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王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感嘆,老鍾真是個厲害人物,在現世各種折騰也就罷了,連列仙的根子都給挖斷了,也沒誰了。

  真要是讓列仙知道他的所為,活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王煊琢磨,回頭找鍾誠好好聊聊,看一看老鍾家是不是真有一些列仙骨,這些東西都是「核彈」,但也藏著無限蓬勃的生命之能,或許能加以利用。

  他還真有點期待了,如果老鍾將紅衣女妖仙墜落在現世的洞府也挖開過,那就美妙了,他絕對要將女妖仙的仙骨交換到手中!

  地仙城的大幕後方一片朦朧,山河壯麗,神禽飛舞,瑞獸奔跑,祥和而寧靜,有濃郁的仙家氣韻。

  地仙城中人們震撼,傳出成片的驚呼聲,那就是仙界嗎?讓人激動到發抖,無比的嚮往。

  王煊與老陳彼此相視,默不作聲,這些人哪裡知道,裡面的列仙其實想出來!

  地仙城中心的地帶的祭壇,大幕漸漸模糊下去,並未持久的停駐,三天後將再現,現在不過是激發了所有人的心氣。

  「我的玉符不夠多,還應該去競爭,再收集一些!」

  「各位誰願意出售玉符,我願意花高價購買!」

  ……

  一時間,地仙城中許多超凡者心動,都在想辦法。

  只有王煊心中沒底,他的玉符足夠多,穩居第一,然而,他卻不敢面對列仙,對他來說太危險了。

  一個紅衣女妖仙已經夠可怕了,再出現幾個真仙看透他的虛實,得知他早已開啟了內景地,那絕對會要命。

  他已明悟,他在凡人階段開啟的內景地太特殊了,在古代都沒有幾人能做到。

  他可不想讓自己成為列仙回歸的通道!

  老陳也心中打鼓,然後,他直接去找白孔雀了,問它可見到哪些真仙?

  「較為有名的列仙,或許能出現一兩尊。」白孔雀回應道。

  王煊心頭一動,張道陵會不會出來,算了,老張如果去了大幕後面,現在也是大坑,不見為妙!

  反正,王煊打死都不會親自接近大幕了,他將一堆玉符都交給了老陳,讓他想辦法領獎勵。

  老陳也頭大,他知道,王煊怕內景地帶來大禍,而他則怕遇上紅衣女妖仙,他可是擼過那隻白虎,還拿劍沒少砍她,就怕遇上這對組合!

  「沒那麼巧,大幕無垠,甚至都不知道有多少重大幕,怎麼可能在深空中也碰到她們?」王煊安慰他。

  「回頭我也找個代言人,替我領獎。」老陳心中忐忑,難得的苟了,不敢自稱教祖了。

  「老宋呢?」老陳疑惑,宋鍾組合怎麼少了一個,他問鍾家姐弟。

  鍾誠眼神黯淡,道:「宋爺爺聽說得一兩枚玉符也能兌換造化,他不聽我太爺爺相勸,出城去了,結果再也沒有回來。」

  「我太爺爺坑殺那群人,也是在為宋老報仇。」鍾晴開口。

  王煊與老陳嘆息,新星第二人就這麼死了!

  新星與舊土加起來就四位超凡者,老宋終究是命不夠硬。

  不久後,王煊在地仙城中轉悠,意外看到周雲,他居然……進地仙城了。

  王煊頓時有些頭大,然後他果然也看到了鄭睿,他的手腕上,那條串珠中棲居著女方士!

  「小王!」周雲激動,高興無比,衝著他揮手。

  王煊扭頭就跑,心中在喊,別叫了,你沒看到我,我也沒看到你們!

  鄭睿的手串中,有點點漣漪蕩漾,有模糊虛影浮現,看著他的背影笑了笑。

  王煊的精神領域何其敏銳,頓時頭皮發炸,他「看到」了,女方士絕代傾城,以手拂過秀髮,目送他遠去。

  此時,他真的有點麻了,大幕出現,而先秦女方士出現在這裡,這是要出王炸啊!

  地仙城中,許多超凡者驚悚,那個異星魔人在逃?一時間他們看向周雲時的眼光變了,異域又來一個大魔頭?嚇走了早先那個魔頭!

  老陳也跟著跑了。

  「老陳,我決定去城外採摘點土特產,不在城裡呆著了。」王煊準備避避風頭。

  「我也去!」老陳也有點心慌,他對女方士不陌生,曾折騰的他幾天幾夜都沒睡著覺。

  王煊搖頭:「你出去幹什麼?一堆玉符價值連城,怎麼也得將造化拿到手中,到時候咱們好好瓜分。」

  他答應過秦誠,從密地回去後,請他吃小雞燉黃金蘑,還有蒜蓉山螺,準備去收集這些價值驚人的「土特產」。

  黃金蘑他接觸過,並吃過了,但是山螺一直沒有見到過影子,主要是這東西價值太驚人了!

  山螺,生於山石中,屬於稀世山寶,若捕捉到,曬乾研磨,日服一錢,持續半月,可延壽五載。

  吃那麼一點,就能續命五年,足以說明它是何等驚人的靈性生物,頂級財閥中的掌舵人為了它而願意付出巨大代價。

  當日,王煊就出城了,但是轉了一大圈,連山螺的鬼影子都沒有見到。

  不久後,他又回城了,和老陳商量了下,覺得可以去接收穆雪、袁坤、歐雨萱等人留在城中的「遺產」。

  因為,他們在斬殺那些人後,並沒有在他們身上看到過多有價值的東西,顯然都在留在城中了。

  然而,他們很遺憾的得悉,死去的人留下的遺物等,都被白孔雀命令執法者收走了。

  「誰想要玉符,拿山螺來交換!」王煊避開鄭睿與周雲,想在城中同超凡者做交易。

  許多人眼熱,都知道他身上玉符很多,但是最終居然沒有人拿出山螺。

  王煊意識到,山螺這東西看來真的價值驚人,無比稀少,這麼多超凡者都沒有收穫到?

  黃金蘑、地髓、紫蟠桃、養神蓮……他收集到了數種靈藥,作為「土特產」帶回去送人足夠了,可以讓凡人破關!

  次日上午,王煊又去銀蜂巢轉了一圈,稍微看了一眼,就果斷跑路了,底部廢棄的舊巢區域有銀蜂出沒!

  還好,當時他打包了蜂王漿,混在了地仙泉中,不然真就是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午時,他回到地仙城,有人找到了他,有些害怕,有些懼意,是來自河洛星的超凡者,最終取出一些嬰兒拳頭大的山螺,都晶瑩如玉石,帶著神秘的光輝,連肉質都是如此,並有芬芳氣味兒。

  六個山螺,確實價值驚人,屬於稀世珍品,但是想請秦誠吃蒜蓉山螺,想帶給父母嘗嘗這些「野味兒」,量太少了。

  王煊承諾給他四枚玉符,只要他告訴採集地點,他想去深挖一些。

  臨走前,他要「大採購」,將密地一些特土產大量收集一些。

  「那片石山很危險,有幾條超凡大蛇守護。山螺無論在哪裡,都是是稀珍山寶靈物,煉藥時加入一些,能翻倍的提升藥性。」

  最終,王煊上路了,決定挖開那片山地,采上一籮筐山螺回去,到時候為自己身邊的人延續五載壽命應該是足夠了。

  老陳也沒閒著,正在找利益代言人,初步盯上了小鍾與鍾誠,後面又看中了周雲。

  同時,他在和羽化、歐拉、河洛三顆超凡星球的人交換一些經文,體悟他們的修行秘法。

  下午,王煊就去了百里之外的那片山地,遠遠地看到了那片石山,真的有超凡大蛇盤繞在上。

  四條大蛇,蛇身比浴缸都要粗,最大的一條,蛇頭能有一輛小汽車那麼大,周身覆蓋著鮮紅的鱗片,一看就像是劇毒蛇類。

  石山上有很多小洞,疑似山螺鑽出來的,確實散發著淡淡的靈性氣息。

  「密地之旅要結束了,最後的大採購,回頭請秦誠、清菡他們聚餐。」

  他在想趙清菡、吳茵什麼時候能夠離開列仙洞府,老狐會守信嗎?送她們到外太空中。

  突然,王煊感覺到情況極其不對,一股冰冷的寒意自頭皮生起,他強大的超級感知捕捉到了異樣的氣息。

  危險!

  極度危險在接近,他寒毛倒豎,有種驚悚感,他想都不想,飛快倒退,剎那遠遁。

  然而,後方山林中,十幾條身影擋住去路,在他們的身前,飛劍凌空,銀刀懸浮,筷子長的鋒銳小矛在半空中如蛇般遊動!

  這是一群劍修,有些兵器雖然不全是劍,但都是精神控物的手段,這些人全在採藥境界。

  王煊心神大受震動,地仙城的採藥級敵人幾乎被他殺盡了,總共加起來也沒有這麼多人,他們都是陌生的面孔,都是哪裡來的?

  這兩天他接觸了地仙城所有超凡者,絕對沒有見過這批人。

  現在這群人不掩飾氣息了,全都露出強大的殺意,沒有一個是弱者,大多數都是採藥後期甚至絕巔的人物!

  而且,看他們的年齡都不小了,有些人即便保養的很好,兩鬢也都斑白了。

  更有些老者白髮白須,眼神凌厲,像是鷹隼在盯著獵物,將王煊看成了一個死人,身前飛劍盤旋,如金色蛟龍怒鳴,錚錚作響。

  「你殺了我家穆雪,雪兒啊,我替你報仇來了!」

  「姜軒,小軒,你死的好慘,竟被人活活震碎,挑殺在山林中,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沒有留下!」

  有人在低吼,露出強大的敵意。而更多的是人面色冷漠,只負責出手,面部沒有過多的表情。

  這裡有姜軒、穆雪的親族,更有一群隨他們而來負責出手的採藥級大高手!

  他們是怎麼來的,難道是從羽化星臨時趕到的?王煊毛骨悚然,他知道糟糕透頂,他遇上了生死危機。

  另一個方向,山林炸開,一群人冷漠的的走來,為首者身材高大,足有兩米五左右,赤裸著上身,古銅色的皮膚在陽光下流動金屬般的寶輝。

  「河洛星來誅殺異星魔人,密地屬於羽化、歐拉、河洛三星,絕對不允許異域人降臨這裡,有一個殺一個,全滅!」

  這群人大多走煉體路線,不乏與袁坤一樣修煉不朽之身的強者,但都在採藥層次,實力強大。

  「歐拉!」不遠處的山林中,雷電轟鳴,光焰繚繞,可怕的能量激盪,一群人走了出來,毫無疑問他們是來自歐拉星的高手。

  「我想知道,你們是剛從自己的母星趕來的嗎?」王煊沉聲問道。

  三方人馬將他包圍了,這是一個殺局!

  王煊嘆息,他大意了,原以為殺了地仙城所有強大的對手,再也沒人能夠威脅到他,怎能預料一下子來了四十幾位!

  他們全是採藥後期的高手,這是一群針對性極強的殺戮者,就是為鏟滅他與老陳而特意從三顆超凡星球趕來的。

  「呵,是我去報信的,密地與三顆超凡星球都有蟲洞通道,對岸那邊常年有人鎮守,我告訴他們,有異星魔人占據了我們的秘境,無情收割我族弟子,容不得你們!」

  一個將近三米高的類人生物走出,滿身都是黑色長毛,眼神碧綠,像是個魔怪!

  他是山神族的頭領,密地的執法者。當年三顆超凡星球故意留下的一些人,在密地演化成山神一族。

  「誅殺異星人,這片密地絕對不允許外族染指!」

  「域外之人敢踏足這裡,必須得死,這是我們的秘境,是列仙的花園,所有造化都屬於我們,與域外魔人無關!」

  一些採藥級強者紛紛喝道,震動了整片山林。

  遠處,石山上幾條大蛇全都嚇的鑽進了地窟中,皆逃走了,強大的如它們都恐懼無比。

  四十幾位採藥後期的強者聯手,同級有幾人能擋住?

  況且,現在王煊只是在燃燈層次,他能與這個級數的人對抗,已經足夠驚艷,稱得上非凡,讓人震撼。

  但是眼下,他再厲害也絕對擋不住這麼多採藥級強者的圍殺,真要正面相抗,將會被碾壓成齏粉,沒有什麼懸念!

  王煊的左手心中攥著著一根拇指長的羽化神竹,帶著地仙泉與蜂王漿的氣味兒。

  這是大幕後屬於列仙的奇物,是白虎真仙交給他的,吩咐找機會插在……「王煊」身上。

  這輩子他都不可能這麼做,所以洗淨後,一直將這根列仙煉製的神物收在福地碎片中。

  如果實在沒有選擇,他現在想將這件東西祭出去,看看會發生什麼。

  不過,他真不想激活它,紅衣女妖仙太恐怖了!

  「殺!」一群人大喝,全力以赴,沒有給王煊機會,想第一時間廢掉他,審問關於異域的具體情況,然後再將他千刀萬剮。

  「敢殺我家雪兒,你十條賤命也不夠賠!」一個老嫗吼道,臉上帶著淚水。

  王煊奮力躲避,一道道劍光划過,將他剛才立足之地絞碎,整片大地都被割裂,打出一個巨大的黑色深坑。

  「異域人,你死一百次都無法化解我心中的痛苦與仇恨,我家雨萱死的太慘了,我要慢慢折磨你到死,讓你活上一百日,每天挖你一片肉!」

  又有人低吼,充滿了仇怨。

  王煊很想問問他們,只有你們的弟子金貴嗎?其他人的命不是命?憑什麼只有你們的後人可以殺別人,不能被人殺?!

  這片山林爆碎,一個照面,王煊滿身是血,在數十位高手的圍追堵截下,他的身體撕裂,胸前有血洞,背後有雷霆轟擊出的焦黑傷痕,那些傷都可見到骨頭。

  他陷入了絕境,這才剛開始,他就被重創了,再來兩次合擊,他必死無疑。

  有那麼一瞬間,他真想激活羽化神竹,但是,他最終忍住了,召喚紅衣女妖仙還不如戰死在這裡呢。

  這一刻,王煊目光懾人,他知道自己不是沒有活路,但是必須得找到那種感覺,激活超感,乃至神感!

  轟!

  很多道光束飛來,其中六七道都是劍光,將王煊洞穿了,他的骨頭斷裂多根,他的血肉都被斬落了幾片,從來沒有這麼悽慘過。

  這些人想將他斬殘,廢掉他後再逼宮。

  王煊低吼,他瘋狂運轉精神力,數種奇景交織,融合在一起,然後他感覺自己的腦瓜仁像是要炸開了。

  最終,在外界強大的壓力下,在最後的絕境中,他觸發了超感,這是他第一次在有意引導的情況下做到這一步!

  轟!

  內景地打開了,他的精神進入當中,無盡的神秘因子涌動,蔓延到了林地中,像是飄起了鵝毛大雪,濃郁的活性因子將他的肉身淹沒了。

  「那是什麼,傳說中的內景地?!」有人感知敏銳,第一時間洞徹了真相。

  王煊在內景地中,嘗試催動那件器物,是從密地邊緣的內景異寶中取出來的至寶,列仙都曾為了它殺到瘋狂,先秦女方士與紅衣女妖仙都曾為了它而大戰列仙,兩人間亦曾交過手!

  王煊心中有感,這件至寶,在他內景地中溫養多日後,變得不一樣了,他嘗試溝通時……有感應!

  「怎麼可能,他開了內景地?才多大年紀啊!」

  「這……他才踏足超凡領域,這個大境界根本不能開內景地!」

  一群人震驚了。

  但是,他們沒有後退,殺意更濃烈了。

  「當!」

  內景地中,那件器物的蓋子動了,被王煊「搬運」了起來,而且同時他也知道了這究竟是什麼器物。

  「我自己的內景地,打開它算什麼,今天咱們彼此清算,殺個痛快!」他大喝,憋了一肚子的怒火。在他看來,外界的人動作緩慢,語速近乎停滯,他在內景地中的思感快到不可思議,他嘗試催動至寶的蓋子,殺敵!

  感謝:紫悅V、深空彼岸加油、紅毛兔、宿命流轉★紅塵中等待、那就冒泡吧,打醬油dee、高山洋子、Freed123。

  謝謝盟主的支持!

  長章,發現逼迫下自己還是管用的,今天晚間有事,結果現在提前寫出來了。求下保底月票啦,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