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複製佛陀的道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超凡星球的五個天才,三個哭,一個嗆血,還有一個在沉思,懷疑人生,這噩夢般的結局,讓他們這輩子都不想再回憶。

  什麼仙子,超凡天才,現在都墜落凡塵,好似紅塵泥窩裡滾了三滾。

  老狐沒再說什麼,揮了揮袍袖,沒有煙火氣,帶著兩女還有小狐仙她們上路。

  袁坤擦了一把嘴角的血,眼神幽冷,沖身後揮手,林中隱伏有採藥級高手,蟄伏與等候多時了!

  別說滿身野性的他,就是早先帶著空明仙氣的穆雪,都是一邊捂著鼻子一邊擦眼淚,還同時向後方示意,讓族中的高手跟進!

  王煊與老陳立刻追趕老狐,一路跟了下去。

  「你們回去吧,不用再送了。」老狐擺手。

  王煊一臉不舍之色,道:「都說送君千里,終須一別,這不是才送三里地嗎?我們再送送。」

  吳茵眼波瞟來,看了他又看,以為他對她與趙清菡不舍。

  她沒有形成精神領域,感知不到深林中有人跟隨,並不知身後有關乎著生死的兇險。

  但她看到小狐仙盯著密林深處時,她立刻意識到了不妥,臉色剎那變了。

  趙清菡蹙眉,白皙晶瑩的美麗面龐上浮現憂色,道:「前輩,帶他們兩個一起走吧。」

  「再見!」老狐騰空,周身煙霞綻放,帶著兩女與小狐狸還有馬大宗師,凌空橫渡,一眨眼消失在大山後方。

  就這麼飛走了?王煊與老陳都想捶老狐一頓,提前說聲也行啊,現在這地方很開闊,林木稀疏,根本不適合逃亡與藏身。

  「殺,別讓他們跑了!」後方一群人早就按捺不住了。

  袁坤身後跟著十幾人,穆雪與姜軒的身後跟著將近二十人,歐雲與歐雨萱的身後跟著十五人以上。

  而且,在他們的隊伍中都有不止一位採藥級的高手跟隨。

  現在,數十位超凡者齊出,震碎周圍的林木,像是山洪決堤,呼嘯著,以摧枯拉朽、不可阻擋之勢向前衝去。

  山地被踩崩了,超凡者出行時很恐怖,一步邁出去就是數十米遠,每次腳掌在地面發力時,都用力巨大。

  一群人衝過去,比猛獁象折騰過的草地都凌亂,山林破碎的不成樣子。

  轟!

  採藥級的強者掌心發光,一道粗大的雷電衝著老陳轟去,像是雷雨天到來,迷霧伴著電光,景象極其駭人。

  老陳極速躲避,與王煊亡命飛逃。

  那塊山地被粗大的電光擊中,山石全部爆碎,草木化成劫灰,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王煊與老陳一語不發,一路狂奔,現在只要被追上,必死無疑,絕對沒有什麼好下場。

  後方追殺的人冷冽而沉靜,沒有什麼人開口,早已視兩人為必殺獵物。

  呼!

  有人張嘴,伴著離火之光,嘴裡飛出一口三寸長的飛劍,薄如蟬翼,帶著漫天的火焰轟向前去。

  這是一個採藥巔峰的強者,如果他願意,可以破開境界,更上一層樓,但他為了遵守密地規則,不得不壓住自身,不能超出採藥範圍。

  離火劍光很恐怖,兜著老陳還有王煊他們的屁股殺了過來,火光燒的部分山地都熔化了,成為岩漿。

  「跳!」

  王煊與老陳站在山峰上,一咬牙直接躍了下去,不然的話,註定要被那口離火飛劍劈中了。

  而且,那位採藥巔峰的強者也即將追上他們。

  沿途,他們撞碎一株又一株大樹,減緩下落的速度,即便如此,兩人也被摔的渾身劇痛,滿嘴都是血沫子。

  後方一群人沒敢跟著跳,向下看了看,暗嘆兩個異星人夠狠,這都敢拼?

  王煊與老陳一骨碌爬了起來,身體很多部位疼痛,還好骨頭沒有斷,倚仗他們練的是最強經文以及丈六金身,全都是護體絕學。

  換一個人的話,從山頭跳下來,哪怕有大樹阻擋,最後也要被摔死。

  兩人沒有任何遲疑,爬起來就跑,那群人從側面下山了,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能追下來。

  「老陳還跑的動嗎?」

  「還能跑幾百里,但是,途中可能被採藥級的高手追上。我們發力狂奔,在地上留下的足跡太醒目了。」

  兩人琢磨著,要麼跳大湖,要麼跳河,藉此抹出痕跡,不然的話早晚會被追上殺死。

  不久後,離火茫茫,半空中一片赤紅,那口薄如蟬翼的飛劍,極速斬落了下來,兩人實在躲無可躲。

  老陳揮動長刀,結果鏘的一聲斷裂了,根本擋不住那種刺目的鋒芒。

  「鏘!」

  王煊揮動長矛,它摻著太陽金,堅固不朽,擊中三寸長的飛劍,結果震的他自己虎口出現血跡。

  這讓他駭然,他現在的肉身何其強大,但面對採藥級高手的全力劈斬,依舊顯得不足。

  他滿手是血,染紅矛杆,但總算幫老陳擋住那必殺一劍。

  「老陳給你,用它格擋,就當它是大劍!」王煊將長矛扔給了老陳。

  後方,那位採藥級強者心神也是震動了一下,暫緩了攻勢,收回兵器,看那劍刃,發現破損了一些,頓時無比心痛。

  王煊剛才全力對抗,雖然手掌被震的流血,但是也讓這位採藥級強者有些不好受,精神能量受到一定的衝擊,體內血氣翻騰。

  「我先殺了你!」採藥絕巔的高手眼神森寒,催動飛劍,頓時離火洶湧,燒紅了前方的山地。

  漫天的火光墜落,燒的老陳與王煊呲牙咧嘴,若非是最強經文與丈六金身,絕對會被燒的血肉成灰,骨頭都要被焚斷。

  「鏘!」

  王煊忍了很久,終於等到機會,揮動手中的短劍,劈在那口晶瑩通透的飛劍上,喀嚓一聲,將之斬斷。

  「不!」後方,已經追的很近的採藥級高手心神劇痛,他附著在上面的精神能量隨著飛劍被毀受到衝擊。

  他心痛無比,一口真正頂級的飛劍居然被人給毀了?

  咚!

  與此同時,老陳輪動手中的長矛,當作大劍用,將另一口無聲無息衝來的銀色小刀砸的飛了出去。

  兩人再次逃命。

  後方,數位採藥級強者像是尖刀般插入山林,領著數十位超凡者追殺,根本不可能給他們喘息的機會。

  期間,王煊與老陳數次跳斷崖,跳山峰,不然的話早就被採藥級的強者追上了。

  兩人也為此付出了慘烈的代價,摔的渾身是傷,到了最後,即便護體神功厲害,也快受不了了。

  終於,兩人看到一條大河,竟有種淚流滿面的感動,再看不到水澤的話,就要被人追殺至死了。

  即便是這樣,能夠活著的機率也不足五成,他們逃下水的話,那些人也會追殺。

  「停!」老陳焦急的叫道:「我想起來了,這裡是一群超凡銀鱷的棲居地,我們這麼衝過去是送死!」

  在他的印象中,這裡似乎有十幾頭超凡銀鱷,實力都不弱,有採藥級的老鱷。

  「知道我上次陷入絕境後是怎麼活下來的?以身填蛇腹。我覺得一會兒老鱷張開血盆大口時,我們可以主動腳下打滑,在它嘴裡摔,訛進它的肚子裡,或許能活命。」王煊來了精神。

  「你這是人話嗎?」老陳受不了他,這是什麼餿主意!

  「沒騙你,我上次就是這樣活下來的。你想想佛陀,也有過這種經歷。孔雀為什麼叫佛母?那是因為,佛陀從它體內破腹而出。你練的是丈六金身,和佛陀一樣的功法,現在正在走他的路,一會兒說不定是你的機緣,於腹中悟道。」

  老陳無言,他硬著頭皮向前跑,估量了下,自己的金身似乎真的可以在銀鱷腹中保持不死,能呆上很長時間。

  「幾隻都是燃燈境界的銀鱷,沒看到採藥級的怪物,一會兒我們進入鱷腹,它們如果不知死活,沒有逃進水中,被後來的超凡者殺死在河岸上,我們豈不是既狼狽又慘烈?!」

  老陳打退堂鼓了,前方河灘上,幾隻銀色的大鱷懶洋洋的曬太陽,但實力不是多麼高深,在迷霧層次與燃燈層次。

  「我們自己跳水,沿著河底逃走。」王煊不得不改變計劃了。

  突然,大風呼嘯,天空中有一隻金色的巨鳥,長足有二十幾米,向著河岸上的銀鱷俯衝而來。

  「走,老陳,你的悟道機會來了,複製佛陀的道路,進軍命土境界,回頭去吊打採藥層次的高手!」

  王煊招呼老陳向前衝去,悍不畏死,誓與銀色鱷魚們站在一起。

  金色怪鳥俯衝下來,利爪森森,寒光閃耀,彎鉤狀的巨大鳥喙恐怖,懾人心魄。

  這是一頭實力可怕的凶鳥,疑似命土後期,又像是初步踏足採藥層次了,實力強橫。

  它的利爪對準了一頭燃燈層次的大鱷,這是屬於來自天空的偷襲。

  王煊與老陳盡心盡力的干預,保護銀鱷,成功激怒了這頭巨鳥,大爪子直接就按了下來,長鳴震天。

  王煊與老陳躲開它鋒銳的大爪子,果斷躍起,衝進了它的嘴裡,然後二話不說使勁向它肚子裡沖。

  這頭鳥身長就有二十幾米,他們兩個相對來說,如同小肉蟲般,很順暢的沖了進去。

  金色巨鳥發呆,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捕食經歷,還有主動向它嘴裡跳的獵物?

  它不生氣了,臨走前,依舊沒改變目標,抓起一頭迷霧層次的銀鱷,飛向半空中。

  「人呢,怎麼沒了?」後方的追殺者愕然。

  「被那頭怪鳥給吃了!」有人驚嘆。

  「不對,我分明看到是他們兩個主動跳進怪鳥嘴裡去的。」

  一群人短暫的對話,然後對飛向空中的怪鳥攻擊,有人祭出銀色飛刀,化成一道匹練衝起。

  噗!

  金色怪鳥怒鳴,它負傷了,被銀刀斬出一道很深的傷口,鮮血淋淋,但是相對它二十幾米長的龐大身體而言,根本不足以致命,也算不上重創。

  它兇狠的叫著,扔下銀鱷,越飛越高,消失在天邊。

  「那兩人活著還是死了?」有人發出疑問。

  正常來說,被那麼強大的一頭怪鳥捕獵,肯定活不成。可是那兩人似乎是自己主動跳進鳥嘴裡去的。

  「聯繫執法者,向它們了解那頭怪鳥的來歷,然後去它的巢穴,準備為那兩人補刀,我懷疑他們不會死,想藉此脫身!」

  ……

  「老陳,悟道了嗎?」

  「悟個屁,臭死了!」

  半空中兩人在鳥腹中交談,周圍到處都是黏液,還有未曾消化乾淨的骨頭與肉塊。

  時間不是很長,金色怪鳥在空中盤旋,它也是超凡者,聽到了腹中的對話,簡直是怒不可遏。

  這是兩個偷渡者?

  它開始嘔吐,想要將兩人吐出來,在空中摔死。

  「老鳥,不要折騰了,你再不老實,我們刺你一矛!」老陳手持長矛,在它肚子裡捅了兩下。

  「咱們商量下,你把我們送到一處安全地帶,我們痛快的離去,就此別過,永不相見,你看如何?」

  金色怪鳥暴躁,在天空中折騰。

  現實很殘酷,它腹中的兩個怪物肉身強大,消化不了,它以命土巔峰的精神力量去攻擊,也毫無作用。

  經過一番痛苦的鬥爭,怪鳥腹部都出血了,它終於妥協,降落在一片泥沼附近,張嘴將人給吐了出來。

  怪鳥剛要攻擊,兩人一同催動強大的精神秘力震懾它,怪鳥憤怒無比,轉身沖霄離去。

  「老陳,咱們找棵菩提樹,開始閉關,突破境界後,非要將這仇報回去不可。」

  老陳從頭上摸下來半顆沒消化乾淨的超凡紫鼠頭,這叫一個膈應,又從肩頭抖落下去一片血泥與爛肉,仰天長嘆:「不成佛,不知佛的苦,我現在開始複製他的路,菩提樹下閉關!」

  這個月馬上過去了,各位書友還有月票的請投來吧,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