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地仙之資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晚霞並不淒艷,反而紅的燦爛,染在建築物間,落在人身上,泛出微紅與淡金的光彩。

  錢安,七十五歲了,但不顯老,精神矍鑠,穿著練功服,手持經卷,頗有種出世的味道。

  在他的背後是一座規模不是很大的道觀。

  一磚一瓦都有古韻,淡金光暈映照瓦片,晚霞附著院牆,整座道觀座落紅塵中,頗具仙氣。

  老錢滿臉笑容,很熱情的迎接陳永傑與王煊,帶他們進道觀中。

  「人老了,我現在所追求的只是一份心靈上的寧靜。」他面色平和。

  老陳點頭,道:「其實,人到頭來追求的都是心境的平和啊,但需要一個過程。有些人達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標,最終歸于田園,心神寄託山水間。而有些人挫折不斷,體膚受苦,精神困頓,掙扎不出,逃脫不了,歷經磨難,最終也只能去追求心無波瀾。」

  說到這裡,他笑了笑,道:「老錢,你是前者啊,心境圓滿了。我是後者,還在塵世中苦熬,掙脫不了。」

  錢安搖頭,道:「老陳,你要是這樣說,我真想和你換一換,我願成為超凡者,從此逍遙人世間。什麼心靈寧靜,都只是自己欺騙自己啊。如果年富力強,血氣方剛,我願意過這種生活嗎?一切還不是迫不得已,人老了,沒法折騰了。」

  「我看你心態挺好的。」老陳笑道。

  錢安笑了,道:「我的心態,唉!你看,我身邊的人都這麼的青春,富有活力,說明我在懷念過去啊,看著她們,才能品味年輕時的美好時光,」

  王煊看了一眼他身邊的助理,是個相當年輕漂亮的姑娘,總覺得,這老爺子人老了,心沒老啊。

  老陳道:「你這是享受生活。而我呢,現在被人惦記,還在努力自保中。」

  「老陳,你真的很猛,這次嚇到不少人。還有小王,年輕有為,不少人都開始關注你了,因為你比同年齡段時的陳永傑都要強一大截,未來地仙可期!」

  王煊眉毛微挑,道:「誰在捧殺我?我跌跌撞撞,在密地中吃了一些靈藥才僥倖走到這一步,有人要害我啊。」

  錢安微笑,道:「小王,你不要自謙,也不要低估各家的顧問團。他們對神話的解析相當到位,甚至有人現在就懷疑,你已經是超凡者了。那張圖,王之蔑視,在許多人看來,很到位啊。」

  他們進入院中後,神秘因子緩緩波動著,在晚霞中,隨著有人走來而揚起,王煊可以清晰地看到。

  「將我與兩位超凡者放在一起,我能說什麼,再這麼下去我會出事兒的。」王煊接引一些粒子,納入身體中。

  他與老陳在雲霧高原大戰,終究是損失了一些超物質,長時間下去肯定不行,需要坐飛船到外太空補充。

  新星地表各種能量物質太稀薄了,近乎乾枯。

  但如果各家如果都有這樣的古蹟,那麼簡直是一片又一片淨土,哪裡還需要乘飛船去「九天外」採集精氣。

  「年輕,有強大的實力,疑似超凡,還這麼低調,了不起。」錢安感嘆。

  他沒等王煊多說,又道:「小王,有女有朋友嗎?你看我身邊這姑娘如何,年輕漂亮有能力,剛大二就自己創業了,有了家收益很高的網絡科技公司。」

  王煊無言,這老頭剛見面就要當媒婆?

  老錢身邊一個青春洋溢的姑娘翻白眼,道:「爺爺,你在說什麼!」

  王煊啞然,還以為這個新出現的靚麗姑娘也是錢安的助理之一呢,沒有想到是他的孫女。

  「錢芊,你看到的這個年輕人有可能會成為地仙,神話真正走進現實中,是個難得的潛力股啊。」錢安笑道。

  王煊自然不會當真,都什麼年代了,強如財閥怎麼可能需要這樣聯姻,一切都不過是老錢為了拉近彼此的關係,故意打趣而已。

  「王哥!」錢芊叫了一聲,這姑娘分寸也拿捏的很好,笑容可親,大眼眨動,很容易讓人生出好感。

  但也僅此罷了,各自都不會當真。

  老錢又喊過來一個年輕男子,名為錢瑞,讓他多和王煊走動,多請教修行上遇到的一些問題。

  不大的道觀中,老一輩、年輕一代都有,全是錢安的安排,這樣都有各自的話題,聊起來氣氛融洽。

  老錢很客氣,沒有財閥核心成員的高姿態,與對老陳與王煊十分熱情。

  「老陳,你放心,即便各家有微詞,有擔憂,我也會堅定地站在你這邊,和他們解釋通,時代不同了,不接受超凡者屹立新星上,早晚會出事兒。」

  錢安鄭重地說道,這是相當直接地表態,最後又問老陳,有什麼訴求?

  「其實,我一切都是為了自保,誰沒事兒願意殺伐?有人委託灰血這個恐怖與血腥的組織,想要我的命啊。」老陳沉聲道。

  然後他表態,他成為超凡者後,沒有什麼大的訴求,只想安心修煉。只要沒有人打擾他平靜的修行生活,他想當個普通人,沒事兒的時候,研究下養生與續命之法。

  顯然,老陳是通過錢安向各方釋放信號,別想那麼多,他沒什麼野心,不想與各方為敵。

  「在科技絢爛的年代,連地仙都可以打殺,我能翻起什麼浪花?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老陳很認真地強調。

  錢安笑著點頭,道:「我知道你,只是有些人想法多一些,比如,他們擔心出行時,被超凡者斬首。」

  不出意外,老錢也是代表部分人發聲,財閥與大組織掌控一切習慣了,現在出現了變數,心有顧慮。

  老陳搖頭,道:「我正要說這件事兒,這次我在雲霧高原遇了新術領域的超凡者,雖然被我重創,但他最後還是逃走了。他們隱藏的很深,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這還只是新星,在那新術的發源地,那顆超星上,到底隱藏著多少條大鱷,強到了什麼層次?財閥與各大組織要注意了,我感覺會出禍事!」

  老陳想的很明白,不能只有他與王煊暴露,一定要將新術的人揪出來,讓給各大組織去盯著,去放大研究。

  「哦!」錢安動容,很重視,變得無比嚴肅。

  無論是王煊還是老陳,都察覺到了他剎那的情緒波動,捕捉到他的一些思感。

  他雖然心驚,但其實錢系財閥不是無覺,很清楚,新術領域出現變數,且背後有大財閥在支撐,在掌控與安排。

  所以,錢家最近與老陳來往密切,其實各方都有準備。

  瞬間,王煊與老陳大致了解到,新星這邊各方關係錯綜複雜。

  這一次,錢安與請老陳來鑑賞他的收藏的經文只是藉口,更多的是試探,有合作的意向。

  雙方間沒有那麼直白,都是在談笑間各自摸了底,確定彼此利益上沒什麼衝突,可以走的更近。

  「來,老陳,小王,看一看我的收藏,我這人雖然練舊術沒什麼天賦,練拳只為強身健體,但還是找到一些不錯的經文。」

  錢安將他們帶進一座殿宇中,擺放著一排排書架,有各種經文典籍。

  到了這裡後,神秘因子更為濃郁了,王煊確信,這座道觀不簡單,那件羽化奇物異常驚人,能量波動十分劇烈,當年羽化登仙的人大概率極強!

  「這是從舊土終南山搬運來的道觀。」錢安告知。

  王煊動容,道教祖庭之一便在終南山!

  都有誰曾在終南山成仙?有跡可循。

  王煊與老陳迅速去看那些經書,確實不少,有各種拳譜,各種體術秘籍,但大多都是凡人練的舊術。

  兩人對視一眼,被猜中了,財閥家的稀珍經文沒那麼好拿,沒擺出來,果然不會做賠本的買賣。

  不過,王煊依舊在用心去記,以強大的精神領域掃過,未來如果超凡退潮,這些拳譜會很有用。

  即便是現在,對他來說也有一定的借鑑價值,完善他的修行路。

  「老陳,小王,我這邊還有個書架,收錄了幾本不太一樣的經書,說的雲裡霧裡,像神話般。不知道對你們有沒有用,如果有價值的話,幫老頭我養養生吧。到了我這把年歲,還是想多活幾年的。」

  錢安開口,帶著笑容,後面的話說的有些直接了,他有好東西,但是,他想體驗下早先聚會時兩人說過的養生秘法。

  王煊與老陳都笑了,這是計劃中的「安排」,兩人也有此意,不這樣的話怎麼能接近各家的書房?

  老陳道:「我練的都是殺伐功法,小王研究的是養生與長壽的法門,找他吧。」

  在另一座殿宇中,王煊與老陳動容,這裡雖然只有六本經書,但卻展現了一個完整的修行體系。

  這是金丹大道的修煉之法!

  他們也練了不少舊術,但是關於結成金丹這條路,關於這個方向的具體經文,卻了解的不多。

  不管以後是否要走金丹大道,這種典籍對他們來說都很重要,值得研讀與借鑑。

  當即,王煊請錢安坐下,他開始接引這座道觀的神秘因子,不斷注入他的身體中。

  效果極為明顯,片刻間,老錢的臉色就紅潤起來,到了最後整個人都仿佛有了一層淡淡晶瑩的光彩。

  旁邊,錢芊與錢瑞都驚呆了。他們看到,自己祖父的身上有某種柔和的光在緩緩流動,身體排出大量的汗液。老頭子舒服都哼哼出來了,腰杆挺的越來越直,渾濁的眼睛竟在燦燦生輝!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兩人恨不得取而代之,也想試試。

  在這個過程中,王煊不斷拍擊錢安身體各部位,用以掩飾他接引神秘物質的真相,當然這種手法也是有作用的,可以活血,更好的讓神秘因子發揮作用。

  「真是神奇,我感覺身輕體健,仿佛年輕了不少,精神格外旺盛。」錢安震撼。

  王煊點頭,他接引來神秘因子,梳理他老化的經脈,活化他的血肉,對他自然有莫大的好處。

  預期的效果達到了,王煊不介意在這裡多接引一些神秘因子,幫他不斷改善體質,有了錢安這個例子,廣告效應該會很驚人,大概率能陸續敲開一些老傢伙的書房的門。

  「小王,如果近期遇上一些事,你不搭理就是了,有些人閒不住,念頭多,你不用理會!」

  錢安得到好處後,這樣開口,提醒王煊。

  王煊立刻明白,有些人想搞事情,想從他這裡突破嗎?還是說,有財閥對他懷疑極重,想揭開他的秘密?

  他皺眉,如果是一般的試探也就罷了,如果有人多想,硬逼著他變強,那些人千萬不要後悔!

  感謝:叄生緣貓姐鐵粉、雪風様、仙陵,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