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超凡敗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們真的在一步一步逼我變強啊!」王煊站蘇城中,眺望天邊的雲朵,殺意激盪而起!

  他不知道老陳怎樣了,是否能活下來。如果噩耗傳來,不管誰出手,他都要殺過去,將之連根拔起!

  錢安與老陳密線聯繫,有一段急促而短暫的視頻,老陳滿身是血,負傷不輕,他在逃亡中。

  這是王煊所不能接受的!

  老陳在被人追殺?

  「你不要急,我在了解後續情況!」錢安說道,並告知之前新得到的部分消息。

  老陳很謹慎,沒有乘坐飛行在空中的交通工具,但他在離蘇城不到三百里時,有飛船「失事」,如天外彗星撞擊大地,俯衝向他。

  王煊了解到這一情況後,瞳孔收縮,握緊拳頭。

  新星上有自己的規則,正常情況下不准動用超級武器對本土開火,不然的話一旦起衝突就如此,會有災難性的後果。

  現在的確沒有人違反規則,並未用戰艦等來殺老陳。

  「飛船,一定是『被失事』的!」王煊臉色很冷,心中的殺意更濃了。

  為了殺死老陳,那些人無所不用其極,這比超級武器的轟殺有過之而無不及。

  王煊準備出城,去接應老陳。

  「小王,老陳沒有死,剛才我與他的密線又短暫的連通了,但他的情況不容樂觀,傷勢十分嚴重,而且有神秘強者在追殺他。」錢安再次聯繫上了王煊。

  「錢老,幫個忙,將老陳的精確坐標發給我!」王煊平靜地說道。

  錢安沉聲道:「小王,你千萬不要衝動,連老陳都出事兒了,你要是闖過去,會白白將自己搭進去。」

  他讓王煊保持鎮定,他已經嘗試去托關係,看能否聯繫上相關方,和他們談一談,從而保住老陳。

  王煊道:「你替我捎個話,想讓我續命的話,可以!但前提是,立刻停止追殺老陳!」

  王煊踏出了蘇城,按照早先得到的部分信息,朝著一方向趕了下去,他相信老陳如果活著,也會朝蘇城方向逃。

  既然有人懷疑他是超凡者了,那他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為了救老陳,他將徹底展現實力,去血洗那些人!

  一段時間後,錢安再次打電話過來,道:「小王,我托人去保老陳了,但是,那邊的人似乎沒有理會。他們只提到了你……不會死。」

  王煊深吸了一口氣,這些人留下他,是為了給他們續命?想什麼呢!

  他承認,這群人實力強大,手段毒辣,但卻這麼的傲慢,待殺掉老陳後,還想讓他低頭幫他們養生?

  當然,他也沒有全信。現在情況複雜,真正的敵人是誰都沒有浮出水面呢,他無法徹底相信任何人。

  緊接著,錢安告知老城的最新消息,道:「老陳接近蘇城了,他在咳血。」

  老陳這是重傷之下,又跑出來兩百里地?

  這時,王煊將強大的精神領域提升到了極限,眉心發光,奇景環繞,朝著某一個方向迎去。

  僅片刻後,他就覺察到了熟悉的氣息,錢安提供這則消息無誤,滿身是血的老陳出現了。

  他逃的極快,像是貼著地面飛行,地面都被他踩踏的崩開了,他用盡力量,不顧一切的奔行。

  王煊心頭一沉,老陳肩頭都撕裂了,一條臂膀差點墜落下來,眼神渙散,完全憑著強大的意志在支撐。

  肉身之傷不算什麼,只要沒有殘缺,老陳自己身上的福地碎片中就有地仙泉,可以藉它慢慢恢復過來。

  可是,他的精神為什麼這樣萎靡,要散掉的樣子?

  王煊剎那迎上老陳。

  這一刻,老陳像是耗盡了最後的力氣,雙目越發缺少焦距,他艱難的吐出幾個字,道:「小心……異寶!」

  然後,他就不支了,雙眼合上了。

  王煊給他灌了幾口地仙泉,並在他的傷口上灑了一些,將他背在了自己的後背上,手持短劍面向遠方。

  「轟!」

  突然,一輛懸浮車從十幾米高的空中墜落下來,很突然,向著王煊極速砸來。

  他心中大怒,一而再的用這種手段,現在又被「失事」了一輛飛行而過的懸浮車,真是要一手遮天嗎?!

  總的來說,這種懸空車俯衝而來,遠比不上一艘飛船的威力,震懾性意義更大。

  這是在展現他們在新星上的掌控力嗎?還是說,確實認為他只是宗師?

  王煊雙目幽冷,沒有過於誇張的凌空橫渡,只是恰到好處的躲避出去,背著老陳遠離那裡。

  他向後看了一眼,沒有捕捉到神秘的追殺者的身影,老陳翻山越嶺跑的太快,暫時擺脫了追兵。

  王煊背著老陳進入蘇城,幫他處理傷勢更要緊。

  路上不少人側目,他沒有理會,帶老陳進入「養生殿」,仔細檢查他的傷勢。

  強如超凡者的身體也有很多傷口,這是飛船俯衝,強烈的大爆炸導致的,常人必死無疑。

  飛船失事時,猛烈撞擊在地面,作用的範圍太廣了,身手再好的人都很難逃脫,會化成灰燼。

  老陳避開中心區域,沖了出去,但還是被能量光芒掃中,鮮血淋淋。

  當然,最嚴重的傷是來自冷兵器,他的一條臂膀差點被人斬斷,這證明有超凡者也出手了。

  這些都不足以致命,以老陳的體質養上一段時間就沒問題了。

  讓王煊不解的是,老陳處在昏沉中,他的精神領域中招了。

  「他提醒我,對方有異寶,是被某種寶物攻擊所致?」王煊神色凝重。

  瞬間,他精神出竅,儘管可能有追兵趕來,但肉身就在身邊,他不擔心出意外。

  事實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精神脫離肉身後,他感知的範圍更廣了,可以進一步提前發現敵蹤。

  現在他主要是探查老陳的精神領域到底出了什麼狀況。

  果然,在他的精神天眼下,一切無所遁形,老陳的精神領域中釘著三支暗紅色的小箭。

  這讓他心中震動,第一次遇上這樣的事,真的是被寶物所傷!

  那不是實體箭羽,而是一種奇異的能量,插在精神領域中,再仔細看的話,小箭上銘刻著特殊的符號。

  「老陳,你能聽到我的呼喚嗎?」王煊沒敢妄動,嘗試將他喚醒。

  那片精神領域中沒有絲毫的波瀾,老陳比陷入沉眠中還要寂靜,呼喚不醒。

  王煊探出精神,想嘗試將其中一支暗紅色的小箭拔出來,然而才稍微接近而已,他就感覺到了危險。

  他有種預感,真要觸及那支小箭,將它拔出的話,可能會引爆它!

  竟然這麼的棘手?王煊精神回歸肉身,眉頭深鎖。

  「來了!」

  追殺老陳的人到了嗎?王煊感覺有人在窺探。

  養生殿所在的位置雖然遠遠算不上最繁華地帶,但路上也有不少行人。

  那人沒有立刻出手,笑了笑,轉身離去。

  毫無疑問,他還會回來,這是不想光天化日之下顯現神通,露出非凡力量。

  王煊能夠感應到,這個人不弱,有危險的氣息瀰漫,大概率是那件異寶讓他心生警兆,那東西能威脅到他。

  「小王,老陳怎樣了,他被你背進城中了?」錢安打來電話,頗為吃驚。

  「他負傷了。」王煊沒有多說。

  「我讓最好的醫生過去。」

  「多謝,不過不用!」王煊婉拒。

  半個小時後,鍾晴姐弟二人打過來電話,兩人似乎大受觸動。

  「陳超凡被人重創了?」

  鍾家果然不一般,連他們身為小輩都得到了消息,可想而知,這件事兒在特定的圈子中傳開了。

  的確如此,超凡者敗了,這則消息在他們這個圈子中快速傳開,在很短的時間內,引起相關群體的議論。

  「小王,有人傳出消息,說老陳活不了。即便僥倖未死,也不會放過他。要我們幫忙嗎?派人去接你們……」

  鍾誠很夠意思,儘管現在他在家裡沒什麼話語權,但是熱血上涌後,他想去救王煊與陳永傑。

  鍾晴開口:「我試一試,遊說家裡人。不過我太爺爺沒有甦醒,家裡以穩為主,大概率不想刺激相關方,因為我太爺爺一旦醒來,也是超凡者,現在這個時間節點有些敏感。」

  王煊在密地救過她的命,深更半夜去尋找她,將她從沼澤地拽了出來,這些她並沒有忘記。

  「暫時不用,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王煊放下電話。

  很快,周雲也聯繫上他,對老陳還是很敬佩的,結果得悉老陳受重傷了,可能要死了。

  「我爺爺說,那些人大概率不允許老陳活著,會雷霆出手,彰顯威勢。但會留下你的性命,將你帶走。」他以密語低聲告知王煊一些情況。

  超凡敗了,正在發酵!

  在特定的圈子中引發很大的波瀾,許多人都在靜等最後的落幕。

  王煊掛斷電話後,平靜地坐在那裡,他將自己調整到了最佳狀態,用手摩挲冰冷的短劍。

  太陽落山沒有多久,路上還有行人,那個神秘人就來了。

  只要不是白天人最多的時候,他的一切行動以及造成的後果等都很容易善後,他身後的勢力掌控力極強。

  「超凡敗了?可是來的人也是超凡者啊……」王煊坐在房間中。

  不過,能驅使超凡者,也足以說明了那些勢力的強大與恐怖。

  一個黑衣男子從路的盡頭走來,手中提著一盞燈,鐫刻著歲月的痕跡,帶著斑駁的古意,燈芯發出暗紅色的光焰。

  「異寶,財閥挖出的好東西太多了,以前我只是在關注他們收錄的經文等,現在看來忽略了一個重要方向,他們也挖出過一些重寶!」王煊反省。

  在新星的現代社會中,這個男子穿著復古,周圍黑漆漆一片,所有路燈都熄滅了,只有他手中那盞古燈映照著他那張冷漠而僵硬的面龐。

  隔著還有上百米遠,那個男子手中的古燈發出朦朧的光華,燈體上鐫刻的箭羽印記像是有了生命,被注入暗紅色的火光後,向外飛出一道光束。

  一支暗紅色的小箭極速而來,飛向養生殿!

  ……

  「一切都將落幕了,超凡者要麼低頭,要麼死去,沒有人可以凌駕於我們制定的規則之上,超凡敗了!」遠方有人開口。

  同時,密密麻麻,無數的微型探測器化成昆蟲,飛向養生殿,要記錄下那一切。

  感謝:封情藏愛1986、一丟丟的丟丟1、上仙齊天,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