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王之蔑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灰血組織在新星有血色恐怖之稱,名氣非常大,在各種傳聞中,很多血與亂都與他們有關。

  「今天,有人教育了灰血組織!」

  這則消息在特定的圈子中像是長了翅膀般,瞬間傳遍各大財閥與頂尖的大組織,引發震動。

  「超凡者竟然可以做到這一步?」有人動容,陳永傑剛從密地回來,就立刻有了這種大手筆。

  灰血組織總共也就十個分部左右,現在直接就被人滅掉一個,損失絕對慘重,這在外人看來有些不可思議。

  因為出手的只有兩個人,乾淨利落,將一個地下核心基地摧毀,這要是對某些組織的首腦突襲,大概率能迅速斬首!

  一時間,各方都被驚到了,不得不深思,陳永傑之所以這麼做,有被逼迫的成分,但也震懾的成分。

  這是要讓各方掂量下,誰要狩獵超凡者,誰想針對他,那就要做好付出慘烈代價的準備!

  「吹開神話的迷霧,它正在從古代走來,從傳說接近現實,難道我們要逐漸適應與超凡者共處嗎?」有人沉聲道。

  「人類中的個體實力竟能達到這一步,很短的時間內,滅掉灰血組織十分之一的家底,這種事想一想就讓人不寒而慄!」

  有些大財閥的核心成員得到消息後,臉色都變了,超凡者出行必須得報備了,沒有商量的餘地。

  在他們看來,這都不算人類了,屬於極度危險的「物種」,兩個人而已,就已抵得上一個恐怖的殺手組織!

  「確切地說,主要還是陳永傑一個人,他是超凡者,那個王煊只是宗師!」有人糾正。

  「不!那個王煊出現時,林地中的超凡物質不正常,像是山洪爆發,萬一他也是超凡者呢?」

  某些組織的顧問神色凝重,沒有將王煊徹底排除在外。

  「那些超凡物質如果真的是因為他的出現,而翻倍的擴張,那說明,他才是第一號的危險人物,其能量等級比陳永傑還要高!」

  有人提出這種觀點。

  大組織最不缺的就是人,既然有所懷疑,那就需要做相應的預案。

  「讓人跟進,仔細研究下這個王煊,他如果是超凡者,說明陳永傑都是在為他掩護啊,簡直是驚雷,相當的恐怖!」

  即便王煊小心謹慎,但自這一日開始,他也被人盯上了,被懷疑了!

  那些頂尖的財閥與大組織,有自己高效的體系,一旦認真起來,十分可怕,他可能會暴露。

  有人做了一張圖,老陳徒手撕裂高等機械人,傳到網絡上後頓時火爆了,不需要文字描述,自帶話題與流量。

  平頭哥不負眾望,殺入熱榜前十!

  接著,有人將老鍾扛著戰艦跑了的那張圖找了出來,與寸頭青年手撕六米高的最強機械人對比。

  「時代真的不同了,新星與舊土都有人成為超凡者,神話出現在我們的身邊!」

  有大平台請來專業人士解讀,告知大眾,現實世界中真的有超凡者,古代的部分傳說是真的。

  這種言論自然引發熱議,普通民眾經歷了一次超凡衝擊。

  很快,有人放出一張圖,共有三個人物,圖中有老鍾扛著戰艦跑的背影圖,也有陳永傑手撕機械人的正面照,還有一個年輕人的側影,站在高處,微笑著看向那兩人。

  這張圖景意味深長,絕對是有人故意做出來的。

  儘管老陳的圖很朦朧,王煊的側影更是非常模糊,但意境卻很明顯。

  「這是在告訴我們,還有第三個超凡者嗎?更為年輕!」

  相關的圈子一眼看出,這是有人在試探,故意放出來的,有些組織的顧問的懷疑起了效果。

  「老鍾扛著戰艦跑,老陳將最強機械人撂倒,還有個神秘青年露出迷之微笑。」

  不知道怎麼傳出這樣一句話,引發轟動與激烈討論。

  有人在引導,讓寸頭青年衝上熱榜第七名,而話題的封面就是那張「三人圖」。

  「不會吧,我怎麼看著這張圖像是老王啊,這是有人要搞事情,將王煊推向風口浪尖。」

  鍾誠第一時間發現狀況,喊他姐姐過來,看熱榜上的資訊。

  一艘豪華遊艇上,周雲呼朋喚友,一起出海了,舉行海上派對,又開始了豐富多彩的舊生活。

  他也注意到熱榜,立刻向一群朋友吹噓,道:「看到沒有?陳永傑,真正的超凡者,我曾與他同行,一起在密地中征戰。我去……小王也登上了,還發出了王之蔑視,在那裡俯瞰兩大超凡!」

  雖然面容模糊,但他一眼就認出了那張「三人圖」中的神秘青年。

  「周雲,你不會在吹牛吧,我們知道你進了密地,但是,那些怪物,還有地仙城,有那麼離譜嗎?」

  「是啊,陳超凡我們已經知道了,這個王之蔑視是誰?」

  遊艇上,一群年輕的男女有部分來自財閥與大組織,身份都不簡單。

  「我兄弟,王煊,在密地中是敢殺異域大宗師的猛人,死在他手中的怪物就更用說了,在地仙城更是震懾異域一群強者,現在想來,他……該不會真是超凡者吧?!」

  周雲說到這裡,嚇了自己一大跳,他仔細回想在地仙城的經歷,王煊與老陳曾向一群異域強者收保護費,太強勢了。

  最後,他又搖了搖頭,道:「他應該還不是超凡者,太年輕了,現階段他要是能走到那一步,將來會走到什麼高度?要不了幾年,他多半就會成為地仙!」

  有人立時來了精神,道:「周雲,要不你將他請出來,這人似乎很有意思啊,一塊聚聚,反正大家都是年輕人,肯定玩得到一塊。」

  一個漂亮的女生美眸燦燦,也附和道:「對啊,將這個王之蔑視喊來,一塊玩兒,讓我們看一看未來的超凡者,甚至是地仙!」

  ……

  凌啟明看著網絡平台上的圖片,皺著眉頭思忖,別人不信王煊是超凡者,他卻有些上頭,心中不寧靜。

  他想到了陳永傑對他說的那些話,一時間,他有些出神。

  ……

  中洲最西部的區域,雲霧高原上,一片密林中,慘叫聲瘮人。

  鄭輝滿身血跡,被王煊彈指時,震斷了整條右臂,粉碎性骨折,皮肉都要脫落出去了。

  早先,他控制機械人複製體開口,說王煊不過是個添頭,用他來釣陳永傑,結果……真的實現了。

  但是,這種結局卻有些不太美妙。

  他幹了什麼事?用一頭史前巨鱷釣魚,結果又引來了一條大鱷魚,將他們灰血組織的一個分部在最短的時間內給滅掉了。

  他這是在主動招災,自取滅亡!

  「你殺了我也沒用,我沒什麼可說的。事實上,我真不知道總部在哪裡,我們都是單線聯繫,聽從總部的命令行事,我沒去過那裡!」

  「好好說話!」王煊又彈了一指,結果鄭輝的一條腿爆開,骨茬都露出來了。

  對於這種冷血的殺手組織的分部負責人之一,他一點也不手軟,親眼看到那裡進行各種泯滅人性的實驗,他就沒打算饒過這個組織。

  老陳對另外兩人也施展了酷刑,一巴掌拍過去,那兩個高層成員半邊身子都爛掉了,差點全面的「骨肉分離」。

  灰血組織的三個人嘴巴都很嚴實,不愧是殺手頭子,即便被敲斷骨頭,撕裂筋脈,他們也不鬆口。

  不過,王煊與老陳也沒有打算讓他們招供,只是在有意引導,然後以精神領域捕捉他們的思感,從而獲取秘密。

  可惜,這三人真的不知道灰血組織總部所在地。

  這個恐怖而又血腥的組織,保密措施做的很到位,下面的人都只是被動接受命令,根本不知道核心層的底細。

  各分部間也沒有任何聯繫。

  「什麼都不知道,要你們何用?」老陳一巴掌拍出去,其中一人頓時飛出去二十幾米遠,然後在密林中轟然解體,化成一片血霧。

  鄭輝與剩下的那人臉色煞白。

  他們知道,自己也馬上要死了,最後這一刻還是有些驚懼的,深感組織惹上了天大的麻煩。

  「我沒有想到,你也是超凡者,太意外了,這麼年輕,如果傳到外界去,估計所有組織都要震動!」

  鄭輝剛說完,就看到一口飛劍劈來,將他的身體絞碎,他悽厲慘叫,這簡直是凌遲般的酷刑。

  他也化成一團血霧,連骨頭都沒有剩下。

  「老陳,你說現在是否有列仙回歸了,正在觀察新星的一切,也通過發達的網絡資訊看到了你我的消息?」

  「有可能!」

  ……

  兩人離開雲霧高原,進入西部的大城市元城,這時已經是深夜。

  一次綁架,終究是讓他受損了,手機沒了,他在元城重新購買。

  「老陳,你成網紅了!」

  不久後,他們坐上一輛懸空列車,極速駛向中洲中部區域的蘇城,在車上老陳的臉色黑黑的。

  他想低調點,結果有人似乎在拿著放大鏡觀察他,還將他送上了熱搜榜,現在已經衝到第五名了!

  再這麼下去,排在他前面的剛入獄的吳姓男星,還有那個正在舉辦個人演唱會的甜美女星,熱度都要被他超過去了。

  這也就罷了,居然稱呼他為平頭哥!

  老陳決定,從今天開始養長發,改變形象!

  「別說我了,你也快暴露了。新星科技發達,各種手段防不勝防,無論你怎麼隱藏,都會留下蛛絲馬跡。現在,連王之蔑視都給你散布出去了,說明有人開始懷疑你了。」

  王煊點頭,不過現在也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了,居住在人口上千萬的城市中,與財閥臨近,真有人敢開戰艦來滅一城嗎?

  不敢屠城的話,其他武器對他無效了,現在的他已經相當的有底氣了!

  王煊已經做好了暴露的準備。

  即便懸空列車速度很快,但終究遠不如飛船,他們第二天清晨才回到蘇城。

  一大早上,就有很多人聯繫上老陳,都是各種宴請,各種聚會。

  他與王煊拔掉灰血組織一個分部,一夜過去後,發酵的更厲害了,讓各方都想近距離接觸他。

  老陳客氣的與人交談,有些婉拒了,有些則真的推不掉,接下來他有的忙了,問王煊去不去?

  「不去!」王煊一口拒絕。

  「咦,這個地方得去,有人請我們去欣賞他的收藏,去看他收錄的古代經文典籍!」老陳接了一個電話後,露出笑意。

  「有人主動邀請我們去看經文?!」王煊也呆住了,實在太意外了。

  老陳點頭,道:「舊術在我們手上顯現出非凡的力量,照耀出璀璨的光芒,有人賣好,想請我們去鑑賞,拉攏我們也屬正常。」

  接著他又補充道:「趁現在有些財閥還不知道超凡者的能力,不知道我們能盜取經文,趕緊收集!」

  「就怕他們不會將好東西拿出來。」王煊說道,財閥與大組織從來不會做吃虧的買賣。

  「嗯,先看看再說!」老陳點頭。

  請他們的人正是錢家,和老陳關係不錯的那個老頭子,曾送他去雲霧高原。

  晚霞染紅半邊天時,王煊與老陳來到了錢家在蘇城外的莊園中,有人領他們來到一座道觀前。

  錢家的人介紹,這裡的一磚一瓦都是從舊土運過來的,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老道觀。

  老錢早就等在道觀門口那裡了。

  剛一接近,王煊就動容,這個地方的神秘因子不算少,在超物質枯竭的新星上,這種地方幾乎可以讓人修行!

  他心跳加快,這樣的地方絕對有羽化奇物,是可以讓他開啟內景地的淨土,也是能讓他陷入險境的古代陷阱地!

  感謝:15年,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