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全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陳呢,不知道怎樣了?」王煊自語。

  這幾日,老陳都在地下暗窟中。他曾被大追殺,最後逃進一處地下溶洞,跳進暗河中,他自己不知道被衝到了哪裡,找了個地方爬了上來,漆黑一片。

  他沒有急著離開,反倒覺得安全了,這幾天都在閉關。

  他在逝地中時,就能踏足命土境界,但是他不想太匆匆。

  尤其是見到王煊可以溝通第一層精神世界的一角之地,他深刻意識到,得走到那一步,不然的話,他這個舊土第一人很快就要被那小子喊老弟了。

  ……

  這個時間段,太陽原本也該落山了,再加上烏雲暴雨,天地間幾乎快伸手不見五指了。

  王煊沉默著前行,俊朗的面部在閃電划過時沒有什麼表情,一日間連殺這麼多人,讓他自己都覺得殺氣過盛了。

  但他沒得選擇,他不殺人就會被人殺,這些人都是衝著他來的。

  此時,他有點懷念舊土與新星了,最起碼錶面上有法律準則約束,沒有這樣直接的血腥廝殺。

  在這片密地中,一切都太赤裸裸了,弱肉強食,動輒就分生死,像是被丟進了古代的角斗場中,勝者活著走出,死者餵鐵籠中的猛獸。

  沒有來密地前,他很嚮往,這裡遍地機緣,到處都是奇藥,現在他殺人到厭倦了,但卻不得不繼續殺!

  「叢林法則,血色競逐,我只想活下去。」他提著短劍,接近另一支來殺他的人馬。

  ……

  「剛才那邊發生了激戰,劍光沖天,比閃電還盛烈,分明是御劍術極強的人在激戰,袁坤的人和羽化星的劍修打起來了?」

  密林中,歐雲與歐雨萱駐足,在他們的身邊跟著十幾位超凡者,還有一位採藥層次的大高手,一群人神色嚴肅。

  採藥層次的高手雲峰沉聲道:「那種劍光能威脅到我,大家小心一點!」

  在他們的猜測中,羽化星與河洛星的人發生了衝突,曾短暫劇烈廝殺。

  三方本就是競爭關係,進入密地交戰多次,早已死了不少人了。

  他們再次上路,不過小心了很多,心中希望那兩方人打生打死,然後他們坐收漁翁之利。

  王煊無聲無息逼近他們,早已提前換上了歐拉星的黑金色澤的軟甲,頭上戴著護具,怎麼看都沒什麼破綻。

  他在途中悄然接近,而後加入了他們。

  這些人分散成扇形前進,沒有集中到一塊,怕遭遇伏殺時擁擠在一起。

  「什麼人?!」

  可惜,王煊還是被他們提前發覺了,因為這些人一直在高度戒備著,很快就覺察了不妥。

  「歐拉!」王煊發出沉悶的喊聲。

  附近的人發呆。然後,王煊爆發了,既然被發現了,他也沒有必要藏著掖著了。

  他以精神控物的手段,催動短劍,殺向歐雲兄妹二人那裡,目標自然是他們身畔的那個採藥級強者。

  沿途有人阻止他,王煊催動飛劍,猛烈划過雨幕,直接將兩人絞殺,身體斷為數段!

  所有人臉色都變了,這個時候他們認出了他,居然是那個異星人,敢主動衝擊一群超凡者。

  剛才他駕馭飛劍,竟一口氣連殺兩位命土境界的高手!

  他怎麼會變得這麼強了?還學會了御劍術!

  一群人不解,吃驚的同時,快速避開他的正面,將他留給那位採藥級強者來對付。

  「這才幾日,他強到了這等地步!」歐雲臉色變了。

  「雲老,殺了他!」歐雨萱開口,冷若冰霜的面孔上寫滿了殺意,她覺得這個異星人太可怕了。

  每一次見到他,其實力都在進步中,再這麼下去,他可能在密地中就能威脅到他們這群人了,都不用等幾年後了。

  「你們快退開!」雲峰喝道,身為採藥後期的大高手,他敏銳的覺察到,這個年輕人殺氣太盛了,最為關鍵的是那種自信,面對他時,居然有著必殺的信念!

  哧!

  雲峰手中出現一道粗大的閃電,像是長矛般,他抖手就向著飛劍劈去,電光四濺,他有對付劍修的豐富經驗。

  王煊的精神力格外強大,但依舊受到了一定的衝擊。他身體共振,五臟六腑間色彩斑斕的秘力衝起,密布在全身,能量光霧流動,他散發著非常恐怖的氣息。在他體表上浮現仙山、火山口墜落大日的岩漿地、驚濤拍岸的汪洋……

  奇景與他的血肉交融,王煊結合兩幅真形圖,精神與肉身合一,身體各部分的血肉秘力同精神秘力圓滿交融在一起,讓他化成了一把人形兵器!

  有人襲殺他,不遠處那血迷霧、燃燈、命土境界的修士,怎麼可能眼睜睜地看著。

  但是,當一些專破護體功法的鋼針激射而來時,全都火星四濺,彎曲了,而後更是被一股秘力絞碎。

  更是有人投擲短矛,威力奇大無匹,但是,王煊體表,奇景轉動,在喀嚓聲中,絞斷了矛鋒!

  轟!

  王煊與採藥級高手碰撞在一起,激烈廝殺。

  現在的王煊比以前更危險,他的精神與肉身共同交融奇景,精氣神三寶歸一,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他舉手投足間,都是殺手鐧。

  他一拳打出去,拳風將一個從側面衝來、想要偷襲他的燃燈層次的高手直接就掀飛了出去。

  就更不用說正面與他相抗的採藥級強者雲峰的感受了,他覺得自己像是與採藥巔峰的超級高手對決,給他帶來了莫大的壓迫感。

  砰!

  又有人偷襲,兩位命土境界的高手先後出擊,其中一人一掌拍在了王煊的後背上,咚的一聲,響聲巨大。

  結果,這個人慘叫,手腕折斷了,手掌血肉模糊一片,被那種流淌於王煊體表的奇景險些絞斷整隻手。

  王煊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不是不能避開,可他連鋼針、飛矛都能硬扛住,也就不想費力去躲避了,免得影響與採藥級高手的戰鬥。

  但是,另外一人讓他不能忍。那人手持長矛,猛烈的刺向他的後腦海。他可以防住,但絕不會讓人隨便在自己要害上亂戳。

  他一把攥住了矛鋒,猛然奪了過來,極速而行。噗的一聲,他倒持長矛,用矛杆將此人刺穿,抖手一震,讓他在半空中碎掉。

  閃電划過,林地中亮如白晝,所有人都看到了這一幕,那可是命土境界的高手,結果就這麼被他震碎了。

  王煊這次拼的是純粹的實力,肉身秘力第一次與精神秘力完美結合,他成為人形兵器,戰力恐怖。

  在接連碰撞中,數十次的硬撼過過程中,這位採藥後期的大高手手掌崩裂了,手臂滿是裂痕。

  他披頭散髮,怒吼著,強大如他,修行百年,居然被一個年輕人壓制了,遭受了重創。

  「大家一起圍殺他!」歐雲大喝,現在情況太危急了,如果採藥層次的大高手被獵殺,他們全都會危險。

  許多人動了,但是沒有效果。

  在就此時,採藥級高手雲峰從面部到軀體,全都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他整體突然間就炸開了。

  他與王煊激烈對抗,最終撐不住了,被活生生打爆。

  「殺!」

  王煊如同鬼魅般在移動,速度太快了,先後擊殺數兩位命土境界的高手,然後以精神能量駕馭短劍,在這裡橫掃,劍光如虹。

  「逃啊!」

  這些人崩潰了,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斬殺了採藥級大高手,剩下他們這些人還怎麼對抗?

  王煊追殺歐雲與歐雨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人是以他們兩個為首,連那個採藥級高手的也是為保護他們來到密地的。

  「分散逃,快跑!」歐雲喊道,他恐懼了,數日不見,原本還在狼狽逃命的異星人現在竟反過來獵殺他們了。

  哧!

  一道可怕的劍光從天而降,將他立劈為兩片。

  歐雨萱看到這一幕,面孔上再也不能保持冷若冰霜的淡漠神色,她有無邊的恨意,但她不敢停留,飛快逃亡。

  不過,她快不過王煊,更快不過飛劍。

  哧!

  匹練橫空,劍光掃過,她的頭顱滾落在地上,無頭屍體摔倒在大雨中。

  王煊在這片區域追殺,劍光不時衝起。

  老陳終於出關了,艱難的從地下暗河通道中爬了出來,渾身濕漉漉,他大吼著:「我陳永傑破關了,羽化、歐拉、河洛星的土人們,陳教祖回來了!」

  他剛出現在地表,一道驚雷便轟落,閃電照亮夜空,讓他身體頓時一僵,以為遭天嫉了。

  他辨別方向,向著地仙城殺去!

  一路上他冒著大雨,風馳電掣,最終臨近地仙城時,他正好看到一批人急匆匆的遠去,並聽到了聲音,說有人獵殺了執法者烏鴉,這些人預感情況糟糕,前去支援。

  ……

  王煊清理戰場,收起所有玉符,趕向遠處的山嶺。

  另一片山林中姜軒與穆雪等人無比警惕,預感到出事兒了,沒有敢妄動,而且準備退走。

  王煊身上的敵血被雨水沖刷掉了,他逼近羽化星這群人。

  「我們走!」穆雪與姜軒越發覺得山林中有莫名的危險,率人朝著地仙城退去。

  「走不了!」王煊喝道,直接出現並追殺。

  「是他,怎麼可能,敢一個人追殺我們?」姜軒發現了他,他們這裡可是有採藥級高手坐鎮。

  幾乎是在同時,遠處傳來動靜,地仙城的援軍到了,為首者也是一位採藥級的強者,與他們相遇。

  「來的正好,一切圍獵他!」穆雪喊道,在雨水中,她空明的仙氣都被沖洗的沒有了,衣服濕漉漉,貼在身上,不再飄逸靈動。

  「我們在地仙城得到消息,他殺了執法者烏鴉,聯手拿下他!」援軍趕到後,為首的採藥級強者說道。

  「什麼?」穆雪等人震驚,然後果斷聯手,要一起殺王煊。

  「轟!」

  長空大爆炸,一桿恐怖的長矛飛來,聲音遠遠落於飛矛。

  噗的一聲,摻有太陽金的長矛洞穿了一位採藥級大高手的胸膛,讓他的身體滿是裂痕,他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低頭看著穿透出來的矛鋒,竟有人直接襲殺了他!

  砰的一聲,他在當場爆碎了。

  「誰敢放肆,陳教祖來了!」老陳殺來了,在逝地時,他就可以迅猛的突破,但一直在壓制,他這次破關後,直接來到了命土中後期!

  現在,他與採藥層次的強者交手完全沒問題。

  王煊笑了,老陳來的正是時候!

  這裡總共就兩位採藥層次的強者,一下子就被幹掉了一人,結局早已註定。

  「殺!」王煊與老陳大喝,一起無情的出手。

  噗!

  王煊祭出飛劍,斬掉了穆雪的頭顱。老陳手持長矛將姜軒挑在半空中震碎。

  這是一場收割,不過如今反過來了,不再是三顆超凡星球的人圍獵兩人,而是他們狩獵一群人。

  僅餘的那位採藥層次的高手被兩人迅速擊斃。

  大雨滂沱,山林中不斷衝起劍光,也不時有矛鋒爆發的燦爛光束如閃電般交織。

  最後一切都平靜下來,兩人搜刮戰利品後,徑直向著地仙城趕去。

  現在,再也沒有人能阻擋他們入城!

  「不知道老鍾怎樣了,去見見他,狗曰的老鍾,給他一個驚喜!」老陳現在還有無邊的怨念呢。

  他想教育下老鍾!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