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王超凡的奇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幾人剛要對兩女動手,驚悚的發現,他們的同伴卻先死了一人。

  那個年輕男子手持長矛,整個人都在發光,隻身橫在那裡,擋住了他們數人。

  嗡!

  王煊輪動長矛,當棍又當刀,向前掃去,矛鋒無比鋒銳,雪亮刺目。

  這些人極速倒退,原本想迅速拿下趙清菡與吳茵,結果像是沐浴光焰的男子,幾乎與戰矛同時趕到眼前,將他們逼退。

  長矛帶動著色彩斑斕的秘力,划過無比恐怖的軌跡,讓空氣大爆炸,那種壓力讓幾人要窒息。

  他們驚出一身冷汗,一而再的迅速倒退,即便如此,其中一人胸前也出現一道可怖的傷口,鮮血淋淋。

  矛鋒稍微觸及他的體表後,就讓那人部分血肉炸開了,骨頭都快露出來了!

  「小王!」吳茵驚喜。在這種關頭,被人圍獵,有可能被人擄走的危險境地下,王煊趕到,瞬時讓她覺得莫名的安心了。

  趙清菡看著王煊的側臉,感受到了蓬勃的生命朝氣,那是新生的力量,他變強了,真正踏足超凡領域。

  她微笑,白皙動人的面孔很平和,她知道,收集到的那些經文起了作用,王煊應該是練成了。

  王煊站在林地中,手持長矛,一個人逼退了數位超凡者,在陽光下,他與長矛都在流動柔和的光芒。

  那幾人倒退出去很遠,都被鎮住了!

  另一邊,老陳拎著長刀,渾身金芒大盛,丈六金身發威,璀璨光華覆蓋他全身,像是一個提刀的菩薩,露出殺機。

  他衝著那個命土層次的高手就殺了過去。

  王煊與他配合默契,幾乎是同時,兩人一起釋放精神秘力,主攻那個命土層次的高手。

  連獒犬那種命土後期的怪物都被兩人的精神秘力擊潰,這名命土段位的高手一聲慘叫,眉心中剛冒出來的精神能量光團,被轟的接近潰散。

  他的肉身也被秘力重創,咳出一口血,精神更是短暫的僵滯。

  有這個時間差足夠了,老陳手中的長刀划過虛空,一顆頭顱斜飛了出去,那人直接被斬首!

  與此同時,王煊收縮精神秘力,握緊長矛,指向那幾名針對趙清菡與吳茵的瘋子。

  所有這些都不過是剎那間發生的事,王煊與老陳雷霆般出擊,各自殺死一人,這群人怒不可遏,圍獵向兩人。

  「殺了他!」

  有幾人想獵殺王煊,更是有人出手,主攻向趙清菡與吳茵,想分王煊的心。

  王煊右手持矛,指向一人。

  而他的左手則直接向前拍去,攻擊另一人,他想試試自身徒手有多強,畢竟練了最強經文,遠比金身術更厲害。

  咚!

  對趙清菡伸手的那個人在燃燈初期,被王煊攔住,兩人拳掌碰撞,發出悶雷般的聲響,周圍的草木都炸開了。

  這個超凡者以為可以憑燃燈境界硬撼前方的年輕人,結果他的拳頭與王煊的手掌接觸後,當場破碎,接著他那條手臂破爛,然後是半邊身子染血。

  王煊一掌而已,秘力交織,幾乎將這個人廢掉。

  他快速跟進,補了一巴掌。

  那個燃燈初期的瘋子面孔扭曲,半邊身子接近碎掉,被秘力全面撕裂開來,橫飛出去,倒在地上失去行動能力,他的身體幾乎瓦解了。

  一直從心、非常安靜的馬大宗師,這個時候終於來了精神,一躍而起,在那裡嗷嗷的叫著。

  砰!

  它終於實現了自己的願望,來了個馬踏超凡,將那身體註定要瓦解的男子踩的破碎,當場踏死!

  另一個超凡者發瘋,繞過王煊,針對趙清菡與吳茵,出手無情,沒想留活口。

  小狐仙就要帶著兩女逃遁,結果發現,已經不需要,王煊的精神秘力激盪而出,一座仙山浮現,與他的精神能量凝結在一起,鎮壓而下。

  這個瘋子感覺精神意識劇痛,他不得不止步,全力以赴對抗,但他不過是迷霧後期而已,在精神領域與王煊相比差遠了。

  他駭然發現,在這個年輕人面前,他曾引以為傲的精神秘法,毫無用處,被對方摧枯拉朽般碾壓。

  他的精神體在崩裂,猶若夏蟬面對九天上的雷霆,不堪一擊。

  當那座仙山落下,王煊將他的精神領域全面震散!

  這個瘋子一聲未吭便倒在地上,死去了,被斬殺了精神體!

  這嚇了附近幾人一大跳。

  趙清菡沒有為王煊擔心,深刻感受到他實力大幅度提升後的強橫,她臉上漾起笑容,沒有去打招呼,怕打擾他作戰。

  吳茵胸部起伏劇烈,即便知道王煊很厲害,可是見他連殺超凡者,還是讓她震撼無比,她捂住嘴,沒有驚呼出聲。

  「這個臭男人好強!」黑色的小狐狸咕噥。

  王煊提著長矛,極速沖向一人,周身秘力澎湃,最強經文的可怕之處得到體現,他全身潛能被大面積地開啟,各部位都催動出驚人的力量,他被璀璨光芒覆蓋,像是繚繞著神聖光焰。

  「殺!」

  對面有人喝道,聯合身邊的人向前殺來。

  鏘!

  在兵器的碰撞中,在掌心雷噴薄的光束中,人影翻飛,飛沙走石,能量劇烈的激盪。

  噗!

  王煊手持長矛,將一位燃燈初期的超凡者刺穿,挑向半空中,猛力一震,砰的一聲那人四分五裂。

  他已經連殺四位超凡者!

  一個迷霧層次的超凡者想逃,王煊縱身一躍,周身秘力澎湃,絢爛神光在體外交織,像是為他編織出一對羽翼,他宛如金翅大鵬凌空橫渡,撲殺了過去。

  這一次他以肉身全力與那人碰撞,拋下了長矛,檢驗自己的肉身強度。

  一剎那,那個迷霧後期的超凡者慘叫,接著他快速的解體了,崩散開來,根本擋不住王煊純粹的肉身之力。

  老陳眉頭直跳,轉眼間而已,王煊已經五連殺了,比他都快,他剛殺掉四人而已。

  當然,他這邊的對手實力層次更高。

  老陳一聲輕叱,周身金色光霧沸騰,丈六金身被他催動到了極盡,他宛若一尊佛陀走到現世來。

  咚!

  他以燃燈境界硬撼另一位命土層次的強者,同時,他催動精神秘力,不斷衝擊對方,兩人迅速交手。

  老陳棄刀不用,揮動菩薩拳,在刺目的金光中,他與那人連著對轟了十幾次,砰的一聲,生生將一位命土層次的高手胸部打穿,讓那人解體,死在當場。

  王煊將長矛插在地上,同時自身也未動,僅出動精神領域,鎖定了另一位對手。

  這時,他的精神能量光團綻放,與一片奇異景物凝結在一起,這次不是仙山,而是藍瑩瑩的小湖。

  他在充分檢驗這些景物有什麼異常之處。

  隱約間,浪濤陣陣,傳出海嘯聲。

  當他催動精神秘力,以藍色的湖泊向前碾壓過去時,那個實力不弱的對手眼中寫滿絕望。

  因為,他覺得自身的精神要崩潰了,被浩大的精神秘力壓制。

  藍色的小湖,居然化成了瀚海,驚濤拍岸,亂石穿空,展現出恐怖而又壯闊的畫面,附近的人都可清晰的見到。

  轟!

  滔天的大浪拍擊過去,那個人的精神能量光團炸開了小半部分,就要全面崩潰了。

  王煊瞭然,他以精神秘力溝通第一層精神世界的一角之地,不僅汲取來奇異的精神能量,還顯照出湖海等景物,竟這麼可怕。

  亂石崩天,驚濤席捲,這都是精神能量在起伏,打在那人的身上,最終砰的一聲讓他的精神體炸開了。

  這個人的肉身失去精神意識後,無聲地倒了下去。

  王煊思忖,他的精神力量與奇異景物結合在一起後,威能暴漲,這絕對是殺手鐧!

  他甚至覺得,自己的精神力量比肉身力量更恐怖!

  難怪第二大境界逍遙遊,對應著各種神話傳說。他現在只觸及一角就已如此,如果探索到那些極高層次的精神世界,見到蟠桃林,接近不周山,簡直不可想像!

  王煊催動精神秘力時,體內還有幾處奇異景物沉浮,但現在來不及催發出來測試了。

  老陳見到他六連殺,果斷加速,將手中的長刀掄動起來,噗的一聲,把想要逃走的最後一人腰斬。

  十二名超凡者全部斃命,沒有一人能活下來。

  趙清菡走了過去,看著王煊身上有斑斑血跡,找了一塊潔淨的軟布,幫他擦去。

  「趙趙,你要矜持啊,為什麼幫臭男人擦血?」黑色的小狐狸在那裡瞟著大眼睛,大聲提醒。

  「他是我同學,是為救我們而來。小狐仙,你要知恩圖報啊,過來幫他擦血。」趙清菡沖小狐狸招手。

  吳茵將小狐狸拉了過來,道:「趕緊化形報恩吧!」

  小狐仙翻白眼,扭過頭去,擺動腰肢,哼了一聲,甩給他們一個後腦勺,不予理會。

  老陳看了又看,自己身上也有血,算了,自己擦吧。

  馬大宗師湊了過去,它覺得,這個變得年輕的大叔很厲害,尤其是它看上他的丈六金身功了,不知道妖魔能不能學?

  馬大宗師獻殷勤,抬起一隻馬蹄子,看著老陳,那意思是,我給你擦擦?

  「這是誰養的馬?」老陳看了它又看,這馬不正經!

  「我養的!」王煊還沒說話呢,小狐仙先搶著當主人了。

  老陳點頭,怪不得這麼妖里妖氣。

  「前往列仙洞府,是機緣也可能有其他變數,你們要小心。」王煊開口,他希望兩女能夠順利獲取列仙留給後人的造化。

  「放心,有我!」小狐狸一副有它可以確保無恙的樣子,然後它又補充道:「還有我爺爺,和老鍾一樣狡詐,但實力更厲害。」

  幾人都無言,這小狐狸欠它爺爺一頓毒打,如果此時老狐暗中跟在後面,估計已經想「教育」它了!

  王煊暗嘆,正是因為你爺爺讓人看不透,所以才有些讓人不放心!

  吳茵看著王煊,心情複雜,然後竟伸手為他整理了下衣領,撫平因為戰鬥而褶皺的衣服,認真而仔細。

  趙清菡看向她,眼神異樣。

  吳茵回眸,道:「怎麼了趙趙?你的同學救了我數次,我很感激。其實,我也要謝謝你,帶他來到了密土。」

  「沒有什麼,就是突然覺得,大吳你有些很感性了。」趙清菡平靜地說道,微笑著看向她。

  謝謝大家!我去醞釀下,認真勾畫一下後面的情節,希望明天能給大家多寫一些。繼續求下月票支持。

  謝謝各位盟主的大力支持,今天就不放在章節末尾感謝了,明天或後天我開個單章感謝大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