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最後的絢爛,絕響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認為,自己內景地中的爐子是真品,在它的內部有密密麻麻的鬼畫符,那就是所謂的「天文」!

  他的心情大起大落,剛才幾乎以為被否定了,結果又峰迴路轉。

  「密地中的贗品在哪裡?」有超凡者開口,壓根就沒有想過尋找正品,但是仿製的養生爐想來也是異寶。

  「在外部區域的造化地,黑白土台中。」白孔雀告知。

  它接著開口:「即便是仿製品也不用多想了,那個地方有些異常,絞殺超凡者,連地仙、養生主、羽化生靈接近都會死。」

  萬法皆朽,只有幾件至寶能保住部分超凡力量,只是現在連其仿品都難以見到,人們默然。

  祭壇上的大幕中,最頂部只顯照了幾件神秘器物,很朦朧,模模糊糊,但都是至寶!

  其中一柄劍帶著迷霧,露出的部分潔白無暇,它能有一米多長。

  「這是人世劍。」白孔雀介紹,既然決定講出幾件至寶,它便沒有猶豫,平靜地細細道來。

  「一劍劃出,可破大幕……」它簡單的描述,讓人震撼,這東西能割裂現世與仙界的光幕層!

  想都不用想,它擁有無匹的攻擊力。

  相傳,這東西一直在現世中!

  「可惜,不是我的劍。」老陳惋惜,他那把劍是黑色的,而且過長了。

  附近一群人無言,你想什麼呢?那是至寶,現世、大幕後的仙界,從古到今,只有那麼幾件!

  列仙中的絕世人物都為之打生打死。

  它即便落在現世,也不知道要多少個時代過去,才能現蹤。

  ……

  「我不信神話正在腐朽,超凡即將消散,沒有道理,為什麼會這樣?」有人情緒波動劇烈,很難接這種劇變。

  白孔雀道:「錯了,神話的出現,才顯得不符合常理。星空下,更久遠的歷史中,正常的軌跡是沒有超凡的。在某個年代,因為意外,激活、接引、輻射出了不同的超凡者。現在,不過是現世的自我糾正,一切將回歸正常。」

  它在嘆息,雖然情感上難以接受,但這就是列仙考據與洞徹到的真相。

  河洛星的一位超凡者神色鄭重地問道:「前輩,是不是有某種不可揣度的力量,有某雙無形的手,在干預這一切,有血腥與黑暗的陰謀正在上演?!」

  白孔雀明確告之,他想多了,這只是現世的自我修復,那意外打上天空的浪花終究會粉身碎骨的落下。

  「這似乎是末法時代到來了?」鍾誠忍不住開口。

  白孔雀詫異,捕捉到他的思感,不禁搖頭,道:「興法,只是意外,何來末法之說?一切都是在回歸常態,你志怪小說看多了。」

  「前輩,如果神話成為過往,超凡走向消亡,是否會出現其他事物,其他力量?」老陳問道。

  「不知。」白孔雀搖頭。

  「前輩,如果神話腐朽,如果列仙消亡,時間大概還有多久?」有人問道,心情沉重無比。

  「三年吧,差不多了,最後一次超凡浪濤激烈噴涌,迴光返照時給頂尖列仙一線機會,然後大幕熄滅,超凡徹底枯竭。」白孔雀露出一絲滄桑的倦意,這樣說道。

  「這麼快?!」許多人發毛,太意外了,感覺無比的突然,這個時間節點距離現在真的太近了!

  他們原以為,還需要數十年,甚至上百年!

  時間太緊迫了,即便現在立刻回到各自的母星,馬上準備起來,都顯得很匆忙。

  「到時候,世間將漸漸失去那些強大的身影。」有人聲音發顫。

  神話腐朽,無法等到地仙再現的輝煌年代出現了,三年後,超凡者都可能會徹底絕跡,僅是想想就覺得可怕。

  「怎麼會如此?」

  「上天何其苛待修行者,本就是九死一生的路,現在更是要斷了一切夢,不給人留一點希望!」

  「超凡將滅,你我苦修一生,闖過一重又一重死關,甚至拋妻棄子,進深山拜入師門修仙,所為何來?到頭卻是一場空!」

  有些人情緒失控,心態崩了,感覺受不了,內心中難以接受,修行路在三年後要徹底斷了!

  在場的超凡者從頭涼到腳,心中充滿了絕望!

  老陳倒是看的開,在萬法皆朽的時代,他能走到這一步還有什麼不知足的?最起碼他恢復到三十出頭的身體狀態了,年輕力壯。

  他在琢磨,回去後可以考慮結婚生子了,似乎……該要個孩子了。

  在場這麼多超凡者中,他竟是這種心態,也沒誰了。

  「還是有點不甘心,這個時代,應該由我們來書寫,列仙腐朽就腐朽吧,牽連我們幹什麼?!」老陳最後想了又想,也是有些不甘心的!

  王煊大受觸動,心中無法寧靜,因為他對三年這個說法十分過敏,不止一次聽到了,以前不解,劍仙子、女方士等為什麼卡這個時間節點。

  還有擺渡人、紅衣女妖仙等也都在嚴肅面對這個時間段,現在他終於知道問題癥結所在了!

  現在看來,還是白孔雀夠坦誠,居然將這種驚天的秘密透露了出里,這是能波及全宇宙的超凡大事件,就這麼當眾揭開了,平靜的講了出來。

  白孔雀沉默,任他們喧譁,爭吵,激烈討論,很多超凡者情緒失控,它都沒有表態與阻止。

  「列仙那麼強大,會坐以待斃嗎?」鍾晴問道,一雙美目亮晶晶,漂亮的面孔保持著平靜之色。

  「掙扎又有什麼用?」白孔雀搖頭,道:「高高在上那麼久的歲月,終究要墜落,要腐朽,歸於普通,化作一抔黃土。」

  現在,有些大幕正在熄滅中,早已不可阻止!

  所有人都心神震動,面色複雜,正在激烈爭吵的人也安靜下來,列仙竟會這麼淒涼?他們又有什麼接受不了。

  鍾誠自幼嚮往列仙,在財閥子弟中算是個另類,曾有個夢想,有朝一日駕馭飛劍,縱橫天地間,隻身仗劍,可敵超級戰艦!

  可是現在,他還沒有啟航,發現夢已斷了,他忍不住問道:「連高高在上的真仙都反抗不了?道祖呢,佛教的源頭呢,那種級別,那樣至高無上的存在,也會化作塵埃嗎?」

  「哪有什麼道祖,誰又敢自稱源頭?不要將志怪小說、民間傳說等,理解為真實的修行世界。偶有人恭維,說成佛作祖,那也只是敬語,無人當真。超凡世界沒有誰敢稱道祖,也沒有人當得起源頭,當然確實有些絕世強大的仙。」

  白孔雀告訴他們,真實的超凡世界與他們聽到的那些故事傳說完全是兩回事。

  「絕世強大的仙會有辦法活下來嗎?」王煊問道。

  白孔雀看了一眼鄭睿,又看向大幕,接著道:「有些絕世強大的仙,想要從大幕中逃出來,在想各種辦法。」

  在場超凡者聞言,被驚的不輕,心中充滿了震撼,而後是一片嘈雜聲。

  王煊也有些出神,白孔雀真是什麼都敢說,連這種天大的秘密都當眾講了出來?!

  「但那又能如何?三年後,塵歸塵,土歸土,超凡歸於腐朽,萬法不存。他們回來,即便獲得新生,又能怎樣呢,娶妻生子,重新開始一段普通人的生活嗎?」

  白孔雀話語沉重,讓所有人都發呆,列仙最後也只能淪為凡人?

  它接著道:「試想,高高在上的絕世女仙,回歸後,新生復甦,歸於平凡的她們,怎麼在如今這個世界生存?她們能如何,想來最終也只是嫁作他人婦,成為人母,這是她們想要的嗎?」

  許多人都震撼了,愕然,出神,久久無聲,所有人都陷入沉默中,在思考那些畫面,在想未來。

  白孔雀話語低沉,道:「燭光,在最後熄滅前還能閃爍,光燦瞬間。超凡寂滅前,自然也有會有泡影綻放,比如密地現在就是超凡能量物質激烈澎湃,不斷涌動,但這終將成為最後的燦爛,絕響。」

  「羽化成塵,養生主消散,地仙腐朽,這世間還能剩下什麼?以後,現世中將沒有修行者?」一位年老的超凡者話語蒼涼,感覺窮途末路。

  老陳問道:「列仙如果有人逃回來,是否比普通超凡者更強,活的更久。」

  白孔雀道:「未必,高高在上的一旦墜落下來,那可能就是粉碎碎骨,絕命落幕。所以,有些絕世仙人現在就在嘗試逃回一部分力量,首先考慮保命,再考慮其他。」

  王煊思忖,時間似乎在他這邊!

  原來女妖仙提前回歸,女方士準備各種後手等,都是因為有了緊迫感,想提前逃回現世。

  王煊想到未來的各種畫面,女方士、紅衣女妖仙可能會成為凡人?最終為人妻人母,不忍直視啊。

  他覺得,列仙中的絕世強者或許會有些後手,有些超凡的手段,但是在大幕熄滅、現世自我糾正面前,終究是擋不住大勢!

  「現在,是我躲著她們,未來還不一定是誰怕誰呢!」王煊心中越發的有底氣。

  有人請教,問大幕中那些浮現的經文,金色的竹簡、五色玉書、刻在龜甲上的鬼畫符……

  可惜,排在最上方的經書都缺失,一本都沒有!

  白孔雀話語沉重,道:「三年後,那些最高深的經文或許還不如粗淺的拳譜實用,因為再也沒有人能練成了。」

  它善意的提醒,道:「未來,超凡消退,萬法皆朽,就不要考慮那些需要能量物質的秘法了,可以選擇那些鍛體的秘籍,或者單純鍛鍊精神的法門。」

  它說的不無道理,最高深的經文,至高秘典,在未來可能會淪為廢紙,缺少超凡物質,根本練不通。

  在場的超凡者無不生出一種悲涼感,前路崎嶇,寒意刺骨。

  「前輩,真的沒有一點辦法了嗎?超凡者的痕跡註定要被清除嗎?就不能有一塊淨土,或者有某種方法可以規避嗎?」一位年老的超凡者顫聲問道。

  「沒有辦法了,大幕在熄滅,列仙在死去,一切都早已無法挽回。」白孔雀心情沉重。

  它補充道:「只有幾件至寶或許可以幫人保住部分超凡力量。」

  老陳問道:「前輩,我喝過地仙泉,現在身體機能恢復到青年狀態,如果超凡物質退潮,我會被打回原形嗎?」

  他很關心這個問題,能夠走到這一步真不容易!

  「應該不會,血肉徹底消化了地仙泉,身體重塑,這才是最大的收穫啊,你不用擔心。」白孔雀說道,這等於也為眾人指出現在的一條明路。

  老陳點頭,長出一口氣,他可是下定決心要去結婚生子了,現在看來沒什麼問題。

  王煊與老陳一起上前,因為收集的玉符最多,可以優先兌換。

  異寶?兩人看了又看,好東西真多啊,比如列仙用過的飛劍,流光溢彩,璀璨奪目,太吸引人了。

  但是,想到未來超凡物質枯竭,沒人能御劍了,他們果斷放棄。

  異寶中,有福地碎片,內部空間有五立方米,非常珍貴,比王煊的福地碎片內部空間還要大。

  老陳眼巴巴看著,但最終放棄了,太貴了,兌換了這東西,他盯上的其他修行資源就得捨棄了。

  兩人都強忍著誘惑,轉過身去,不再看那些異寶了。

  至於經文,對他們兩個反倒沒有那麼致命的吸引力,他們覺得,與其在這裡兌換,還不如和老鍾交換呢!

  甚至,乾脆有朝一日,潛行進老鐘的書房,偷看個痛快!

  「老陳,你有看中的東西嗎?」王煊問他。

  老陳道:「我不甘心,我不相信未來會灰暗,超凡路斷,不管怎樣說,我要掙紮下,我想選對後面修行有用的稀世奇物。」

  王煊點頭,他早已選好,有了目標,向前走去,觸摸一件物品,大幕頓時蕩漾起流光,有仙氣瀰漫。

  「恭喜,你選了列仙中一位絕世強者的奇物,她會與你相見。」白孔雀開口。

  然後,遠方竟裊裊娜娜走來一道麗影,絕代風姿,傾城傾國,衣袂展動間,她婀娜多姿,凌空而來。

  王煊頓時頭大如斗,她真的來了,居然選中她的奇物!

  感謝:叄生緣之家,謝謝白銀盟主支持!

  感謝:溫馨貓窩、傲嬌女劍仙、不朽神王,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