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密地之旅結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熊山。」女方士說了一個地名。

  王煊神色頓時很鄭重,沒有想到真的了解到紅衣女妖仙的部分根腳!

  不過,他一時間不知道這是舊土哪塊區域,露出疑色,道:「熊山在哪,難道她是熊妖?」

  數次相見紅衣女妖仙,她都走在煙雨中,手持油紙傘,身段曼妙,一身紅衣絕艷動人,既有江南女子的靈性,更有種魅惑眾生的妖嬈感。

  「她是熊精?」王煊有些無言,很難將她與那種大塊頭聯想到一起。

  女方士搖頭,道:「你想什麼呢,熊山出過神人,出過帝王,總不能名字叫熊山,自那裡走出的生靈便是熊精吧?」

  老陳聞言,道:「是《山海經》中記載的熊山嗎?如果是那裡的話,應該是舊土的神農架。」

  《山海經》中有記:「又東一百五十里,曰熊山。恆出人神人,夏啟而冬閉……熊山,帝也!」

  「老陳,回到舊土後好好查下,找一找她昔日的痕跡,爭取挖到她的洞府!」王煊與老陳低語。

  王煊順利得到一塊玉石,不過兩寸高,內部有紫色煙霞流轉,封印著女方士留下的藥土!

  老陳兌換到一塊淡金色的玉石塊,這是佛門前賢所留,內部有天藥的藥性。

  「三年後,萬法皆朽,你們還執意要走這條路?」女方士問道。

  老陳道:「既然目前還能走下去,超凡還沒有徹底腐朽,那麼我們便先努力向前,人不能先自我否定腳下的路。」

  老陳是有些不甘心的,在他以前的修行規劃中,最好的時代還沒有到來,怎能料到,超凡即將消散。

  如果實在逆不過大勢,那麼,在這三年中,他就努力鍛養血肉與精神,讓身體活性回歸到……青春年少時期!

  最差,他也要再活兩百年,說不定就能迎來什麼轉機!

  王煊確信,自己得到的藥爐是真正的至寶養生爐,所以他信念更強,當神話腐朽時,他或許能自保。

  但他覺得還不夠,他想多保住幾人。

  「仙子,有沒有一種經文,在超凡物質消散的情況下,依舊能提升人體素質,開啟潛能。」王煊問道。

  「如果有的話,列仙也不至於焦慮。」女方士搖頭,發出嘆息。

  超凡的出現只是一個意外,正常的宇宙沒有這些,現世開始瓦解神話,不會讓它持久存在下去。

  大幕中,一個滿身都是佛光的菩薩走來,隔著大幕看了看老陳,點了點頭,最後又無聲的退走了。

  老陳兌換了他的藥土,他結下一份善緣,但他不打算在未來收穫什麼了,因為時間來不及了。

  王煊與老陳退下,鍾誠與鍾晴將老鍾抬了上去,謹慎而認真地說明情況,老鍾只想要洗禮肉身、恢復青春的藥劑。

  「大幕中有張丹方,可配合金蟬功發揮最大作用,增加四成的成功率,快的話半年就能讓他復甦,最起碼可以保他不死。」白孔雀指點。

  鍾家姐弟替老鍾兌換了丹方。

  王煊小聲問白孔雀,原本老鍾若是成功的話,多久可以復甦?

  「大概率一年吧。」

  「這老傢伙,還說要沉睡三年。」老陳瞥了一眼挺屍的老鍾,神色不善,不過也不想和他計較了。

  王煊與老陳將手中還剩下的少量玉符送給了周雲、鍾誠、鍾晴、鄭睿。

  密地之旅真的要結束了,王煊與老陳抓緊時間,詢問女方士和白孔雀一些問題。

  白孔雀到底什麼身份?王煊覺得,它知道的太多了,大膽詢問,沒有想到,答案讓他震驚。

  白孔雀曾是列仙中的一員,追隨過女方士!

  這是一個從大幕中偷渡回來,並極其罕見成功的生靈,它坦然告知,為此它付出了巨大代價,是列仙不可承受之重。

  現在,它不過是在逍遙遊大境界中的地仙層次而已,衰退的有些恐怖。

  王煊與老陳目瞪口呆,難怪它知道的那麼多,這曾經是一尊真仙?!

  白孔雀嘆息道:「真仙又如何,一樣要腐朽,三年後我會退化的更為厲害,終會跌落超凡領域。」

  「前輩,密地中有地仙草、天命漿、長生石等,不知道這些東西……」老陳念念不忘這些可以續命兩百年以上的稀世奇物。

  他覺得,自己有點像老鍾了,想續壽元,變得更為年輕,一切都是為了對抗超凡物質枯竭期。

  白孔雀道:「你們不要多想了,地仙草等還不成熟,而且將來我們對抗列仙劫,需要用到它們。」

  王煊與老陳進一步感覺到,列仙在焦慮,強大如他們,連地仙層次的續命藥草都很在意了。

  「前輩,密地中有對抗天人五衰病的特效藥草嗎?」王煊請教,他只採摘到部分「緩藥」。

  「密地深處,列仙洞府那裡有一些奇藥,或許有效。」白孔雀答道。

  王煊心中稍微鬆了一口氣,看來老狐的大部分話語還是可信的。

  「我有兩名女伴在列仙洞府,前輩如果送我們離開密地,能不能將她們也一併帶走?」他對老狐還是不怎麼放心。

  「你不用擔心,黑狐目前沒有惡意,我會幫你盯著的,那裡確實有些機緣,較為適合那兩個女子,他日她們會平安離去的。」白孔雀說道。

  它與女方士交流過,得悉了關於王煊的部分情況,所以對他態度與過去不太一樣了。

  對於王煊等人來說,密地之旅即將結束,白孔雀承諾,會將他們送走。

  女方士提醒白孔雀,道:「你不要將他們送到外太空,很危險,新星的戰艦可以轟殺地仙。」

  白孔雀一怔,道:「那就設下列仙法陣,牽引密地外部區域的超凡能量物質,澆灌地仙泉、天命漿等,催熟,讓域外的人自己開飛船來接人!」

  它需要一些時間布置,大概要花費數天的工夫。

  周雲、鍾誠聽到數日後就可以離去了,全都激動與振奮不已,再也不想在這裡呆下去了。

  這裡到處都是怪物,叢林中步步危機,動輒就會要人性命,哪裡有新星呆著舒服。

  尤其是周雲,想到新星燈紅酒綠的生活,他就按捺不住了,感嘆道:「不知道我女朋友怎樣了,很久沒有開飛船帶著她們三個去天外兜風了。」

  「周哥,你這樣好嗎?」鍾誠看向他。

  「你不要和他學壞!」鍾晴瞥了一眼她弟弟,讓他離周雲遠點。

  王煊在地仙城中收拾行裝,大包小包,一大堆東西,他發現福地碎片不夠用,裡面裝著地仙泉與蜂王漿,不好混入其他東西。

  最為稀珍的山螺,他足足採集了一籮筐。黃金蘑他採集了數十斤。

  此外,紫蟠桃、養神蓮、地髓等,各種靈藥他都收集了部分。

  這麼多東西,如果全都背回去,被財閥盯上的話,估計會有些問題。

  尤其是山螺,日服一錢,持續半月,可延壽五載,多吃的話,最高可以延壽十載!

  這種東西,絕對會讓頂級財閥眼紅。

  另外,那根長矛混有太陽金,登上飛船後,萬一被檢測出成分,那會惹人眼紅。

  在密地無所謂,他是王燃燈,但回歸新星後,面對戰艦等他也得蟄伏,暫時他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呢。

  老陳嘆息,估計回去後,有些大財閥該忌憚他了,他出行多半要報備了。

  想到這些,他不禁看向王煊,這小子一直忽悠鍾誠、周雲等人。到現在都在嚷嚷著,他僥倖在密地晉升宗師境界,離大宗師還遠。

  老陳覺得,他又成為了黑漆漆的大鍋,頂在最前面了,吸引了所有財閥的注意力,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在後方還有一頭真正的「大鱷」呢!

  「前輩,我能不能用一些太陽金兌換那個福地碎片?」王煊找到白孔雀與女方士。

  現在大幕還沒有消失,各種物品陳列,現在輪到三顆超凡星球的人去兌換了。

  王煊盯上了那個內部空間足有五立方米的福地碎片,他想截斷一小塊長矛,進行交換。

  「算了,我送你吧。」女方士說道。

  王煊驚喜,這種異寶可遇不可求,在現世中仿製不出來,用處太大了。

  「三年後,你不見得能開啟它,到時候如果有貴重物品記得提前取出。」女方士提醒。

  王煊接了過來,開啟後有些意外,它分了三個區域,可以分開存放各類物品。

  這瞬間解決了王煊的麻煩,他興沖沖跑回居所,將地仙泉倒了進去,將各種藥草分門別類的存放好。

  老陳眼巴巴的看著。

  「身為護道人,我對你寄託了厚望,送你。」王煊將自己早先的福地碎片送給了老陳。

  老陳曾送他短劍,這東西價值連城,似乎有很大的秘密,王煊多次以它保命,所以他對老陳也很大方。

  「我得出城了,臨走前,收一筆保護費,回去養子女用!」老陳得到福地碎片後,無比喜悅與激動,他土特產採摘的不多,準備去朝三顆超凡星球的人化緣。

  反正註定是敵人,而且離開密地後,他與王煊大概率很久都不會再降臨了,甚至都不會再來了,老陳不介意得罪死一群對頭。

  「我和你一起去!」王煊怕他出意外。

  不久後,老陳寶相莊嚴,丈六金身術很不凡,讓他通體金光燦爛,他口誦佛號,向三顆超凡星球的人友好的問候,收取的一定的過路平安費。

  一群人:「@#¥」

  三超超凡星球的人簡直想活吃了他!

  ……

  四日後,密地外部區域超凡物質能量退潮,全部被引向了地仙草、天命漿等奇物所在的區域。

  白孔雀將鍾晴揮手的畫面,以神通打到了外太空的一架探測器附近。

  事實上,當濃郁的X物質退潮,褐星基地的人第一時間就發覺了,因為這些天他們一直在竭盡所能的監測密地。

  可惜,他們損壞了不少設備,都沒有什麼結果。

  甚至,他們強行派遣出的兩艘飛船都失事了。

  至於小型的救生艙,總共發送了十幾艘了,都如同石沉大海。

  「有人活著,快發送救生艙,也準備一艘小型飛船,前往營救!」容不得他們不盡心,失落在密地中的人中,有些身份了不得的人物,比如老鍾、老宋等。

  ……

  出乎王煊的預料,在密地最外部區域,還有少部分人活了下來,被白孔雀一起尋到,收攏了過來,都準備送他們離開。

  不久後,周雲熱淚盈眶,居然哭了,道:「我終於登上飛船了。」

  嗖!

  飛船啟航,一群人劫後餘生,全都心情複雜,就是王煊與老陳也有些感慨,歷經多次死劫,總算熬到頭了。

  他們要歸回了!

  銀灰色的飛船破空遠去,啟動曲速引擎,極速離開密地,進入外太空,留下一道殘影!

  感謝:唐門小思儒、漁潛丶,謝謝兩位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