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晚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凌啟明心情複雜,早年,即使他聲色俱厲,王煊依舊客氣地喊他凌叔,謙遜而有禮貌。

  自從在新月再次相見,他則直接喊他老凌了!

  王煊禮貌地解釋過,這是為了讓他安心,以後就別多想了。一時間凌啟明百感交集,怎麼很想打他一頓呢?!

  當他轉頭看向老陳,他心中更不淡定了,喊他老凌也就罷了,偏偏這個要死了、許多人都送過花圈的陳永傑,居然活的這麼年輕。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陳這是逆生長了?現在也就三十歲,妥妥地變成一個寸頭青年了。

  老陳這種充滿青春氣息的長相,再笑眯眯地喊他一句老凌,讓凌啟明非常不是滋味,超凡……真好啊!

  許多財閥所追求的不就是長生嗎?而陳永傑已經走在這條路上。凌啟明心緒起伏,無法平靜。

  他輕嘆了一聲,與老陳碰杯,道:「陳永傑,咱們年輕時也沒少在舊土打交道,關係不錯,沒有想到,一轉眼二三十年過去了,你走到了這一步。陳超凡,新星與舊地第一人,可與歲月相抗了。」

  老陳也嘆息,道:「一轉眼,我們這代人都老了。至於你說的第一人,我不敢當啊,壓力很大,沒有人可以一生高歌。說不定有一天神話就腐朽了,我最多也只是這個時代激起較高的一朵浪花,但隨時都可能會有大浪落下,那時終究會被拍的粉身碎骨。多年後再看你我,都是歲月面前凋落的黃葉,只是有的葉片稍微晚墜落片刻罷了。」

  兩個五十出頭的人,居然話語這麼沉重。王煊也不好喊老凌了,默默地敬了他一杯酒,轉身離去。

  「老凌,我和你說,你可能做了一件錯事。」老陳盯著王煊的背影說道。

  「你有話說?」凌啟明看著他,也看向王煊的背影。

  老陳點頭,道:「就沖咱們年輕時,一起挖過先秦方士大墓,一起欣賞與點評過那個時代幾個最漂亮的姑娘,我便想提醒你一下。」

  凌啟明神情略微恍惚,回憶起年輕時的一些荒唐事,搖了搖頭,又看向陳永傑。

  老陳很嚴肅,道:「王煊他……以後的成就會極高,在舊術這條路上他能走的非常遠,會超過你我的想像!作為老友,我也只能說這麼多了。」

  凌啟明聲音低沉,道:「都說他現在已是宗師了,比你年輕時都要強一大截,數年後,他很可能就是王超凡了?」

  「數年後,他會遠比你想像的還要強!」老陳鄭重說道,這種神色很少見。

  凌啟明頓時一驚,瞳孔收縮起來,他是個聰明人,不然也很難在他們這一系的財團中被視為接班人之一。

  「老凌,咱們關係不錯,我才和你多說了幾句。以後你如果看王煊不順眼,無視就好了,但是不要有動作,不要嘗試阻擊。不然的話,你面對的先是我陳超凡!」老陳轉身離去。

  凌啟明仰頭喝盡杯中酒!

  然後,他發現,那不是鍾家姑娘嗎?帶著一本泛黃的書籍,去找王煊了,悄然送了他一本經文秘冊?!

  凌啟明不得不多想,鍾庸這個人很恐怖,現在更是練了一種異常的秘籍,身體結出蟬殼,只要復甦,大概率就無人可抗衡了!

  鍾庸的重孫女送王煊經文,這是什麼意思?在密地時,鍾庸看好他嗎,曾有過吩咐?

  「看到沒有,他和你父親關係緩和了,剛才還碰了一杯呢,不過這個鐘晴怎麼過去了?」周雲在遠處的角落開口,與凌薇交談。他現在與平日不一樣,很嚴肅,看著場中的王煊與鍾晴,皺起了眉頭。

  周雲看向凌薇,道:「你們之間應該聊一聊,我去將鍾晴喊走。」

  大廳中,幾株靈藥樹流光溢彩,芬芳撲鼻。

  來自異域的奇石,擺成景觀,瑩瑩發光。更有幾頭怪物被製成標本,龐大懾人,引人圍觀。

  鍾晴穿著高跟鞋,穿著束腰開衩露出美腿的晚禮服,實在吸引眼球,她裊娜而來,在水晶燈下整個人清純甜美,很是燦爛,頻頻對向她打招呼的人微笑點頭。

  「九劫玄身?」王煊訝然,鍾家這點還不錯,很講信用。

  無論是鍾誠當初說送他寫真經文,還是老鍾用九劫玄身與老陳交換地仙泉,最後都履行了。

  在密地時,老鍾留了一手,只給了老陳半部九劫玄身,毫無疑問叮囑過鍾晴了,安全回歸新星後,可送出全本。

  「多謝!」王煊收了起來,九劫玄身與丈六金身對他練石板經文有大用,是極佳的輔助經文。

  鍾晴道:「我自己私下裡也和趙趙用經書換了地仙泉,在密地給了她五色金丹元神術。按照約定,回到新星後,我還要再給她一篇最頂級的經文。她說讓我直接給你,你想要什麼方向的秘法?下次我給你。」

  王煊想了想,開口道:「頂尖的鍛養肉身的經文,或者極致強大的精神法門。」

  「好!」鍾晴看著他,美眸燦燦,繞行了幾步,像是在反覆仔細打量他,最後小聲道:「王煊,王霄,是不是就是一個人?」

  她早就有所懷疑了,今天終於開口詢問。

  事到如今,王煊也無所謂了,真身與化身對外都展現的是宗師層次的戰力,暴露與否沒什麼大影響。

  只是,王霄有點招新術領域的人忌恨罷了。

  王煊笑了笑,沒有說話。

  附近,許多人都看著這邊,鍾晴大長腿,面孔漂亮精緻,再加上身份非同一般,確實非常吸引眼球。

  周雲走來,想要打招呼。

  這時,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出現,雖然不再是青年,但依舊帥氣,如今更是有種成熟的魅力。

  「趙叔!」周雲與鍾晴都打招呼,他則點了點頭,示意他要與王煊聊一聊。

  「我是清菡的父親。」中年男子自我介紹,神色頗為鄭重,也帶著一縷憂色。

  「趙叔。」王煊禮貌性的稱呼,但也沒有太過接近,自從經過老凌同志洗禮後,他對與這類人交談已經有了經驗。

  雖然他對趙清菡親近,對她父親初次見面也有好感,但是,過於接近的話,這類人想法太多,平常心應對就可以了。

  「我聽說了,在密地時,你多次救清菡,我很感激感謝。」趙澤峻開口,他沉聲問道:「和我說說清菡的具體情況吧,我很擔心。」

  王煊理解,身為父母,子女陷落在怪物橫行的密地中,誰不憂慮?

  他慢慢講述,告知趙澤峻,趙清菡目前看沒有危險,而且可能有不小的機緣。

  儘管對於新星人來說,被說話的老狐帶走覺得詭異,但也不是不能理解,連列仙都被證實存在,還有什麼不能接受。

  王煊講的很細緻,當然關於他與趙清菡的一些點滴,忽略過去了,避免眼前這個帥大叔化成老凌第二,成為「護女狂魔」,一切還是先等趙清菡回來再說吧。

  遠處,凌啟明看到趙澤峻拉著王煊在那裡低語,認證聆聽,不時認真地問上幾句,還不時點頭,他不禁輕輕一嘆。

  他從自己親外甥周雲那裡已經了解到不少情況,在密地中,王煊與趙清菡走的很近,兩人一同經歷生死磨難,又共進地仙城。

  他看向自己女兒凌薇那裡,發現她正轉過身去,慢慢遠去,只留下一道背影。

  王煊與趙澤峻談了很久,最後趙澤峻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小王,謝謝你,以後有事,或者有什麼麻煩,盡可以來聯繫我。」他塞給王煊一張銀色的名片,轉身離去。

  ……

  三個老頭子、五個中年人在和老陳說話,相談甚歡,恭喜他晉升超凡領域,明面就是為了給老陳祝賀,才有的這次晚宴。

  最後,他們提及一個很重要的目的。

  「老陳,你是超凡者,有足夠強橫的實力,我們剛才說的神聖龍蛋你真不動心?蘊含著海量的生命能量,可以讓你邁出去一大步!」

  「還有那魔法聖泉,喝下去就能成為大巫師,是神聖大藥啊!」

  他們談到西方人正在狩獵的那顆星球上,傳聞很吸引人。

  目前,西方的財閥都要瘋了,不斷派出艦隊,遣出高手,想要得到神聖龍蛋與奇藥,獲得長遠的壽命。

  消息傳過來後,東方這邊的老頭子,各個財閥的一些位高權重的人,也有點坐不住了,準備派人去狩獵。

  老陳能不動心嗎?連龍蛋與魔法聖泉都有,太神秘了,他確實想去見識一番,但他又怕被人留在那裡,回不來了。

  「小王,你是老王!?」鍾誠找到王煊,暗中問道,眼神不善,雙目瞪得很大,低聲道:「我姐說的,你……真的也是老王?」

  「你還差我一本經文,半部寫真呢!」王煊覺得,沒有必要瞞著了,既然他們猜測出了,還不如大方的承認。

  「我#!」鍾誠目瞪口呆!

  「來,我給你介紹個新朋友,他叫秦誠,名字和你挺有緣的。」王煊找到了正在和一位美女聊的正歡秦誠。

  「小王過來!」老陳喊他,然後,將神聖龍蛋與魔法聖泉的事告訴了他。

  三個老頭子、五個中年人都露出異色,陳永傑這是很看重這個年輕人啊,居然將這種事情和他說,五個中年人包括凌啟明與趙澤峻。

  老陳開口:「各位,小王很像年輕時的我,喜歡鑽研舊術,如果你們各家有些另類的經文,可以交給他去練試試看。他的悟性連我都很佩服,我老陳在這裡承諾,如果他能練出一些名堂,必有厚報。」

  王煊一聽就明白了,老陳到了超凡領域後,有一定的底氣了,終於開始打各家書房的注意,今天邁出了第一步,後面肯定會有別的門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