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古代修行路的幾大境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上章,老鍾提前亂入了,第一時間修正了。)

  王煊為難,真不想去綁老鍾。

  老鍾都一百多歲的人了,風燭殘年,真要進入逝地,說不定立刻就會死掉。

  王煊與鍾誠關係不錯,他又是送誦經文,又是送他姐的寫真,怎麼好意思對他家老爺子下手?

  再有,王煊客觀評估了下,他覺得老鐘的實力似乎……有些看不透,可能比老陳還厲害!

  兼且,就心性而言,老鍾絕對是個梟雄式的人物,貪生怕死不過是表象,真實情況是,老辣而陰沉!

  王煊覺得,他現在去綁老鍾,有可能會被老鍾反綁。

  「前輩,我與老鍾無冤無仇,這樣做違背了我為人的原則。那麼大年齡的老人了,這樣折騰他,萬一在逝地消亡,有些可憐。你那根腿骨大概率只有老鍾知道在哪裡,穩妥起見,還是不要綁他了。」

  擺渡人一聽,還真遲疑了,不是每個人都是王煊,可以平安走到這裡。大多數人都會死逝地邊緣地帶,剩下的人則會死在路上。

  「讓我再想想。」那根骨對他很重要,擺渡人變得無比慎重。

  通過一件又一件與列仙有關的事件,王煊認為,他們留下的殘骨,不僅是為了定位現世那麼簡單。

  他嚴重懷疑,列仙遺骨有可能關乎著他們的某種新生!

  他接觸過劍仙子的骨,有濃郁的生機。其部分精神意識棲居在當中,還請王煊將那塊骨埋在她當年的渡劫之地,這很有講究。

  女劍仙如果重現世間,他是歡迎的,無比期待。

  可如果是其他人,他得掂量下,這人間不是列仙說了算。

  夜月下,碧海起伏,搖碎了水中的明月,波光粼粼。

  老陳開口,道:「王煊,這戰矛是你的?」

  他低聲道:「剛才我不小心觸碰了它,一團朦朧的光入體,這神兵似乎認主了。沒關係,我回頭想辦法轉給你。」

  他一副不好意思的神色,露出歉意。

  王煊卻是寒毛倒豎,看向擺渡人,身穿蓑衣的老傢伙準備坑他?

  自從上船後,他就看到了那杆長矛,但壓根沒敢去摸,原來還真有問題,被老陳提前引爆了。

  擺渡人回過神來,聽到老陳在那裡道歉,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最終,他看向老陳,道:「那團光是一道印記,隨時會徵召你去參加一場跨域大戰,你要有心理準備。」

  老陳頓時身體發僵,被毒打後,還莫名其妙被支配去參加一場不知道什麼狀況的外域大戰?

  他覺得,擺渡人這個死老頭子太狠了!

  「你別瞪我,同是天涯淪落人。」擺渡人說著,蓑衣中微微發光,居然也有朦朧的印記閃爍,比以前暗淡了,但是卻始終無法根除。

  「如有徵召,我可能也跑不了。」擺渡人幽幽嘆道。

  「前輩,我還是不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老陳憂心忡忡。

  「你說。」擺渡人神色不善地指向王煊,從來沒見過這樣走秘路的人,讓他這個守約者都跟著背鍋,真想一拳打死算了!

  但他又覺得這小子有點特殊,值得捏著鼻子投資下。

  王煊看著老陳,真心覺得舊土第一人夠倒霉,這事鬧的,他真沒想過坑老陳,偏偏他自己一頭扎進去了。

  他快速解釋了一番,然後就看到老陳的臉綠了!

  老陳都要嘔血了,這是什麼神仙陣仗,他怎麼亂入了?

  這完全是無妄之災,關他什麼事?虧他剛才還很心虛,他這個受害者居然向惹出禍端者道歉。

  老陳張了張嘴,滿心的苦澀,他覺得這鍋背的有點冤。

  「到時候你們兩個一起去征戰?這多不好意思。」王煊確實很慚愧,在那裡搓手。

  擺渡人露出殺人般的目光,而老陳還能說什麼?

  王煊拎起長矛,抖動了一下,很重,有韌性,也有可怕的殺氣,隨著他催動秘力,矛鋒璀璨懾人。

  「我爭取想辦法去支援你們!」王煊說道。

  擺渡人看他不順眼,真以為那麼好出入那片戰場?不是誰都能亂入的!

  「對了,前輩,我在金榜的排名上升了十幾位,還有註解,說我褻瀆了垂釣者,這是什麼狀況?」王煊趁機請教。

  「你肯定上了黑榜,而且名氣多半不弱,藉此黑色名望入了金榜!」擺渡人沒好氣的回應。

  所謂金榜,可能是一個熱榜,不是單純的戰力榜?

  王煊目瞪口呆,這是誰閒得無聊,給他記了一筆黑帳?

  老陳開口:「我身體活性激增,可能要在這裡破關了。」

  「老陳,你現在還是迷霧階段嗎?」王煊問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老陳進來有些虧了,因為在舊土時,老陳就曾說過,他精神領域強大,很容易摸進燃燈層次,本就要破關了。

  「燃燈!」

  「你已經燃燈了?」王煊驚異。

  「就是前幾天在密地突破的!」老陳點頭。

  迷霧、燃燈、命土、採藥,這四個層次,是老陳曾說過的具有普適性的四個段位。

  毫無疑問,老陳在這裡如果再破關的話,將進入命土領域。

  「馬上就第三個大境界了。」王煊有些感觸,老陳進階很快。

  擺渡人嗤笑,沒有說什麼。

  老陳搖了搖頭,道:「我說的這幾個層次,只是第一大境界的幾個小段位。」

  王煊聞言,一陣發呆。

  老陳解釋:「我認為,古人的修行法門,或多或少都有些問題,怕誤導你,所以沒有提後面的大境界。」

  王煊道:「我不會被誤導,只是單純的想知道,古代的修行者到底分多少個大境界?」

  「從先秦方士到道家,那個時期,其實就四個大境界。」擺渡人悠悠開口,他最有發言權,因為他是親歷者。

  王煊虛心請教,想了解一下古人的實力層次。

  擺渡人告知,古時的四大境界為:人世間、逍遙遊、養生主、羽化仙。

  王煊依舊滿心疑惑,只有這四個境界,他直接發問,地仙呢?

  「大境界間,實力層次相差巨大,難以跨越,故此每個大境界或多或少都有些小境界。」擺渡人解釋。

  按照他的說法,地仙只是逍遙遊中的一個小境界。

  王煊失神,地仙何其強大,在一些經書,在部分古代文獻中都有提及,居然只是第二大境界中的一個小境界。

  須知,在這個時代,地仙都已經絕跡了!

  至於第三大境界與第四大境界,那就更不用想了,早就沒有這樣的生靈了。

  老陳一點也不怵,直接開口道:「古人的路有問題,他們這樣劃分,並不怎麼規範,需要後人完善。」

  擺渡人瞥了他一眼,倒也沒有在意。

  王煊繼續請教,幾大境界都涉及到了什麼。

  「人世間,基於現世,剛踏足超凡領域。逍遙遊,探索精神世界,如你所聞,瑤池、極樂淨土、不周山、廣寒宮等都屬於極高深層次的精神世界。養生主,算了,說的了話可能真的會誤導你們,確實有些問題。」連擺渡人自己都這麼承認。

  王煊動容,人世間也就罷了,可那逍遙遊太驚人了,只是聽著,他就遐思萬千。

  老陳開口道:「按照古人的記載,逍遙遊這個領域的修者,如果探索到極高更層次的精神世界,獲取到相應的恐怖精神秘力,是可以殺養生主這個領域的強者的,你說混亂不混亂?」

  擺渡人是古代赫赫有名的大方士徐福,他自然有獨到的見解,開口道:「前幾層精神世界,便充滿了神秘,永遠不要小覷,更不要說高層次的精神世界了,有無盡的力量等待挖掘。」

  「虛無縹緲的精神領域,這麼可怕嗎?」王煊有些出神。

  「你怎麼知道,高深層次的精神世界一定是虛幻的?」擺渡人反問。

  老陳道:「你看,古人自己都沒有弄明白,這些都等著後人去重新定義,璀璨屬於我們這代人。」

  「其他超凡星球,也都是這樣劃分的嗎?」王煊問道。

  徐福思忖,這應該同樣沒有涉及到舊約,可以說,他搖頭道:「自然不是,有點燃神火,高舉神國騰空的修行者,也有靠輻射污染而晉階的異族人,就連道家後來都出了金丹大道,至於妖族就更不用說了。超凡文明多樣,不可能都走一樣的路,我所說的不過是舊土早期的路,你們聽聽就算了。未來如何,真正的正確的路,需要你們自己去摸索。」

  「歐拉、羽化、河洛三顆超凡星球的人,他們怎麼劃分境界層次的?」王煊問道。

  老陳最近都在接觸他們,與三顆星球的超凡者都有交手,已經有一些了解。

  「我覺得,他們和舊土的路子很像,不過要藉助一種奇異的石頭輔助修行,叫逝石,有強烈的輻射。」

  老陳了解到,那三顆星球的境界劃分,為:超凡輻***神輻射、真道輻射、羽化輻射。

  這確實和古代舊土的路數相近。

  區別就是,他們修行期間,有時需要藉助逝石的輻射能量催發與刺激自身的潛能。

  「聽起來,他們的修行之路起源於逝地。」徐福說了一句,但沒有過多的解釋,再說的話,就違背舊約了。

  「我沒有見到新星的西方人來密地,他們難道另有去處?」

  王煊忽然產生這樣的疑問,他剛才剛聽到大方士徐福提及其他超凡文明,自然不可避免的多了一些聯想。

  老陳點頭,自從與有關部門深度合作後,他了解到許多秘聞,道:「他們有另外的超凡之地探索,似乎與他們自身的神話傳說有關。」

  接下來,王煊問的問題過于敏感,徐福拒絕回答,因為要違背舊約了。

  這時,老陳開始破關了,藉助逝地秘路即將突破。

  很快,王煊的肉身與精神的活性暴增,被逝地輻射,他也要突破了。

  他知道,今天成為超凡者不難,不好過的那一關是練成第二幅真形圖。

  現在,他還不需要練,因為第一幅真形圖還可以持續呢,本就是由凡人過渡到超凡的經文。

  轟!

  王煊的肉身迸發出驚人的秘力,精神也在共鳴,他的體內浮現各種景物,遠遠的,他似望到了廣寒宮,看到了不周山,景象驚人!

  那是他匆匆一瞥間,所捕捉到的一角可怕的精神世界嗎?

  他知道,自己即將超凡,肉身與精神在共振中,他要進入一片嶄新的天地了。

  呼喚下月票支持啦,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