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熱議與毀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錢老,這是影像,但只掃描到一部分,陳永傑周圍應該有無比濃郁的超凡物質,衝擊到了我們的昆蟲探測器,九成儀器都毀掉了!」

  銀色飛船中有人稟報,然後出現立體投影,播放老陳的部分戰鬥畫面。

  「有些恐怖啊!高等機械人的成本數以億計,物理攻擊被認為在個體戰鬥中沒有對手,是未來深空超級戰士的雛形,可在超凡者面前居然依舊不夠看,被虐殺了!」

  錢安,七十多歲了,屬於錢系財團高層之一,與老陳關係不錯,不久前就是他將老陳送過來的。

  「不止我們在掃描,也有其他未知來歷的微型探測器出沒。」有人說道。

  老錢點頭,這可以理解,超凡者回歸新星第一次出手,必然是各方矚目,會想盡辦法接近,拿到第一手資料。

  「有人發布視頻了,超凡之戰!」有人驚呼。

  在這個年代,網絡資訊尤為發達,幾乎已經沒有紙面的媒體,都早已轉為網絡運營,各大平台競爭激烈。

  任何爆點,能引發轟動的消息,都會是各家平台鎖定的目標。

  陳永傑、老鍾成為超凡者,自然引發各方關注,都在捕捉他們的消息。

  老鐘沒指望了,根本接近不了。至於陳永傑,自然早被人盯上了。

  只是這次,各平台應該沒那麼快才對。老陳第一時間坐飛船趕到,只有少數財閥與組織跟上了節奏,他們的昆蟲探測器拍攝到模糊的視頻。

  「誰在泄密?」

  「大概率是有人鋌而走險賺黑錢,將視頻以天價私下賣給了平台。」

  財閥與大組織獲取第一手資料,是為了研究與解析超凡者,根本不會賣消息賺那點小錢。

  一段模糊的視頻在短短的半個小時內衝上熱榜,雖然還在吊車尾,但按照這個趨勢殺入前十沒問題。

  「假的吧,這小伙子是誰啊?赤手空拳就和機械人開干,活膩了吧。」

  許多人看過視頻後,都在議論,不怎麼相信。

  「離譜啊,作為深空動力研究所的專業人士,我可以告訴你們,那是高等機械人,在單體戰鬥中無敵,即便是人類的修行者也根本不是它的對手,它連小型飛船都能擊落。」

  「三個高等機械人,凌空撲殺,合金長刀足以將山峰劈開,怎麼會敗給一個留著板寸的青年?」

  大多數不相信,還將老陳當成了寸頭一個青年。

  很快,另一段模糊的視頻出現,以不同的角度還原那場戰鬥。

  並且,有專業的解說員,告知人們,陳永傑是一個超凡者。

  「超凡者能對抗高等機械人,神話照進現實中?!」

  普通人對於超凡者所知有限,頓時引發熱議。

  雖然經過還原處理,但是老陳的畫面依舊模糊,所有人都認為他是個青年,這一天「平頭哥」火了。

  大眾看熱鬧,但真正的修行者,以及各大財閥與組織卻心頭沉重,在認真研究與分析。

  「那就是所謂的超凡手段嗎,他利用X物質等,干擾與毀掉了高等機械人!」

  幾個大組織在內部分析,研究超凡者。

  「我們的昆蟲探測器毀掉的有些多,都是昂貴的精密儀器,為了捕捉超凡者的身影,成本有些高!」

  他們對比不同時間段,不同的地點,依據陳永傑外放的超物質毀掉的昆蟲探測器數量,畫出一條曲線。

  然後,他們更是建立模型。

  「陳永傑周圍的超物質中混有莫名元素,不可分析,存在諸多變量,我們獲取的資料還是不夠多。」

  有時候,他們的昆蟲探測器損毀最嚴重時,老陳體現出的戰力卻一般,而有時候則完全相反。

  「那些變量中,大概率精神力量,發揮了極其可怕的作用!」

  某些組織中,個別顧問嚴肅地說道,對古代神話與超凡者研究的較多,通過古籍,通過傳說,解析出不少東西。

  ……

  在網絡平台上,超凡之戰引發轟動,成為爆點。

  儘管很多人都不怎麼相信,但是熱議程度卻相當的高。

  「高等機械人自殺式爆炸,都殺不死平頭青年,這要是真的,我也想去修行了。」

  一些人將信將疑,畢竟新術開始出現在新星,如果有更強大的超凡者,也不是不能相信。

  「咦,又出現一個年輕人,他沒動手啊,在那種場合下他都無比從容,大概率也是超凡者,該不會是寸頭青年的師兄弟吧?!」

  人們看到王煊模糊的樣子,但沒有捕捉到他出手的畫面,因為那一刻干擾太強烈了,附近的探測器都毀掉了。

  各大組織非常重視,反覆研究那幾段模糊的影像。

  「在那個王煊出現後,陳永傑散發的超物質突然大幅度暴漲,將附近的探測器都衝擊的毀掉了。看樣子,他很在乎那個王煊,大概率當成弟子傳人了,怕他出事兒,嚴加保護。」

  他們對比分析後,發現那個時間節點,超物質像火山爆發般噴涌,整片山林的天價探測器全滅!

  「換個思路,許多普通人看過模糊的視頻後,都在問那個後出現的年輕人會不會是寸頭青年的師兄弟!」

  「有沒有一種可能,那個王煊其實……是一個極其厲害的超凡者?所以他一出現,引發超物質像是山洪決堤,比陳永傑還可怕?!」

  「不會吧,他只是宗師,那麼年輕,如果是超凡者簡不可想像,比古代傳說中的那些大教子弟都厲害。」

  「那一瞬間,如同火山噴發般的恐怖超物質能量如果都是源自他,絕對比陳永傑都要強大啊,這不太可能吧?」

  ……

  有人注意到了王煊,重點研究他。

  在科技璀璨的年代,沒有人可以保住所有秘密,總會留下痕跡。

  王煊與老陳進入原始密林後,極速前行,趕往灰血組織在雲霧高原真正的重地。

  新術領域果然還有超凡者,而且就在新星上,肯定比與老陳還先邁入超凡領域中,隱藏的相當的深。

  「超星上,新術的源頭,是否還有真正的大鱷?」老陳覺得,以前小覷新術了。

  那些人十分沉得住氣,一直蟄伏著,想等到足夠強大的時候,給財閥來下狠的嗎?

  「以後,財閥會不會被顛覆?」

  王煊道:「不見得,新術領域與幾個財閥有深度合作,我懷疑,有的財閥知道他們,並掌控著他們。」

  老陳頓時嚴肅起來,如果是這種情況,那麼有些財閥就太危險了,既有明面上的戰艦可殺地仙,又初步接觸了超凡力量。

  「新星的大勢力在劇烈變化中,到了最後,有的組織多半會越來越恐怖,而有的可能會沒落,被人瓜分。」

  現在有的財閥還在想著獲取超凡血肉,進行解析。

  而有的財閥疑似已經掌控了少數超凡者,野心勃勃,不斷積澱非常規力量。

  兩人出現在三百里外,來到灰血組織一處重地。

  「有些麻煩,微型機械人,以及各種掃描裝置很多,這裡有大量的監控設備,我們稍微接近的話就會被發現。」

  他們探出精神領域,察覺到這片山林中密密麻麻,分布著各種微型儀器。

  「你保著我的肉身,我精神出竅去探查下!」王煊說道。

  老陳聽聞後,一陣無言,他也能精神出竅,但是這樣跑去出幾里地,他可不想嘗試,會累死人的。

  畢竟,他們還沒有踏足真正的逍遙遊大境界,不可能做到朝游北海暮蒼梧,現階段也就在附近徘徊較為合適。

  「你確信,能跑出去數里地?」

  王煊也沒有試過自己的極限,道:「我試試看。」

  然後,他便盤坐下來,精神離體,還好在這片密地中他沒有看到離奇與恐怖的景物。

  刷的一聲,王煊遠去,精神出竅後快如閃電,無視那些監控儀器,最後沒入地下。

  這片基地很廣闊,王煊前行三里地後,還只是探索到一部分區域,但已經有些吃力了。

  當他深入到四地里後,覺得很疲憊。

  深入五里地後,他不敢再冒險了,竟昏昏欲睡,這可不是好現象。

  宏大的地下工程,各種生物實驗室中浸泡著大量的怪物,有些是密地的物種,還有些則不認識。

  一些實驗室相當的血腥,以活人作為實驗體,在某片區域更是堆積著大量的人骨。

  如果傳出去,絕對會引發輿論風暴,灰血組織完全不將人命當回事兒,肆意進行各種人體實驗。

  此外,還有各種訓練營在培養殺手。

  更有專門的機械人隊伍,武裝力量驚人,一旦放出去,能輕易毀掉一地。

  地下還有飛船區域,停著一些小型飛船。

  王煊精神回歸肉身,大口喘息,趕緊喝地仙泉,然後運轉最強經文,這比進行一場大戰還要累人。

  「避免他們玉石俱焚,我們闖進去後得立刻毀掉他們幾處重要地帶,幾個主控制必須得快速拿下。」

  「就這麼殺進去?」

  「試試看純粹的超凡力量能不能掃平這裡!」

  「那行吧,殺!」

  最終,兩人徹底震動精神能量,也釋放超凡能量,摧毀附近所有探測器,不想留下什麼影像。

  轟的一聲,他們殺入地下基地中,這次沒有任何手軟,一瞬間電閃雷鳴,摧枯拉朽,所謂的殺手像是稻草人般掀飛出去一片。

  喀嚓!

  閃電過後,一隊機械人成為廢鐵。

  「殺!」

  很快,地下傳來大爆炸聲,一些控制室被毀掉了。

  高等機械人足有十幾個,第一時間帶著宛若鋼鐵叢林的普通機械人隊伍,密密麻麻,奔跑而來,以高能武器掃射。

  可惜,地下掩體眾多,本就是迂迴曲折,他們難以第一時間火力覆蓋兩人。

  兩人全力以赴後,無比恐怖,成片的機械人閃爍能量火花,內部的精密晶片等都被撕裂。

  遠遠望去,一片鋼鐵叢林僵在了原地,全都不動了。

  轟!

  有能量炮在地下基地中開火,也不顧地下的各種設施了,瘋狂朝著兩人所在區域攻擊。

  地下廣闊,道路很多,兩人化成殺神,見到灰血組織的人就殺,一路極速潛行,碾壓過去。

  這一天,灰血組織第十區染血,不知道有多少訓練營的殺手被擊斃。

  有人啟動小型飛船想要逃離,他們簡直不敢想像,在他們的主場,需要這樣狼狽逃亡。

  轟!

  這片區域發生大爆炸,老陳將癱瘓的高等機械人等投擲了出去,引爆了它們的能源裝置,讓小型飛船區域爆開恐怖的火光。

  「這裡沒有所謂的神靈?沒有超凡者!」

  兩人橫掃地下,不想耽擱太久,一路摧枯拉朽,破壞力實在太驚人了。

  當王煊找到目標時,鄭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王煊催動一柄飛劍,如匹練般將他身邊的一些機械人絞碎!

  那種寒光宛若太陽落入地下,綻放出璀璨無比的光華,所過之處,連厚重的合金門都擋不住,被剖開了,被絞碎了。

  王煊與老陳抓住他以及兩個身份更高的灰血組織的成員後,第一時間衝上地表,定時引爆地下武器庫。

  「累死老夫了!」老陳喘著粗氣,周身滾燙,超物質能量擴散,他感覺精疲力竭。

  因為,這場雷霆般的出擊,他的精神領域與肉身同時在爆發,全力摧毀一切,除卻殺敵,也在破壞那些探測器。

  鄭輝與兩位高層聽聞後,震撼的同時,也在詛咒,滅了一個基地啊,你只是累嗎?!

  王煊也很疲憊,這次力量全面爆發,不亞於一場真正的超凡大決戰!

  轟!

  灰血組織第十區,這片極其重要的基地大爆炸,全面毀滅了。

  這一天,新星各大財閥與組織初步接到消息時,全都無比震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