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適應與列仙相處的時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能不動心嗎?他對新星財閥收藏的歷代典籍眼熱久矣,但一直以來真沒有機會接近。

  「現在我們坐飛船,可以在外太空捕捉到一些奇異能量物質,幫財閥頭子梳理下身體,取信他們,藉此機會……」

  老陳震動精神領域,暗中傳音。

  王煊不得不嘆,老陳有些明目張胆啊,當著幾人的面,就這麼與他「商量」。

  「我覺得可行,是個不錯的思路。」王煊認可,財閥所求不是長命嗎?他與老陳都有手段做到。

  有些奇異物質適合養生,比如內景地中的神秘因子。但有些就不好說了,比如X物質,嚴重損傷走新術路的人的肉身,會引發各種病變。

  還比如N物質,那是從一顆異星上收集到的,可以對沖X物質,曾在新月上用來對付列仙。

  到目前為止,新星的技術根本無法分離各種能量因子,只能從某一顆星球大量汲取空氣後壓縮,整體帶走。

  因為,所有的能量因子無形無質,似乎沒有物理屬性。

  但是修行的人卻又能感知到。

  「我已經明白新術為人續命的手段,相當的殘忍,是從其他人類身上無情地剝奪生命力所得,然後轉贈給另外一人!」

  老陳神色嚴肅,新術那邊的手段太歹毒了,給人續命時,意味著新術的高層取走了另外一些人的生命力。

  王煊一聽,眼底深處頓時冷了下來,這和他們不是一個路數,異常狠毒,他覺得有必要剷除!

  「居然要無辜的人付出,不除掉這些人的話,以後可能會出大亂子!」王煊也在以精神領域交流。

  老陳點頭:「嗯,還好,目前只有新術領域的高層掌握有這種異術,屬於核心秘密,沒有流傳開來。」

  這種異術對那些人十分重要,極其關鍵,是他們立足的根本所在。

  他們可以為財閥續命數載,因此得到重視,被大財閥頭子青睞,從而獲取大量的資源,新術在這些年得以迅猛發展!

  「新術在哪片星空發現的,那裡到底什麼狀況?」王煊問道,到現在為止,他對新術所知還有限呢。

  到是老陳與舊土有關部門合作後,了解到許多驚人的秘辛。

  「在異域,蟲洞連著的一片星空,或許是平行宇宙,或許是我們這片浩瀚宇宙不曾探測到的一個角落。」

  老陳告知,那顆星球很不簡單,籠罩著大霧,所有新術都從那裡挖掘出來的。

  「怎麼說呢,通過有關部門解密的卷宗來看,那裡像是失敗的試驗場,留下了大量的新術!」

  老陳嚴重懷疑,曾有高等超凡文明,提前洞悉了天地劇變即將來臨,現世在自我糾錯,所以在試驗各種新術。

  一切都是為了活下去!

  王煊倒吸冷氣,這他麼的……太神秘了,也太恐怖了,宇宙無人知道的一個角落,有人在實驗,在準備,結果卻失敗了。

  他猜測道:「列仙嗎?透過大幕,告訴了某個高等超凡文明,並提供了一些理論,讓他們實驗?」

  老陳道:「也不見得是列仙,西方體系中成神的存在,亦或者是宇宙中其他神秘種族。」

  但老陳也覺得,那些人對舊術有所了解,在新術中可以看到相當的一部分痕跡。

  不過,有關部門的卷宗中著重記載,那裡發現的屍骨,大部分都像是超級物種。

  「新術領域的人,將那顆行星稱為超星,或者神星,這與他們將新術稱為超術或神術相對應。」

  「超星宇宙嗎?有機會倒是要去見識一下。」王煊說道。

  老陳語氣很凝重,道:「最好不要輕易踏足,我認為那裡有些秘密,新術領域的人一直沒有泄露出來,目前那裡被他們與幾個財閥把持了。」

  王煊心頭一驚,道:「你說奧列沙真是新術第一人嗎?在那顆超星上,是否還有更厲害的新術強者,畢竟他們經營二三十年了,萬一有部分厲害的人物一直躲在那裡沒有回來。」

  「這……很有可能啊!」老陳動容,事實上,他也有過懷疑。既然那個地方適合新術修行,說不定就有人常年蟄伏在異域,將合作的財閥都騙過了,始終躲在超星上。

  奧列沙或許不是新術領域唯一的超凡者!

  「這意味著,我們得謹慎點,別被人反下毒手,突然間滅掉!」老陳心中警報拉響,不敢大意了。

  他與王煊剛才還在計劃,對新術領域的高層實施斬首,根除那種殘忍的異術,但現在得要小心點了。

  兩人以精神領域暗中交流的同時,老陳也在談笑風生,同財閥中的重要人物高談闊論。

  「舊術領域中,有一些養生的秘密,已經漸漸被我們挖掘出來了。」老陳這種話果然直接吸引了三位老頭子的注意力,眼中有光芒亮起。

  他們最感興趣的還是活的久遠,在這個時代,財閥的極致目標是——長生!

  老陳笑道:「我適合打打殺殺,這種養生的古法,是小王挖掘出來的,對人體長壽的研究比我更透徹。」

  「小王,有什麼需要的,可以直接和我們說。」一個老頭子和藹可親地開口。

  「我閱讀大量古籍,也是剛剛摸索出一些門道而已,還需要完善。」王煊謙虛地說道。

  老陳道:「小王找到了一些古法,如果付出代價,大概率能為人續命。」

  有人謙遜,就得有人要高調點,不然的話,這些人說不定還真以為舊術才找到一些雞肋般的養生法。

  在場的人動容,連凌啟明都眼神燦燦,看向王煊,他自然也想多活數十年,甚至奪回青春。

  到了這個層次都很注重養生,不然的話他上次也不會出現在新月的廣寒宮中,去服食天價山螺。

  「小王,到時候我送你幾本養生經,你多參考下。」一個老頭子說道。

  「唔,不如開個養生殿……」

  ……

  三個老頭子最積極,開始試探了,想親身感受一下舊術領域中的養命手段。

  王煊依舊低調,三個老頭子想藉此機會體驗,白白讓他為幾人續命?顯然是多想了。無論是王煊還是老陳,都很沉得住氣。

  有底氣才能更淡定,也更能讓人重視。

  隨後,王煊與老陳又以精神領域單獨談了一會兒。

  「新星不僅有戰艦懸在我們頭頂上方,可滅地仙,可殺超凡者,說不定還藏著新術領域的大鱷呢,最近要留神。」老陳自我反省。

  王煊也神色凝重,道:「你說,新星是否會有列仙提前回來了?」

  不由得他不多想,密地的白孔雀付出慘烈代價,既然能提前回歸,那麼,就有可能還有第二例,甚至第三例!

  老陳心頭一沉,身體都繃緊了,越是深思,他越是眉頭深鎖,想到恐怖之處,他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不得不防啊!」他嘆道。

  然後,他看向王煊,這小子還沒暴露呢,只是個「宗師」。如果有列仙在現世中,大概率會先盯住超凡者。

  「所以,老陳,你要低調啊,不要飄。」王煊琢磨後,覺得即便超凡了,在新星也不能放鬆警惕。

  列仙融入現世,掌控高科技手段,甚至,活在財閥中,那就恐怖了!

  不止女方士會走這一步,如果還有其他真仙,約莫著也正在融入這個時代,會努力學習與消化這一切。

  「我怎麼覺得,新星變成真實的……恐怖劇場了,這一切可能正在發生!」老陳有點毛骨悚然。

  「所以,我們可能要漸漸適應一個與真仙相處的年代,接下來的三年裡,你我身邊,或許有張道陵,或許有呂洞賓,或許有嫦娥仙子,或許有陳摶,或許有九天玄女……但你我早期時有可能認不出來。」

  王煊這種話一出口,連他自己都呆住了,這有很大的機率會成為現實!

  絕頂列仙應該能活下來少數人,並逃回來,現在說不定就有人在偷渡了。

  紅衣女妖仙就在這麼做,隨時會現身!

  「這是什麼恐怖的年代……」老陳有些麻了,只要深想的話,現世將會讓人深感驚悚,傳說中的人物回歸,可能就活在他們的身邊。

  那是一群什麼樣的人物?都是歷代最厲害的角色,不僅實力強大,而且一個比一個精明,不然也活不到現在。

  任何一位真仙來到現世,都絕對是極其難纏的角色,不好對付。

  「要學會與列仙共處的時代到來了?」老陳喃喃,只盼著三年過後,現世糾錯,將仙人都打落到凡人層次。

  「我有點想回舊土了。」他自語,不過,他又想到,舊土多半比新星的「真仙怪物」更多,畢竟那裡有各種神話傳說!

  王煊道:「也不用自己嚇自己,我估摸著,他們首選還是密地、福地那種地方。畢竟有濃郁的超凡物質,真要回歸新星與舊土,超凡物質枯竭。他們在付出慘烈的代價、險死還生的情況下回來時,沒有神秘因子及時補充,可能承受不了。」

  他與老陳一同分析,認為回到新星與舊土的列仙,實力下降的會異常厲害,不見得能碾壓他們這樣的超凡者。

  兩人一番密語,探討各種情況以及怎麼應對。

  「不用過於憂慮,他們真要能掌控一切,也就沒有必要偷偷摸摸了。」老陳沉住了氣。

  王煊道:「你還記得當初我開啟內景地放出的那個儒雅而飄逸的男子嗎?」

  「記得!」老陳鄭重點頭。

  當時,王煊見到了女劍仙,也放出了白虎,並引出了紅衣女妖仙物。此外還有個男子,內景地一開,他對王煊與老陳他們舉杯示意,微微一笑,便飛走了。

  現在想來,那一笑很灑脫,其實也很深沉啊。

  王煊道:「只要我們自己不飄,別認為除了戰艦外,在單體戰鬥中已經超凡無敵了,那麼問題就不會非常嚴重。」

  老陳點頭,道:「嗯,穩重點吧,說不定哪天遇到一個人,他可能就是釋迦真身。」

  「是啊,說不定我常念叨的老張,某天就住到了我的隔壁。保不准哪天九天玄女就與我們在這座城市偶遇。」

  王煊想著那些可能出現的場景,既期待,也感覺十分恐怖,歷史中的那些人,負有盛名的列仙,很難說清真身到底如何,在現世中是善還是惡!

  晚上的那章,應該不會很晚,不能再陷入黑暗輪迴中,吃過晚飯後我就會立刻寫。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