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頂級秘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陳是個老釣魚人,但也絕對敢搏殺,勇於冒險。

  不然的話也就不會有帕米爾高原大戰,以及後來王煊接引他進內景地的事。

  依照這樣的性格,老陳必然敢進逝地,去走那條秘路。

  真要出事兒的話,王煊將無能為力,沒辦法救他。

  一旦老陳出意外,那就真的要送終了,絕對不會再是假死,至於安城圈貴又退圈的事件就不用想了。

  「老陳,不告訴你呢,我怕你會錯過一樁大機緣。可告訴你呢,我又怕直接把你害死,你說怎麼辦?」

  王煊將他拉到沒人的地方,與他低聲交談。

  地仙城別的沒有,就是廢棄的建築物多,大多都倒塌了,所有地仙都早已死在歲月中。

  「你先說,我聽完後再做選擇。」老陳說道。

  晚霞要消失了,殘留的紅色餘韻下,斷壁殘垣,瓦礫遍地,地仙城顯得很荒涼與破敗。

  「我發現一條秘路……」王煊告訴了他逝地的一些情況,表情嚴肅。

  果然,老陳聽到後眼睛像是金燈般發光,精神振奮,恨不得立刻去看一看。

  他所掌控的那股勢力,名字就是秘路探險組織,這輩子就是想找全舊術的幾條秘路,聽到這則消息,怎能不亢奮,不動心?

  「冷靜,我和你說,數百年來都沒有人敢去走那條秘路了,最近只有我一個人成功了!」

  王煊給他潑冷水,嚴厲告誡,那裡異常危險。

  老陳點頭,變得很沉靜,道:「我如果迴避這次,那麼將來再遇到逝地,也絕對不敢進去!」

  王煊就知道,老陳敢去搏殺,他有些擔憂了,這或許會將他送上絕路。

  老陳很冷靜,在那裡分析,道:「你不用擔心,我陳永傑也不是常人,多次觸發超感,在凡人時就形成精神領域,放眼古代,這都極其罕見。」

  他說的是事實,他的這種情況,在古代最起碼也能成為一教之主,突破地仙層次也不算稀奇。

  「舊土退化,不再是超凡星球,我都一樣能崛起,我對自己有信心!」老陳昂首,露出戰鬥姿態,有恐怖的煞氣激盪。

  他又補充道:「再怎麼說,我也是算是一顆生命星球的第一人,在十數億人口中拔尖,還走不通逝地秘路嗎?」

  「你馬上就第二了。」王煊提醒,得敲打下他,別太自負上頭。

  然後,他琢磨,老陳和老鍾似乎都很了不起,在超凡能量物質退潮階段,在各自的星球上崛起,確實不簡單。

  將老鍾視為新星第一人絕對沒問題,這老傢伙隱藏的很深!

  但是,王煊想了又想,現階段他只能渡老陳。因為,老鐘太深沉了。

  在密地或許沒什麼,老鍾翻不了天。可是,一旦回到新星那就不好說了。

  老鍾是超級財閥的掌舵者,一向吃人不吐骨頭,知道王煊的一些秘密後,保不准就會翻臉,將他抓住切片研究。

  「來,王教祖為你灌頂!」王煊示意,讓老陳靠近一些,告訴他,只有體內瀰漫著濃郁的神秘因子,才有可能破解逝地的死局。

  老陳體內也有,但是與王煊相比就差遠了,這一刻他深感震撼,神秘物質像是鵝毛大雪般,鋪天蓋地,全部向著他體內湧來,茫茫一片,匯聚到一起。

  這一刻,老陳暫時願意稱呼王煊為王教祖,無愧護道人的身份。

  這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半個小時,只能說王煊體內的神秘物質太多了,充斥在他每一寸血肉中。

  他沒敢全部給老陳,還需要留下部分去開啟內景異寶呢。

  「教祖,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老陳眼角眉梢都在發光,整個人如同煥發了第二春,渾身都是頂級能量,血肉活性強度激增。

  王煊想了想,他還真的有所需,他練的是最強經文,需要其他秘法輔助,因為他馬上就要去逝地練第二幅真形圖了。

  「我要頂尖的體術,更需要鍛鍊精神的秘籍。」他和老陳沒客氣。

  老陳當即點頭,道:「我這裡還真有一門頂尖體術,在神話傳說中都有些地位。」

  他與舊土有關部門合作後,得以觀閱部分書庫秘藏,最近他都在練鬼僧的菩薩拳,所以看中一門護體秘法——丈六金身。

  王煊相當的吃驚,居然是這門功法,當初在逝地中,月亮上的垂釣者還曾用它來當過魚魚餌。

  那時,王煊無比心動,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難怪擺渡人感慨,超凡能量退潮,萬法皆朽,列仙洞府自虛空墜落人間,遍地都是寶藏經文,如果不能把握住機會,將愧對生在這個時代!

  老陳道:「這可比你的金身術強多了,丈六金身既可以鍛養肉身,也可以淬鍊精神,是超凡秘籍。」

  相對而言,金身術則還是凡人的功法,越是到後面練這種體術性價比越低。

  王煊心動,道:「老陳,回舊土後,你再去有關部門的寶庫中找下,說不定還有更厲害的!」

  既然生在這個時代,那就應該練各種最好的功法!

  「你以為,那是我家開的,合作關係也是有個度的,除非我給他們立下大功。」老陳嘆道。

  王煊讓他將水袋拿出來,然後,給他倒地仙泉,他是真的怕老陳死在逝地中,現在各種保命的東西都給他預備好。

  「地仙泉?!」老陳震撼了,眼神怪怪地看著他,很想問,咱倆到底誰是超凡高手?

  他都沒有採集到地仙泉,結果凡人領域的王煊將他的水袋灌滿了。

  他清楚的知道,老鍾累死累活,也只喝到兩斤多地仙泉,還沒有他水袋裡的多。

  「還有嗎,如果還有的話,我幫你去找老鍾交易。他曾抱怨,喝的地仙泉太少,不然還能年輕幾歲。」老陳說道。

  「那老傢伙,不是善茬兒!」王煊提醒他。

  「是啊,這老頭子有點恐怖,非常難對付。有段時間,我都在琢磨著,是不是找機會在密地把他幹掉算了,我怕回到新星後他會謀算我。」老陳感慨。

  後來,他想了想,認為老鍾還不至於那麼壞,再說他的背後是有關部門,老鍾應該也不會撕破臉皮。

  王煊無語,老陳和他想到一塊去了,不管怎樣說,對老鍾老鍾防備一手肯定沒錯。

  「你先喝,喝飽了後,我再給你灌。怎麼和老鍾談,你自己看著辦。但透露地仙泉來歷時,就說是黑狐族的小狐仙給的……」

  兩人一陣低語。

  「老鍾可能也接觸過神秘物質,有次療傷時,我感覺他身上飄起過相近的東西。」老陳告知。

  王煊吃驚,老鐘身上有神秘因子,難道是因為他得到過內景異寶?!

  這讓他心神震動,財閥到底都挖出過什麼?

  他越來越感覺到,這對某些人來說,或許真的是最好的年代!

  ……

  不久後,王煊看到了鍾誠,和他要了塊老鼠肉乾嘗嘗,味道……還行。

  鍾誠簡直想哭,因為不久前,趙清菡給他們姐弟二人倒了杯地仙泉,又送了些黑角獸肉,兩相對比,他覺得自己太悽慘了。

  「女人都愛美,我感覺,我姐抵擋不住清菡姐的誘惑,為了多五十年青春美貌,肯定會不理智,要禍害老鐘的書房!」鍾誠嘆氣,私下裡居然直接稱呼他太爺爺為老鍾。

  王煊道:「多五十年青春不好嗎?你其實也可以多活出一世來,憑什麼只有你姐能喝到地仙泉。」

  「小王你說的有道理,小鍾註定要敗家,我得向她索要好處去!」鍾誠轉身跑了。

  ……

  王煊知道,無論小鍾多愛美,也不可能真的禍禍了老鐘的書房,頂多拿出幾本相對頂尖的經文到邊了。

  到頭來估計應該是等價交換。老鍾那麼深沉,被他喜愛的後人鍾晴自然不會是傻白甜。

  最起碼吳茵和她斗時,長期處在下風。

  不久後,趙清菡來了,她從鍾晴那裡先得到了一部分「訂金」,拿到一部五色金丹元神術,是一門很強大的精神鍛鍊法門。

  她背誦了出來,讓王煊記下,不過數百字而已。

  接著,趙清菡又將自己的精神鍛鍊法給了他,名為紫府養神術,竟然極其高深!

  「吳茵沒有到鍛鍊精神的地步,小鍾也是近期被老鍾在密地傳授的。」

  「清菡,我就不說謝了。」

  說謝太見外,王煊將兩種精神法門都背誦了下來,這對他再走逝地路有極大的幫助。

  趙清菡平日間略帶冷艷的氣質。

  王煊看著此時從容平靜的她,自然不可避免地想到她大跳熱舞、又走貓步、還口中喊著我是狐狸精的情景,那種絕艷的叛逆風韻和現在簡直判若兩人。

  「你在想什麼?」趙清菡立刻有所覺察,同時也猜想到了什麼。

  「我在遺憾,沒有手機,沒有相機,不然那些美好的,讓人難忘的,都可以記錄下來。」王煊感慨。

  趙清菡瞪了他一眼,快速離去,明顯自己也想到了那些畫面。

  老陳真的和老鍾做了交易,帶回來半部《九劫玄身》秘籍。

  「老鍾說,只有半部,另外半部他沒練,也沒有看,回到新星可以補給我,這的確是神話中的超凡功法,很強!」老陳點評。

  王煊道:「老鐘的家底太厚了,有機會一定要去他的書房,將他那些金書玉冊都看個遍,不然愧對這個時代!」

  老陳:「……」

  「除非你將鍾晴娶了,不然沒希望!」陳永傑覺得,以老鐘的性格,絕不會請人去他的書房,這輩子從不吃虧。

  王煊與老陳約好時間,到時候一起去逝地!

  次日,王煊準備上路,由黑色小狐狸陪著,蒙蔽外人,不然他一個凡人出入這片區域太扎眼了。

  「小王,你要保護好自己!」吳茵送行。

  趙清菡揮了揮手,然後安撫身邊的馬大宗師,告訴它不用擔心。

  可馬大宗師還是沖了過去,對王煊點了下頭,接著……對小狐仙搖頭擺尾了數次。

  王煊直接把它給捶回去了,這死馬要叛變!

  「我覺得,我和小鍾長的也挺像,我們都身材細長,超好看。」黑色的小狐狸直立著行走說道。

  鍾晴頓時不開心了,氣道:「你趕緊走!」

  王煊與黑色的小狐狸剛離開地仙城,在那殘破城牆上立刻就有人彎弓,要射殺他們!

  「余山,你對凡人下手?!」老陳怒了,迅速沖了過去阻止他。

  「呵,離開地仙城就不再庇護範圍內,我射殺他們,並沒有違反規則。」不過,他被老陳干擾了,箭羽沒有射中目標。

  事實上,老陳不是多麼擔心,他知道了王煊的戰績,也知道那是一頭超凡的狐狸精。

  他只是不想王煊暴露實力,所以幫忙遮掩。

  「你們出城,去把那一人一狐都殺了!」顯然,余山等人是老陳的對頭,要當著他的面,擊殺掉王煊。

  王煊與小狐狸沒入山林,飛快遠去。

  「我暫時不能奔跑,不然雙足蹬碎地面會暴露我的實力,你帶著我飛行。」王煊抓住了小狐仙的後腿。

  「可惡,臭男人!」小狐仙惱恨,但最終還是晃悠悠地飛了起來。

  後方,有兩人快速追了下來,都是超凡者!

  「臨走前幫老陳與老鍾減些壓力!」王煊說道。

  他已經知道,兩個老頭子雖然聯手幹掉了一些對頭,但是處境堪憂,已經迫不得已追隨在河洛星一伙人的身邊,勉強度日,他們經常遭遇羽化星一批人的追殺。

  「咱們一人幹掉一個超凡者怎麼樣?」王煊問小狐仙。

  「哼!」小狐仙雖然冷哼,但最後還是出手了。

  追下來的兩人,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踢到了鐵板,遇上了超凡靈獸與一個年輕的怪物。

  如果正常交手,他們還能戰鬥一段時間,結果大意下,直接被襲殺,死不瞑目。

  「追兩個凡人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回來,他們在幹什麼?」余山不滿。

  ……

  王煊一路風馳電掣,來到了密地外部區域,出現在內景異寶所在地。

  「超凡從這裡開始!」他低聲說道,必須要破關了,在密地中實力決定著命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