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比肩古代傳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點了一杯飲品,看著窗外步行街上往來的行人,思緒飛揚。

  他安靜的坐在那裡,想到了舊土,想到了家人,又想到了他的修行,走金丹、元嬰路,還是自己摸索著前行?

  他有些出神。

  窗外的世界,不時有飛船自高空中遠去,沒入天際盡頭,各路人馬來了又去,搜羅最新消息,一片喧囂。

  而他坐在窗內的世界,像是與外面隔絕了,安寧而平靜,那些紛紛擾擾似乎與他無關。

  他偶爾飲一口清涼的椰莓汁,聽著飲品店中舒緩的音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消磨時光。

  「一個健壯的成年人,而且水性極好,溺死在一個小小的泳池中,消息就這麼傳出去了?多麼可笑?!」

  數里地之外,另一座隱秘的大廈中,有人怒了,臉色鐵青。

  現在,各方都知道了這則消息,讓他們情何以堪?

  他壓低聲音,與房間中的另一人爭執,要求動用頂級能量武器,在蘇城中直接動手,將那個王煊轟殺。

  「你瘋了,這裡人口數量千萬級,不是野外無人區,多少人在看著?你敢動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屠城,將這裡化成廢墟?」另一人反對。

  尤其是,這裡有財閥,居住在蘇城的李家、錢家會答應嗎?真要將他們的大本營毀掉,他們會開戰的!

  「那就動用規模可控的武器,對他實施定點清除,抹除蘇城一兩座建築物應該沒問題吧?」

  說話的人很冷酷,準備在蘇城中大開殺戒,毀掉幾座建築物算的了什麼?又不是真正的血洗一地。

  「到時候,就說在抓捕恐怖分子,有飛船意外走火了!」他的目光森然無比,嘴角掛著冷笑,道:「敢將我們的人溺死,那我就將你打成肉醬,真以為我們不敢在城中動手?!」

  瞬間,他的雙眼突出,像是有一雙無形的手掐著他的脖子,將他舉了起來。

  他很想大吼,怎麼可能?那個人在數里地之外,正在一家飲品店中,根本不在這片區域中。

  房間中的另外一人也驚悚了,難道他們猜錯了,真正的危險人物既不是陳永傑,也不是那個神秘的王煊,而是另有其人?!

  剛踏足超凡領域的人,即使天資出眾,可精神出竅的話,也難以遠離肉身這麼多遠。

  最近他們在惡補舊術領域的知識,縱然是在古代,在那最為璀璨的時期,也很少聽到這種傳說。

  「是他?不……可能!」那人的脖子要斷掉了。

  不久後,有人進入房間,發現他淹死在浴缸中,早已失去生命體徵。

  而房間中另外一人,則喝光了幾瓶烈性酒,生生醉死,酒精中毒而亡,死前似乎還撒了一陣酒瘋。

  至此,來到蘇城的負責人與他的兩個副手全死了,相隔數里,彼此詭異的離世,死狀相當的不體面。

  飲品店中正在放一首老歌,節奏舒緩,有種能喚起人回憶的年代感,王煊安靜的聽著,一直沒有離開。

  可外面卻無法平靜了,各方矚目,不少人都趕到附近,透過玻璃窗看著他。

  沒有下場參戰的人,則一點也不擔心,直接進入飲品店中近距離觀察他。外界都快起風暴了,這個年輕男子還能沉得住氣坐在這裡。

  光天化日,孫家在蘇城的三個負責人都死了,而且死法離奇,這是在給誰看呢?這絕對是在下戰書!

  外面風暴起,這裡一片平和與寧靜,各方的人都在陪著那個年輕人聽著留下歲月痕跡的老歌。

  孫家,他們接到消息後,部分人臉色冰冷。一而再的出這種事,那些死法極其可笑,這是在故意扇他們的臉。

  「可以確定了,他是超凡者,在以那些屍體下戰書,表明了他的態度。這個年輕人心氣很高啊,他想怎麼死呢!?」

  一位中年男子聲音平緩,但很有力量。

  「有些問題,相距數里之遙,他是怎麼去殺人的?即便精神出竅,也不可能遠離肉身四里地之遙。」有人發出疑問。

  孫家,收錄有各種舊術經文,兩部完整的金色竹簡,其中一部就落在他們的家中,昔日能得到,彰顯了他們的實力!

  這個家族更是有秘庫,珍藏著古代的各種神秘的器物,足以表明他們的底蘊。

  他們對古代的一些事了解的頗多,還請來一些資深顧問,專門研究一些古籍記載的秘辛等。

  「的確,在古代極其絢爛的時期,都很少能聽到這種傳說,初入超凡領域的人根本做不到這一步。」

  幾位資深顧問都在點頭,確定了這個問題。

  「難道他早已踏足超凡領域,是個積年老妖?」有人開口。

  「不,他應該是在密地中吃了什麼奇藥,近期才成為超凡者,早先根本不是。這裡有一些影音錄像,能夠證明。他之前曾經化名王霄,被稱為小王宗師……」

  不得不說,孫家很可怕,動用強大的關係,挖掘到了這一步,將王煊雨夜大戰的畫面再現。

  昔日的一些影音真實記錄著王煊的生死搏殺,手指甲都被人震落了,血肉模糊,他的眼神絕非作偽,那個時候,他力竭了,實力真的不足以橫掃群敵。

  這些都足以證明,他確實在進入密地後,近期才突破的。

  「難道我們猜錯了,在他與陳永傑的身後,其實還有一個更厲害的超凡者?!」

  孫家一些人皺眉,如果是這種情況,那問題就複雜了,更糟糕,到現在他們都沒有察覺到那個人。

  「平白無故出現第三人?想太多不好。」孫榮廷開口,坐在那裡,依舊平靜而冷淡,道:「萬一,他真的比肩古代傳說呢?」

  「不可能,在這個時代,已經誕生不了那樣的人,在神話還沒有腐朽的年代都罕有那樣的傳說,遑論是今世!」

  有人建議:「鬼先生出關了,原本應該去殺陳永傑,但我覺得,可以讓他先去掂量下這個王煊到底什麼狀況!」

  「我們的殺手鐧,什麼時候動一下?」

  ……

  各方都在關注,都在議論。一個上午而已,孫家派往蘇城的三個負責人就都被幹掉了,讓人吃驚。

  「陳永傑再次動身了,坐著一輛懸浮車遠行,看樣子真的是衝著孫家的大本營而去!」

  有人吃驚地說道。

  不久後,消息傳來,那輛懸浮車出事兒了,在半路上遭遇車禍,撞在山壁上,徹底爆碎。

  那裡的岩壁都熔化了,讓人懷疑,懸浮車解體時,能量未免太強了吧?

  很快,真實情況傳到各方大勢力耳中,孫家出動了最新型的超級機械人,沿途擊毀了那輛懸浮車。

  「陳永傑死了嗎?他想去一千四百里外的康寧城,接近孫家,難度太大了,沿途大概率要被轟殺。」

  「沒有,毛都沒有碰到,他疑似提前有感,躍下了懸浮車,躲進山林中。不久前他已經出現在那塊區域的一座人口接近百萬級的城市中。」

  「照這個速度,如果陳永傑每天突進數百里,孫家會深刻體會到冰冷的殺意,心理會承受極大的壓力!」

  各方動容。

  蘇城,飲品店中,王煊已經坐了很久,沒有理會周圍的那些眼睛,他在消化一些消息。

  半個小時後他離去,回到了住所。

  這一天註定無法寧靜,風暴已起,不可能平息。

  老陳暫時不動了,呆在那座人口接近百萬的城市中。

  王煊一天都在研究地圖,琢磨路線,他想出城去干一件大事!

  在殺那名負責人時,王煊捕捉了那個人的思感,知道了一些秘密。

  恐怕孫家高層還不知道,這個人意外洞悉了孫家的部分絕不允許泄露的機密。

  王煊準備今夜給超級財閥孫家一個血淋淋的教訓,讓他們此生難忘!

  夜晚,孫家突兀的發難了,無比的直接與霸道,真的有些撕破臉皮的架勢,震驚了所有人!

  一道恐怖的光束從天穹落下,將養生殿擊穿,整片建築物被抹平,破爛的水泥與鋼筋熔化,原地景象恐怖!

  養生殿消失!

  這道光震動了各方!

  蘇城,錢家與李家都坐不住了,連夜聯繫孫家,怒聲指責,這嚴重威脅到了他們的安全。

  「孫家太狠了,動用了中型戰艦,直接在蘇城動手,根本不想要活著的王煊為他們續命,抹掉了養生殿,那裡都熔化了,什麼都沒有剩下!」

  這則消息傳遍財閥與各大機構,在特定的圈子中引發巨大波瀾。

  所有人都震驚,有多少年了,各大勢力都沒有動用戰艦在本地動手了,這會打破某種平衡。

  如果各家都如此做的話,一旦有矛盾就開火,新星會成什麼樣子?

  「孫家,已經做好了賠償各家的準備,如果不付出代價,肯定說不過去!」有人冷聲道。

  規矩就是規矩,各方制定後,即便是超級財閥也不能違約,否則各方會聯手懲罰。

  「他們控制了火力,精準摧毀了那座建築物,附近有震感,周圍的建築物有的龜裂了,但沒有倒塌。」

  「風暴果然來了!那個年輕人呢,能活下來嗎?」

  人們等了很久,而孫家的人更是趕到現場,派出高等機械人,仔細掃描,這片城區沒有王煊的身影,再無他的生命體徵。

  「既然沒有跑出建築物,被突然落下的毀滅光束擊中,那麼……應該他死去了,不會有懸念,可惜!」

  「孫家為什麼發瘋?針對這個年輕人竟動用了戰艦,有些不對啊,實在過於興師動眾了吧?」

  一些人不解,連陳永傑都沒被戰艦轟殺呢,只是被「失事」的飛船撞擊過一次而已。

  孫家,許多人都在等待消息,確定王煊沒有逃出來後,部分人漸漸露出笑意。

  「比肩古代傳說?呵,也擋不住戰艦一擊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