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看吳美不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吳茵搖頭,道:「我只是有感而發,真性情流露。這次密地之行,我有幾次都以為自己要死掉了。」

  然後她問道:「趙趙,你覺得你是感性,還是理性呢?生死危機,重大抉擇時刻,你可以一直冷靜從容嗎?」

  黑色小狐狸偏著頭看過來,突然插嘴,道:「什麼感性,是性感吧?你們都說錯了。」

  接著,它哼唱到:「看吳美不美,細腰大長腿!」

  吳茵簡直恨死它了,每到關鍵時刻,這頭狐狸就反向神助攻。

  她敲了它一下,現在早已經不怕它了,不再將它視為吃人的怪物,而是一隻臭美的狐狸精。

  趙清菡頓時笑了,問道:「吳茵以前那樣唱過?」

  「是呀。」小狐狸點頭,邊說邊扭了扭腰肢,又擺了擺自己的一雙腿,妖嬈地走了幾步。

  「這隻狐狸就會亂說話!」吳茵神瞪向它,如果不是打不過這隻狐狸精,她肯定一巴掌將它拍飛了。

  王煊一直在聽著,總覺得不適合開口。

  「當個人選擇與家族利益不符,你能保持理性嗎?」吳茵不想理小狐狸,和趙清菡說話。

  趙清菡看向她,眼神中清光點點,道:「這世間沒有十全十美,有所舍,有所得。一時放棄,贏得未來。或者把握現在,等待轉機。」

  「你們在說什麼,莫名其名。」小狐仙不滿意了。

  接著,它化成八卦狐,神秘兮兮地問道:「趙趙,聽說你以前不這樣冷艷,相反,叛逆而又熱烈!」

  「是啊,以前叛逆的趙趙對抗家裡,曾經敢離家出走,現在冷靜的趙女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吳茵說道。

  「誰說的?」趙清菡神色不善,眼中有電光了,看了小狐狸一眼,又瞄向吳茵。

  「小鍾說的。」黑色的小狐狸果斷出賣了鍾晴,因為,小鐘不在這裡,它沒什麼心理負擔。

  至此,趙清菡和吳茵都不想搭理它了。

  小狐仙似乎很不滿,又道:「男人都是臭的,都沒我好看!這麼大的人了,不會自己擦拭血跡嗎,不會自己整理衣服嗎?惰性十足,懶漢一隻!」

  王煊看著它,小狐狸居然批判他了,他立刻瞪了過去,滿是威脅與恫嚇之意,讓它老實點。

  黑色的小狐狸無所畏懼,道:「我警告你,不要再嚇唬我,不要再對我動手。不然我修煉五百年,成仙后會報復你的!」

  分別在即,王煊也不想得罪它了,反而昧著良心恭維了它兩句,讓它照顧好趙清菡與吳茵。

  趙清菡看著王煊,也為他整理了下衣領,讓他自己小心,地仙城附近太危險了。

  吳茵更是開口道:「要不然和我們一起去黑狐族看守的列仙洞府吧。」

  她覺得這塊區域簡直成為了火坑,老鍾一番狠辣無情的神操作後,三顆超凡星球的人恨死異星人了。

  王煊搖頭,超凡之戰不容錯過,他必須參與。

  他曾在外部區域得到機緣,收穫奇霧與列仙都為之殺瘋了的至寶,他對密地深處的機緣更為期待!

  趙清菡看著王煊,點了點頭,準備與黑色的小狐狸上路。

  吳茵最後時刻,竟抱了王煊一下,道:「小王,保重!」

  趙清菡看向她,秀髮在微風中揚起,眼神澄澈,寧靜中有種自然的冷艷氣質。

  吳茵落落大方,走到她近前,輕輕抱住她,在她耳畔低語,道:「趙趙,你和他只是同學嗎?」

  「你覺得呢?」趙清菡反問。

  「我想看看你眼中有沒有殺氣,有沒有冷冽的電芒,目前確實沒有看到。」吳茵低聲說道。

  趙清菡任她抱著自己,也只是在她耳邊低語:「吳茵,你現在波濤起伏,心緒不寧,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趙趙,你說話怎麼會這樣流氓?」吳茵輕拍了她一下,又道:「我現在似乎感覺到了一點殺氣。不過,回到新星的話,你還會與殺氣嗎?多半又成為清冷的樣子了。」

  趙清菡露出淡笑,道:「大吳,我怎麼你覺得你的思想很危險,想和我的同學發生一些什麼?你有負疚心理,然後不停地找我說,其實是在為你自己壯膽。你在害怕什麼,是怕面對你的好友凌薇吧?」

  「舞趙,你在亂說什麼,難聽死了。誰要和他亂七八糟的了?我明白了,你故意的,成心擠對我是吧?」

  ……

  王煊真沒想窺探,奈何精神力過人,可以清晰的捕捉到所有聲音。

  他看了一眼,老陳一邊逗弄馬大宗師,一邊在偷聽呢,居然聽的津津有味兒。

  馬大宗師總算還是有些良心,臨別之際,跑了過來,對王煊晃著大腦袋告別,不過最後還是抱怨,沒給它採摘妖魔果實!

  「你的果實被他吃掉了。」王煊指向老陳,然後又道:「去列仙洞府,那裡什麼果實沒有?趕緊走吧。」

  馬大宗師瞪著老陳,剛才還在拍他馬屁,沒有想到這個這個糟老頭子搶了它的果實!

  王煊看著兩女一狐一馬遠去,忍不住問老陳,道:「你那紅顏知己怎麼回事?另外,你怎麼沒成家?」

  老陳嗤笑,道:「小孩子家懂什麼,沒有經歷,一切都是鏡花水月,憑空幻想。想當年,我……」

  他不說了,就這麼背負其雙手走向不遠處,去摸玉符了。

  「想當年,你是陳霸天!」王煊不滿,替他總結。

  山林中,王煊與老陳搜刮戰利品,收穫滿滿。

  悠揚的笛聲響起,林地深處走來一條又一條身影,全是超凡者,為首者是一男一女,都很年輕。

  男子二十四五歲的樣子,一身銀袍,劍眉星目,長相頗為英俊,眉心更是有朵鮮紅的蓮花印記,很醒目,見過他一面就很難忘記了。

  正是他在吹笛,踏著草地,神色平和,笛音讓人心靜,並無殺伐氣。

  和他並肩行走的女子,銀色戰衣纖塵不染,長發飄舞,膚色雪白,容貌姣好。連她的長靴都雪白無瑕,像是從來沒有踏足過泥土地,她氣質空明。

  她本身就姿容過人,再加上這種出塵的氣息,很是不凡,引人矚目。

  「是一對麻煩人物!」老陳開口,告知王煊這對男女的身份。

  他們來自羽化星,男子名為姜軒,女子名為穆雪,初入密地時都在迷霧後期,次日就直接突破到燃燈領域,而後實力不斷提升。

  顯然,他們本就積澱足夠深了,刻意壓制著自身,等來到密地再突破,這樣狩獵對手後會得到更多的積分。

  「準備撤!」老陳開口,不想與這兩人死磕,因為在兩人的身邊,有採藥層次的高手跟隨,而且不止一人。

  王煊一聽就明白了,這兩名年輕的超凡者在羽化星上有非同一般的身份,連來密地參與競逐都有專人保護,怕出意外。

  「兩位,不要急著離開,我們不想圍獵,只想單純的切磋交流,我可以發誓,不會讓身邊的人出手。」姜軒喊話。

  誰信啊,反正王煊與老陳不信,他們快速朝著一個方向退走。

  「怎麼樣,那隻老狐在嗎?」姜軒以精神秘法震動出微弱的光束,問身邊的女子,不擔心別人聽到。

  「天妖鏡有波動,證明遠處存在濃郁的妖氣,老狐在前方。」穆雪點頭說道。

  姜軒低語:「看來,老狐果然對這個異星的年輕人頗為看重,該不會真想請他當列仙洞府的山門護法吧?」

  他皺眉,他與穆雪競逐密地的機緣是真,但也想成為列仙洞府的山門護法,獲取那裡的造化與傳承。

  姜軒道:「那暫時不能圍殺他們,只有當著老狐的面擊敗這兩人,才有希望成為列仙一脈的山門護法。」

  他揮了揮手,示意周圍的人不要跟進,只有他與穆雪前行,再次喊話老陳與王煊。

  並且,他們很直接,沖遠方傳音,道:「黑狐前輩,我們想成為列仙一脈的山門護法,在以後漫長的歲月中,保護好列仙的後人!」

  遠方,剛上路的趙清菡與吳茵都聽到這種精神傳音,露出疑惑之色。

  老狐終於出現,從天而降,道:「你們過來吧。」他允許羽化星的兩名身份非凡的年輕人靠近這裡。

  「你們要過來嗎?」老狐也對王煊還有老陳的方向震動精神。

  這是什麼狀況,列仙一脈的山門護法很吸引人嗎?王煊與老陳面面相覷,他們不那麼認為。

  在兩人看來,列仙洞附不如鍾庸老頭子的書房有吸引力。

  老狐告知:「成為列仙一脈的山門護法,可得列仙洞府部分造化,列仙后人若是選道侶,大概率也是從山門護法中選。」

  王煊一聽,這不能忍啊,羽化星的所謂奇才,有各種不切實際的想法,理應得到糾正與教育!

  「老陳,這不能忍,我們過去!」

  老陳詫異,道:「我覺得,我能忍。」

  「我不能忍!」王煊提著長矛就向前走去,道:「你眼睜睜地看著,兩名有獨立思想的明艷少女,落在那些未開化的土著手裡嗎?」

  老陳糾正,道:「人家怎麼就是未開化的土著了,超凡文明高度發達,另外科技文明似乎也不算弱。」

  「你到底站哪邊的?」王煊問他。

  老陳點了點頭,道:「那行吧,陳教祖就陪你走上一趟。你得確信,老狐不坑,沒有什麼不妥。」

  王煊看了他一眼,一段時間沒見,老陳有點飄,現在都不以陳燃燈、陳採藥自居了,直接變成了陳教祖。

  他點了點頭道:「老狐實力深不可測,真要動歪腦筋的話,地仙城附近沒有人能活著離開。」

  老狐的身後,趙清菡、吳茵直接不幹了,拒絕前往列仙洞府,剛才老狐的話嚇了她們一跳。

  身為現代人,生長在科技高度發達的新星,她們怎麼可能會同意那樣草率的選道侶。

  老狐解釋:「放心,一切都是憑你們自己心意行事。我也說了,列仙后人只是大概率從山門護法中選道侶,因為氣質相近,都有仙道氣息,所以才造成這種局面。再說了,你們想離去就離去,想選道侶留下來就留下來,沒有人會勉強與干預。」

  小狐仙低聲道:「是氣質相近吸引嗎,不是彼此修煉的功法特殊而相互吸引嗎?」

  「你閉嘴!」老狐瞪向它,早就想毒打這個孫女了,沒事兒竟跟著摻亂。

  當王煊與老陳趕到時,那一男一女已經到了近前,正在簡單介紹自己的來歷。

  「羽化星,姜家與穆家,很有名氣的修仙家族,這麼多年過去,都長盛不衰,據悉歷代都有養生主級別的高手守護。」老狐感嘆。

  這讓老陳與王煊頭大,養生主是第三個大境界的生靈,現世還有那種人?!

  穆雪空明出塵,白衣如雪,開口道:「時代不同了,羽化星六百年來再也沒有養生主,甚至連逍遙遊境界的地仙都不再出現了,三百年來無人成就地仙果位。」

  老狐一怔,不禁嘆息。

  「兄台,你們來自哪顆生命星球?」姜軒含笑問道,眉心的紅色蓮花印記晶瑩發光,讓他看起來甚是超凡脫俗。

  他也看向趙清菡與吳茵,微微一笑,點頭致意。

  「歐拉!」王煊開口說道。

  然後,就有人接上了他的話,跟著喊道:「歐拉!」

  林中又出現一男一女,男子英挺,帶著笑容。女子銀髮如瀑,腰肢纖細,身材很好,但是美麗的面孔冷如冰霜。

  他們的氣質都極其出眾,繚繞著淡淡的霧氣,像是出塵的仙道人物般。兩人都穿著歐拉星的戰衣,看著王煊,神色不善。

  顯而易見,正主來了!

  「羽化級家族的後代,歐拉星第一修仙家族的人?」老狐看著兩人戰衣上的族徽,輕聲說道,而後問道:「你們家還有養生主級別的絕世人物嗎?」

  求下月票啦,今天爭取三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