人對他凶,他反過來踢一腳怎麼了?

  「大吳,我是真性情,根本沒有……」剛說到這裡,他就感覺到了殺人般的目光。

  吳茵瞪著他,這可惡的傢伙說漏嘴了,居然再次當面喊她大吳,私下裡估計就是這樣稱呼她!

  王煊手撫額頭,覺得大意了,過於放鬆了,張口就來,說出了心裡話。

  但他一點也沒有覺得不好意思,道:「我是聽鍾晴那麼稱呼的,其實,這是變相誇你好身材。」

  「胡說,小鍾是另一種稱呼!」吳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們兩個能不能先撒一把狐糧給我,然後再甜甜蜜蜜,親親我我。」黑狐突然不滿地開口。

  「這也是她教你的?」王煊驚詫地問道。

  「吳茵看到一對天鵝戲水,她說在撒狗糧,明明是鵝糧。」黑狐不忘糾正。

  「你閉嘴!」吳茵羞惱,這個該死的狐狸各種模仿,各種泄她的底,再這樣下去沒有秘密可言了。

  砰!

  王煊拎起它,將它扔到十幾米外去了,真是一點也不手軟,氣的這頭狐狸牙根都痒痒。

  「救命啊!」突然間,黑狐扯開嗓子,大叫了起來,並且它在震動精神領域,穿透向遠方求援。

  王煊臉色變了,他不認為這隻狐狸是亂喊,真有可能在呼喚什麼超凡生物!

  「它最近和什麼怪物接觸過?」王煊快速問道。

  大吳臉色也變了,道:「我沒有見到,但有幾次它似乎對遠方喊過話。」

  「快走!」王煊一把拉住吳茵,而後略微猶豫,又將這頭狐狸給提了起來,無論是直接打死,還是丟在這裡都不好。

  王煊一步邁出去就能橫渡二三十米遠,吳茵根本跟不上這種節奏,被帶動的身體失去平衡。

  「我帶你走,上來!」王煊要背她。

  不過,他又想到了什麼,快速取出歐拉星的柔軟但卻無比結實的戰衣,讓她穿上,並告知最好蒙住臉與手。

  因為,現在他的速度太快了,這種極限奔跑,可能會傷到她。

  吳茵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性,沒有遲疑,快速穿上歐拉星的黑金戰衣,護住全身,趴在王煊的背上。

  王煊一巴掌拍在黑狐的頭上,將它打昏過去,然後拎起它一路狂奔而去。

  吳茵覺得像是騰雲駕霧般,速度太快了,她躲在黑金戰衣中能夠感應到,外面風聲呼嘯,如果是普通的衣服,觸及草木等都可能會炸開了。

  這種戰衣很柔軟,但卻無比結實,加之她頭上戴了那種鏤空的護具,讓她沒有出現危險。

  不過,很快她就臉紅了,被鍾晴稱作大茵茵確實也有實際問題,這樣跑動起來,讓她很不適。

  「大吳……」王煊想開口問她一些事。

  結果,吳茵使勁掐他,並且恨恨的,讓他莫名所以。

  當然,他是很敏感的,注意力稍微分散,就知道了什麼情況,不過現在他可沒心思多想什麼,直覺讓他不安。

  黑狐召喚的生物可能極其不簡單!

  不久後,那種不安的感覺消失了,他長出一口氣,似乎離開了某個超級怪物的勢力範圍?

  他放緩腳步,不在地上留下足跡,而後換個方位快速奔行。

  足足跑出去數十里,翻過很多座大山,王煊才停下,放下吳茵,然後將黑狐也扔在地上,時刻準備在它甦醒時再給它來一下狠的,敲昏過去。

  吳茵落地後,感覺輕飄飄,有失重的感覺,扶住王煊手臂才算沒倒下去。因為不久前,王煊動輒就是越澗,跳崖,各種抄近路,跑動的太猛烈了。

  「你沒事吧?」王煊關心地問道,然後,不由自主看著向她,怎麼感覺她比自己還累,胸口起伏,大口喘息。

  「你比這隻超凡靈狐飛起來還快!」吳茵轉移話題。

  確實是因為他跑的太快,路途過於顛簸,她感覺不適,比暈車厲害多了,最後都差點吐出來。

  如同電梯壞了,突然墜落,而後不斷重複這個動作,這種翻山越嶺即便有修煉功底的她也有些吃不消。

  「大吳,一會兒如果有戰鬥,你躲遠一點。」王煊說道。

  「不准叫大吳,以後稱呼我吳茵!」她使勁瞪了他一眼,臉色微紅地強調,胸口劇烈起伏。

  「年輕人真不簡單,跑的很快!」突兀的話語在王煊背後響起,讓他寒毛倒豎,敵人都到近前了,他的精神領域居然沒有提前感知到?!

  他拉著吳茵,瞬間移出去二十幾米遠。

  「放心,我沒有惡意,如果想出手早就出手了。」這竟然又是一頭黑狐。

  不過,一看就知道它上了年歲,皮毛略微有些發灰。它也直立著身子,並且穿著粗布麻衣,一副人類的打扮。

  「爺爺,他欺負我,快幫我出氣!」那頭小狐仙醒來,憤懣不已,不斷告狀,讓老狐狸幫??它出氣,要斷了吳茵的紅塵緣,讓她好好去修仙,斷了王煊。

  「起來。」老狐狸輕輕揮動右爪,發出一道烏光,要割裂魚線,結果……那線紋絲未動,沒有什麼損傷。

  「嗯?!」它再次發出烏光,結果還是一個樣子。

  它來到近前,用爪子去劃,結果……依舊無法割斷魚線。

  它動容,強大如它都毀不掉一根細細的絲線,這就有些離譜了,這個年輕人到底什麼來歷,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這是我家教祖賜下的寶物,名為捆聖索。」王煊走過去,動手解開了魚線,他有清醒的認知,自己打不過這頭老狐。

  在他的感覺中,這頭黑狐深不可測,比那頭白孔雀恐怕還要厲害!

  「咦,我聞到了你身上的氣味兒,不久前,你和列仙的另一名後裔在一起,真是不錯的消息,列仙有後,蒼天有眼。」

  老狐感知敏銳,嗅覺太驚人。

  王煊知道,它肯定是在說趙清菡,因為她的家族也與新星原住民通過婚,並且趙女神的眼睛已經有些微微泛紫了。

  「是個女子,很年輕,有陽光的氣息,也有潛在的列仙病,應該很適合修行。」老狐狸閉著眼睛說道。

  吳茵看向王煊,道:「你身上有一個女人的氣息?你們……」

  「想什麼呢,我身上你也有你的氣息,不信你問老狐仙。」王煊說道。

  老狐狸點頭,道:「是的,他身上有你濃烈的氣息,差點讓我誤以為他也是列仙后裔。」

  「走吧,你帶路,我不會傷害她們,會給她們一場機緣,屬於列仙后裔應該得到的。」老狐狸開口。

  王煊不想領路,誰知道老狐狸說的是真是假。

  然而,老狐狸手段非凡,自行帶路,向前走去,不久後就看到一座山峰上的馬大宗師與趙清菡。

  王煊毛骨悚然,這老狐到底強到了什麼層次?

  「這頭小馬也不錯,適合隨我去修行。」老狐狸點頭。

  王煊嘆息,這次估摸著要將馬大宗師與兩女都賠進去了,而他卻阻止不了。

  老狐看向王煊,道:「你不放心的話,也可以跟著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