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絕境蛻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是個長章。

  蜂巢外面,烏雲幾乎要壓落到地面,天地間黑漆漆,大雨如瓢潑般傾瀉下來。

  當電閃劃破長空,密地中的那些巨大的老樹在大風中瘋狂晃動著枝椏,像是要化形成妖魔般。

  王煊透過蜂巢的縫隙看著雨幕,在閃電划過天地間時,他臉上的神色也在忽明忽暗中越發堅毅。

  肩上的可怕傷口雖然閉合了,但是鮮血依舊在滲出,他遭受的重創前所未有,身體幾乎被人劈開。

  地仙泉結晶發揮了作用,讓他體內充斥著大量的活性因子,新生的氣息,源源不斷的蓬勃能量,向著傷口輸送。

  地仙泉能救命,其結晶效果就更驚人了。

  這個夜晚,他都在安靜的蟄伏,靜等傷口痊癒,骨頭接續,肉芽簌簌而動,骨髓發光,新生的血液充滿了活力。

  他在慢慢的變化,身體正在被不斷修復中。

  漆黑的雨幕中,有異常的聲響,幾道高大的身影像是山魅般,陰冷而瘮人。

  這是類人生物,最起碼形體相近,遍體黑色的長毛,他們都有兩米多高,披頭散髮,手指甲長足有一二十公分,寒光閃閃。

  他們的眼睛綠油油,在漆黑的天地間,在雨幕中格外的可怕,都散發著超凡者的能量氣息。

  「仔細找一找,趁著大雨滂沱,銀蜂不出來,將附近地域搜遍!」一頭特別高大的身影開口,他接近三米,眼窩深陷,綠油油的眸子開闔間,在暴雨中都穿透出去半米多長的碧綠光束。

  遠方,山林中袁坤、歐雲、穆雪等人都沒有離開,派人冒雨尋找,等待結果。

  他們看著那些如同山魅般的身影,神色有些複雜,那是三顆超凡星球當年滯留在密地的人,與精怪結合,儼然成為了一個新的種族。

  那批人是故意被留下的,為的就是讓他們適應密地,從而掌控這片大地。

  但最終他們的發展出乎預料,這些人的後裔有些像山魅,有些更像是剛化形的妖魔,身材粗壯,遍體黑色獸毛,他們以山神族自居。

  山神族的頭領達到了採藥巔峰,幾乎要突破這個境界了,是一位很強大的執法者。

  三顆超凡星球的先人很善於經營,留了不少後手,又是留下弟子,又是留下獒犬等寵獸,有些現在已經很強,繁衍出不弱的族群。

  三顆超凡星球的人想慢慢滲透,但始終不能如願,他們留下的人與獸,沒有能夠突破人世間這個大境界。

  幾名山神族的超凡者經驗豐富,對銀蜂的習性很了解,分散尋找,向著更遠處的山林走去。

  但有一名山神族的人轉了一圈,在黑暗中又回來了,手持一桿手臂粗的鐵矛猛力刺向蜂巢底部,他知道,這些區域是廢棄的舊巢,沒有危險。

  冰冷的矛鋒擦著王煊的臉頰刺了進去,他沒有動,直到山神族這個兩米五高的大塊頭那張如同妖魔的臉探進來,滿臉都是獸毛,綠油油的雙眼,像是厲鬼般。

  王煊暴起發難,精神能量全部衝擊了出去,一片刺目的光束轟中他的頭顱,讓他當場眼睛突出,就要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

  王煊將扔在地上的染血的戰衣一把撈起,全部塞進他的嘴裡,並將他拖了進來。

  這個命土境界的山神族超凡者,精神崩碎了不少,但肉身本能還在,劇烈掙扎,他力大無窮。

  王煊的傷口不斷出血,但依舊死死地堵住他的嘴,拖進了蜂巢中,猛然雙臂用力,喀嚓一聲將他的脖子扭斷了,滿是獸毛的面孔轉到了背後。

  王煊將蜂巢的縫隙重新堵住,任外面風雨交加,電閃雷鳴,這裡又再次寂靜無聲了。

  期間他數次看到蜂巢外有人遠去,他甚至聽到了早先那名用飛劍傷他的採藥級大高手與山神族首領在討論,認為他可能逃向了前方的那條大河,躍入水中,順流而下了。

  接著,他看到了穆雪、姜軒、歐雲等帶著大批超凡者從這裡路過,進入山林中展開地毯式搜索。

  他聽到了袁坤的詛咒聲:「那個土人,他不僅溝通了第一層精神世界的一角,體內凝結了奇景,其血肉竟還能腐蝕飛劍的符文,能破頂級飛劍。一個未開化之地,沒有了超凡能量,他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王煊瞭然,他的身體雖然險些被劈成兩半,但是,他的血液似乎將追殺他的那位採藥級高手的飛劍侵蝕了,使之受損!

  那些人擔憂了,甚至說是害怕了,萬一讓他走脫,實力有所突破,將會給他們造成極其可怕的困擾與麻煩。

  「你們越是害怕,我越是要努力的活著。」在大雨滂沱中,王煊低語,眼神深邃,很快又沉靜無聲了。

  雨幕中,一隻巨大的黑色烏鴉橫空而過,又是一位執法者,完全與三顆超凡星球的人站在了一起。

  在它的四周,黑壓壓一大片,都是烏鴉,不過體形要小的多,分散開來,在山林上方盤旋,而後又擴張向遠方。

  一座山頭上,一隻巨大的貓頭鷹掃視四方,在雨幕中尋找獵物,它在黑暗中的視力極佳。

  「這次,要允許我們中的部分人返回祖星,給些盼頭,不能總是在密地呆下去了,族人不斷異化,雖然以山神族自居,但我們都知道,我們是人類!」

  遠方,山神族的首領與幾名採藥層次的高手一邊尋找敵蹤,一邊在交談,請動他們這一族自然要付出好處與代價。

  ……

  一夜過後,王煊的傷體好的差不多了,地仙泉結晶效果驚人,這是能給人續命的神聖奇物!

  他開始練第二幅真形圖,體悟這篇經文最後的部分。

  第二天雨還在下,而且越下越大,有些地方山洪爆發。

  山神族少了一位命土層次的超凡者,讓該族的首領驚怒,確信那個異星人沒有離開,還在這片區域,在雨幕中再次殺來。

  袁坤、姜軒、歐雨萱等人也都出動了,帶著大批超凡者再次展開地毯式搜索。

  山神族很敏銳,盯上了蜂巢,看著底部,發現那裡可能是廢棄的巢穴,不見得有銀蜂棲居了。

  此時,王煊將那篇經文都理解通透了,第二幅真形圖幾乎練成,練通了全身九成九的區域,秘力澎湃。

  他只需要最後的蛻變,只差一點點就能踏足燃燈領域中!

  他倏地睜開了眼睛,蜂巢外,有幾位採藥層次的大高手借著雨幕,賭銀蜂不外出,他們來到蜂巢底部區域。

  這種大高手眼神自然毒辣,一眼發現了問題所在,在泥土掩映下,有廢棄的蜂巢被發覺了。

  王煊眼神變了,原以為一場暴雨會抹去他的痕跡,老天都在助他,誰曾想山神族太異常,對密地過於了解,一而再的尋到他!

  「呵呵,哈哈……」那位飛劍破損的大高手笑了,聲音震動的草木崩開,讓他近前的大樹所有葉子都炸成了齏粉。

  「找到了,我看你向哪裡逃!」另外一名採藥級高手也寒聲道,身前懸浮著一柄銀色的小刀,隨時準備斬出去。

  只有山神族的首領臉色鐵青,他一眼看到蜂巢中的族人,脖子被扭斷,早就死了。

  足足七名採藥級大高手堵住這裡!

  「發現他了,哈哈,原來那個土人躲在蜂巢,膽子不小。但是,他運氣不夠好,還是被我們尋到了!」袁坤大笑。

  穆雪、姜軒、歐雲等人聽到他的聲音,快速帶人朝著這裡衝來,這次不能再放走他了。

  王煊嘆息,再給他一天多的時間,他就能圓滿進入燃燈領域,就不怕採藥級的高手了!

  但現在,他被人提起前找到了,坐以待斃那不是他的性格,怎麼也要殺一兩個回本。

  一道絢爛的銀光爆發,他動用了白虎真仙的簪子,原本想一直留著,不到萬不得已不動用。

  但現在,他深陷絕境,以它殺回本!

  噗!

  最終,一位採藥層次的高手被斬殺,身體爆碎,銀光中一頭白虎咆哮,將他身後正好趕來的一群人中的三位超凡者也撕碎了!

  王煊看著手中的簪子,倒也沒有覺得可惜,這種殺器本就是拿來用的。白虎真仙說過,這東西只能殺超凡初期的人,現在看來,殺採藥層次的人正好,對手實力再高的話,也沒用了。

  「什麼情況!?」餘下六位採藥級高手極速倒退,被驚出一身冷汗,同時全都出手,向前打出雷霆,祭出銀刀。

  轟!

  底部的廢棄蜂巢,這塊區域被打崩,刀光、劍光還有光焰與雷霆等,一同交織,在那裡綻放,恐怖無比。

  最後那一刻,王煊殺完一位採藥級強者後,一咬牙,撞進了蜂巢內部,他向著新巢中闖去!

  即便如此,最後的雷霆依舊如影隨影,轟在他的身上,讓他的後背差點炸開,血肉模糊,戰衣徹底化成碎片。

  那有那銀色的小刀極速飛來,但它的主人似乎有所估計,怕扎進他的血肉中,如同飛劍般受損。

  最後時刻,只有幾道刀光綻放,在王煊身上留下可怖的傷口,若非他練成最強經文護體,換任何一個超凡者在此,都要被大卸八塊了。

  刀光縱橫交織,在王煊的後背上,在他的手臂與大腿上,劃出六道可怖的傷口,深可見骨。

  甚至,有幾塊骨頭都被割出裂痕!

  還有光焰焚燒,摧毀他其餘的甲衣,他的髮絲都被燒去部分,部分傷口在這種能量光焰下都被燒焦了。

  王煊很慘,險些就死掉!

  他撞進了新巢中,讓那些人忌憚。他們第一時間後退,怕引出鋪天蓋地的銀蜂。那種毒物有數米長,真要全出來,那便是鋪天蓋地,到處都是,誰都擋不住。

  王煊衝進去了,咬著牙,大口喝地仙泉,進入極為危險的地帶,他寧願死在銀蜂的毒針下,也不想被後面的人斬殺,不想如他們所願。

  況且,這本就是他最後與最糟糕的預案。

  他練成了最強經文,身體堅韌,遠比金身更厲害,他覺得自己沒準可以防住毒刺。

  「嗯?」

  闖進來後,他不禁一怔,看到了許多死蜂,銀蜂這種怪物難道將這裡當成墳墓?此地有不少蜂屍。

  甚至,他看到了一頭銀蜂主動爬了進來,掙扎了兩下就不動了。

  王煊想在這裡養傷,但他又覺得不穩妥,萬一那些人也不怕死,或者命令死士進來,他又將陷入危局中。

  他忍著傷痛沖了過去,快速在那剛死的銀峰腹部開了個洞,迅速向外掏各種零零碎碎的東西,最終他進入了巨大的銀蜂體內,借殼向著新巢爬去。

  他向里潛行,要避開身後可能的追殺者。

  無意間,他進入一片密密麻麻的區域,幼蟲的蜂巢,他頭皮發麻,簡直給人密集恐懼症的感覺。

  他找了個幽靜的角落蟄伏不動了,默默養傷。

  但半天后,他忍不住了,蜂蜜的芬芳很誘人,他已經一天多沒吃東西了,養傷需要一些滋補品,總喝地仙泉也不能完全充飢。

  王煊忍著傷痛湊過去……蹭吃蹭喝。

  還好,這裡成年的銀蜂不怎麼出沒,幼蟲自己會進食。

  幼蟲都那麼大個頭,密密麻麻,隨便吃它們一些,應該沒有什麼影響吧?

  王煊從蜂嘴奪食,大口吞咽蜂蜜,對他的傷勢居然有驚人的療效,不僅充飢,還讓的他體力與精力越發的充沛。

  很快,他發現一種更為驚人的物質,簡直是滋補聖品,是超凡巢穴中的蜂王漿!

  蜂王終生以這種物質為食物,比工蜂壽命長几倍。

  而普通的蜜蜂,如工蜂幼蟲最初幾天也是可以享用蜂王漿的,加速生長,然後就只能吃花粉與蜂蜜了。

  當王煊從一些剛能進食的幼蟲那裡「分享到」這種滋補聖品後,他精氣神澎湃,傷口在快速癒合。

  而當他將超凡巢穴中的蜂王漿塗抹在後背上時,那些燒焦的部位,那些深可見骨的傷口等,都在簌簌顫動,煥發活性。

  王煊覺得,這裡簡直是養生的聖地,一天一夜而已,他身上的傷全好了,都結疤了,骨頭裂痕也都癒合了。

  他吃的足夠飽後,跑到一個幽靜的角落裡,默默練第二幅真形圖。

  終於,又過了一夜後,他徹底練通了最後的那小塊神秘領域,全身貫通!

  一剎那,他周身發光,血肉蛻變,精神力亦變異,全都變得格外強大!

  內視的話,他原本就燦爛的體內,最後的迷霧散盡,各種奇景沉浮,與他的臟器,與他的各部分血肉凝結在一起。

  他的精神極致壓縮,又淬鍊,宛若一盞神燈懸掛,照亮的不僅是他不斷變強的道行,更照亮了他的前路!

  超凡再蛻變!

  王煊正式踏足燃燈領域,石板經文第二幅真形圖練成,他居然也發生了一次脫皮現象。

  那些有疤痕,有紅印的老皮從他身上落下,新生的肌體沒有任何傷痕,他的頭上新的髮絲也冒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層黑色短髮有晶瑩光澤,那些燒焦的早就脫落了。

  王煊感受著血肉中蘊含的強大力量,他有信心去一戰了!

  當然,變化最大的是精神,這個境界本就是精神的異變,向更強轉變,可與他體內的奇景交融的越發自然了。

  那些景物隨著他一念間,可剎那出現在體外,也可與肉身凝結在一起,形成近乎不朽的奇異景觀。

  王煊沒有急著出去,在這裡又蟄伏了一天一夜,適應自己新蛻變出來的強大身體,舒展四肢,演練真形!

  直到他確信,自己徹底掌控燃燈層次的力量了,他再次服食大量超凡巢穴的蜂王漿,並打包了一些,這才離開。

  「我又回來了,羽化、歐拉、河洛星的人,你們準備好了嗎?還有執法者,都該上絞架,或者上烤架,我與你們清算來了!」王煊踏出超凡蜂巢。

  感謝:我O安年啊、一丟丟的丟丟、情何以甚,謝謝三位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