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血染密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太陽落山了,沼澤地十分昏暗,死氣沉沉,沒有猛獸與怪物出沒。一些奇異的怪樹伸展著枝椏,葉片稀疏,但花骨朵密密麻麻。

  王煊與老陳飲下不少地仙泉,跳山撞擊的各種暗傷好的差不多了。

  他們打定主意,在外突破後,殺回地仙城附近去報仇。

  「把他們幹掉,我得到的玉符不會比老鍾少,想一想這老傢伙的日子,我就是窩心啊。」老陳感嘆。

  老鍾在地仙城呆著,坐看城外風雲起,估計小酒都要喝上了,實在讓人想將他揪出來痛揍一頓。

  「得了地仙城的造化後,得想辦法回新星了,這地方不能久留。」王煊說道。

  老陳點頭,密地太危險了。三顆超凡星球的人現在聯手殺他們,外加上不守規矩的執法者,還有密地深處各種莫測的變數,一個不慎,就會被吞噬掉性命。

  天色黑了下來,繁星點點,沼澤地昏沉,黑漆漆一片。

  「嗯?」兩人有所覺,看到了沼澤地深處有朦朧的光暈若隱若現。

  他們驚異,向前走去,尋找那光源。

  竟是一棵大樹在夜裡流淌煙霞,發出柔和的光輝,有種清新而芬芳的氣味兒,很是神聖。

  離開鳥腹時,他們還在說佛陀菩在提樹下悟道的事,現在忽然發現一株異樹,兩人都有些驚訝。

  「老陳你的機緣到了,但最好先剃個光頭,就能完美複製前賢的道路了。」

  那棵大樹能有三十幾米高,樹皮形態粗糙,但卻是有晶瑩的光流動,現在滿樹花蕾綻放,清香撲鼻。

  夜風吹來,漫天都是燭火般的光團,向著四面八方飄去,也向兩人這裡飛來。

  「蒲公英?」王煊驚疑。

  大樹開花後,漫天都是雪白的「小傘」,帶著祥和的光暈,到了他們的近前。

  王煊用手接到一個「小傘」,然後……驚變發生!

  三寸高的雪白小傘,觸及他的皮膚後,突然生根,極速向里鑽去,其根須比鐵絲還堅韌,像是利刃般要刺破血肉!

  「老陳,這東西有問題!」王煊第一時間提醒,神色嚴肅無比。

  在他的手心,那個小傘差點就刺進去,他渾身秘力流轉,綻放刺目的光芒,如仙佛般寶相莊嚴。

  然後,他手心騰起一團真火,煉化那小傘,最終讓它炸開了,化成一股奇異的能量消散天地中。

  老陳已經中招了,手臂上一個小傘紮根,都刺出血來了。還好,他丈六金身功屬於佛教秘傳絕學,金光流淌,震碎小傘的根須,然後火光騰起,將之煉化。

  兩人確信,沒有護體神功的人擋不住這種小傘的襲殺,會死的很慘。

  對於許多超凡者來說,這地方都禁地!

  「我們兩個險些被一隻鳥給害死!」兩人快速倒退,遠離那棵異樹。

  很快,他們發覺不妥,周圍那些怪樹都亮了起來,從樹幹到枝杈全都璀璨生輝,並且很小的花骨朵都迅速膨脹,大了數倍不止,這簡直是早先那棵異樹的翻版。

  兩人臉色變了,沒有想到連樹都會有第二形態,會突然「變身」,難怪這裡死氣沉沉,什麼生物進來都得死!

  「逃!」

  兩人竭盡所能,將秘力提升到極限,向著沼澤地外部逃去,怎麼也沒有想到一頭怪鳥都險些將他們坑殺。

  沿途,成群成片潔白的小傘發光,飄飄蕩蕩,會主動追尋生物,不斷向他們身上飛來。

  片刻後,整片沼澤地都璀璨無比,很多大樹都開花了,兩人身上密密麻麻,像是穿了一層厚厚的棉絨大衣,整個人都被淹沒了。

  火光繚繞,電閃雷鳴,他們動用秘力清理體外的那些小傘,所有毛孔都閉合了,但依舊感覺像是有無數的利刃在向裡面刺。

  半刻鐘後,他們逃離沼澤地,花費一番大氣力才徹底根除體外的小傘。

  他們心有餘悸,密地中的生物太詭異了,到處都有能危及到性命的東西。

  他們快速遠去,沒有留下足跡,既然那頭怪鳥這麼坑,保不准就將他們給賣了,強大的超凡生物能跨種族溝通。

  他們極速遠去,直到登臨一座大山向後眺望,他們心頭狂跳,那地方影影綽綽,一頭金色怪鳥帶著一頭羽翼漆黑的烏鴉落在沼澤地外。

  「執法者!」老陳露出異色,那頭烏鴉他見過不止一次,一眼認出。

  烏鴉背上跳下十幾人,都是採藥與命土境界的高手,都曾經追殺過兩人。

  隨後,一頭龐大的貓頭鷹飛來,從它身上也躍下十幾人,都是熟人,有姜軒、袁坤、穆雪等。

  「又一個執法者!」老陳臉色變了,三顆超凡星球的人與執法者勾結在一起,找到了沼澤地。

  顯然,那些人是通過執法者的關係找到那頭怪鳥的,請它帶路來到沼澤。

  「既當裁判,又當劊子手,回頭等我們突破後,一定要和他們清算,非宰掉幾個執法者不可!」王煊看向遠方。

  這不是第一次了,從黑角獸到獒犬,現在又出現了巨型烏鴉等凶禽的身影,地仙城情況相當的複雜。

  老陳也是臉色難看,道:「我們分開逃,現在他們讓這些凶禽相助,還不算是最差的情況。如果下次找請來類似獒犬這樣的怪物相助,一路追尋我們的氣味兒,一個都跑不了,我們得儘快破關。」

  「沒有我這個護道人在你身邊,你行嗎?」王煊看了他一眼。

  老陳道:「管好你自己吧,隨著對燃燈境界的領悟,我感覺能動用的秘力達到了一個極限,戰力激增。我現在能對抗命土層次的修士,只要再破關,我無懼採藥層次的對手!」

  「我覺得,我如果全力以赴,精神奇景與肉身結合在一起,也能對抗大部分命土層次的修士。」王煊估算了下自己的戰力。

  他擊敗的那幾個天才都是燃燈層次的超凡者,並不算很吃力。

  老陳臉色發黑,不想和他說話了,舊土第一人這麼快就要易主了?

  最後,他才道:「我反覆動用精神秘力,也看到了一角模糊的精神世界,我想在人世間這個大境界早晚能捕捉到一些『奇景』。」

  兩人準備各自上路,避免被人一窩端。

  王煊分給他大量地仙泉,老陳身上背滿了葫蘆,又送了他一顆地仙泉結晶,鄭重告訴他,保命用,價值連城。

  「玉符也分你一半!」王煊塞給了他,怕自己萬一落在敵人手中,就便宜那些人了。

  老陳提著長矛,快速遠去。

  王煊選了一個方向,也一頭扎進密林中,不留足跡,如幽靈般消失。

  兩人各自逃命,尋找安全的地方閉關。

  清晨,王煊在一片密林中迎著紅日,緩緩施展第二幅真形圖,心神都沉浸在當中,他要徹底練通這篇超凡經文!

  隨著他不斷舒展軀體,第二幅真形越發趨於完美!

  畢竟,涉及到五臟六腑的地方他在逝地練通了,剩餘的部分沒那麼危險了。

  不久後,他警惕的收功,覺得不妥,快速離開這裡,期間數次渡河,游過大湖,抹去自己的痕跡與氣味,換了一個又一個地方。

  午時,王煊咳了一口血,快速飲地仙泉,調節自身的狀態,沒什麼大礙!

  接著,他又換了地方。

  傍晚,在夕陽中,他身體發光,全身共振,臟腑齊鳴,隱約間身體各部位奇景全呈現了出來,體表紋理交織,而後又收縮進那些奇景中!

  次日,在一個大湖前,王煊沐浴朝霞,身體不斷輕顫,周圍奇異景物具現化,圍繞著他的肉身轉動,沉浮。

  他的實力提升了一截,他從介於迷霧中期到後期的特殊節點,直接跨越到迷霧巔峰層次。

  第二幅真形圖他只差一點就全部練通了,那時他便可以踏足燃燈領域。

  臨近中午時,他在一條瀑布下靜坐,默默參悟第二幅真形圖最後的篇章。

  這兩日來,他換了也不知道多少個地方,警惕靈獸的鼻子嗅覺敏銳,怕怪物執法者追尋到他。

  下午,天色陰暗,烏雲滾動,王煊起身望天,道:「下雨吧,抹除我在路上留下的所有痕跡!」

  遠處,異動傳來,王煊瞳孔收縮,他意識道出問題了,終究還是被對方廣撒網給找到了。

  為了殺他,這些人煞費苦心,動用了很大的一股力量,不殺他誓不罷休。

  一頭老狼,昂首立在前方的土坡上,森冷地看著他,在它的身邊跟著數位超凡者,兩名命土境界的高手,三位燃燈層次的人。

  這些人見到他後,沒有什麼話語,極速殺來!

  王煊眼神冷漠,他盯上了那頭老狼,它在命土層次,大概率是一個執法者。

  果然,老狼發出精神波動,它森然開口,道:「異星人,你沒資格出現在密地中,身為執法者對你殺無赦!」

  王煊懶得爭辯,白孔雀給了他玉符,承認他有資格,這頭老狼憑什麼這麼說?不過是與三顆超凡星球的人勾結在了一起,得了好處後,沆瀣一氣。

  轟!

  他發動了,沒有對抗幾名超凡者,而是避開他們的圍獵,突圍過去,要殺這頭老狼。

  「來,一起殺他!」老狼開口,並未沒有躲避,以身為餌,等那幾人一起來合殺。

  最為重要的是,它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在命土境界積澱數十年了,道行高深,不信一個迷霧層次的人能殺他。

  王煊這次不是了為對抗,而是拼命要搏殺它,有這頭老狼在,他將無所遁形,會被它沿著氣味尋到。

  他全力以赴,到了超凡領域後,還從來沒有將全部奇景浮現呢,懸空的島嶼、仙山、藍湖化海、火焰沖天的岩漿地……全部與他的精神凝結在一起,向前轟去。

  「嗷!」老狼發出一聲悽厲的慘叫,它的精神被打崩了部分,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王煊用肉身硬抗了後方有人祭出的一口飛劍,擋住了攻伐,他留下一道殘影撲向老狼那裡。

  他手中的短劍發出刺目的光束,噗的一聲,將老狼的頭顱割了下來,趁它昏沉,結果了它的性命。

  他殺了一個執法者!

  這裡發生激戰,王煊染血,猛烈而狠辣的擊斃一名命土層次的超凡者,在臨走前更是將一位燃燈層次的超凡者梟首,他轉身遠去。

  這個戰績驚呆了那幾人,嚇的他們臉色發白。

  不是王煊想放過剩下的幾人,而是強烈的不安,感覺危及到性命的人在極速接近,所以他遠去了。

  果然,遠方有一道身影出現,那個採藥層次的大高手,曾被王煊削斷過飛劍,像是飛一一樣趕來了,看到他的背影后,目光陰冷,一語不發大追殺。

  王煊精神感知超常,洞悉是他追了下來,心頓時沉了下去,他現在真的不是此人的對手。

  可以看到,兩人間的距離在不斷被拉近,採藥層次的大高手實力強橫,宛若在貼著地面飛行。

  「你走不了!」他寒聲道,看著越來越近的背影,他露出冷冽的目光。

  一座山頭上,袁坤眺望,見到這一幕後,他冷笑連連,那個異星人終於要死了。

  另一座山峰上,歐雲與歐雨萱也都輕吐了一口氣,那個男子終於要被人擊殺了,不光彩的噩夢結束了。

  「他馬上就要死了,用他那柄短劍替代你被他折斷的飛劍!」姜軒對穆雪開口,他們兩人也在這片區域。

  他們察覺到王煊逃到這片區域,一起合圍。

  「殺!」採藥層次的大高手喝道,祭出薄如蟬翼的斷劍,不過兩寸長了,發出刺目的光束,向著王煊劈去。

  「斷劍也照樣取你首級!」他寒聲道。

  王煊迫不得已躲避以及揮動短劍格擋,然而,那斷劍如同幽靈般出沒,極速旋斬。

  噗!

  最終,王煊被刺目的劍光劈中,斷劍噴吐光束,竟讓他破防了,擦著他的頭顱落下,斬開他的肉身。

  血液濺起,王煊遭受重創,若非關鍵時刻,他體內所有奇異景物一同出現,與肉身凝結在一起,將斷劍阻住,他就被斜斬為兩半了。

  即便如此,王煊的一條臂膀也差點被斬落下來,飛劍震動間,沿著他的肩膀下去,割裂出一道恐怖的傷口。

  斷劍噴薄的光束,劈進去接近十五公分深,才被奇景震落出去。

  王煊霍的回頭,深深看了一眼那個採藥級強者,一條臂膀很不自然,險些斷落,他向前逃去。

  「血液中的秘力與奇景,竟然損害了我飛劍上的符文?!」採藥層次的大高手心中震撼。

  他快速追了下去,越是這樣越不能放過這個年輕人,絕不能給他成長與突破的機會,必須迅速扼殺。

  前方,一座巨大的蜂巢擋住去路,足有大山那麼高,是銀峰窩,老鍾曾在這裡坑殺了一群超凡者。

  王煊嘆息,他被逼上了絕路,前有恐怖的銀蜂巢,後有採藥級大敵。

  他只能感嘆,同地不同人不同命,老鍾在這裡來了一次狠辣的神操作,他卻要在這裡飲恨嗎?

  他取下身後的大弓,是從熊坤那裡繳獲的戰利品,忍著臂膀險些斷落的傷痛,抽出數支爆裂箭,對準了蜂巢,而後全部射了出去!

  數支箭羽全部射中蜂巢,發生恐怖的大爆炸,這種符文箭就是擁有瞬間爆發出最強能量的效果。

  蜂巢數處炸開,有些區域甚至燃燒了起來。

  採藥層次的大高手頭皮發麻,轉身就逃,他絕不會為了殺人而將自己的性命搭進去。

  王煊沒有轉身,而是利用銀峰沒有衝出來前的瞬間,繼續朝前奔跑,他本就在近前了,而後快速繞行,來到蜂巢一側。

  「嗯?!」他看到蜂巢底部,那是老舊的區域,早已廢棄了,他果斷鑽了進去!

  轟!

  天空中電閃雷鳴,下起了大雨,一些銀峰沖了出去,朝著採藥級高手的背影追去。

  「下雨了,老天終究給了我活下去的機會,我會和你們清算!」王煊低語,躲在廢棄的蜂巢中,取出一枚地仙泉結晶,直接一口吞了下去。

  這個月馬上就結束了,求最後的月票啦,請求各位書友支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