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分水嶺級大事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有些過了,應該找人遞話,去警告一番。」錢安開口,看得出他沒在說笑,表情很嚴肅。

  在新星,財閥不怕灰血組織,有足夠的底氣。

  「都什麼年代了,還搞這種恐嚇,這種組織不剷除的話留著幹什麼?」周雲也抱怨。

  「找找關係,查下灰血組織的分部,甚至是總部,他們這種沒有下限的暗殺,如果形成風氣,會搞亂新星的。」

  鍾誠不滿地開口,強烈建議揪出灰血組織,不能讓他們為所欲為,這是毒瘤!

  錢安沒有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想徹底根除灰血組織有些難度,他們的背後大概率與某些財閥牽連甚深。

  他和王煊打過招呼後匆匆離去,要去了解情況,最好由幾方牽頭,嚴厲敲打一下這個組織。

  很快,錢安就有消息傳來,他聲音低沉,說這次有些問題,他剛向一些人了解情況就被暗示,不要摻和!

  「小王你要注意,謹慎一些!」電話的那一頭錢安十分鄭重地叮囑,情況竟超出他的預料。

  他才張口而已,還沒有讓人遞話到灰血組織,結果反倒有人來勸阻他了,這相當不正常。

  鍾誠叫道:「反天了!新星是什麼地方?沒有血腥與恐怖滋生的土壤,灰血組織作為僱傭兵存在還勉強能生存,讓他麼去探索域外,敢明目張胆的在新星搞刺殺,登門送死亡帖子,這是在自取滅亡!」

  鍾晴開口:「他們沒有明著針對新星的財閥、大機構等,但對其他人做的惡事不算少,一直長存下來,早有足夠的底氣了。」

  鍾誠不服氣,道:「為什麼不除掉他們?我覺得,各方真要下定決心對付他們,很快就能剿滅!」

  「天真!」鍾晴瞥了他一眼,道:「他們漸漸做大做強,你以為因為什麼?,你知道他們在為誰做髒活累活嗎?背後必然有頂級大機構,或者相關財閥支撐!」

  「小王,你等我消息,我去托人問下情況,究竟是誰想攪風攪浪。」周雲離去前,信心很足。

  他覺得,老陳作為超凡者,能滅掉一個灰血組織的分部,若是找到線索,自然能繼續重創他們。

  然而,他剛回到家族中,就有長輩嚴厲警告,繼續他燈紅酒綠的生活去吧,現在的事不是他所能接觸的!

  「小王,我這是說著狠話,反被打臉了,家裡讓我遠離這次的是非漩渦,看樣子有長輩嗅到了非同一般的血腥味,問題很嚴重!」

  王煊皺眉,居然出現這種情況,讓財閥中的一些人都忌憚,讓他意識到了危機。

  「你們也趕緊離開吧,萬一出事兒,我可能照顧不到你們。」王煊看向鍾家姐弟。

  「可惜,我太爺爺還在昏沉中,不然的話,讓他打個招呼。」鍾誠說道。

  現階段,鍾家處在特殊的節點上,作為超級財閥,原本他們整個體系的運行不依賴於某一個人。

  老鍾現在成為了超凡者,如果復甦會形成另一種支撐。

  「我們去了解情況,到時候告訴你,保重。」

  在王煊的催促下,鍾家姐弟也走了。

  「老王,趕緊喊老陳回來。」秦誠開口,神色凝重,看似有大勢力要殺王煊,其實多半意在老陳。

  說到底,他們要針對的大概率還是超凡者!

  「你回開元大學,我相信,這個組織狩獵的目標是我和老陳。不要多說什麼,你在這裡幫不上什麼忙。我坐等他們上門,看一看他們的手段!」王煊冷笑。

  秦誠看得清形勢,雖有憂色,但還是聽他的勸告離開了,他留下來的話也只能成為拖累與負擔。

  他很清楚,王煊在修行的路上已經走到了他所難理解的高度。作為朋友,他給自己的定位就是,幫王煊處理現世中的各種雜事,至於修行路上的麻煩,他無能為力。

  王煊靜坐,事情確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對方要摘他的人頭,暗流激烈涌動。

  連錢安都被人勸阻了,不要摻和這次的事!

  「問題很嚴重。」王煊思忖,要麼是灰血組織發瘋了,對相關方透露信息,他們要魚死網破,所以讓各方都聞到血腥味,誰伸手都會被濺上一身血。

  要麼就是有超級財閥,有最頂尖的大機構在背後浮現身影,讓各方顧忌了。

  如果是頂級大勢力參與,那確實形勢不容樂觀。

  雖有些意外,但也可以理解。頂尖大勢力操控灰血組織,代表的是新星一部分大機構與財閥的意志,要針對超凡者。

  有人接納超凡,自然也有人保守,依舊想掌控所有,不允許特殊的個體出現。

  「總的來說,這次看似是一次針對我的行動,但可能意義深遠,是財閥中的保守派針對超凡的一次衝突與絞殺。」

  王煊深思,如果真是這種情況,確實是一個分水嶺級的大事件!

  他與老陳如果能對抗過去,擋住來此保守財閥與大組織的絞殺,那麼以後超凡者應該與那些勢力能共處在一個時代了。

  而如果他們敗了的話,某些頂尖大組織、大財閥將會變本加厲,再也不允許他們這樣的超凡者掙脫出「鐵幕」,超出掌控。

  他們是規則的制定者,一直以來都不允許這種有可能會凌駕於他們之上的個體出現。

  只有那些相對開明的財閥,估計在觀望,不參與,不阻止,不下場,靜待這一局落下帷幕。

  「王煊,穩住!」老陳打來電話,他不會在電話里多說什麼,因為該想到他的也想到了。

  如果真的是財閥下場,頂級的的大機構在背後支撐著灰血組織,要對付他們兩人的話,那麼通訊聯繫等都不穩妥了,大概率在被監控。

  老陳皺眉,這將是一次意義非凡的血色對抗!

  他最近不斷被人邀請,現在身在稍微靠東的永安城,距離蘇城能有一千五百里。

  「老陳,保重,如果誰想摘我頭顱的話,他們大概率先要除掉你!」王煊沉聲提醒。

  這個夜晚,王煊接到了鍾誠以密語發來的一些信息,這次事件的背後有超級財閥的身影!

  「果然啊,風雨欲來!」他琢磨著,如果不是在一線大城中,說不定有人已經用戰艦轟擊他與老陳了。

  「目前看,有人確實不想超凡者出現,即便有超凡的力量,也要掌控在他們的手中。」鍾誠提醒他要小心,即將有一場可怕的圍剿。

  他被驚到了,因為他聽家裡的長輩說,新術那邊也有過類似的事件,在外太空中,經歷過兩次極為嚴重地飛船故障事件,大概率「被失事」了。

  新術領域的人再強大,也沒有遠航能力,無法自由地往返超星宇宙與新星,需要乘坐大勢力的星際飛船。

  目前,新術那邊的人應該低頭了,他們的背後有神秘大勢力在進行各種安排。

  不久後,周雲以密語告訴了王煊關於灰血組織的部分資料,提及了一個可能存在的據點。

  這一晚,老陳也通過自己的關係,了解到許多訊息。並且,就在黎明時分,他突兀的離開了永安城。

  然後,他闖到了兩百里外的一片山區中,強勢出手。

  當日,灰血組織一個據點被老陳以超凡之力拔除!

  消息傳出後,各方震動,針對超凡者的圍獵還沒有開始,陳永傑便搶先動手了?他相當的強勢!

  那是灰血組織的一個分部,不知道是誰告訴了他,被他引爆了地下的能源系統,夷為平地。

  老陳出手後,第一時間消失了,藉助密林隱藏行蹤,摧毀一些探測器等,很快就重回城市中。

  這要是對某個大勢力實施斬首行動,成功率極高!

  各方心中無法平靜,陳永傑主動出擊,沒有低頭的意思。

  出乎意料,灰血組織竟第一個跳出來……表示抗議!

  「謠言,我們沒有對王煊發必殺令,有人冒充我們,故意將水攪渾!」他們憤慨無比,斥責陳永傑是劊子手。

  不少人愕然。

  連王煊接到消息時,都頗為驚異,這件事兒與灰血組織無關?他們被人拉下水,是局外人?

  老陳自然不會公開承認他又一次拔除了灰血組織一個分部的事,他對此否認,並深表遺憾。

  很快,他讓錢安為他向相關的圈子傳話,超凡者不會只有三五人,不久的將來會陸續出現。

  「無論你是否接受,神話正在與現實交融,即便有人這次殺了我,還會有其他超凡者出現,改變不了這種大勢。」

  「現在要做的不是堵,而是疏,制定超凡規則,維護應有的平和。先出現的超凡者不是法度的破壞者,更不是挑戰者,而是未來穩定的壓艙石。各方協商後,現有的超凡者會儘自己的一份力量保護新星的穩定與安寧。」

  「在古代人神共處,尚且平和,安定,現在科技燦爛,能迅速殺死地仙,超凡者與普通人自然能很好的同處一世……」

  老陳噼里啪啦說了很多,讓錢安將他的話語傳遞給各大組織,各大勢力。

  並且就在當日,他突兀的出現在數百里外的平源城,這是超級財閥秦家的所在地,這個舉動讓相關方心驚肉跳。

  錢安嚇了一大跳,聯繫他勸道:「老陳,穩住,現在還不確定是否有秦家要絞殺你。如果在這個關頭,你真對他們的一些人動手,會出大事的,各方都坐不住。獵殺頂級財閥的核心成員,將引發大地震,會讓所有大勢力擔憂,逼他們站到你的對立面,聯合絞殺超凡者!」

  老陳當日從秦誠離去,只是有個姿態而已,並沒有任何其他出格的舉動。

  但他這次趕到秦誠,還是讓不少人動容!

  次日,錢安提醒老陳,道:「昨日,秦家上空有戰艦出現……」

  兩日後,老陳接近蘇城,突兀地在路上被伏擊!

  「小王,老陳出事兒了!你要沉住氣,不要慌,不要亂來,你能為財閥續命,他們不會絞殺你……」錢安急促的話語在電話中傳來。

  老陳……出意外了,血濺途中!王煊的雙目頓時冷冽而又深邃,他怎麼可能會不出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