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都在做準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先秦女方士,她果然來了!

  她青絲飄舞,衣袂獵獵,飄渺不帶煙火氣,稱得上風姿絕世,空明出塵。

  對於別人來說這是遇仙了,會倍感激動與榮幸,但王煊卻是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有些驚悚。

  自從在密地中發現鄭睿手腕上的珠串中藏著女方士的一縷精神體後,王煊就有了不好的預感,現在王炸真的出現了。

  地仙城中的祭壇如此宏大,能承接大幕,十分特殊,天知道現世殘留的精神體與成仙的的女方士碰面會發生什麼,這是時隔三千年後的重逢!

  「真有仙人啊,一位活生生的女仙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如洛神凌波,似廣寒月照,我見到了神話中的天仙!」

  鍾誠低語,無比震撼,他何曾見過這種場面?對於現世人來說,當神話接近真實的世界,那種衝擊感太強烈了。

  鍾晴掐了他一把,讓他閉嘴,不要亂說話,畢竟這可是從古代真正活下來的女仙,萬一得罪那就麻煩了。

  同時,她無比羨慕,仙人青春常駐,容顏永燦,對一個愛美的年輕女子來說,誘惑太大了。

  「前輩,我覺得這件奇物也不錯。」王煊的手指滑向大幕前的另一個物件。

  他有些發怵,真心不想在現階段與列仙中的絕世強者會面。

  「巧了,那也是她留下的奇物。」白孔雀說道。

  王煊身體微僵,他意識到,他無論選什麼,白孔雀估計都會說是女方士留下的,早已將他安排的「明明白白」。

  女方士凌空落下,繚繞淡淡白霧,果然如傳說中的仙子下凡般,哪怕落入紅塵煙火中,依舊絕世而獨立。

  「見過仙子。」王煊很嚴肅,沒敢亂說話。

  畢竟,這是羽化登仙三千年的人物,誰知道她在大幕後的世界中經歷了漫長歲月後,會有什麼脾氣與秉性。

  果然,她與現世殘留的精神體不一樣,她落下後,寂靜不動,雖然膚若凝脂,整個人靜美而出世,但是也有種無形的威嚴。

  她氣場極大,即便隔著大幕,也能讓人感受到那種冷冽氣韻,真正的不食人間煙火,讓人仿佛在面對冰天雪地。

  對於王煊的問候,她只是略微點頭。

  果然成仙后,她不同了,歷經三千年征戰,與列仙中的各路頂尖人物對決,真正屹立在金字塔頂端,她一舉一動都有莫名威勢,讓人敬畏。

  總的來說,她少言寡語,宛若覆蓋著冰雪,有種女王范,與紅塵的距離似乎極為遙遠,高不可攀。

  王煊不禁想到,女方士現世的精神剛復甦時,進入他的夢中,他為了反抗,還曾摸過……她那吹彈可破的瑩白的臉頰。

  這要是讓成仙的她知道,那估計要炸,這麼大氣場的人,久居上位,估計脾氣很大。

  不過,他也沒有什麼恐懼,總的來說,不是他有求女方士,時間在他這一邊!

  三年後,如果大幕真的要熄滅,列仙註定消亡,能夠逃回現世的頂尖真仙,失去超凡手段,還能怎樣?

  只是,當想到眼前這個女子,最終由天仙化成凡人,王煊還真是有些出神,不知道她未來會有怎樣的抉擇。

  出乎他的預料,大幕中的女方士並沒有與他說話,而是看向另一側。

  她殘留在現世的精神體出現了,無聲地飄了過來,兩個人風姿出眾,稱得上容貌傾城。

  但是,她們的氣質不一樣,現世的她稍微柔和,帶著溫婉的笑容,大幕中的女子則冷若冰霜,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

  這倒也可以理解,三千年征戰大幕後的世界,見慣了諸族強者,手上染著列仙的血,為一方巨頭,自與凡間的自己不太一樣了。

  兩個容貌一模一樣的絕色麗人,她們的手指隔著大幕抵在一起,一剎那,天地仿佛崩開了。

  大幕轟鳴,她們的指端前,光幕竟被撕出裂痕,這無比的驚人!

  一剎那,大幕中成仙的女方士倏地望來,目光燦燦,像是兩道神虹划過虛空,落在王煊的身上。

  王煊知道,兩個女方士的精神交融,彼此了解了分開這麼多年後的際遇,大幕中的天仙知道他的狀況了。

  「三年後……接引我,渡……列仙劫,我有厚報!」

  大幕中傳來精神傳音,這絕對違反了舊約,直接在與王煊對話,她居然敢這麼做。

  以前,只有一個紅衣女妖仙,可在大幕後方傳來清晰的話語,但是,現在女方士更進一步違背舊約。

  大幕深處,划過一道數百里長的閃電,向著成仙的女方士劈去,雷霆粗大,恐怖無邊。

  她不以為意,沒有轉過身去,背對著大幕深處的巨大雷電,一甩衣袖,砰的一聲,將那漫天的雷光擊散!

  不要說大幕中的世界,就是密地都在輕顫,浩瀚天雷,擋不住她羽衣一展,直接打滅!

  接著,密密麻麻,漫天都是閃電,到處都是雷霆,全都向著成仙的女方士傾瀉下來,一起轟殺她。

  大幕後的世界中,宛若化成了雷霆的汪洋,山河哀鳴,懸空的島嶼墜落,所有神禽聖獸都惶恐逃亡。

  她沐浴電光,依舊冷如寒冬的中的雪蓮,周身發出柔和的光,撐開一片光暈,擋住所有雷劫。

  她看著王煊,而且再次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語,意志與信念強大,穿透大幕。其他人聽不到,唯有王煊聆聽到了,如同雷鳴,又似山崩海嘯般的巨大回音,在長空中激盪。

  「紅衣女妖仙盯上了我,要對我狩獵!」王煊快速開口。

  他不是很情願,所謂的接引女方士,助她渡過列仙劫,天知道要付出什麼,大概率要走他的內景地。

  「哦,她今天也來了,我擋她回去。看來她對現世的掌控依舊很有力度,知道你來到了這裡。」女方士平靜地告知。

  王煊頭皮發炸,紅衣女妖仙也在這塊大幕後方?怎會這麼巧,他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密地中,都有她們昔日留下的痕跡,白孔雀與女方士關係不一般,料想這裡也有大妖與女妖仙關係匪淺,是誰,該不會是老狐吧?!

  這時,成仙的女方士手指迸發出愈發刺目的光芒,讓大幕碎裂,密密麻麻的縫隙交織成蛛網。

  地仙城中,所有人都心頭悸動,所有怪物都在顫慄,看著她沐浴天雷,巋然不動,全都震撼無比。

  有莫名的生命能量透過大幕,不斷湮滅,但最後也有一部分融入這邊的精神體中。

  那原本虛淡、模糊不清的精神體,現在居然要實體化,宛若要誕生出血肉。

  果然,女方士在提前準備,渡過來一部分生命,但是損失極大,她快速收手了,轉身遠去!

  她不惜損耗本源,沒有等到三年後,也要提前渡過來部分生命印記,這是做了最壞的打算。

  她怕三年後失敗,將失去所有,現在,她承受巨大代價,提前進入現世部分生命印記,確保了她終究是可以活著。

  王煊動容,他明顯感覺到現世女方士的精神體凝練了,這次如果回歸到舊土的肉身,她多半直接就要活過來了!

  這是一個將肉身留在現世的絕世列仙,她當年應該就預感到了什麼!

  王煊明白,她比大幕後的列仙準備的都要充分很多!

  三年後,即便神話腐朽,女方士自天空中墜落,失去超凡力量,大概率也會比其他淪為凡人的真仙處境好不少。

  畢竟,她現在對財閥鄭家滲透的非常厲害,她會在這三年中為將來鋪路。

  成仙的女方士遠去,籠罩的雷霆數次爆發後,徹底消失了,在那片仙界大地的盡頭似乎走來一個紅衣身影,被女方士攔住了!

  「轟!」

  更為恐怖的光芒綻放,竟比天劫還可怕,兩道身影在交手,比閃電還要快,掠過大地,沖向高空。

  但最後她們又倏地收手,似在對話,站在天際盡頭,朦朦朧朧,最後一起向著大幕外望來。

  王煊感覺寒毛倒豎,他感覺到,那兩人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哧!

  伴著撕裂仙界大地與天穹的光束,那兩道身影消失了,不知道廝殺而去,還是聯袂離開了。

  王煊木然,他希望那兩人交手不輟,去遠方戰鬥了,而不是彼此談妥,如果是後者,他心中實在沒底。

  「不管了,未來在我這邊。你們即便能活下來,也註定從列仙的世界墜落,天仙退化為凡人,熬過最初的艱難,人間的歸王煊!」

  他在心中為自己打氣,鼓舞自身,堅定信念。

  「你最初選的奇物不錯,是當年我留下的藥土,一旦將來你踏足命土、採藥領域,會有大用。」

  女方士留在現世的精神體開口,看著大幕中一塊紫瑩瑩的玉石,對王煊點了點頭。

  藥土,不是真正的土,更確切的說是某種藥性,女方士留下的藥土中有天藥的部分藥性!

  王煊不是第一次接觸這種東西,當初從白虎真仙那裡就誆騙來一塊藥土,原本源自紅衣女妖仙,如今收在福地碎片中。

  現在,他又選中了女方士留下的藥土,積攢兩塊了,都屬於絕世列仙所留,真等他踏足命土、採藥領域後,必然有大用!

  旁邊,老陳一聽,果斷放棄了自己早先看中的奇物,湊過來後,無比謙虛,道:「請仙子指點迷津,我也想兌換一塊藥土。」

  「藥土,這裡確實有幾塊,但是有天藥藥性的……咦,還真有一塊,這應該是佛門大賢所留。」

  現世的女方士脾氣不差,很好說話,比成仙那個冷若冰霜的女方士要溫和太多了。

  遠處,鍾誠、周雲、鍾晴他們不是超凡者,女方士沒後特意顯化的情況的下,他們看不到她的精神體。

  「剛才那是一位天仙子?三年後,這種層次的真仙真的要墜落人間嗎?我覺得,我要發憤圖強了,凡人娶列仙,這或許不是夢!」周雲在那裡握緊拳頭,滿臉都是激動之色,眼中是燦爛的光彩。

  「是啊,未來很精彩,一切都有可能!」鍾誠也在用力點頭。

  「你閉嘴,現在大幕還在呢!」鍾晴斥責他,她在思索,接下來的三年,列仙為了活命多半會很瘋狂。

  大幕熄滅前,列仙肯定要想辦法逃生!

  這意味著什麼,未來三年中,或許會出現戰艦打列仙這種可怕的事情,在現世中上演!

  鍾晴想到了很多,劇變不是在三年後,而是隨時會開啟!

  ……

  「仙子,咱們也是算是熟人了,我有事請教。紅衣女妖仙註定要進現世中,而且就在近期,怎麼才能對付她?」王煊開口詢問。

  眼下,他能與女方士留在現世的精神體交流,自然不會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

  「這柄看著要腐爛的木刀不錯,能殺地仙。」女方士在為老陳介紹一件異寶。

  「什麼?」老陳心驚肉跳。

  「哦,你們兌換不了,這需要逍遙遊境界初期的人才能催動。」女方士搖頭。

  接著,她看向王煊,道:「你急什麼?時間在你這邊。」

  「不急不行,現階段我怕她對我下手,而我沒有還手之力。」王煊沉聲道。

  然後他認真請教,道:「女妖仙在哪裡渡劫登仙的,或者說她的洞府在哪裡,應該自虛空中墜落到現世了吧?」

  他想找到紅衣女妖仙遺留的仙骨,或者如果她逆天也留下了肉身,那麼就更要提前去下手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