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狩獵超凡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黑雲壓落,山地中樹木狼林,雨水打在葉片上啪啪響聲很大,濺起大面積如薄煙般的水霧。

  王煊終於穿上了衣服,不再赤條條,現在他又像是歐拉星人了,對這種服飾看的較為順眼。

  不過,他也將羽化與河洛星的戰衣裝進了包裹中,關鍵時刻有用。

  他收穫最大的還是玉符,一堆入帳,估計又要超過老鍾了。

  王煊頭部戴著鏤空的護具,身上穿著黑金色澤的軟甲,融入昏暗的雨幕中,現在這種漆黑的天色,最適合獵殺!

  沿途,他覺察到兩位超凡者躲在石林中,瞞不過他超常的感知,他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們的身後。

  「你……」其中一人霍的轉身,寒毛倒豎,他嚇了一大跳,看著雨幕中沉默無聲的年輕男子,他驚悚地倒退。

  另一人轉身就要逃,結果一道匹練飛了出去,璀璨光束劃破幽暗的山林,將他的頭顱斬落在地上。

  王煊的精神秘力交織出斑斕光彩,短劍飛回他的手中,這已經成為他獨特的飛劍。

  雖然劍體上面沒有銘刻複雜的飛劍符文,但對他來說照樣能用,無堅不摧。

  「別害怕。」王煊低聲安慰。

  看著滾落到腳下的超凡者的頭顱,這能讓人不害怕嗎?人頭落地時,血液都在濺在了他的臉上。

  「三顆超凡星球來了多少超凡者,有幾名執法者站在你們這一邊?」王煊耐心的詢問。

  這名超凡者身體僵硬,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看著雨幕中那張年輕的面龐,他十分害怕,最終全都痛快的回答了。

  突然,一片光芒如孔雀開屏,在雨幕中綻放,刺目之極,向著王煊激射而去,那是密密麻麻的鋼針。

  雖然很細,但是都銘刻著符文,以秘銅、鋼母等混鑄而成,可破超凡者的強大肉身。

  這名看著溫順、有問必答、很是惶恐的超凡者,突然發難,想絕地反殺,幹掉王煊。

  然而,他失望了,恐懼了,在王煊的體外出現一些模糊的景物,抵住所有鋼針,緩緩轉動間,超凡殺器化成鐵屑,簌簌墜落在地。

  王煊特異留下一根,向自己手掌上戳去,結果鋼針彎曲了,折斷了,無法刺透他那超越金身的肉體。

  他反手一巴掌,將這個面色煞白的超凡者打的飛了出去,在六米外的半空中砰的一聲解體,血與雨水混在一起落在地上。

  王煊朝著十里外的一片山嶺走去,從剛才這個人的口中得悉,那裡棲居著一頭修行超過一百五十年的貓頭鷹,是一名強大的執法者。

  林地中,他腳步有力,節奏很穩,每一次邁步都是固定的數十米遠。

  他攀上一座石峰,發現找錯了地方,貓頭鷹的巢穴不在這裡,應該在對面那座石崖上。

  他看了看距離,兩峰並立,相鄰著,他朝後退去,而後加速助跑,直接騰空躍了出去。

  兩峰間距超過一百米,他橫渡雨霧,穿過長空,砰的一聲,落在對面的上頭上。

  山崖上一個巨大的洞穴中,倏地亮起一對燈籠大的碧綠眼睛,這頭老貓頭鷹警惕性很高,覺察到了不妥。

  但已經晚了,王煊從山頭上抓著一條藤蔓,在瓢潑大雨中,滑落下來,踏足在這處寬大而乾燥的洞窟中。

  「年輕人你怎麼來我這裡了,是否有什麼不公平的事要向我申訴?我是執法者,說吧,為你做主。」

  老貓頭鷹渾身羽毛幾乎立起來了,它活了那麼久的歲月,自然早已通靈,在這個年輕男子的身上感受到了非常危險的氣息。

  「我少年時候掏過麻雀窩,也曾將墜落在地上的小燕子送回屋檐下的燕巢中,但還從來沒有掏過這麼大的貓頭鷹窩。」王煊開口。

  「年輕人你在說什麼?我是執法者,維護密地秩序的公平公正,你怎能這樣對我不敬?」貓頭鷹冷聲道。

  「你入戲太深了,你是什麼貨色,自己不清楚嗎?載著那些超凡者追殺我,幫他們尋找我的蹤跡,現在也好意思提維護密地秩序?」

  王煊向前走去,提著短劍,打量著那頭十幾米長的貓頭鷹,一張貓臉竟很威嚴,凹陷的雙眼碧綠如鬼火,粗大的爪子探出了一些,刺入岩石地面內。

  它冷幽幽地開口:「異星人,我不過適逢其會,收了一些好處,幫了他們一些小忙而已,咱們就此揭過如何?我不再參與你們的事。」

  王煊沒搭理它,打量這座超凡洞窟,結果什麼奇草、靈藥都沒有,只有一些吃剩下的怪物血肉。

  放過這頭貓頭鷹?怎麼可能!他轉身離去後,它必然就會立刻聯繫其他的執法者一起圍獵他。

  「上路吧!」王煊向前走去,也算是為密地除害了,剷除執法者中的毒瘤。

  「區區一個燃燈層次的人類,也敢對我大模大樣!」翻臉後的貓頭鷹,眼神陰鷙,大爪子像是閃電般向前抓去,速度太快了,能量沸騰,虛空傳出大爆炸聲,白茫茫一片。

  鏘鏘鏘!

  火星四濺,當貓頭鷹收回自己的那隻腳爪時,發現光禿禿了,利爪一個都沒有了,被剪了「指甲」!

  不僅如此,它腳爪肉墊區域開始竄血,接著它那條腿上的血肉開始脫落。

  它發出一聲悽厲的慘叫,一條腿斷落下去一小段,腳爪沒了,血淋淋,它成了金雞獨立的狀態。

  老貓頭鷹在採藥層次初期,遠沒有王煊殺的前幾位採藥級大高手強,它渾身發光,電芒交織,羽毛更是鏗鏘作響,如同刀刃般立了起來,雪亮光束綻放。

  它像是一個身軀插滿長刀的怪物,繚繞著雷霆光束,向王煊撲去。

  但這是徒勞的,王煊施展第二幅真形圖,以催動精神秘力為主,配著一幅奇景,在他身前火山成片,岩漿沸騰,最為關鍵的是一輪紅色的大日墜落,砸向火山口。

  轟!

  貓頭鷹被奇景覆蓋了,擊中了,淒烈的慘叫,眉心那裡被打出一個可怕的血洞,冒出一縷縷白煙,那輪紅日擊穿了它的頭顱,焚毀了它精神領域中的物質。

  噗!

  王煊揮劍,雪亮的劍光划過,割下了它碩大的頭顱。

  他轉身,沒入雨幕中。

  烏鴉長鳴,飛入地仙城,叫聲刺耳,驚擾了很多修行者。城中不僅有超凡者,也有追隨長輩來見世面的凡人宗師等。

  「出什麼事了?」有人望著雨幕。

  「發現異星的土人,能從蜂巢中活著出來,真是不簡單!」有人低語。

  「烏鴉族的執法者親自去追殺了,看來那個異星人好運到頭了,他不該露頭,現在難逃殺劫!」

  老烏鴉在去追殺王煊前,曾派出後裔來地仙城送信,讓他們準備接收人頭,所以現在引發輕微的騷動。

  「他雖然活著出來了,但馬上又要死了。走,我們去看一看。」河洛星的天才袁坤喊道,兩米高的身體帶著野性氣息,他剛養好傷,帶上一批超凡者動身了。

  歐雲招呼他的妹妹,道:「那個異星人身上有古怪,肉身強的離譜,能硬抗採藥級強者的數次攻擊,他的修行路數非常不簡單,我們去看看能不能有所獲,得到異域的絕世秘籍。」

  另一片建築物中,姜軒也在開口,道:「穆雪,他又出現了,那柄短劍或許來歷驚人,說不定就是一件價值連城的異寶,我們爭取拿到手中。」

  ……

  地仙城三群人馬先後出城,彼此避開,朝著山林中衝去。他們之間在防備,本就是競爭關係,近兩日就廝殺過數次了,死了一些人。

  也只有在對付異星人時,他們才會短暫合作,怕異星還有後續的大隊人馬降臨。

  他們剛出城,又有烏鴉進城了,猛烈拍打著翅膀,尋找羽化、歐拉、河洛星的人,一副十萬火急的樣子。

  它是從老烏鴉慘死的現場飛回來的報信者,肝膽欲裂,想要稟告詳情,去為它們的老祖報仇。

  「什麼,老烏鴉死了,被那個年輕人格殺!?」地仙城一部分人震撼,心神都在顫,這怎麼可能?

  「死了,老祖死了,很慘啊,頭顱都被人割了下來,鮮血染紅地面。那個人還嫌棄,說烏鴉吃腐肉,肉質是酸的,髒且沒法吃。」報信的烏鴉驚嚇過度,語無倫次。

  城中的高手捕捉了它的精神思感,看到了那些畫面,全都倒吸冷氣。

  「快去支援,雖然有採藥級高手出城了,但是,如果大意被偷襲的話,估計會很慘!」地仙城中的人急了。

  他們開始求援,要找更多的幫手出城,一同獵殺那個異星魔人。

  喀嚓!

  天空中,一道閃電划過雨幕,照亮漆黑的山林。人影綽綽,河洛星的超凡者奔行很快,想搶先趕到現場,取了那個異星人的短劍以及可能存在的傳承等。

  袁坤臉上帶著冷意,眼神略帶綠光,他自身對短劍無所謂,他只是單純的想看到那個土人死掉。

  早先,他被打的大口咳血,骨頭斷裂多根,他所練的「不朽之身」差點被廢掉,讓他衰弱了兩天,不時咳血。

  王煊走在山林中,感受到了遠處成片的強大血氣,也捕捉到了超凡能量在動盪,有一群超凡者在極速趕路。

  他臉色冷漠,自然猜到了,地仙城中的人得到了消息,冒雨趕來,這是想獵殺他,還是送死?

  他無聲的逼近,在暗中觀察,一眼就看到了袁坤,還有他身邊的一位採藥級的大高手。

  其他人……暫時被他無視了,迷霧、燃燈境界的人對造成不了威脅,命土層次的人也就那麼一回事兒。

  看著這群人的路線,分明是向老烏鴉被殺的地方趕去。

  面對一群超凡者,王煊準備雷霆般出擊,先獵殺最強者,然後再逐一去收割那些敵人的性命。

  王煊快速換上了河洛星的戰衣,而後藉助暴雨前行,再加上這裡人很多,他跟了過去,混入分散的超凡者間,初時竟無人發覺!

  因為,這些超凡者彼此間不熟,來自河洛星各地。

  王煊無聲的朝著袁坤還有那名採藥級的大高手接近,但很自然,沒有突兀的闖過去。

  黑暗的山林,瓢潑大雨傾瀉,王煊摸到了袁坤與那名採藥級高手的近前。

  他沒有再等下去,暴起發難,手中雪亮的劍光簡直比天上的閃電還刺目,還要恐怖,斜劈而下。

  噗!

  血光濺起,變故太驚人,太突然了,誰都沒有想到會有敵人在身邊,分明都是穿著同樣戰衣的自己人才對。

  那名採藥級高手的一條手臂斷落了下去,發出憤怒的吼聲,面孔都疼痛的扭曲了。

  這是一位採藥巔峰的強者,能突破進更高的領域中,精神感知驚人,斜斬向他脖子的必殺一劍都讓他躲開了要害,最終右臂斷落,已經算是反應神速。

  「是你,異星魔人,啊啊啊……」他怒吼,渾身發光,光焰沸騰,將天空中的雨幕都蒸乾了,僅存的那隻手轟向王煊。

  旁邊,袁坤滿臉都是血,那是被採藥級高手濺上的,儘管雨水很快被沖洗掉了。但他心中的血色,還有那個如同神魔般的身影,卻無法磨滅,釘在了他的心頭。

  他心中悸動,他的身體在顫抖,他恐懼了,害怕了!

  怎麼能如此?幾日未見,這個異星人能襲殺採藥級的高手了,讓他膽寒,惶恐了,大叫了一聲,快速倒退。

  光焰沸騰,燒乾了附近的大雨,更是讓地面通紅,岩漿流淌,那個採藥級高手憤怒,全力對王煊出手。

  王煊面色冷漠,自從斬掉對方一條手臂後,他就知道,戰鬥的結局已經註定了。

  這個人曾在蜂巢那裡燒的他後背焦黑,給予了他重創,現在他反殺回來了!

  哧!

  王煊沒有靠近,避開岩漿地,數種奇景一起出現,與飛劍結合在一起,像是一口仙劍,帶著星火,帶著幾片小世界,橫掠長空!

  噗!

  精神奇景壓制,飛劍為鋒,在這名失去右臂、被重創的採藥級高手身上帶起一大片血。

  「殺!」這名採藥級高手搖晃著身體,向前再次殺來。

  這一刻,劍氣衝上了夜空,撕開了雨幕,照亮了黑暗。

  遠方,很多人都看到了那如同閃電般的劍芒,在那裡激烈糾纏,絞碎了山林,劍光如龍,如星火,絢爛懾人。

  噗!

  最終,這名採藥級大高手被飛劍掠過時,斬首!他死不瞑目,無頭屍體栽倒在地上,頭顱飛出去七八米遠,墜落水窪中。

  逃出很遠的袁坤臉色煞白,一語不發,一頭就向密林中扎進去了,他頭也不回,只想著逃回地仙城,再也不想面對那個可怕的男子。

  然而,他才逃出去一段距離,一眼就看到擋在前方的那道身影,在暴雨中,在閃電下,那個年輕男子如同神魔般懾人,眼神冷漠,正揮動手中的短劍斬了過來。

  「不!」他大吼,竭盡所能的躲避,反抗這死亡一擊。

  噗!

  他的頭顱還是飛了出去,他帶著恐懼還有不甘,結束了這一生,屍體倒在泥水中。

  王煊轉身,像是一道幽靈,無聲的在這片山林中出沒,劍光不時的綻放。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他殺了大部分人,僅有少數幾人借著雨幕逃走了。

  王煊搜刮玉符後,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大步走去,準備獵殺另一股正在接近的人馬!

  感謝:紫悅v,謝謝發白銀列車支持!

  感謝:叄生緣縱獵者、叄生緣貓貓、朵兒貓貓、屬於非、YUA醬,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