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打哭了一群天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穆雪的臉頓時黑了,她在羽化星被尊為仙子,到了這個異星土人嘴裡居然成為了只懂得哭泣的小女人?

  「你叫什麼名字?」她問道。

  「王教祖,好好記住,以後這個名字註定要傳遍深空,但凡有生靈的地界都知我的名。」王煊淡定的回應。

  「囂張!」穆雪受不了他了,這是哪裡跑來的傢伙,真是自負過頭了,妄想當威震星空的教祖?

  「狂妄!」後面幾人也都臉色不好看,至於袁坤又吐了幾口血,爬了半天都沒有起來,艱難掏出一顆丹藥快速吃了下去,總算穩住了傷勢。

  如果不能快速恢復,另外兩顆超凡星球的天才絕對會在半路獵殺他。

  「你先等下!」王煊讓穆雪稍等,然後,他大步朝著袁坤走去。

  「你想幹什麼?」袁坤陰沉著臉,他不認為這個異星人會違背老狐的警告,會在這裡殺他。

  「收穫戰利品,你剛才偷吃我一顆丹藥,我先記下了,把你的玉符拿出來!」王煊很自然的搜刮。

  袁坤氣的直哆嗦,但是現在還沒有徹底恢復,無力阻止,就是他全面回歸巔峰,似乎也擋不住。

  「前輩,他這樣太過分了吧?」他向老狐求助。

  「拿走玉符,適可而止。」老狐開口。

  「別,不要動我的玉符,我願意補給你另外十枚。」袁坤趕緊阻止。

  每個人的玉符上都有自己的名字,是白孔雀親自刻寫的妖魔文字,必須帶在身上,而一旦被人搶走,就算徹底結束競逐了。

  「你的十枚玉符本來就是我的。」王煊不客氣的搜身。

  「那些玉符都我被放在地仙城中。」袁坤告知,除卻他自己的必須按照要求留在身上外,其他戰利品一枚都沒帶在身邊。

  「派人去拿,我等著,不然你的玉符就被我沒收了。十枚是不行的,最少二十枚!」王煊毫不客氣的拿走他的那枚。

  袁坤一口鬱血差點噴出去,這簡直要將他直接洗劫成白身!

  但不答應的話他就直接出局了,不要說地仙城前三甲的獎勵,就是稍微靠後的機緣他都沒資格獲取了。

  「人總要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價。」王煊拍了拍他的肩頭。

  袁坤眼中噴火,同時很後悔,早先不該那樣挑釁。

  事實上,他想多了,即便他沒說那些過激的話,王煊也會將他的玉符收繳個乾乾淨淨。

  袁坤臉色鐵青,衝著林地中招手,讓一名追隨他的超凡者回地仙城去取玉符。

  不遠處,老陳看著眼紅,這就要有二十枚玉符到手了?!

  他對老狐開口,道:「前輩,我覺得我還年輕,血氣方剛,如同那剛剛升起的朝陽!」

  老狐無視他。

  小狐仙撇嘴道:「看你面相比我爺爺還老。」

  老陳想一拳將它打飛,很想說,我剛喝完地仙泉沒多久,現在也就是三十歲的人,你爺爺那是真正的老怪物了!

  「我爺爺面相也就二十出頭。」黑色的小狐狸補充了一句。

  老陳不想說話了,覺得這一大一小兩隻狐狸精全不是好東西!

  另一邊,穆雪與王煊的戰鬥開始了。她拉開很遠的距離,顯然不想與他肉身對抗。

  除卻轟出一道又一道掌心雷外,她突然祭出一道匹練,竟是一口飛劍,快如閃電般向著王煊的頸項斬去。

  這速度實在太快了,剎那即至!

  縱然是劍修,在超凡初期時,一般來說也駕馭不了飛劍,她居然做到了。

  能夠做到這一步,只有兩個可能,一是她精神力格外的強大,二是她身上有異寶相助。

  連老陳的臉色都變了,擔心王煊來不及躲避,擋不住。畢竟,劍修的攻擊力舉世皆知,異常強大!

  王煊極速閃避,那飛劍如影隨形,還是衝著他脖子斬來了。

  他抬手,動用最強經文的第一幅真形圖,向前擊去,鏘的一聲,掌指打在飛劍的側面,響聲震耳,整口飛劍的璀璨光芒瞬間暗淡。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他的這一擊力道有多大,震的飛劍上的符文都碎掉了嗎?

  喀嚓!

  王煊第二擊時,這口飛劍炸開,晶瑩的碎片朝著四面八方飛射。

  突然,王煊寒毛倒豎,感覺冰冷的劍鋒斬來,已經到了他後脖頸,對方悄然祭出第二口飛劍,突兀的殺至。

  他快速橫移身體,躲避這一劍,但終究是被擦中了。然後人們便看到,飛劍像是劈在精金上一般,火星四濺!

  他的脖子沒有斷,飛劍擦過,留下一道鮮紅的印記,但是終究沒有斬進去!

  王煊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很痛,幾乎要出血了,剛才劍刃生生擠進體表一些,但終究沒有破防。

  連擁有強大攻擊力的劍修都沒有斬開他的肉身,他重新審視最強經文。

  在護體秘法方面,連丈六金身、九劫玄身都是練石板上神秘真形圖的輔助經文,讓王煊清醒的認識到,原來他的防禦力可以這麼強。

  錚!

  他徒手捏住了那柄飛劍,攥在手裡不鬆開,準備當戰利品。

  然而,那柄飛劍劇烈震動,將他的手掌割出一道道紅印,幾乎出血。

  喀嚓!

  王煊咬牙,直接折斷了飛劍。

  然後,他快如閃電般向前撲擊,追殺穆雪。

  穆雪臉色有些發白,極速倒退,遇上這樣一個刀槍不入的怪物,是她最大的克星。

  然而,她竟快不過王煊,被他追上了。

  王煊一巴掌向前拍去,穆雪躲避,並動用精神秘力攻擊。

  她驚悚的發現,精神攻擊被王煊無視了,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她被王煊捉住一條手臂,瞬間就挨了兩拳,胃口翻江倒海般,並且劇痛,肋骨斷了,然後她的臉也被一巴掌糊住了。

  「停!」老狐開口,動用秘法,整片空間都如同泥沼般,有莫名的力量牽引,化作漣漪布滿每一寸空間。

  「住手,她認輸了。」姜軒也喊道。

  若非老狐出手,穆雪必然遭受重創。即便如此,她的面部還是被不輕不重的糊了一巴掌,讓她鼻子酸痛無比,不受控制的流出淚水。這不是她想哭,而是鼻子受不了,過於酸痛導致的。

  「你看,被我打哭了吧。」王煊好心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

  白衣如雪,空明若仙的穆雪,現在渾身都痛,身上粘著草葉,白衣也染塵了,再加上清麗的面孔上淚水不受控制的滾落,她前所未有的狼狽。

  她真想在眼前的男子身上削幾劍,奈何飛劍斬不動他!

  「有那麼痛嗎?別哭了。」王煊勸她,然後又道:「把玉符給我吧。」

  穆雪簡直要氣死了!

  姜軒快速走來,直接了當的開口、:「我讓人去取二十枚玉符給你!」

  「不行啊,得三十枚。」王煊搖頭。

  穆雪一邊擦眼淚,一邊羞憤地問道:「為什麼?」

  「你們有兩個人,玉符肯定更多啊。」王煊理所當然地說道。

  「我又沒下場,你也算上我了?」姜軒以為自己聽錯了。

  「對啊,你要是下場,我收她二十枚玉符,一會兒也收你二十枚。但我猜測你不敢下場,所以收你們兩個三十枚算了,誰叫她哭了呢,優惠些吧。」王煊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很認真地說道。

  姜軒差點憋出內傷來,找誰說理去?他看向了老狐。

  「解決不了的問題就決戰,不是你們自己要和他戰的嗎?」老狐悠悠說道。

  「行,三十枚!」姜軒認了,他是絕不會出手了,因為他也用飛劍,而且實力比穆雪還差了一籌呢。

  老陳走了過來,對王煊低語:「你現在收玉符收的痛快,一會兒他們喊來採藥層次的高手,我們肯定要被追殺!」

  他神色嚴肅,提醒王煊,做好逃亡的準備。

  王煊道:「他們本就是衝著我們來的,我不收玉符,他們也會截殺我們,那就收個痛快吧。」

  然後,他就盯上了歐雲與歐雨萱兄妹二人。

  「我們不打了,給你二十枚玉符。」歐雲直接開口。

  王煊搖頭拒絕,道:「不行,必須打一場,我想看一看曾經的第一修仙家族的秘法有多強。」

  歐雨萱果斷出擊,迅速拉開距離,她動用的是精神秘法,周圍出現迷霧,那是精神幻象,然後數杆精神長矛飛快的向著王煊的精神刺去!

  只是下一刻,她就驚悚了,王煊的精神色彩斑斕,並伴著一座懸浮的島嶼,真實具現化。

  「翻天印!」王煊低喝。

  那座懸空島嶼與他的精神秘力凝結在一起,轟然一聲砸了出去,這一刻不僅三顆超凡星球的幾位年輕天才震驚,連老狐都動容。

  在超凡初期就能展現奇景,溝通某一層精神世界的一角之地,這絕對是史書中記載的少數個例!

  「手下留情!」老狐再次喝止。

  歐雲也在第一時間出手,極速救援,因為精神力量的對抗最兇險,他怕歐雨萱傷了精神體,整個人都出問題。

  王煊祭出那座島嶼,還真像是一方大印落下,震的兄妹兩人的精神險些崩開。

  兩人精神恍惚,無意識的倒退出去幾步,整個人都發懵,短時間內沒恢復過來。

  王煊走了過去,一拳一個,砸在他們的鼻子上,頓時讓他們的感官直覺被刺激的受不了,涕淚長流。

  另外幾人看的無語,這土人太損了,就是喜歡看他們哭啊。

  果然歐雲與歐雨萱回過神來後,又是惱火,又是羞憤,實在是有些受不了,趕忙擦眼淚。

  「你們兩個居然都哭了,還這麼傷心,那就只收三十枚玉符吧。」王煊開口。

  遠處,趙清菡與吳茵出神,她們雖然被老狐施展手段,聽不懂這邊的交流了,但全程目睹王煊出擊,壓制對手,徹底放下心來,露出喜悅之色。

  「這真是三顆超凡星球的天才?感覺不像啊。」兩人在低語。

  來自修仙世家的五位天才,三個人在……抹眼淚,還有一個袁坤在咳血,場面是實在有點詭異,讓人無言。

  五人下定決心,一定要封鎖消息,絕不能走漏風聲,這一戰實在太丟人了!

  老狐感嘆:「雖然不是高等超凡星球,但畢竟數百年前還有地仙,甚至還有強大的養生主,你們幾個需要上進啊,居然連一個超凡能量退潮的星球上來的散修都打不過,有些說不過去。」

  這讓五人面上無光,不想說話了。

  不久後,一堆玉符被人送來。老陳眼睛都直了,心都在顫,真就收繳成功了?

  他覺得,王煊收穫的玉符遠超老鍾。

  王煊嘆氣,道:「別眼紅,準備逃亡吧,要面對疾風暴雨了,熬過這一關,爭取突破,不然沒有活路。」

  三章完畢,向各位書友求月票啦,謝謝大家。

  謝謝飄紅的各位盟主,明天開單章感謝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