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王燃燈大清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雨還在淅瀝瀝的下,但云層中有陽光灑落下來,多日的烏雲被撕開了。

  山林被連日的大雨沖洗的翠綠欲滴,充滿清新的氣息。

  王煊赤著身子,這次真沒有備用的戰衣了,在採藥級高手的刀光與雷霆下,連他那張超凡大弓都碎掉了。

  他不得已又穿上了樹皮衣,十分原始的穿著。

  這片地帶很幽靜,畢竟是超凡銀蜂的巢穴,少有怪物敢踏足這裡,在太陽雨中,山地間有色彩斑斕的能量霧氣流動。

  王煊如同幽靈般,無聲的在山林中穿行。那群人不在了,沒有在這裡守上幾日,多半認為他死在超凡蜂巢了。

  王煊看著一塊大青石上有刻字,還有淡淡的精神烙印殘留,他以異變後的燃燈精神體感應。

  在他體外,數種奇異景物環繞著,緩緩轉動,仙山飄渺、湖泊化海、火山口墜落紅日……

  這些奇景與他的精神結合,映現出那殘留精神印記的清晰背景,他甚至看到刻字的人的動作等。

  精神異變後,他通過與奇景結合,現在的精神秘力強大的驚人。

  「密地新曆,一千二百三十六年,吾等獵殺未開化的異星魔人……」

  人影綽綽,有袁坤、歐雲、穆雪等,是由姜軒刻寫的。這算什麼?表述功績,還是因為剷除心頭大患,他們心中釋然,從而留下石刻紀念?

  王煊冷笑,用手輕輕一拂,青石四分五裂,而後爆成一地碎塊。

  「六名採藥級高手,有的人甚至隨時能破關,晉升入更高的境界中。」王煊思忖,不敢大意。

  哪怕他實力激增,但他也沒有絲毫的衝動,他確實要去殺敵,但是絕不會再讓自己陷入險境中。

  王煊沒有立刻動身,十分冷靜,他想更進一步完善自己殺敵的手段。

  畢竟,還有強大的執法者,這些都是變數。

  他低頭看著手中的短劍,這是飛劍嗎?一點也不像,但他想嘗試下,能否當飛劍用。

  他在新月上得到元爐鍛神這部秘法時,也得到一篇劍經,是秦家從舊土蜀山挖出來的。

  哧!

  一道刺目的劍光飛起,短劍如虹,剎那斬了出去,將前方一株大樹削斷。

  所謂駕馭飛劍,主要就是依靠強大的精神力量控物而已。

  劍經不過數百字,並不難懂,王煊精神力異變後,控物很輕鬆,但他確信這不是飛劍,沒有「飛劍符文」激活出來。

  可他精神力超常,現在即便生猛地控制一桿長矛去殺敵都沒什麼問題。

  體悟劍經後,他又琢磨第二幅真形圖對應的經文,也有鍛鍊精神的秘法,更有控物的手段。

  雖然沒有提御劍術,但是,完全可以拿來直接用以駕馭飛劍。

  王煊在林中反覆演練,控物愈發的熟練,短劍化成一道匹練在林地中不斷穿梭,無堅不摧。

  他上路了,朝著地仙城進發。

  剛走出去數里地,他就看到一位超凡者,王煊從林中轉出,突兀的出現在他的近前。

  「你真的……沒死?!」這名超凡者震驚了,異星人分明被逼入超凡蜂巢,這都能活下來?

  他的話語有問題,有人似乎提前判斷出王煊沒死!

  他轉身就逃,根本沒有鬥志,因為這個人連命土層次的人都殺過。

  王煊一躍而起,瞬間到了他的身後,一把將他拎住了。對方同樣在燃燈境界,但是與他相比差遠了。

  「他們人呢?」王煊逼問。

  「就出不遠處!」這個人倒也痛快,什麼都招了,他們確實撤走了蜂巢外的人,那是故作假象,等他出現。

  雖然部分人的確離開了,但還有小半人馬就在附近。

  王煊咔吧一聲扭斷他的脖子,扔進荊棘從中,他無聲無息朝著前方的山林走去,準備大開殺戒。

  他站在叢林中,果然看到了一些人,分布在不同的地帶,有採藥境界的高手,這是他要重點針對的目標!

  他無聲的出沒,仔細的觀察,確定這裡有兩名採藥級強者,其餘之人聯合起來的話威脅也不小。

  其中就有那名用飛劍險些將他立劈掉的中年男子,王煊很想第一個幹掉他。

  不過,他呆在一片開闊地,並且周圍還有幾名超凡者,很難第一時間將他襲殺掉,容易打草驚蛇。

  他盯上了另外一位採藥級高手,無聲的潛行了過去,封住全身毛孔,不外泄一點能量氣息。

  這個人也很厲害,曾釋放雷電,在蜂巢那裡劈在他的後背上,險些讓他脊背炸開,血肉都脫落了一些。

  「從你開始!」王煊務求迅速絕殺,不能拖泥帶水的纏鬥。

  這名採藥級的高手,對爭奪玉符沒什麼興趣,他主要是為了保護袁坤,現在被派來守在這裡,倍感無聊。

  但他確實沒有大意,想到那個異星人,他便心頭一沉,挨了他雷霆一擊,轟在身體上,居然都沒有炸開,這是什麼怪物?

  正常來說,採藥境界的高手俯視燃燈領域的後來者,可以輕易的抹殺!

  「希望他死去了,真要從蜂巢中活著出來,那必須得全力剿滅,不能讓他再突破了。」他自語。

  這種人感知非常敏銳,哪怕王煊封閉毛孔,讓精神寂靜如古井,他還是提前有所覺,毛骨悚然。

  他霍的回頭,並且第一時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哧!

  一道匹練飛來,快的像是雲層中的閃電!採藥級高手即便張嘴吐出一道雷光,也僅是打偏了那道匹練。

  短劍噗的一聲從他的耳側擦了過去,將他一隻耳朵斬掉了。劍光原本是對著他的後腦而來,準備絕殺。

  結果他發覺了,反應迅速,轉身應對,避開死劫。身為採藥層次的大高手被人偷襲,失去一隻耳朵,讓他震怒,倍感羞辱。

  王煊在祭出短劍時,整個人就撲殺了過去,全力以赴,動用各種殺手鐧。

  他的眉心前,一片璀璨,像是一團神火在跳動,那是他的精神秘力在交織,而後各種奇景浮現,與精神凝結在一起。

  轟!

  一片藍色的湖泊覆蓋下去,剎那間化成瀚海,驚濤拍岸,亂石穿天,這是精神層次的恐怖襲殺。

  這位採藥級的高手道行高深,被短暫震懾,他的精神劇烈顫抖,他努力掙脫奇景瀚海,想要反擊。

  然而,瀚海上,一座懸空的島嶼陡然墜落,向他轟去,依舊是王煊從第一層精神世界捕捉的精神景物,與自身的精神秘力結合,極其恐怖。

  採藥級高手悶哼出聲,他的精神被砸的崩碎了一塊。

  仙山飄渺,出現在瀚海中,更為宏大,像是不周山傾塌了,鎮壓在採藥級高手的精神領域中。

  這一次後果更為嚴重,他的精神領域出現裂痕,崩碎了一塊,簡直要被全面壓塌了。

  可怕的是,奇景不絕,這不是結束,後面有一片岩漿奇景出現,火山口中有紅日墜落,出現在採藥高手的精神領域中。

  「啊……」他痛苦無比,堂堂採藥層次的大高手,被人削掉了耳朵,還在精神領域被壓制,他居然落在下風,不支了。

  轟!

  那片岩漿奇景與瀚海相遇,爆發出刺目的光芒,一輪紅日從火山口飛出,撞擊採藥級高手的精神核心。

  大日橫空,照耀無比盛烈的光芒,這種奇景凝結著王煊的精神秘力,更有第一層精神世界的力量。

  在精神領域中,一聲輕響傳來,採藥級高手的精神核心被撕裂了,被大日照耀的哧哧冒起白煙,那是精神物質在被焚燒,在被消融。

  「啊……」他嘶吼,精神領域崩塌了一大片。

  而這個時候,王煊的真身則殺到了他的眼前,動用第一幅真形圖,拳頭髮光,轟向他的頭顱。

  採藥層次的高手真的很強,即便精神領域崩塌,那如燈的精神火光暗淡下去,他的本能反應依舊十分可怕,猛烈的反擊,雙手揮動,向著王煊擊去。

  像是古天庭沉悶的大鼓擂響了,兩人拳掌交擊,咚咚有聲,激烈碰撞,雷霆綻放,景象驚人。

  採藥級高手殘餘的精神激盪,他簡直難以想像,一個燃燈層次的年輕人連肉身都能壓制他一些。

  然而,王煊卻不滿意,各種手段盡出,都沒有能快速解決這個人。

  剎那間,各種奇景一起轉動,凝聚向他的拳頭,有山影浮現,有火山噴涌,有大日橫空,繚繞在拳印前。

  轟!

  王煊轟了出去,接連四拳,用盡了力量,先是打的對方手臂折斷,鮮血淋淋,而後更是打穿了他的胸膛,最後一拳擊穿他的額頭!

  王煊撿起短劍快速後退,採藥級高手渾身都是裂痕,而後噗的一聲炸開了。

  他沒入密林中,將聽聞到動靜極速趕來的兩位命土層次的高手梟首,兩具無頭的屍體倒在地上!

  既然決定大開殺戒,他絕不會手下留情。

  到了現在,隱藏不住了,他不斷下狠手,在林中出沒,噗的一聲,他將一位燃燈層次的超凡者他斜肩斬斷。

  「啊……」三位迷霧層次的超凡者慘叫,被他以手掌拍擊的爆開,滿地都是血與碎骨塊。

  「是你,真是找死啊,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另一位採藥級大高手衝來,他有強大的心理優勢,兩三天前,還差點將王煊給立劈掉。

  他還不知道,王煊已經殺了一位採藥級的高手。

  王煊臉色冷漠,向他那邊衝去,沿途出手無情,連殺八位超凡者,迷霧與燃燈層次的人對他來說根本不夠看,留下一地屍體。

  「異域的土人!」這位強者怒了,當著他的面連殺他的人,他化成一道流光,祭出那口斷裂過的殘破飛劍。

  王煊揮動短劍,直接就劈斬。

  採藥級強者麵皮抽動,快速收回殘破飛劍,他的薄如蟬翼的頂級飛劍本就是被王煊手中的利刃削斷的。

  他憑著肉身殺了過去,不再催動飛劍,帶動著驚人的能量波動,周圍都是煙霞,他大袖揮動間,風雷震耳欲聾。

  王煊抖手,猛然將短劍甩了出去,化成一道流光刺向他的眉心,採藥級高手剎那避開,短劍墜落在遠處的地面上。

  一剎那,採藥級高手心頭火熱,他捨棄王煊,去追那柄落地的短劍。

  儘管短劍一看就不是飛劍,異常沉重,但必然是神兵利刃,是難得的的異寶,他想奪走。

  王煊的精神秘力沸騰,數種奇景一起呈現,以精神領域壓制他,這名採藥級強者比剛才那人更強,一身修為極其恐怖。

  他擋住了王煊的精神攻擊,雖然不斷受到衝擊,但精神領域並未崩潰。

  他被拖住了,這時,地面上那柄短劍漂浮了起來,王煊動用奇景震懾他,倚仗自己異變的強大精神力,分出一股去控物,催動短劍。

  並且,分出的這股強大的精神力,也帶著一幅奇景,火山噴涌,孕育紅色大日,與短劍交融在一起。

  精神溝通第一層精神世界的一角,捕獲奇景,與短劍凝結在一起,效果好的驚人!

  匹練橫空,璀璨奪目,宛若一柄飛劍帶動著一片小世界越過虛空,速度太快了!

  岩漿地沸騰,紅日與飛劍相合在一起,極速殺來,噗的一聲,將採藥級高手腰斬,他的身體斷為兩截!

  「啊……」他慘叫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死在……飛劍下!

  他練了一輩子的飛劍,道行高深,是此中的大行家,他最後居然是這種死法。

  很快他想到那根本不是飛劍,都沒有飛劍符文,對方這是簡單粗暴的控物,活活用蠻力劈斷了他的身體。

  「奇景!」他虛弱的低語,他知道,最為關鍵的是對方溝通了第一層精神世界的一角,與飛劍相合,威能奇大無匹。

  王煊大口喘息,從福地碎片中向外倒地仙泉,大口喝下去,當中混有超凡蜂王漿,大補效果驚人。

  即便他精神力強大,這樣分化出去一股對敵,還是感覺精神很疲累,不過總算達到了目的。

  「你……」這個採藥級大高手實力真的很強,初時都擋住了王煊的奇景,如果正常廝殺,王煊想擊斃他的話,自身多半也要染血。

  噗的一聲,王煊手持短劍走過去,直接砍掉了他的頭顱。

  不遠處,那些超凡者看傻了眼睛,數日前,還在被他們追殺的異域男子,現在能殺他們的頂尖強者了。

  這些人亡命飛逃,在王煊全力以赴的追殺下,還是有九人又留下了性命,其餘五名超凡者僥倖遁走。

  「啊!啊!」天空中,一頭烏鴉長鳴,非常的刺耳,並且持續的大叫,飛向遠方的山林中。

  「這是發現了我,去給它的老祖宗,也就是那位烏鴉執法者報信嗎?我等你們過來送死!」王煊寒聲道。

  他將一些屍體扔進草叢中,尤其是兩名採藥級高手更得隱藏起來,避免將那頭老烏鴉驚嚇到逃走。

  不久後,老烏鴉來了,身為執法者之一,它實力很強,在採藥中期。在得到河洛星人給它的妖魔修行法門後,它的屁股徹底歪了。

  得到稟報後,它第一時間振翅飛來,只為有所表示,表明給它妖魔修行法門,物有所值。

  在它看來,一個迷霧層次的人類,即便天賦異稟,實力極強,又能如何?面對採藥級高手還不是如喪家之犬般逃亡,數次險些死掉,只是因為意外才逃過劫難,僥倖活著。

  現在,它準備出手了。在它的身後,跟著黑壓壓一大片烏鴉,只為幫它尋找那個人。

  終於,它發現了那個人類,直接就俯衝了下去,要撲殺那個男子。

  「來了,老鴉!」王煊冷淡地開口。

  「異域魔人,你違背密地規則,剔除你競逐造化的資格,並對你殺無赦!」

  烏鴉森然開口,先表明了執法者的資格,然後撲殺。

  王煊懶得與它理論,暴起發難,周身秘力沸騰,他手持短劍直接躍起,奇景全部浮現,凝聚向他的那隻手與短劍!

  噗!

  在最為猛烈的碰撞中,王煊竭盡所能,拼盡所有力量,就是為了絕殺它,怕它展動羽翼逃走,鮮血噴涌,一顆碩大的烏鴉頭顱墜落在地上!

  老烏鴉是一頭修行百年以上的怪物,是新晉的執法者,死不瞑目。它殘存的精神發出最後的嘶吼,它居然被那個人類以璀璨劍光梟首!

  小雨淅瀝瀝,雲層翻湧,再次遮住了剛出現的太陽,天地間昏暗了下來,並且雨越下越大了。

  「好天氣啊!」王煊大步向著地仙城方向走去,清算拉開了大幕,除卻採藥級強者,那幾名所謂的天才都是他獵殺的目標,一個都別想活。

  中長章吧,不說大長章了。月初求下保底月票,感謝大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