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片地帶瓦礫遍地,植被不多,自從那頭超凡蜘蛛被殺後,這裡便沒有生物了。

  黑白土台如故,只有通過它才能進內景異寶中。

  黑色的小狐狸早在半路上就跑了,完成任務後,就嚷著,不想再和臭男人呆在一起,明顯記仇呢,惱怒王煊將它捆綁過。

  王煊在附近的山林轉了一圈,怕有超凡者蟄伏,有「狩獵者」,到時候他精神離體後,給他來一下狠的。

  山林寂靜,沒有人煙,更無強大的怪物出沒。

  王煊估摸著,密地外部區域的那群年輕人不會來這裡了,因為金屬牌子無法集全,有幾塊一直在他身上。

  他來到黑白土台前,開始調動體內的神秘因子,向著「鑰匙孔」中注入,頓時讓這裡變得不一樣了。

  黑白二氣蒸騰,最後形成一條通道。

  王煊的精神脫離軀體,瞬間衝進迷霧中。

  總的來說他不是很擔心,身在內景異寶中,對外界也是有感應的,如果有意外的話,他會第一時間回歸肉身。

  熟悉的場景,黑白霧氣涌動,通道的前方出現一道又一道身影,地仙在炸開,羽化者在解體,千手真魔在消亡,金翅大鵬在覆滅……

  王煊沒有任何耽擱,嗖的一聲闖過通道,進入內景異寶中。

  霎時間,神秘物質翻湧,繚繞在他的身邊,迅速補充所需。

  神秘因子進入他的精神體中,接著又灑落到了內景異寶外的肉身上。

  一剎那,這種物質讓他體內原本要乾涸、缺失這種因子的血肉在歡呼,在雀躍,活性開始激增。

  王煊向著內景異寶深處走去,徑直來到那口池子近前。

  現在這裡沒有神秘奇霧了,他連那件至寶都給連窩端走了,只剩下濃郁如水澤的神秘因子。

  王煊大口吞咽神秘物質,精神迅速旺盛,外部的肉身更是毛孔舒張,全身都在吸收濃郁的因子。

  他知道,這是他最後一次來這裡了,以後沒什麼機會了,能汲取多少就汲取多少。

  最後,他乾脆進入池中,洗禮精神體,痛飲神秘因子。

  外界,他的肉身宛若被鵝毛大雪淹沒了,海量的神秘物質灑落,從四面八方進入身體中。

  一時間,他的五臟中都有神秘物質繚繞,宛若仙霧入體,洗禮全身。

  王煊的血肉、臟器、骨骼都在共振,充斥著濃郁的活性物質,不僅補回失去的那些,而且早已超量了。

  主要是他的實力比上次來時又提升了一截,所以可以容納的更多。

  最終,他覺得無法再吸收了,肉身與精神狀態前所未有的好,神秘因子充斥全身,餵飽了每一寸血肉。

  這簡直一種神聖洗禮,肉身中五臟發光,共鳴,共振,骨骼晶瑩有光澤,血液越發鮮紅透亮。

  王煊從池子中站起,在內景異寶中轉了一圈,這裡確實沒有其他寶物了。

  他的精神體回歸肉身,站起身來,看著黑白土台,他心有感觸,這裡的確是一處造化地啊。

  他想了想,將身上的幾塊金屬牌子放在了土台上,在內部補充了一些神秘因子。

  如果歐拉、羽化、河洛三顆超凡星球的年輕人尋到這裡,那麼留待有緣人吧……

  王煊汲取神秘物質很順利,沒有被人打擾。

  他與老陳約好,在明日一同進逝地。

  不過,老陳只能偷渡出來,要避開超凡怪物的監視,不能明著違規。

  他找了處山峰,古樹青翠,清泉汩汩而涌,景色秀麗。他在這裡開始研究幾部經文,從丈六金身到九劫玄身,再到紫府養神術與五色金丹元神術。

  毫無疑問,這些體術與鍛養精神的法門,任何一种放到外界去,都是天價經文。

  每一本都是超凡秘籍,在古代神話傳說中都有些地位。

  接下來的時間裡,王煊除了吃了些東西外,一直在精研幾部經文。

  一天一夜過去,清晨,王煊睜開了眼睛,睡眠時間不是很長,他已經理解了那些經義。

  他按照約定,前往八大超凡巢穴。

  他與老陳約好,在走秘路前,要去採摘一番。這次他準備讓那頭銀熊減減肥,成天戀家不好,趕出去鍛鍊一番!

  等了很久,老陳都沒有出現,這讓他皺眉,該不會出現意外了吧?

  午時,遠處的山林傳來動靜,老陳露出行蹤,總算來了,但是很狼狽,他滿身是血,一副剛被人追殺過的樣子。

  不過,老陳變年輕了!

  他終於不再顯老,現在看起來三十出頭,地仙泉的效果很驚人!

  再這麼下去,他多半還會更青春。

  「老陳,自從進入密地,為什麼每次見到你都在流血,都在被人追殺?」王煊看向他。

  老陳到也不要緊,大多都是敵人的血,他只有一些皮外傷。

  「該死的羽化星人,居然勾結密地的怪物,有個執法者和他們站在一起,提供各種方便,最後更是乾脆跟著他們合力追殺我!」

  老陳擦拭血跡,一副恨恨的樣子,他意外發密地的執法者與羽化星的人居然沆瀣一氣,要坑殺他。

  若非他反應快,善於奔逃,真就死在他們手中了。

  王煊立刻變得嚴肅無比,道:「我上次也遇到這種情況,被一頭黑角獸堵住了,看來密地的有些怪物執法者不可信!」

  然後,他問那頭怪物強嗎?乾脆幹掉算了!

  「是條土狗,我感覺可能是很多年前的羽化星人故意放養在密地的怪物!」老陳說道。

  「沒事兒,等我們從逝地出來後吃狗肉!」

  「有麻煩,他們追來了!」老陳變色,這些人可不簡單,尤其是那條土狗,極其厲害,如果不是被他用手段先砍傷了一隻狗爪子,他肯定跑不過那隻狗。

  很快,王煊就發現那那隻所謂的土狗,他麼的,這真的土嗎?比大象都高大,渾身金色毛髮濃密,流動絢爛的金霞,一雙臉盆大的眼睛綻放凶光。

  它從灌木叢中出現,龐大而瘮人,比超級劍齒虎都恐怖,更為威猛,一聲咆哮,震的林木崩碎,葉片漫天飛舞。

  而且,在它的身後,更有四人跟隨,在一同追殺老陳。

  這還真是無比重視陳永傑,這麼大的陣仗只為滅他一人。

  連王煊都有些氣憤,身為執法者,卻先行破禁,幫著羽化星的人獵殺對手,比劊子手還可惡。

  「走,去採摘妖魔果實!」

  「讓他們分擔傷害!」

  王煊與老陳一同說道,想到一塊去了,轉身就跑,朝著八大超凡巢穴而去。

  現在,即便是王煊自己也敢殺進來,他初步可以力敵部分超凡怪物了,當然太難惹的不行。

  「吼!」那條威猛的超凡獒犬,居然不發出狗叫聲,而是悶雷般的吼音。

  「萬一那條土狗認識這裡的怪物怎麼辦?」王煊低語。

  「應該不認識,這條狗棲居在密地深處,不是這塊區域的。」老陳說道。

  王煊想了想,倒也沒什麼,強行採藥就是了,離密地這麼近,隨時就跑進去了,別人敢追嗎?

  「胖胖,我帶狗看你來了,快閃開,不然的話我放狗咬你!」王煊喊道。

  隔著有段距離呢,他就看到那頭銀熊睜開了眼睛,趴在差超凡洞穴的出口那裡,正死死地盯著他。

  顯然,它認出了這個偷家賊。

  儘管這個人類沒有得手,但它上次還是被氣的夠嗆,現在嗷的一聲就躍了起來,朝他們撲殺。

  老陳二話不說,直接就沖了過去,準備暴打圓滾滾的胖熊。

  然後,他就被胖熊一巴掌給糊了回來,一個踉蹌,差點橫飛出去。

  「不對頭,這肥熊很厲害!」老陳叫道,一見面而已,他就差點吃大虧。

  他急忙沖後面喊:「土狗,你還不快過來,相助你的主人!」

  吼!

  後方,那頭金色的獒犬怒吼,震的山峰都在輕顫,像是一頭從天而降的史前凶獸般撲擊而來。

  銀熊再次揮了一巴掌,老陳很配合,自己向後橫飛,並且發出慘叫聲。

  王煊也順勢在熊掌下跟著倒飛。

  然後,這頭銀熊渾身皮毛炸立,銀光閃爍,電芒交織,一聲爆吼,噴出粗大的銀色閃電,轟在了獒犬的身上,電的它簌簌顫抖,電光四溢,慘叫了一聲。

  但獒犬沒有倒地,堅持住了,它想震動精神,給銀熊傳音。

  然而,銀熊二話沒說,又是一片閃電放了過去,並且直接向前撲殺。

  「土狗,你行不行啊,護駕!」老陳吼道。

  然後,他與王煊趁著銀熊撲殺出去時,一溜煙沖向洞穴,採摘了那簇雪白的藥草就跑!

  一瞬間,這個地方獸吼震天,山石翻滾,山林崩碎,閃電交織,徹底亂了。

  王煊與老陳頭也不回,迅速逃亡,因為那頭銀熊除卻最初與獒犬碰面廝殺外,肯定也要追殺他們。

  不得不說,兩人很作,沒有進逝地,又跑到下一處巢穴去了,他們認為採摘一種妖魔果實還不算太充裕。

  第二處巢穴是棲居著一頭紫銅色的穿山甲,實力雖強,但不是老陳與王煊的對手,讓他們硬是扯住尾巴,從洞裡扔出去了!

  穿山甲憤怒,第一次見到這麼蠻不講理與兇殘的人。

  兩人採摘了洞中六顆半青半紫的果實,轉身就跑。果實藥效是夠了,但還不算徹底成熟。

  事實上,真要是熟透了,就輪不到他們採摘,怪物自己就吃掉了。

  後面,銀熊快如閃電般追殺過來了。

  只能說,老陳與王煊的速度足夠快,一步邁出去就是好十幾米。逃離這處巢穴後,他們還是有些不甘心,寧願對抗銀熊,也想再採摘些果實。

  轟!

  老陳居然也是……口吐雷霆,與銀熊碰撞,便跑便戰。這次很幸運,他們躍上一處山崖上的鳥巢,採摘到一種金色的藥草。

  原本這裡有頭怪鳥,很不好對付,但它出去捕獵了。

  「再采最後一種!」老陳與王煊被銀熊劈的呲牙咧嘴,沒有想到,這頭銀熊這麼強大。

  他們已經避開最為粗大的電弧,但還是不時被電網觸及身體。

  那頭執法者怪物——獒犬,也在瘋狂追殺,滿身皮毛炸立,甚至有些焦黑,怒不可遏!

  好在這是山林,王煊與老陳一頭扎進密林中,很容易失去蹤影,銀熊飛在半空中狂轟濫炸

  它視線受阻,只能靠著敏銳的靈覺追蹤。

  不久後,王煊與老陳成功從一頭正在沉眠的銀色大刺蝟的巢穴中採摘到一種芬芳撲鼻的藥草。

  但這刺蝟也不好惹,瞬間驚醒,身上的尖刺一根又一根的飛出來,像是在射箭般,擊穿岩壁,擊斷巨木,兜著他們屁股「射箭」!

  兩人狂逃,直接跳崖,躲避這頭恐怖的大刺蝟,再也不敢折騰了。

  在他們的後面,電閃雷鳴,飛箭如雨,犬吠穿山甲嚎,還有遠空的金色怪鳥長鳴,極速回巢,註定也要追殺過來。

  王煊與老陳狼狽無比,從山龜的巢穴旁邊跑路,跳絕壁,又躍溪澗。

  那頭山龜正在練靈龜微步呢,看到王煊後,簡直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這偷它果實的盜藥賊還敢來?它這些天都在踅摸他呢!

  可惜,它註定要吃虧,王煊今非昔比,再加上老陳出手,山龜被捶的龜殼轟鳴,橫飛出去數十米遠,撞在山壁上,瞪大眼睛,有點懷疑龜生!

  王煊與老陳總算是在最後關頭逃進逝地中,險而又險,差點就被幾頭怪物撲殺。

  進來後他們二話不說,快速吃四種妖魔果實。

  「受不了,真痛啊!」老陳第一次體驗到這種撕裂般的感覺,進來後他渾身就開始冒血,要變異了,他呲牙咧嘴,感覺身體要炸開了。

  「嗯?!」王煊心驚,因為,逝地中瀰漫起大霧,他與老陳原本相距不過兩米遠,結果瞬間失去聯繫。

  「老陳!」他喊了很多聲,都不見回應,顯然他們被隔開了,這是要各自獨走秘路嗎?

  他有些擔心,希望老陳無恙,活著離開這裡。

  很快,他又想到一件事,擺渡人徐福如果和老陳交談起來,聊起人間的事,提及老鐘的話……

  「老陳可千萬不要亂說話,萬一說他與老鍾認識,並肩作戰了很多天,多半會……被打個半死!」王煊自語,他忘記和老陳說這件事了。擺渡人簡直恨死老鍾了,挖了他的家底,抄了他的後路,到時候肯定會恨屋及烏的!

  感謝:枕葉聽秋、雲中殿啊,謝謝兩位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