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戰艦滅地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陳注意到,女方士沒有跟回來,暫時留在了密地中!

  王煊猜測,過段時日,她多半要搭乘趙清菡、吳茵她們的飛船回歸新星,這也讓他長出一口氣。

  鄭睿恢復了過來,沒再被催眠了,對於早先的冒險經歷,大部分有記憶,但涉及到敏感事件,他則印象模糊,莫名所以。

  飛船上,周雲放聲痛哭,有失控的兆頭,抱著鄭睿,感激無比。

  他在密地中這些天擔驚受怕,多次被怪物張開血盆大口追著咬。如果不是鄭睿伸出「上帝之手」,他早死了。他即便有一顆大心臟,也多次嚇的小腿肚子轉筋,渾身發抖。

  「服務員,拿酒來!」周雲抹了一把眼淚,這樣大喊道。

  鍾誠詭異地看著他,提醒道:「周哥,這是在飛船上,你哭蒙了。」

  「飛船上有酒嗎,都拿來,我請客!」周雲喊道。

  「看這小子留個寸頭,長相有點『野』,原以為桀驁不馴,沒有想到登船就哭了。」老陳感嘆。

  「他是桀驁不馴,但經歷這一遭,正常人都受不了。」王煊示意他去看,活下來的人都呆坐著,更有不少人身體都在發抖。

  密地這段日子,對於這些人來說宛若地獄數年那麼煎熬,每天睜開眼睛就得跑,不敢在在一個地方久留,一到黑夜就提心弔膽,怕活不到天亮。

  他們經常眼睜睜地看著同伴被怪物在面前咬斷半截身體,鮮血迸在他們的身上,濺落在他們的臉上,這樣的噩夢,這樣的血腥經歷,每天都在上演。

  剛前往密地的時候各路人馬心氣都很高,但現在死的沒剩下幾人了,所有人都沉默著,也有人在落淚。

  這次密地之旅消滅了一群老頭子,那些想效仿老鍾活出第二世的老傢伙,足足死了十一人。

  還有八個老頭子見勢不妙,來到密地不久就跑了,只能說他們太精明,稍微發現異常,果斷跑路。

  反應稍慢的人,事後再想離開,發現與外界失聯了,根本逃離不了。

  至於年輕一代組織的探險隊,那就更悽慘了,很多支隊伍加在一起足有數百人,現在剩下多少?

  王煊點數了一遍,成功登上飛船的只有二十八人,九成人馬被滅了。

  「這次回去後,各家真是要披麻戴孝了。」鍾誠感嘆,一群老頭子死了,老鍾……卻活著,而且更年輕了!

  如果半年後老鍾從金蟬殼中爬出來,變成二三十歲的樣子,估計要遭人恨,活著的老頭子吃了他的心都會有。

  「真不容易,去的時候還好好的,回來的時候人都沒了。」周雲稍微平靜了下來。

  他認識的財閥子弟最起碼死了六七個,除了躲在地仙城的幾人外,外面的熟人幾乎死絕了。

  「周哥,你知足吧,畢竟你還活著,並且吃到靈藥,實力提升了一大截!」鍾誠說道。

  「小城,我覺得,回去後你們姐弟倆危險了,老鍾坑人啊,估計很多人都想打你們,最近避避風頭吧。」周雲說道。

  鍾晴撇嘴,道:「關我們什麼事,不服氣,讓他們去找我太爺爺,哦,我太爺爺,來密地前就超凡了,現在不知道什麼境界。」

  眾人無言,老鍾成一尊大佛了?不好惹!他本身就超級財閥的掌舵人,現在還這麼強,各方都忌憚。

  不過好在他家大業大,屬於財閥中的一員,不敢亂來。

  餐車推來,上面全是酒,不管是麻木的,還是傷感抹眼淚的,眾人都默默接過酒,使勁向嘴裡灌。

  有些人嗆的咳嗽了起來,但依舊在喝。很快,有人痛哭出聲,將心中的恐懼、悲傷等發泄了出來。

  喝酒傷身,但它有時候確實是個好東西,這些劫後餘生、心裡留下陰影的人,大腦皮層放鬆了,哭著,絮叨著,在釋放各種負面情緒,各自講出心中的恐懼,說出慘烈的經歷。

  一群人又哭又笑,最後總算穩定了。

  一個老探險隊員醉醺醺,打著酒嗝,道:「男人在極端情況下就是管不住下半身,我好後悔。」

  人們望向他,眼神頓時異樣了,又瞄向他附近的幾個女探險隊員。

  周雲拍了拍他的肩頭,道:「我理解你,在極端情況下,犯點錯也正常。仔細想來,我過去也犯了不少類似的錯誤。」

  「理解就行,那我就放心了,原來你也當眾尿過。」老探險隊員長出一口氣。

  「你什麼意思?」周雲雖然喝的暈乎乎,但還是覺得不對。

  老探險隊員抖了抖身體,身下的座位濕噠噠,道:「大喜大悲,情緒失控,和你以前一樣,沒忍住,鬧笑話了。」

  「周哥,你幹過這種事?」鍾誠問道。

  「我才沒有,這……誰特麼犯過這種錯誤!」

  「你自己說的,我記住了!」

  ……

  飛船平安降落在褐星基地,這是相鄰密地的一個行星,就好像火星與舊土的關係。

  一群人踏足在這片安全的土地上,全都長出一口氣,終於逃離了那片怪物橫行的世界,許多人發誓,這輩子都不會去探險了。

  他們被安排洗漱、進餐、簡單休息後,就被各方開始問話,了解密地的詳情。

  當得悉老陳晉升超凡領域,一些財閥探險隊,還有這片基地的人,全都震撼了,嚴肅面對。

  老陳始至終都不落單,跟在周雲、鍾晴等人的身邊,他怕有不講究的人給他來一發超級能量炮。

  至於怎麼回去,他決定了,選擇的飛船必須要有財閥嫡系子弟,或者有掌權的老傢伙坐的飛船,這樣才穩妥。

  因為,他怕飛船半路「被失事」。

  連他徒弟青木都安排過新術第一人奧列沙安詳地離開,業務嫻熟,就更不要說老陳了,對這裡面的事「門清」。

  王煊成為宗師的事已經傳開,這麼年輕確實引人矚目,意味著他潛力巨大,未來的成就必然無比驚人。

  但有老陳頂在前面,還有老鍾在結蟬殼蛻變,兩大超凡強者出現了,他就沒那麼強烈吸睛了。

  所以,他很淡定,有兩大超凡強者擋在風口浪尖上,他這個水下的「大鱷」很平和,享受難得的寧靜,在褐星基地的保護層中曬曬太陽,喝喝果汁。

  「舊土有個王霄宗師,現在又多了小王宗師,都與老陳有關係,這……」有人懷疑了。

  各方都在分析,不過重點依舊在老陳身上。

  事實上,最先起疑的就是鍾晴,她一直在觀察王煊。

  「小……城呢?鍾晴,坐啊,悠閒地曬著異域的太陽,喝喝新鮮的果汁,挺好。」

  鍾晴聽著他說的話,又看了一眼他喝的有助於豐滿與美容的椰瓜汁,她總覺得被惡意針對了,瞪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王煊無言,他直接把天聊死了。

  現在他們還無法離開,從密地回來先要被隔離兩日,不斷進行檢測,怕將異星的超級病菌或者與超凡有關的物質以及神秘事物帶回新星。

  這是例行安排,所有探險隊回來後都要接受這種隔離檢測。

  當然,有時候像老鍾這種出格的人會跳過這一步。

  周雲走來,親熱的摟著王煊的肩頭,道:「小王,多謝你在密地救我,回到新星後,海上酒會、美女、飛船兜風等,我來安排,我要好好報答你。」

  接著,他又神秘兮兮的開口,道:「到時候繞過我舅舅老凌,將我表妹凌薇約出來,怎麼樣,周哥夠意思吧?」

  不遠處,另一張躺椅上,鍾誠開口,道:「小王,我姐說了,周哥不是好人。他拉人聚水,經常各種『亂七八糟』,還常和人鬥毆。他來密地前在新術那邊吃大虧了,好像因為爭風吃醋,最後竟被一個女人痛揍了一頓,你別上了他的賊船。」

  「小誠,這話我不愛聽了,難道還要讓小王上了你姐的賊床,不是,賊船不成?」

  鍾晴出現,在遠處狠狠地瞪了一眼周雲。

  ……

  「發現未知戰船!」

  「警報,星空中有未知戰船極速接近。」

  基地中傳來刺耳的警報聲,掃描到了星空中的異常,居然有三艘樣式奇特的飛船在快速衝來。

  他們已經確信,這不是新星的飛船,也不是他們這邊的技術,看其樣子竟具備部分超凡屬性。

  在一艘飛船的前方,有一口巨大的飛劍凌空,負責開路!

  「怎麼出現的,早先為什麼沒有掃描到?」

  「疑似是從密地中出來的,所以顯得很突兀,無法提前感知。」

  「來者不善,快,擊潰他們!」

  老陳、王煊、鍾晴等人也被驚動了,看著大屏幕上的戰船,他們都很吃驚。

  「殲滅他們,那是三顆超凡星球的人,這是追出來報復了!」老陳寒聲道。

  在密地外,有太空探測器,清晰地捕捉到了飛船的樣式,以及那口開路的巨大飛劍上的花紋等,同羽化、歐拉、河洛星的兵器上的紋理相仿。

  「咚!」

  基地中早已開啟防禦光幕,同時,有戰艦衝起,發出刺目的光束,轟擊那正在接近的三艘戰船。

  哧!

  事實上,對方也下手了,三艘飛船都先後發出恐怖的能量光束,鎖定這片區域。

  轟!

  星空中發出可怕的光,彼此對轟,攔截,光盾啟動,能量激盪。

  「有些意思,他們的飛船是科技與超凡力量結合的產物,這是一個新方向啊,不過目前他們落後於我們的戰艦,不是我們的對手。」

  基地中的人鎮定了,確信對方不足以威脅他們。

  「這片宇宙中,有四顆生命星球,其中一顆為高等超凡文明,另外三顆為普通超凡文明,目前來看,都威脅不到我們所在的宇宙星空,超凡物質在退潮,這邊連地仙都幾乎絕跡了。」

  老陳告知一些重要情況。

  轟!

  來自河洛星的戰船被打爆,如同煙花般綻放,但卻有生物飛了出來,綻放刺目的光華。

  「機械人,不對?像是超凡武器,那是某種傀儡兵器?」老陳低語,他被基地的人請來,作為顧問,講解與超凡有關的東西。

  那是一個金屬人,高能有十幾米,身上刻滿了符文,被新星的戰艦清晰地掃描到了。

  那個金屬人爆發出耀眼的光華,符文密密麻麻,映照虛空中,然後它極速朝著褐星而來。

  「地仙級傀儡兵器!」老陳倒吸冷氣,三顆超凡星球還是有些可怕底蘊的,雖然沒有了真正的地仙,但還存有這個級數的武器。

  「無妨,檢測到能量波動,它可以毀壞戰艦,但是,它沒有機會接近我們,它比在新月出現的那個疑似列仙的生物差了一大截,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新星這邊的人越發的有底氣。

  轟!

  一道道恐怖的能量光束飛了過去,星空中發生大爆炸,那個地仙級傀儡被打爆了,擋不住戰艦的轟殺。

  另外兩艘轉船也都解體了,從中也各自飛出地仙級的傀儡武器。

  三顆超凡星球,各自派出一艘戰船,都載著地仙級的戰力,確實能毀掉新星的戰艦,但無法臨近。

  在傳說中,能夠飛天遁地、可以活上漫長歲月的地仙,也擋不住現代新型戰艦的轟殺。

  這讓老陳心頭大受觸動,現階段的他在新星還是得低調點為好,出行報備……那就報備吧。

  王煊也看到這一幕,雙目深邃,他打定主意,要居住在超級城市中,這樣的話應該較為穩妥。

  「轟!」

  三個地仙級的傀儡先後被滅,星空寂靜!

  密地中女方士開口,道:「看到了吧,現世糾正錯誤,宇宙回歸正常,科技文明重新煥發光彩,足以能夠威脅到列仙。三年後,如果找不到路,僥倖逃出大幕,活下來的列仙,需要慢慢適應這個時代,不然處境堪憂。」

  白孔雀沉默著點頭。

  ……

  兩日後,王煊、老陳他們正式踏上歸程,首先前往幾光年之外的蟲洞,要從那裡回歸新星所在的宇宙星空。

  「終於要徹底離開這片浩瀚的宇宙星海了。」許多人都心有感觸,有命活著回去就是福,再也不想來了。

  王煊思緒飛揚,趙清菡、吳茵應該會回到新星,但他不知道今世還能不能見到馬大宗師了,也不知道是否還能見到那隻愛臭美的黑色小狐狸精。

  當超凡退潮後,它們還能保持靈性嗎?是否會歸於普通野獸之列,當想到這些後,他只能嘆氣。

  這艘飛船上坐著鍾晴、鄭睿、周雲等,更是有老鍾,也有幾個身份不簡單的中年人,要回去報告新星這邊發現幾顆超凡星球的事。

  如果沒有這些人同船,老陳打死也不會上路。

  「蟲洞所連著的這片浩瀚星海,算是一片平行宇宙嗎,還是說,只是宇宙較為偏遠的一片星系?」王煊忍不住開口問道。

  「怎樣理解都可以,目前,還沒有明確的說法。」一位中年人開口。

  目前,他們稱這裡為密地宇宙。

  事實上,早先財閥等主要探索的是一個名為福地的地方,那裡被稱為福地宇宙。

  多年前,福地超凡能量物質噴涌的厲害,已經無法接近,在那裡留下很多實驗室,更留下大量探險者,與外界隔絕了。

  「如果三年後超凡退潮,那些人說不定可以被接回來。甚至,要不了三年就有轉機了。」

  「多年過去,留在福地星球的人如果還活著,說不定有些人很強了也說不定。」

  王煊了解到,新星的人還製造不出蟲洞,所發現的都是天然形成的,或者說可能是消逝的文明留下的。

  現在,有人認為,一個蟲洞連著一片平行宇宙,也有人認為一個蟲洞連著宇宙的一個角落。

  「新術也是從一片星空中的某顆生命星球上挖掘出來的。

  在歸途中,王煊了解到很多關於深空的探索事件。

  「西方那群人,一直在探索巫師宇宙,神神秘秘的。」

  這些話讓王煊心中有了波瀾,不知道超凡退潮時,是否會波及所有星球,理論上來說,如果神話腐朽,應該是全方位的。

  現世如果自我糾正的話,不會只針對一地。

  「數年前,還發現了類似武俠世界的宇宙。」

  老陳聽聞後,頓時有了濃厚的興趣,如果超凡消散,那裡或許有些盼頭,從那個世界帶回來的秘笈,也許能給人一些啟發。

  轟!

  飛船貫穿星門,從蟲洞中沖了出來。

  這裡是一顆行星,被命名為深空第十九星,有連著密地宇宙的星門。

  此地距離新星能有幾光年,保持一定的距離,以確保母星的安全。

  飛船啟動曲速引擎,幾個小時後降落在新星,他們回來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