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盜內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小王,這種養生法,僅這一次有效,還是說以後還能進行?」錢安問道,是否可持續?這很重要,他頗為期待。

  王煊告訴他,養生循序漸進,正常來說,續命數載沒問題!

  錢安的雙目瞬間燦爛,根本不像是老年人的眼睛,炯炯有神,臉上掛滿笑容,連皺紋都舒展開了。

  他們聊的更投機了,很快,錢安親自去取出一本經書,送給王煊與老陳觀看,竟是傳說中的五色金丹本經!

  它是金丹大道領域中的絕世秘篇之一!

  王煊曾接觸到過這篇經文涉及精神的部分絕學,名為五色金丹元神術,是趙清菡幫他從鍾晴那裡交換過來的。

  王煊與老陳對視,剛才他們兩個已經準備精神出竅,想在道觀中踅摸下,看是否還有更驚人的經文。

  誰知錢安自己送出一篇重量級經文!

  在現世中,這已經屬於金丹、元嬰路線中的頂尖秘籍。

  「沒了。」老陳精神出竅,轉悠了一圈,確信道觀中確實沒有其他秘冊了,想來錢家的經書也不能都放在這裡。

  王煊開口:「我休息下,一會兒再幫你活血,催發五臟活性,效果還能再上一個台階。」

  得到了頂尖秘籍,他想有所表示。

  同時,他更想精神出竅,去看一看這裡的羽化奇物,想試試以精神天眼觀察會有什麼不同。

  王煊閉上雙目不動了,老陳守著他的肉身,同錢安聊天。

  霎時間,王煊精神離體,瞬間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神秘粒子從主殿那裡擴張,像是漣漪蕩漾。

  他快速接近,這裡的羽化奇物是半截銅牆,真是以黃銅澆鑄而成的,遭過雷劈,曾熔化過。

  它只剩下半米高的一小段,砌在主殿的的牆壁間,只露出部分。

  羽化奇物是它內部的一塊骨,藏在銅牆中,骨內有殘存著部分精神能量。

  王煊第一次以精神天眼這樣觀察,心中恍然,有所明悟。

  那殘存的精神為一道虛淡的影子,沉眠著,寂靜無聲,在它的背後有一道朦朧的縫隙,像是連著一個模糊世界,向外逸散神秘因子。

  王煊謹慎的接近,發現那道影子像是死去了般,如果不去以精神觸動,它似乎永遠不會醒來。

  他心頭一震,避開那道影子,牽引朦朧縫隙間中的神秘因子,並向里窺探。

  那裡面是……內景地!

  一位羽化登仙者曾經的內景地!

  王煊讓自己平靜下來,片刻後,這才再次接近,又一次窺探裡面的情況。

  內景地中也有一道虛淡的影子,如同死去了,寂靜沒有聲息。

  他思緒萬千,第一次洞徹真相,所謂的羽化奇物之所以能開啟內景地,原來有著這樣的本質。

  王煊擁有精神天眼,比以前更進一步了解到了真相。

  如果他激活外面的虛淡的影子,使之與內景地中那個共鳴,便會開啟列仙留下的內景地,兩個影子合一,昔日成仙者的殘碎精神復甦!

  王煊嘗試從那道朦朧的縫隙中直接汲取神秘因子,頓時牽引出濃郁的物質,滋養了他的精神。

  竟可以這樣?!

  他看著這道縫隙,感覺自己的精神體能偷渡進去,但是他沒亂來,那樣做相當的冒險,動靜過大,會驚醒裡面的影子。

  王煊牽引出一股神秘因子匯成的小溪,濃郁的粒子流將他的精神包裹了,然後他趕緊離開,不敢太過衝動。

  老陳第一時間覺察到不對勁兒,周圍的神秘物質明顯激增!

  王煊的肉身很快被那種因子覆蓋,五臟六腑都在發光,全身都有了一層晶瑩的寶輝。

  「小王這是……」錢安吃驚。

  錢瑞、錢芊也發呆,第一次看到這樣全身都發光的男子,寶相莊嚴,宛若神明盤坐,一層光暈將王煊籠罩了。

  他在催動最強經文,消化吸收這濃郁的物質,直到飽和!

  「我不是說了了嗎,小王擅長養生之道,他在修行,恢復體力。」

  老陳面不改色的回應道,心中卻在劇跳,小王這是在盜取列仙內景地中的稀珍物質?!

  不久後,王煊再次精神出竅,幫老陳牽引來一片濃郁的神秘因子,並告訴他具體情況。

  「精神天眼,觀察入微,能發現列仙的影子,並避開他,還能這樣用?」老陳羨慕的不得了。

  再一再二,王煊沒有再三,他怕過於頻繁,驚醒那兩道影子,僅這兩次的濃郁物質就足夠他與老陳補充所需,遠超過在雲霧高原的消耗。

  然後,他又幫錢安「梳理」了一遍身體,這次給予他的神秘物質更多,老錢當場印堂發光,唬的錢芊與錢瑞瞠目結舌。

  「你以精神天眼帶路,你覺得,我們能偷渡進那片內景地嗎?」老陳動心了,暗中問道。

  王煊搖頭,道:「大概率不行,一旦進去的話,估計會驚醒他,不被逼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冒險了。」

  晚間,錢安整個人聲音洪亮,精神奕奕,身體有無限的活力,喜悅與激動無比,設宴款待兩人,可謂賓主盡歡。

  錢安親自將他們送到莊園外,派專車將他們送走。

  王煊在蘇城住了下來,暫時準備在這座城市落腳。

  接下來的幾日,老陳不時赴宴,與各方接觸,他與王煊滅掉灰血組織一個分部的事還在發酵中,影響力巨大。

  王煊沒有再去參與,他在思考後面的路,是否要走金丹、元嬰路線?怎樣才能快速提升自己。

  這些天,秦誠也在忙,報考林教授的研究生,要進開元大學的人體潛能研究學院,準備和所謂的「舊術正統」一脈教導出來的弟子門徒碰撞下!

  當年,林教授被人將胸膛打出一個拳洞,秦誠要幫林教授出口惡氣,有王煊支持,他很有底氣。

  他喝過地仙泉,更是服食過靈藥,滋養了血肉,最近好處開始體現,實力開始慢慢提升,每天都能感覺到自己在變強。

  「老王你有什麼打算,最近看你都安靜的如同石頭般,在想什麼呢?」秦誠問道。

  「在想後面的路,怎樣才能成為地仙,怎麼對付歷史上活著但卻實力嚴重衰退的真仙。」王煊平靜地說道。

  秦誠發呆,感覺兩個人沒活在一片天地中,還能愉快的交談嗎?

  過了片刻他才道:「別說那麼遠了,近期有什麼打算?比如掙錢養家,交個女朋友。如果你沒有合適的目標,我帶你去開元大學去看美女。」

  他又問道:「對了,趙女神滯留在密地了?我聽鍾誠說,那地方異常危險,她還能回來嗎?」

  「應該沒問題,過段時間應該就能見到她了。」王煊露出笑容。

  「老王,你不對!以前提趙清菡的時候,你可沒有露出過這種笑容,你該不會和她發生了什麼吧?」秦誠狐疑,而後看向他,觀察他的臉色,道:「我去,老王,你禽獸啊,拿下趙女神了?厲害!」

  「怎麼說話呢,難聽死了。」王煊瞥了他一眼。

  「等會兒,你讓我緩緩,這消息有點爆炸啊。」秦誠手撫額頭,確實沒有想到這種狀況,最後嘆道:「老王,你厲害。我可是聽鍾誠說了,趙同學在新星這邊他們這些熟人中都很厲害,也有女神的稱號,你這無形中可能得罪了一些財閥子弟!」

  王煊第一時間想到了因為凌薇而對他有殺意的變態小宋。

  他頓時揉了揉太陽穴,道:「八字都沒一撇,你不要去亂說話。不然,萬一再出現一個護女狂魔,老趙來找我怎麼辦,都還沒有一點眉目呢,我這不是冤嗎?!」

  「先不說這個了,咱們的大學同學周坤、蘇嬋、李清竹、孔毅前幾天看到那張王之蔑視圖了,覺得很像你,聯繫我了,已經知道你來到新星,想聚會一下。」秦誠說道。

  新星這邊同學真不算少,加上從舊土過來的,能有數十人。

  王煊點頭,道:「我已經知道了,周坤、蘇嬋從你那裡知道了我的聯繫方式,電話過我了,等過段時間吧,近期可能有些事情。」

  最近,他租住的這個地方附近不時有人出沒,明顯是被各方拿放大鏡在觀察,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或許會出事兒。

  王煊自語:「與其如此,我不如給他們直接接觸的機會,不然總是暗中窺探我,實在讓人厭煩。」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發現是周雲。

  「小王,最近怎麼樣?要不要出來聚下,海上派對,月亮上聚會,各種好玩的地方你來選,我給你介紹一些新朋友。」

  「我最近有些事情要處理,以後約吧。你在哪裡呢?」王煊問他。

  「我啊,和朋友在外太空賽飛船。」周雲答道,一再邀請他,去天外放鬆。

  王煊還能說什麼,這傢伙的生活真的豐富多彩,讓人羨慕,他確實應該和他學下,懂得讓自己放鬆,不過他現在真沒時間。

  他放下電話,道:「我決定了,先掙錢養家,爭取也能買艘小型飛船,隨時可以去九天之上採集各種先天能量精氣。」

  「你想做什麼?」秦誠問他。

  「開個養生殿。」王煊說道,不是一時心血來潮,確實有這個打算。

  許多人都在窺視他,那麼給他們可以接觸他的機會,如果有什麼麻煩,就提前引爆吧。

  同時,他確實準備藉此機會做幾筆生意,獲取舊術經文,現在錢安神采奕奕,精神煥發,一下子像是年輕了幾歲,已經在小圈子中引起波瀾。

  現階段已經有人通過錢安向他遞話了,想要和他談一談。

  王煊是個行動派,帶著秦誠立刻在蘇城選擇合適的地點,但很快他就被打擊的不輕,蘇城的房價貴的離譜,任何一處商鋪動輒都是千萬級的。

  「這也……太誇張了吧?」王煊出神。

  「沒辦法,蘇城是一線城市,寸土寸金,就是這麼貴。」秦誠攤手。

  王煊看了下,地段好的、面積較大的房子,價格已經過億。

  他只能搖頭,這價格太離譜了。

  其實,他身上的東西如果變現的話,無比驚人,買下看中的房產完全沒問題。

  但無論是太陽金長矛、地仙泉、山螺等,他都不會出手,這些東西以後很難再遇到了,用一些少一些。

  「我後悔了,滅灰血組織的時候,沒有賺些外快!」他覺得,當時有很多機會。

  最不濟,誅殺新術領域的兩位超凡者時,哪怕收集一點血液,回來賣給錢安都行,絕對天價!

  「近期一直在修行,我都快忘記自己生在現世,活在紅塵中了,我得掙錢了!」

  他現在有點盼著灰血組織找他來報仇了,再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收些帳」。

  王煊低調的租了場地,租金昂貴的離譜。

  不得不說新星各種審批流程等都很快,他與秦誠短時間內就忙完了各種手續,掛上養生殿這塊牌子。

  「這是舊術館,切磋的地方嗎?我們想試試身手。」

  正如王煊所料,果然有人迫不及待的「接觸」他來了。

  「這裡是養命的地方,不武鬥,不切磋,你們走錯了地方。」秦誠開口告知情況。

  「不,有這個業務,營業執照上註明了。」王煊開口,笑著對秦誠道:「以後這塊歸你負責。」

  「老王,你想害死我啊!」秦誠臉色變了。

  王煊道:「舊術需要對決與廝殺,你現在底子有了,但嚴重缺乏實戰。」

  登門接觸王煊的人第一時間退走了,沒有滋事,因為錢安來了。

  接著,鍾晴、鍾誠姐弟到了,也來捧場。

  隨後周雲也來了,喊著:「小王,真的假的,錢老說了,這裡可以續命五載?我爺爺都動心了,經文都準備好了,讓我先來看看!」

  「要分人,看具體情況,看個人的底子如何。錢老不簡單,追求心中的寧靜,在家中復原了一座古道觀,我在那裡發現,特別適合他入靜,幫他養生續命事半功倍。」

  王煊想摸摸底,不止是經文,誰家有千年道觀、佛門古剎等,這些也是他的目標,不久後大概率能用上。

  這時,有人送來一封信,這年頭在紙張上寫信的人真的不多了。

  王煊撕開信封后,眼神凌厲了起來,信箋如血,帶著腥味,這是被血染過的紙張,寫了一段話:開業大吉,特來恭賀,十日內借人頭一用。

  簡單的話語,沒有過激的漫罵、詛咒等,但是殺氣騰騰,要取走王煊的頭顱。

  底款是個特殊的符號,那是灰血組織的徽記。

  錢安一看臉色頓時變了,這個組織……被拔出一個分部後,還要繼續,知道陳永陳是超凡者,還敢對與他關係莫逆的王煊出手?!

  「這是有人要掂量你,還是要血腥報復?」鍾晴皺眉。

  「過了,這個組織找滅吧,敢這麼明目張胆了,當年又不是沒被教育過。」鍾誠也開口說道。

  「有底氣,大概率他們有恃無恐,或許,背後有大財閥支撐著他們也說不定。」王煊說道,眼底深處冷漠,有人想促使他加速「成長」嗎?將會讓他有更大的動力去變強!

  感謝:抗毒魏、yifen混,謝謝盟主多次飄紅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