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大幕揭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路燈全部滅熄滅,城市的這塊區域一片漆黑,一道暗紅色的光束劃破沉悶與壓抑,極速沒入養生殿內!

  房間中幽暗,沒有燈光。王煊雙目清澈,揮動短劍,頓時像是有一道刺目的匹練瞬間綻放,向前斬去。

  暗紅色的箭羽穿牆而過,留下極小的箭孔,它很短,僅有簽字筆那麼長,但非常精緻。箭體上刻著密密麻麻的符號,流動紅色光暈,在其後方更是帶著長達數米的尾光,妖艷而懾人。

  它像是一顆紅色的流星,突兀地從域外砸落房間中,要毀掉這裡的一切。

  短劍璀璨,精準而有力的劈在不足巴掌長的暗紅小箭上,劍刃鋒銳無匹,無聲無息,將它截斷!

  王煊沒有驚喜,反而皮膚繃緊,他像是幽靈般快速閃避,在房間中留下成片的殘影,他寒毛倒豎。

  被斬斷的箭羽霎時間合在一起,重新化成一支完整的暗紅色小箭。箭杆上特殊的符號流動蒙蒙光輝,讓昏暗的房間都充滿妖異的紅暈。

  嗖!

  小箭快如閃電,追逐著王煊飛來,鎖定了他,要釘進他的精神中。

  他手中的短劍也不是凡物,但他從未催發出過奇異的符文,目前只是在依靠它鋒銳的劍刃。

  他倏地收起短劍,不再用它格擋。

  灼熱而刺痛的鋒芒逼近,王煊甩頭,避開那飛向他眉心的紅色光束,他雙眼爆射出實質化的光束。

  他以精神干預現世,改變箭羽的軌跡,但整片精神領域都有種疼痛感。

  這支箭羽太異常了,嚴重威脅到了他。

  箭羽飛過去的瞬間,又剎那調頭,暗紅光束交織,密密麻麻的符文浮現,極速而來,要釘入他的體內。

  王煊數次揮動手掌,以秘力向前轟去,但都沒有太大的效果。

  他體會到了老陳的無奈,面對這種異寶,根本躲避不了,而且無法有效毀掉。

  只能以精神領域硬抗嗎?

  這大概率不是一般的寶物,是財閥從古代神話時期挖出來的東西,現在被他們激活了,威能莫測。

  王煊第一次面對這樣的異寶,沒有什麼經驗,他運轉石板上記載的經文,肉身與精神共振,讓自己力量暴漲。

  他接連彈指,一道又一道雷霆綻放,在黑夜中震耳欲聾,全部打在暗紅色的箭羽上,它雖然折斷過,但最終又現!

  王煊發現,所有攻擊手段,都不如直接以精神領域去干預更有效!

  但老陳是前車之鑑,現在還處在活死人狀態中。

  寶物,不是說說而已,王煊在今夜對於古代超凡時期遺留下來的異寶,有了最為清醒與深刻的認知。

  一件真正的寶物,足以改變戰局!

  這不是在他密地中所見到的那些兵器,這是古代大教遺址中出土的真正奇物,有驚人的威能。

  他並未慌亂,因為他對自己還有信心,所有奇景共振,全部浮現了出來。

  帶著霧氣的仙山、墜落紅日的火山岩漿地、藍色湖擴張成汪洋……與他的精神領域凝結為一體,讓他更加的強大了!

  哧!

  暗紅色小箭飛向他的體表,這次躲不開了,而王煊也沒有想再被動下去,精神力暴涌,奇景共振,與現世共鳴。

  紅色的小箭刺進他的精神領域中,沒入那片墜落紅日的岩漿地,被奇景吞沒,束縛在那裡,被抵住了。

  這些奇景是什麼?王煊踏入超凡領域後,溝通神秘的精神世界,捕捉到到一角之地,讓其顯化。

  正常來說,即便神話沒有腐朽的時代,也沒有人可以在這個層次窺視到那一層又一層神秘的精神世界。

  當然,王煊也只是觸及到第一層精神世界模糊的一隅,接引來絲絲縷縷的奇異能量,形成奇景!

  暗紅色的小箭陷入奇景中,徹底沉寂了!

  房間中恢復黑暗,沒有燈火,只有王煊的一雙眼睛熠熠生輝,他心中有底了。

  古代超凡時期的寶物,的確強大的離譜,但是,他能走到這一步,形成奇景,也足夠非凡。

  即便是在古代,他在這個境界撬動第一層精神世界,都會有種說法,可以對抗傳說中的異寶!

  所有這些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進。

  自黑衣人提燈出現,到現在箭羽暗淡,都不過是剎那間的事。

  王煊覺察到,在街道上,在半空中,密密麻麻的微型探測器飛來,要接近這裡,要進入房間中。

  一道恐怖的電弧飛出,撕開黑暗,照亮路燈熄滅的街道,那些造價昂貴的探測器成片的墜落,被摧毀了。

  頃刻間,整條街道又陷入漆黑中。

  黑衣男子沒有停下腳步,提著古燈,步履平節奏不變,依舊在接近養生殿。

  他的整張臉冷漠而又僵硬,仿佛戴著一張沒有表情的面具,在暗紅色的燈焰下,有些陰冷與嚇人。

  此時,街道上已經沒有人,只有他有力的腳步聲。

  「有些意外,那裡有超凡級的雷霆綻放,是陳永傑復甦了,還是那個王煊真的也是超凡者?」

  遠方,有兩人盯著這邊,藉助高科技手段窺探整條街道上的動靜。

  「無論是誰,剛才都應該中了一箭,堅持不了多久。」

  與此同時,他們兩人抬頭,一艘戰艦像是陰雲般無聲的接近,出現在蘇城的上空,在這個沒有星月的夜晚,它顯得如此的猙獰,帶給人壓抑與恐怖之感。

  毫無疑問,這是一種強大的震懾。

  在這個時代,那如鋼鐵叢林般的艦體一旦開火,足以碾壓一切!

  ……

  晚間,各方都在等待消息,靜等此役落幕。

  「什麼,有戰艦懸浮在蘇城上空,他們要幹什麼,那裡可是人口千萬級的城市,他們過分了!」

  「雷霆出擊,彰顯威勢。但也不能壞了規矩,即便只是橫空而過也不行,萬一出了意外呢?」

  第一時間便有人施加壓力,任何人都不能踏過紅線。

  戰艦無聲的遠去,消失在天際盡頭。

  這時,相關的圈子在議論,無法寧靜,因為馬上就要有結果了,出手的大勢力早已對外放風,去結束一切!

  超凡者敗了,這是目前的看法,很難改變結局。

  漆黑的街道上,那個男子已經來到養生殿近前,並且發出了第二支箭羽。

  古燈朦朧,燈芯中紅色光焰交織,箭羽如虹芒,沒入房間中。

  這次王煊沒有躲避,精神領域與奇景凝結為一體,浮現在體外,像是一張大網張開了。

  暗紅色箭羽如流星墜落,沒入藍海奇景中,瞬間寂靜了。

  穿著復古服飾的黑衣男子,面無表情地踏足這片建築物間,超凡力量流轉,他的實力果然不弱。

  一剎那,他進入房間。

  王煊轟出一拳,雷光璀璨,向著那個男子打去。

  黑衣男子十分鎮靜,手中的古燈搖曳出光暈,光焰交織,將他覆蓋,形成一層保護光幕,同時又一支箭羽飛了出來。

  當王煊以奇景收走第三支暗紅箭羽,眼神依舊燦爛後,這個人的臉色終於變了,他的攻擊沒有起到相應的效果?!

  燈盞是真正的寶物,神話腐朽後,都能傳承到現在,足以說明它的非凡,價值連城!

  黑暗中,一道又一道雷霆落下,全部劈在他的身上,燈焰綻放的光幕成功擋住了,但是,光幕也在轟鳴,在暗淡。

  黑衣男子意識到糟了,這盞古燈的超凡能量不斷被消耗,終究會出大問題,需要補充超物質了。

  他也在發動攻擊,抬手間,濃郁的火光沸騰,要焚滅一切。但王煊一拳砸落,光焰全部熄滅!

  黑衣男子的心沉了下去,對方的實力比他強一截,古燈超物質稀薄了,無法發揮作用,他絕對不敵對方。

  這麼年輕,卻如此的強大,他內心震撼,這個王煊真的是一個超凡者!

  他瞳孔收縮,心神都在顫,這才是第一個號危險的人物,比陳永傑更恐怖,這是隱伏在水下的真正大鱷!

  儘管有人猜測,這個年輕人有些不對頭,但真正親身經歷後,他還是被驚到了。

  他轉身想逃,一道絢爛的劍光截斷了他的後路,那是一口飛劍向他劈來。

  光幕劇烈晃動,而後開始塌陷!

  那個年輕男子也到了近前,一拳壓落,打的本來就暗淡的光幕全面凹陷,愈發的沒有光彩了。

  像是瓷器在碎裂,光幕被撕裂了,王煊的拳頭轟了進去,劍光更是將那男子的黑衣斬出火星。

  那不是復古的服飾,本身就是古代遺留下來的護體寶衣,不過在鋒銳無比的短劍下,還是被輕易地斬開了。

  到了這一步,他的結局已經不可改變,他最大的倚仗就是那盞古燈,但現在它的超物質枯竭了。

  王煊一隻手按在他的頭顱上,讓他的頭骨當時就凹陷下去了,內部的腦組織徹底被摧毀。

  與此同時,劍光掃過,黑衣男子的身體被絞成數段,鮮血四濺。超凡者生命力頑強,王煊不可能給他留全屍。

  直到這時,古燈徹底熄滅,墜落向地面時被王煊一把接到手中,這件寶物易主。

  王煊雙目深邃,望向遠方,這是結束嗎?不,一切才剛開始!

  他相信,想絞殺他與老陳的大勢力也不想這樣落幕,有一方要付出更多的血與生命!

  ……

  「不知道小王怎樣了,那些人說要留下他,只取老陳的性命,讓人遺憾而無力。」周雲覺得,燈紅酒綠的生活無味了,關鍵時刻來臨,他只能幹瞪眼,被動等待不好的消息傳來。

  「王煊與老陳他們……」鍾誠也在嘆氣。

  特定的圈子中,所有人都在等待消息,在議論,雖然知道超凡敗了,但還是想等到最終的落幕。

  ……

  王煊低頭,看到了超凡者斷裂的身體中竟被植入了晶片,他也感應到了遠方有兩人在窺探。

  「血才剛開始流,大幕剛剛揭開!」他平靜地開口。

  感謝:明月有瑕、請叫我大叔、叄生緣全紅,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