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對抗頂級修仙家族的後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英挺的男子名為歐雲,原本帶著笑容,可聽到老狐的問話後,他似乎心情沉重,道:「五百年前,我族最後一位養生主坐化,早已沒有了那個層次的高手。」

  不遠處,王煊琢磨,老狐一個又一個的問過去,它自身到底有多強?該不會是在和自身比較吧,難道老狐想進星空中了?

  男子身邊冷若冰霜的女子名為歐雨萱,開口道:「兩百七十年前,我族最後一位地仙逝去,歐拉星地仙強者從此斷層。」

  「都是這個時間段啊。」老狐點了點頭。

  歐雲嘆息,道:「歐家已不是歐拉星第一修仙家族,兩百七十年前我族最後一位地仙坐化,緊接著發生傾天之戰,我族傷了元氣,如今已經不在前十世家內。」

  說到後來,他似乎有些苦澀。

  「我們積極尋找各種機緣,想讓暮氣沉沉的歐家復甦,希望前輩成全。」歐雨萱施禮,姿態很低。

  他們知道,這麼多年過去,列仙洞府當中養的一些奇藥,估計全都到了藥王品級,再加上那些傳承與秘寶,實在讓人心動。

  山門護法者並非遵從列仙洞府的號令行事,其實更像是一種結盟的關係,但卻能得到許多好處。

  而且,成為山門護法後,有很大機率會與列仙后人結為道侶,到時候坐擁整座洞府的資源,誘惑力太大了!

  林中傳來冷笑聲,走來一位年輕男子,身高將近兩米,裸露的手臂上肌腱如同一條又一條小虬龍趴著。

  他身材強健,有種野性的氣質,體內似乎蘊藏著爆炸性的力量,眼神都帶著淡綠色的光芒,給人以非常危險的感覺。

  他來自河洛星,名為袁坤,他冷淡的開口,駁斥歐家兄妹。

  「歐家為什麼沒落?還不是野心太大。你族那位地仙在坐化前,想滅掉另外兩大世家,要為你們積累足夠深的底蘊,結果卻是三方俱敗,很慘烈,那是自找的。」

  歐家兄妹想反駁,被老狐制止了,道:「你們的來意我都知道了,可以考慮。第一關就是看資質,看潛力,當然也看實力,看你們有沒有守護列仙后人的底蘊。」

  「前輩,我同意了,和你走,去當列仙一脈的護法!」王煊開口,但又補充:「當然,讓我參加完地仙城的超凡大戰,爭奪完這裡的機緣,我會深入密地。」

  一時間,袁坤瞪了過來,這小子一開口就截斷了他們的後路,他雙目中野性光芒閃耀,森然道:「你這樣的域外土人,也配成為山門護法?我一隻手就能捏斷你的脖子!」

  他體內秘力洶湧,周身的腱子肉發光,明顯練過強大的護體秘法,體外一層銀光流轉,將附近的草木都絞碎了。

  王煊膩歪,他討厭意氣之爭,不願無緣無故的戰鬥,尤其是這種明顯沒有技術含量的挑釁。

  對方不是魯莽,一切都是故意的,就是想激怒他,讓他下場戰鬥。

  「列仙的後人,和我來自同一個地方,你罵她們是土人?」王煊平和的問道。

  「她們當然不一樣,流落異域為異客,體內流淌著列仙的血液,怎麼是你麼你這些土人能相比的?!」

  袁坤一而再的挑釁,怕老狐當眾答應王煊,讓他成為山門護法,那他們幾人還爭什麼?

  雖然知道他是故意的,但王煊依舊想教育他一頓,這個野性十足、像是個巨猿的男子,也好意思說別人未開化?

  羽化星的姜軒微笑,道:「這位道兄,實不相瞞,我就是想成為列仙一脈的山門護法,想與你一戰。我覺得,你沒資格成為山門護法,這是殺出來的,打出來的,如果不敢迎戰,最好回到你自己的星球去,不要再踏足這裡。」

  他話語初聽溫和,其實也不善,意思很明顯,不敢迎戰就滾蛋,滾回自己的星球去,別爭什麼山門護法!

  歐家兄妹也都在笑,目光有些冷,沒有說話,已經將王煊當作獵物,有不加掩飾的殺意!

  王煊看向老狐,看它的決定。

  「山門護法需要有面對一切危局的勇氣,不會退縮。」老狐說道。

  趙清菡與吳茵想說什麼,但老狐擺手,沒有讓她們開口,並以強大的手段干擾超凡者傳來的精神波動。

  超凡者可以用精神傳遞意思,現在老狐施法後,兩女聽不懂那些話語了。

  王煊不想進行無意義的戰鬥,但是眼下卻不能忍,總不能看這幾人成為所謂的山門護法吧?那樣的話,他們說不定真的會對趙清菡與吳茵有什麼念頭,以後會出事兒。

  「老陳,那個大猩猩交給你了!」王煊開口,指向兩米高的袁坤。

  老狐搖頭道:「不行,他年齡太大了,沒資格競逐山門護法。」

  老陳體內頓時血液激盪,老狐居然說他老?它自己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歲了,憑什麼說他?真是……忍著吧!

  老陳對王煊攤手,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王煊道:「前輩,他們幾個都在燃燈層次,境界比我高,這麼對決的話不公平。」

  「真正廝殺,生死對決時,誰還管你什麼層次,不都是上來就拼命嗎?你要是覺得實力不足,不要比試就是了,回家接著去練。」歐拉星的歐雲開口,帶著淡淡的冷笑,同樣是一個站在鄙視鏈頂端的人。

  「土人,你到底行不行,實在不敢戰鬥,就滾回你所在的星球,永遠不要踏足密地了,趕緊給我消失!」兩米高的袁坤言語惡劣。

  儘管知道他是故意的,王煊依舊想一巴掌削死他。

  「老陳,你動不了手,替我罵幾句!」

  老陳聞言翻白眼,將他無視了。

  「兄台,你行不行?」姜軒微笑著問道。

  他身邊的穆雪纖塵不染,白衣如雪,這時也開口了,道:「害怕的話,就趕緊回家吧。」

  王煊被氣笑了,道:「小姑娘,我看你白白淨淨,有些空靈的仙氣,連你也擠對我,一會兒我保證你將你打哭,打流血。」

  穆雪嗤笑,對他這種威脅不屑一顧。

  另一半,歐雨萱也冷冰冰地開口,道:「要麼過來當獵物,被我們捕殺。要麼趕緊灰溜溜回到你的星球去。」

  王煊冷笑道:「行,也難為你們了,看你們的氣質或出塵,或冷若冰霜,不像是說這種話的人,但卻都一起針對我,不就是想交手嗎?來,你們別後悔,一會兒讓你們都哭哭啼啼,血里呼啦!」

  老狐道:「我先講清楚,不許出人命,至於你們有仇的話,可以等我走了以後再進一步廝殺。」

  「大猩猩,從你開始!」王煊寒聲道,既然要戰,那就來吧,燃燈又如何?又不是比他高一個大境界,只是高一個小段位而已。

  袁坤臉色冰寒,兩米高的身體一晃,從原地消失,直接出現在王煊的身前,爆發出刺目的銀光!

  這時,他忽略了自己曾說過的話:一隻手對敵,扭斷王煊的脖子。

  現在他不僅兩隻手銀白如金屬,向前轟殺,連雙腳也凌空而起,向著王煊踏來。

  王煊沒有遲疑,決定硬碰硬,練成最強經文後,他就想找人酣暢淋漓的對決一場,以肉身搏殺,檢驗自己的成色。

  早先殺超凡者太快了,他還沒有感覺。

  轟!

  半空中像是打了個驚雷,震耳欲聾,刺目的霞光綻放,兩人死磕,真正的拳拳到肉,硬碰硬。

  身高兩米的袁坤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比對方高了一個小境界,練成了不朽之身第一層的他,通體有銀白光芒護體,血肉比精金都要堅硬,雙手怎麼會流血?

  他練的不朽之身可直通羽化登仙境界,是一教祖庭的秘篇絕學,罕有人練成,他天賦異稟,非常適合此功,居然負傷了?

  「你這個未開化的大猩猩,就是嘴巴上叫的凶,原來這麼脆弱,再來啊!」王煊奚落。

  嗡!

  袁坤倒退幾步後,周身再次光芒大盛,銀色光幕居然撐起了第二層,接著又撐開了第三層。

  他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再次殺來,身形太快了,突破音障,讓附近的草木等全部炸開。

  白色能量光芒流轉,繞著他的身體,絞碎了地面的各種堅硬岩石。

  咚!

  兩米高的身軀白茫茫,他像是一頭神話傳說中的銀色神猿般力大無窮,打爆空氣,兩隻拳頭轟砸下來,恐怖無比。

  王煊依舊沒有躲避,周身晶瑩,手掌璀璨,宛若兩口刀鋒般,向著對方的拳頭迎去。

  這一次,兩人的廝殺較為激烈。

  袁坤身上的銀光沸騰,不斷衝撞向王煊,讓他的氣血翻騰了起來,確實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但是,袁坤依舊壓制不了他,頓時焦躁起來,畢竟他是在燃燈層次。

  「能與王教祖戰到這一步,廝殺數十招,以後你可以在河洛星上吹噓一輩子了!」王煊說道。

  袁坤暴怒,修行層次比他低的人說出這種話,在他看來是**裸的羞辱,這是在針對他此前的言行嗎?

  「轟!」

  他動用禁法,強行撐起第四層銀色光幕,如果不能快速解決此人,他怕留下心理陰影。

  在同境界的對手中,他幾乎沒敗過,怎麼能讓一個比他段位低的土人壓制?

  強行撐開第四層銀色光幕,他可能會付出一定的代價,但他身上有大藥,覺得吃上一顆後能恢復過來。

  顯然他高估了自己,動用禁法,撐開第四層光幕後,他的肉身有些不支了,出現細密的裂紋。

  轟!轟!

  王煊全身秘力流轉,一掌接著一掌的向前拍去,簡直要打破虛空,震的周圍的參天大樹都炸開了,氣流爆開,白茫茫一片。

  噗!

  袁坤擋不住,怒吼了一聲,他的胸部中掌,當場塌陷下去,骨頭斷了一片,口鼻噴血,橫飛出去足有二十幾米遠,撞斷六七棵大樹。

  「就這?」王煊瞥了一眼倒地不起的袁坤。

  這種態度讓袁坤怒目圓睜,直接再次咳出去三大口血液。

  如果不是老狐警告過,不准鬧出人命,王煊肯定要過去補上一巴掌!

  「你們誰上?」王煊問道。

  穆雪向前走來,清冷而空明,連鞋襪都不染塵埃,頗有仙氣。

  「就你這樣的,一會兒保准被我打成嚶嚶怪,哭哭啼啼,滿地是血,趁早哭著認輸吧!」王煊瞥了她一眼後開口

  接著去寫。大家看下還有沒有月票,請求支援下,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