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躺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雨夜,電閃雷鳴,兩人的身後留下一地的屍體,他們迎著大雨向地仙城走去。

  「都解決了嗎?」老陳問道,現在他提著長矛,依舊殺氣騰騰。

  「主要的人都殺了,幾個天才,六大採藥級高手,一個都沒落下。」王煊回應道。

  在黑夜下,在狂風暴雨中,偶有閃電划過,兩人步履堅定,露出冷冽與堅毅之色。

  雖然還有執法者沒有清算,但王煊已經殺了兩個,不想再繼續鬧大,避免將密地的怪物激起凶性,聯合起來。

  「老陳,殺了採藥層次的大高手,感覺如何?」王煊笑著問道。

  老陳淡定的回應,底氣十足,道:「還行,但我覺得,他們不是多麼強,我懷疑他們究竟是否採集到了大藥?與古代神話傳說中的記載有很大區別。」

  王煊搖頭,神話中的人再怎麼說都是史上留名的人,與現世正常的修行者相比,那有些欺負人。

  他聽出味道來了,老陳這是要與神話傳說中的人比肩!

  「老陳,咱們切磋下,彼此促進,共同成長。」王煊開口,他覺得老陳有點浮躁了,需要讓他穩重一些。

  老陳瞥了他一眼,道:「我是那麼不講究的人嗎?你都廝殺數場了,精疲力竭,我不與你動手。」

  「我精氣神充沛,哪裡會疲累。來吧老陳,讓我看看你這個教祖實力到底多強。」

  「我比你高一個境界,做不出那種恃強凌弱的事!」老陳不再自稱教祖。

  「我喜歡跨階戰鬥!」王煊走了過去。

  「我不和自己人動手!」老陳拒絕。

  最終兩人也沒有打起來,老陳死活不同意切磋。

  「我要留著體力找老鍾算帳!」然後老陳就不搭理他了。

  這個夜晚,註定要震動地仙城!

  先後有四股人馬出城,都是由採藥境界的大高手帶隊,結果都被滅了,數十位超凡者死去,只有個別人逃了回來。

  在暴雨中,兩人大步踏足城內,雨點砸在地上,濺起大片的水霧,街道沒有人聲,只有雨幕。

  不是人們睡了,而是地仙城的超凡者全都驚悚了,不敢露面。

  根據逃回來的人講,那兩人連殺六位採藥級超凡者,如果再加上烏鴉、貓頭鷹兩名執法者,那就是八大採藥級強者被生生擊斃,而他們只有兩個人。

  最為關鍵的是,他們一個在燃燈境界,一個在命土境界,這樣的戰績何等的燦爛而又可怕。

  三顆超凡星球來了很多人,死的都是與那幾個天才有關的人,現在王煊與老陳兩人的戰績足以震懾所有人。

  「大半夜的,就不去找老鍾了,讓他睡個安穩覺吧。」老陳擦拭長矛,進入一片建築群,準備找地方休息。

  「你是想讓消息發酵下,讓老鍾一整夜睡不好吧?」王煊瞥了他一眼,他才不相信老陳那麼好心。

  老陳忽然道:「等下,讓我想想,咱們奪了那麼多的玉符,今夜大開殺戒,重創了三顆超凡星球的高手,老鍾是不是跟著躺贏了?以他收集的玉符數量來看,現在估計能穩居第三。畢竟幾個玉符大戶,那幾個天才都被我們殺乾淨了,還有那六大採藥級高手……老鐘的排名直接飆升!」

  說到後來,老陳氣不打一處來。

  事實上,王煊也想去捶老鍾了。

  「我在想,要不將老鍾留在密地算了,不然以這老傢伙的心性,一回到新星保不准就忌憚我們,萬一對我們下黑手怎麼辦?」老陳琢磨著說道。

  王煊也在思考,回到新星後,戰艦橫空,別說是現在的他,就是地仙都會被轟炸開來。

  當然,沒有地仙會站在那裡,等著戰艦轟自己。

  王煊思忖,如果居住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中,尤其是和超級財閥呆在一個地方,那估計他們不敢亂來。

  不過,老鍾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得先摸透了,如果真的心黑手辣,那乾脆將他放養在密地當野人算了!

  一夜大戰,來回狂奔上百里,兩人也需要休息,各自倒頭就睡。

  清晨雨小了,東邊甚至出現了朝霞,又變成了太陽雨。

  老陳走出去,頓時驚的一些人倒退,他在街道上拎住一人,將他拽進建築物中,詢問老鐘的情況。

  「老鍾現在什麼狀況,是不是被執法者審問呢?」

  被揪住衣領的人臉色發白,還以為老陳要違規在城中和他動手,身體都有些發抖,好長時間才緩過神來。

  「那老頭很邪性,上次罪惡滔滔,借銀蜂害死那麼多人,所有人都恨死他了。」

  「外面都在傳,四位執法者看他不順眼,連日來都在審訊他,其實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老鍾逃回來後,自己主動喊了四位執法者,與他們詳聊。

  他與四位執法者談的分外投機,每天都傳他們一些妖魔的經文,與他們關係密切。

  「這老頭很怕死,擔心有人要復仇去刺殺他,居然拉攏執法者,每天都窩在一起研究妖魔經文,等於變相將他自己保護起來了。」

  據說,幾位執法者都很重視他,心存感激,特意去向妖猴族討來果酒,時常與老鍾推杯換盞。

  老陳一聽,頓時要炸,他與王煊拼死拼活才重新進入地仙城,差點就死在外面。

  結果,老鍾這麼悠閒,不僅沒被審訊,還喝著小酒,被四大執法者保護起來,這日子太舒服了。

  所以,他們更想捶老鍾了!

  王煊與老陳一起去找老鍾,結果又出乎他們的預料,三天前,老鍾就沉眠了,很安詳,一動不動,就跟死了似的。

  地仙城,到處都是殘破的建築物,都是古代地仙居留過的遺址。

  老鍾躺在一座還算完好的殿宇中,他身上有一層角質物,像是鱗片,又像是一層不規則的繭,將真身包裹在當中,生機內斂,心跳接近停止。

  「老鍾死了?」老陳眸子開闔間,神芒綻放,盯著那角質層,想看個透徹。

  「別亂說,他不過是假死狀態罷了,如果能突破,將脫胎換骨。」一頭狸貓開口,老虎那麼大,滿身斑紋,赫然在採藥巔峰層次,守著老鍾,保護他的安全。

  王煊與老陳咋舌,老鍾真有能耐,讓執法者為他護法,也沒誰了。

  不管有多想捶老鍾,但他們兩人不得不嘆,老鍾手段了得,一般人比不了。

  「老鍾什麼時候能醒來?」老陳問道。

  「我太爺爺說,他大概要沉眠三年左右,如果成功,就能活過來。」鍾誠走了過來,告知情況。

  老鍾最近練了金蟬功,敗則死,成則新生,擁有年輕的根骨,與所有年輕人重新站到一條起跑線上。

  並且,他的實力也必然因此而暴漲。

  「金蟬功,這是佛門祖庭的絕學,老鍾這是要佛道雙修啊。」老陳動容。

  王煊也思忖,老鍾還真會沉眠,這是故意躲老陳吧?

  不過,算一算時間也不對,三天前老鍾肯定不知道他們兩人突破,在昨夜大開殺戒,甚至老鍾都不知道王煊踏足超凡領域了。

  老陳窩了一肚子火,沒有發泄出去,最後他擺手道:「你們都出去,我自己陪陪老鍾,萬一他發生不測呢,我現在也算是多看他幾眼吧。」

  狸貓眼中金光閃爍,但看到王煊與老陳一起看向它,最終它點了點頭,退了出去,它已經知道這兩人的戰績,頗為忌憚!

  老陳摸了摸老鐘的頭,結果那像是角質層的皮,居然有黏液,粘了他一手,這讓老陳膈應的受不了,很像給他一巴掌。

  他留下來,就是想給老鍾來幾下的,不然覺得心中的惡氣出不去。

  老陳連著比劃了幾下,反正老鍾沉眠呢,打了也是白打,不教育下老鍾,不然他覺得太窩心了。

  「陳前輩,我太爺爺給你留了東西。」鍾晴雙腿修長,身段高挑,長發光滑柔順,雙眼清澈有神。

  她適時出現,阻斷了老陳「行兇」,遞過來一張獸皮,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字。

  「丈六金身密解,還有數百字的釋迦真經殘篇?」老陳動容。

  「我太爺爺說了,當時有人想殺他,在那種境地下,他別無選擇,只能坑殺了那群人。但他估計連累你了,所以給予這些經文補償。」鍾晴說道,素麵朝天,美麗的純淨。

  王煊也走了進來,看了獸皮上的文字後,心中震動,丈六金身密解,提到了這種法的一些關鍵訣竅,極其重要。

  當然,更為驚人的還是釋迦真經,那可是佛教的鎮教法門之一。可惜,只是殘篇,老鍾這是故意的吧?

  「我太爺爺還給你留了一份信。」小鍾又遞上一張獸皮。

  在獸皮上,老陳親切的喊老陳為小陳,並以師伯自居,讓老陳這叫一個膩歪,也就這死老頭子敢占他便宜了。

  「小陳,我與你師傅是八拜之交,關於三十年前的神秘接觸事件,我也很心痛,他那樣莫名失蹤,我很傷感,其實我一直在追查,有了重要發現!」

  老鍾提及,他將一份重要線索放在了他的書房中,夾在書架的《呂祖劍解》內。

  「我太爺爺說,他心中還有一個驚人的猜測,但因為沒有證據,短期內無法證實,所以就不想多說了,怕誤導你,引發莫測的危險,等他甦醒後會與你詳談。」

  「小鍾,你這是被你太爺爺影響了,學壞了,不能效仿他啊,什麼都留一手,這樣不好。」老陳說道。

  儘管他喊小鍾很正常,但是鍾晴聽在耳畔,還是嘴角微撇,心中很是不滿。

  老陳摸了摸老鐘的頭與臉,趕緊又去擦手上的黏液,他克制住了,沒有翻手拍幾巴掌。老鍾這是洞悉了他的心魔,他這輩子就是想解析神秘接觸事件,將他師傅救回來。

  昔日,如果不是他的師傅用力將他推出,老陳也被那片光吞沒了。

  鍾誠看著王煊很親熱,道:「小王,外面太危險了,沒事兒別亂跑。」

  他沒有形成精神領域,聽不懂外面那些人的話語,到現在都不知道王煊昨夜殺瘋了。

  鍾晴很敏銳,儘管聽不懂三顆超凡星球的人的對話,但她悄然觀察,產生各種懷疑與猜想。

  「當!」

  地仙城中,悠揚的鐘聲響起,相當的恐怖,直接震的天空中剩餘的烏雲都炸開了,快速消散。

  久違的陽光灑落,整個地仙城都沐浴在燦爛的朝霞中,格外的神聖與祥和。

  「地仙城的殘鐘敲響了。」有執法者抬頭。

  地仙城中心,有一座陳舊而巨大的祭壇,緩慢騰起淡淡的光幕,內部出現一片模糊而宏大的世界。

  白孔雀飛來了,聲音傳遍全城,道:「超凡之戰剩最後三天,機緣造化盡在大幕間,如果足夠驚艷,或可見到列仙。」

  「我……」王煊頭皮發麻,這就是所謂的大機緣?他忽然覺得,地仙城有些恐怖!

  「我太爺爺說了,如果有造化機緣等,將他抬過去就是了。」鍾誠嚮往,隔著很遠,眺望那層大幕。

  王煊無言,替老鍾心慌。

  超凡能量退潮,萬法皆朽,列仙洞府自虛空中墜落,老鍾可是沒少挖他們的根,這要是被抬過去,萬一被列仙發覺端倪,老鍾真要升天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