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修行太快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是個長章。

  王煊思忖,多久沒有聯繫了?這個號碼還是她大二的時候告訴他的,堅持讓他背下來。

  但到大三結束時,兩人便幾乎斷了往來。

  他知道,如果來新星,多半會有交集與重逢,畢竟有不少熟悉的同學的都在這邊,避免不了小聚。

  但他沒有想到,凌薇這次主動將電話打了過來。

  王煊有些出神,電話連響了三聲,他低頭看著,手指沒有滑動時,那邊就突然斷掉了。

  「林教授,老王,吃飯!兩種食材,六種吃法,讓你們嘗嘗廚神的手藝!」秦誠招呼他趕緊的。

  王煊看了一眼手機,收了起來,快速走了過來。

  秦誠在那裡搓手,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林教授自己不喝酒,去為他們兩個找酒了。

  食材就那麼幾樣,但秦誠做了一桌子菜,看起來很豐盛。

  「烏雞黃金蘑菇湯,你們來聞一聞,這香味兒濃郁的都快傳到新月上去了,估計我師傅都聞到肉香了。老師傅,你就聞聞味兒吧,反正出家人不吃肉!」秦誠笑著說道。

  烏雞隻是點綴,剛打開砂鍋蓋,金色的蘑菇片便噴薄出一片絢爛的金霞,氤氳靈霧蒸騰,最為重要的是,確實香的誘人,撲入鼻端,讓人恨不得立刻喝上一碗。

  林教授放下雜糧釀造的苟苔酒,不禁動容,食材居然發光,香氣這麼濃,光看著就讓人食指大動,這在古代都算是靈藥宴了吧?

  「天鵝燉黃金蘑,選取最優質的六年老母鵝,以秦家秘傳三百年的御膳房手藝,熬煮兩個小時而成,吃的是人間美味兒,品的卻是沉澱在當中三百年傳統文化古韻,可謂匠心獨具,傳世珍餚流芬芳。」

  秦誠端上來一個大瓷盆,滿臉是笑的在那裡……吹牛。

  天鵝肉早已脫骨,黃金蘑在咕嘟嘟冒熱氣,加熱鍋中有一團朦朧的金光覆蓋,相當的神異,至於芬芳早已撲鼻而來。

  「我告訴你們,這天鵝絕對新鮮,是我路過開元大學時,從他們的湖裡上親手撈上來的,抓它時可費勁兒了。」

  林教授與王煊一聽,臉色頓時變了,這小子都幹了什麼混帳事,在大學附近偷天鵝吃?

  「開個玩笑,我沒事兒敢去開元大學做這種事嗎,還不被一群學生追著打?老母鵝是在超市買的。」

  秦誠笑道,然後又看向王煊,道:「不過,這種事兒咱們又不是沒幹過?大二時,咱倆不是在學校的湖裡捉了頭七斤重的老甲魚嘛,在樹林裡洗淨煮熟,吃的特別舒坦,別說,那味兒真香!」

  林教授無語。

  「你閉嘴吧!」王煊趕緊阻止他,這種黑歷史沒必要揭出來,再讓他張嘴,還不知道要說什麼呢。

  接著,孔雀肉爆炒黃金蘑被端出廚房,秦誠自己都忍不住了,放到桌子上後,直接動手,向嘴裡填了一塊發光的蘑菇塊,燙的他呲牙咧嘴,從嘴裡向外噴金光。

  這一幕,讓他自己都嚇了一跳,叫道:「神仙宴啊,古代那群修士的吃法,今天我們也有口福了!來吧,開動!」

  飯桌上,濃郁的香氣早已瀰漫開來,讓人饞涎欲滴,再加上金光蕩漾,玉霞點點,十分誘人。

  王煊開口道:「嗯,其實,價值最大的是山螺,這東西在古代是地仙的下酒小菜,常人飽餐一頓,可以延壽十年。」

  蒜蓉山螺繚繞著朦朧的光輝,帶著芬芳氣味兒,一看就是超凡的靈物。

  「地仙享用的……食材?!」秦誠震驚了,果斷一口吞掉黃金蘑,連味道兒都沒有去品嘗就給咽了,然後直接來了一個拳頭大的山螺,送到口鼻邊,先聞了一口,頓時吸進去一片發光的霧氣,他覺得汗毛孔都舒張開了。

  「林教授,趕緊開動啊。」王煊招呼。

  林教授也被鎮住了,黃金蘑只是讓他動容,可是這東西居然是……神話中的食材?地仙才能品嘗到的美味兒,這就有些驚人了。

  他覺得如墜夢中,這種東西小王都能找到,他到底走到什麼境界層次了?!

  林教授是見過世面的人,曾幫一些老財閥養生,深知他們已經在追求長壽,甚至是在渴求長生,從深空中狩獵回來各種稀珍食材,傳出去會引發轟動。

  但那些所謂的奇珍,從量到質,同王煊帶回來的東西比起來,就有些不夠看了。

  林教授聽聞過,某位財閥掌舵者的滋補聖品,也不過是半個月一次,服食荔枝那麼大的一個小山螺,說是仙珍!

  當時,林教授很震驚,為財閥的手段震撼,連仙家食材都能享用。

  現在回頭看,他忽然發現,財閥吃的很……節省。

  他眼前是什麼?滿桌子發光的山螺,地仙的下酒菜,擱這裡都快擺不下了。

  「開吃!」林教授也豪放了起來,不再儒雅,摞胳膊挽袖子,大口開動,滿嘴都是霞光,不斷冒出。

  從來不曬美食照的林教授,最後也忍不住拍了幾張照片,但又快速而果斷的刪除了,這東西別說發出去,保存在手機里都容易出事兒,他一點痕跡都沒留。

  他覺得,留一兩個山螺殼把玩就可以了。

  「我舌頭都快化掉了,太美妙了,這吃的不是美味兒,而是時光啊,我向天奪來十年,哈哈,我覺得……我要羽化飛升了!」

  秦誠喝了一大杯苟苔酒,接著又開始大快朵頤,到了現在,他鼻子裡都開始向外冒霞光了。

  王煊道:「你們也不用將它想的有多神奇,這只是地仙的下酒小菜,算不上什麼仙宴,等以後有機會,說不定我們就能採集到真正的列仙食材。」

  「我覺得,蒜蓉的其實還沒有清蒸的好吃,保留了原始的鮮香味道。」林教授點評,他覺得自己身體滾燙,所謂的舊疾,應該去掉了!

  喝了那麼多地仙泉,現在又吃地仙小菜滋補,他全身生命活性暴涌,邊吃邊出汗,代謝出各種雜質毒素等。

  「鮮美香甜的話,還是直接切片蘸料這種吃法,你們嘗嘗。」王煊說道。

  他與秦誠簡單了喝了幾杯,就把酒收一邊去了,取出地仙泉,代替酒水。

  「老王,這什麼飲料,有清香味兒,也有蜂王漿味兒,但遠沒酒好喝啊。」秦誠抱怨。

  「喝吧,這東西再過三年,世間可能就再也沒有了,喝上一公升,保你多活幾十年!」王煊鄭重地說道。

  他相信眼前這兩人,也沒什麼隱瞞的,告訴他們,這東西真正能改命,讓人長久的活在世間。

  「酒是什麼東西,這輩子我都不想喝了,這個仙漿……真鮮美,我要喝飽!」

  經過地仙泉、山螺、黃金蘑等大補物的滋養,林教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臉色紅潤起來,精氣神開始變得旺盛,原本渾濁的雙眼都爍爍有光束了!

  他青壯年時是一個赫赫有名的大高手,現在舊疾盡去,當即就恢復了一部分力量!

  王煊道:「不急,這需要一個過程,我估計有一兩個月後,林教授就會重新成為一名舊術高手。」

  林教授越吃越熱,不斷出汗,渾身黏糊糊,代謝的毒素物質等不斷排出體外。

  「我怎麼越吃,自己越臭了?」秦誠也遇到這個問道。

  「你在改善體質,排毒與剔除雜質呢,隨著汗液出來了。」王煊告知。

  地仙泉、超凡蜂王漿、山螺可以可以提升兩人的生命力,拔高潛能,好處巨大。

  而黃金蘑菇則是一種靈藥,讓人突破,實力提升。

  「我覺得,自己力量變大了,體內有秘力緩緩流動,我這是快要成為一個大高手了嗎?」秦誠動容,有些不確定,也有些震撼。

  「放心吧,你肯定能突破。」王煊很有底氣與把握,就沖他帶回來的一堆靈藥,如果還不能讓秦誠突破,那就真見鬼了,又不是晉階超凡,只是凡人領域的破關而已。

  「秦誠會變得很強,小王你是不是強到了我有些不敢想像的程度?」林教授遲疑地問道。

  王煊看出他的異樣神色,覺得有事,便問他怎麼了。

  林教授沒有隱瞞,他當年的對頭來歷不簡單,有幾位師兄弟,其中一個師弟在另一座大學任教,放話在高校舊術對抗時,要針對林教授的學生。

  「就是將您胸口打出一個拳洞的那個對頭?」秦誠問道,林教授就是在那一役中被廢掉的。

  「是!」林教授點頭。

  「我幫您處理掉他們!」王煊開口。

  林教授搖頭拒絕,道:「不要,新星法律很嚴,真出事兒的話很容易引起大麻煩,你不要亂來,況且當年之戰已經過去了,我早已放下了。」

  王煊道:「秦誠,你來報林教授的研究生,正好也有資格從新月下來了,在開元大學讀研吧。」

  秦誠一臉懵,他這是要重返校園,讀研了?聽起來很不錯,只是這人生的起伏讓他有點應接不暇。

  「對方的人身手很高。」林教授說道,他自然明白王煊的意思,這是讓秦誠去教訓對方的弟子。

  「無妨,秦誠趕緊吃,然後你去洗個澡。我幫你煉化藥性。」王煊催促,主要是嫌他滿身是汗液,太臭了。

  不久後,王煊親自動手,以超凡手段助秦誠催發藥性,以超凡秘力牽引,讓秦誠全身血肉共振,這就驚人了!

  一剎那,秦誠全身發光,秘力湧現,五臟共鳴,釋放自身潛能,借藥性在沖關!

  原本,王煊想讓他自己慢慢提升,隨著藥性化開,滋養了血肉,未來一段時間,他必然會逐步破關的。

  但現在他覺得,可以幫他加速一些,同時再教他一些拳法,經文等,為林教授去出口氣!

  「我突破了,變強了,我似乎是……超級強者了!」秦誠血肉流動晶瑩光澤,激動到顫抖。

  王煊搖頭,道:「你還差的遠,慢慢來,今天就到這裡吧。」

  「對方什麼來頭?」王煊問道。

  「近代以來,以舊術正統自居。」林教授告知。

  相傳,這家人祖上出過真仙,而且不止一尊,不少於三人,在古代是赫赫有名的修行家族。

  到了近代以後,舊術沒落,那些古老的世家都銷聲匿跡,也只有他們這一家還活躍著,完好的傳承下來,便以舊術正統自居。

  事實上,近代以來,別家確實遠無法和這家相比。

  即便舊術沒落,他們族中也出現過宗師。

  「舊術四老,以及陳永傑的師傅,都算是散修崛起,雖然個人實力強,但論底蘊與過去幾代人的影響力等,遠無法和這家相比。」

  王煊心頭一動,道:「哦,以前說新星有個年歲很大的宗師,為了續命,強練某種激活五臟的秘法,結果卻把自己練死了,就是來自這家吧?」

  林教授點頭,道:「那個老者很強,當年幾乎算是大宗師了,一隻腳已經邁進去了,但還是練功至五臟腐爛而死。」

  王煊訝異,道:「在這個時代,能練到接近大宗師層次,確實了不起,是個人物!」

  不過,即便這一家底蘊恐怖,家中有列仙秘法,王煊也不怎麼在意。

  這家古代確實厲害,但是,時代不同了,再輝煌的世家也得落幕,在超凡者面前,翻不出什麼太大的風浪!

  「這個家族在古代出過不止一位真仙,有些恐怖,罕有家族能這樣,他們的經文多半不簡單!」

  王煊越是琢磨,越是覺得,這個家族在古代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沒幾個家族可以接連出現仙人!

  不過三年後,就是不知道這個家族是否會有真仙回來?

  「秦誠,我再幫你化解下藥性。」王煊覺得,短期內多幫他提升下實力為好,對上那個家族教導出的弟子,別真出什麼意外!

  「嗷……」秦誠痛苦的叫著,這次就不是享受了,被王煊拍擊,骨頭內骨髓都在共鳴,顫抖,五臟簌簌抖動,秘力激發,他覺得自己要炸開了。

  不過,有超凡者觀看他內里的情況,他不可能被撕裂五臟六腑。

  「我覺得,我又變強了!林教授,到時候我幫你出氣,我一個打他們十個!林外,你自己也能恢復過來,去找對頭報仇,實在不行,還有老王兜底呢!」

  王煊雖然沒有說自己在什麼境界,但林教授與秦誠都意識到,他應該很強,超出他們的預估了。

  王煊婉拒了林教授留宿,他帶著秦誠回去,準備讓老陳教他一些合適的拳法,經文等。

  「林教授,我可能會來蘇城長居一段時間,以後我們會常見面的。」王煊說道。

  兩人離開小區,剛到外面就看到了開元大學外的林地中有人練功。

  「老王,看美女!」

  「不看!」王煊轉身,不想去看,因為認識,正是那個美女學生。

  「似模似樣,這幾人都有兩下子。」秦誠點評,剛突破後,他覺得自己眼力都跟著提升了一大截。

  「拳法不錯!」秦誠開口。

  周佳聞言,回頭後一怔,但很快又來了精神,道:「要不咱們切磋下?」

  「可以!」秦誠點頭。

  「這個人的朋友自稱王無敵,你們一會兒小心點,狠狠地教育下他們一頓!」周佳提醒身邊的幾人。

  「砰!」

  這才一開始,秦誠就被踹了一角,酒頓時醒了,對方下腳有點狠,他可是剛突破,結果踹的他的胸口依舊很痛。

  他深吸了一口氣,道:「我要認真了!」

  砰砰砰!

  最終,秦誠將那個男子從林地中打到草地間,最後又一腳揣進湖裡去了。

  「還有沒有?」秦誠喊話。

  「我來!」又一人沖了過來。

  噗通!

  ……

  最後,四個人被秦誠踹進湖中,他沖周佳露齒一笑,道:「咱們也切磋下?」

  周佳轉身就跑,嗖嗖嗖沒影了,消失在開元大學中,連鞋都跑丟了一隻,她怕秦誠變態,把她也踹進湖中。

  「小樣,還想趁我喝多了,陰我,將我踹進湖裡,現在讓你們自己去和甲魚比賽游泳。」秦誠站湖邊,將幾個想要上岸的人都給踹了下去,然後大笑著,和王煊一起離去。

  「老陳,你覺得我最近突飛猛進,實力大幅度增長,這樣正常嗎?」

  晚間,王煊將秦誠帶到酒店,讓老陳看看,教秦誠一些合適的秘法,同時他自己也在詢問,他的修行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老陳真想捶他一頓,故意的吧,刺激他這個舊土第一人?

  「我的修行速度太快了,可是,我又沒有覺得根基不穩,相反很紮實,底子足夠厚了。」

  老陳聽到這種話,感覺胸腔中血液流速激增,感覺被惡意針對了,這是在對他炫耀嗎?

  「太快是不是不好?」王煊問道。

  老陳看著他一臉凝重之色,還在那裡嘆息,真想給他一拳,但是,他怕自己現在打不過這小子了。

  「快什麼,沒聽說過嗎,在古代有百日築基之說,正常水準!」老陳沒好氣地說道。

  王煊長出一口氣,道:「嗯,那我就放心了,我也就是最近這兩個多月突飛猛進,我當再接再厲,我認為我還可以更強!」

  老陳想問問他,你這是認真的嗎?還想要多強,還想要多快?

  「你們在說什麼?」秦誠一臉懵,老王到底有多強了,這個舊土第一人的臉色都有些異樣,老王似乎……很變態?!

  「明晚有個晚宴,財閥中的一些人請我吃飯,你們也去吧,和他們的人熟悉下。」老陳看向王煊。

  「不想去。」王煊不想冒頭,只想蟄伏著,低調點活的自在,不願聚焦在那些人的目光下,被他們分析與研究。

  另外,他想趕緊回元城一趟,去救個人。

  「去吧,有好處,有些事情還是需要和他們合作的,科技璀璨,我們現在打不過啊。」老陳感嘆。

  最後,他又神秘兮兮,低語道:「和他們混熟了,說不定就會請我們去家裡做客,看看他們的書房,欣賞下他們的收藏。你要知道,只要讓我們接近,就能捕捉到那些密封的……經文!」

  「有道理!」王煊鄭重地點頭。

  老陳笑了起來。

  這一刻,王煊覺得老陳有點猥瑣,這笑容……真可親啊,他也很認同!

  兩人瞬間都精神抖擻。

  「老鐘的書房,是不是研究下,怎麼才能靠近?」王煊問道。

  「難度不是一般的大,不過事在人為,仔細想想,肯定有辦法!」老陳說道。

  「雖然聽不明白,但我覺得,你們兩個現在有點不像好人!」秦誠在那裡嘀咕。

  「去,練和尚拳去!」老陳將他趕到另一個房間去了。

  次日,晚間,元初大廈頂層,金碧輝煌,異域的奇異晶體打磨成吊燈,流動夢幻般的光彩。大廳中擺著的幾株靈藥樹,滿樹花蕾,芬芳撲鼻,誘人的清香讓所有來客都覺得心神寧靜。

  這裡氣氛不錯,來賓客很多,除了財閥子弟,還有一些出名的探險家。

  王煊看到了一些熟人,比如,遠遠地就看到了周雲的嘴在那裡嘚瑟呢,也看到了身穿晚禮服的小鐘的大長腿。

  「你……」接著,他身邊走過一人,有些驚異,回頭看向他。

  「老凌!」王煊頓時和他招呼。

  凌啟明聞言,臉色瞬間黑了,他朝著遠處看了一眼。

  很快,王煊也注意到了,凌薇站的很遠,在宴會大廳的一角。

  「老凌!」又有人這麼喊,老陳走了過來,右手拍在凌啟明的肩頭。

  感謝:叄生緣狠人、尐塵戦、木易三天,謝謝三位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