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風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孫家有在舊術領域眼光毒辣的人,大概率有十足的把握認為,那個名為王煊的年輕人比陳永傑實力更強,是第一號危險的人物,所以不計後果也要先將他殺死!」有人做出推斷。

  不然的話,解釋不清他們為什麼突然動用戰艦,事後是要付出代價的。

  「孫家狠辣而果斷,一旦預判出會那個年輕人真箇會威脅到他們,便直接雷霆一擊,是孫家幾個老傢伙的風格!」

  蘇城中不少人動了,來自不同的組織,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都帶著機械人掃描,最終確信王煊沒有活下來。

  事實上,附近有各種探測器,一直都在監視這片區域,根本就沒有看到他的身影逃出來。

  「老王死了?!」晚間,鍾誠發呆,簡直不敢相信,昨天還見過面,今夜就聽到了這種噩耗。

  「我這心臟有點受不了!」周雲在新月上,原本這兩天心中頗為暢快,為此還曾放風,反擊奚落他的宋坤與孫逸晨。

  結果現在,王煊直接被孫家定點清除了?!

  「周雲,你那個疑似超凡的朋友王煊,被我們一不小心按死了。生命實在太脆弱,你我當珍惜。對不住,沒有想到,超凡者這麼弱。」

  夜晚,孫逸晨給周雲發了一段語音,赤裸裸地挑事兒,給周雲添堵。

  很快,有小道消息傳出,孫家有高人判斷出,王煊十分特殊,可比肩古代絢爛時期的天才。

  這個評價就有點高了,讓各方動容,這便是孫家立刻決定動用戰艦的原因?

  但孫家很快就否定了,似乎不想給死去的王煊過高的讚譽,很平淡地告訴外人,這是一個意外。

  「家裡的年輕人不懂事,有些衝動了,不小心造成了這種局面。」

  孫家有人平靜地說道,輕描淡寫。

  他們似乎不怎麼在乎王煊,一不小心將他按死了。

  有人感嘆,有人默然,終究不是修士的輝煌年代了,天資再驚人也沒用,這樣血淋淋的結局道盡了一切。

  「超凡與科技碰撞?想什麼呢!」平源城,秦家,秦鴻淺飲一小口酒,道:「黑科技層出不窮,現階段連地仙都照殺不誤。而最新一代的超級戰艦更是將問世了,一切都早已註定!」

  這個夜晚無法平靜,蘇城內的建築物被天穹上的一束光擊中,即便是孫家也不能隻手遮天,各種善後的事會很麻煩。

  一些財閥與大機構等一起向孫家施壓,不拿出一定量的好處肯定不會讓這件事翻篇。

  蘇城上空,龐大的戰艦遠去,壓抑與緊張的氣氛暫時消退。

  此時,一彎新月高掛,沒有雲朵的夜空中,漫天星斗燦爛,夜景美麗。

  王煊正在順著一條大河漂流而下,將手臂當作枕頭,雙手抱著頭仰躺在水面,看著星空,聽著河岸的蟲鳴、夜鳥的叫聲。

  他很放鬆,難得在這麼寧靜的夜晚,可以無拘無束的自由漂流,仰望星空,遙想宇宙深處的璀璨。

  在蘇城上空那道光束沒有落下前,王煊就頭疼欲裂,幾乎觸發超感,讓他第一時間意識到,莫大的危險在臨近。

  他在房間中撕裂地面,進入地下排水系統,極速遠去。

  原本他就要在今夜出擊,殺機突然降臨,他不得不提前行動。

  他從地下排水通道中,進入穿過蘇城的那條大河,在河底一路潛行,很快離開這座城市。

  然後,他便放鬆了,躺在河面上,看兩岸的山林,觀星河的燦爛,心中平和而又寧靜。

  「太慢了,得加速了!」

  他要去的地方在下游一百五十里處,如果自由漂流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趕到。

  王煊潛入深水中,以強大的精神領域捕捉到一頭數百斤的大魚,它通體鮮紅,似是一頭紅鯉。

  可惜,新星上缺少超凡物質,不然這條紅色的大鯉魚多半要成精了。

  王煊坐在紅鯉背上,以精神領域震懾,讓它以最快的速度朝著下游衝去。

  這個夜晚,波光粼粼的大河中,一條五六百斤的紅鯉擺尾,一會兒躍出水面,一會兒又潛入水中,在星月下鮮紅燦爛,景象驚人。

  這樣省時省力,王煊坐在紅鯉背上,悠然地看著兩岸的景物,覺得這樣去狩獵,旅途很愜意。

  偶爾遇上遊輪或者貨船,紅色的大鯉魚都會很有靈性的沉入水底,避免被人發現。

  兩岸蟲鳴、夜鳥長啼不斷,紅鯉已過萬重山,一百五十里水路,順流而下,真的很快。

  王煊臨上岸前,給紅鯉注入一些神秘因子,拍了拍它的頭,放它離去。

  當王煊上岸時,它躍出水面,向這邊看了又看,片刻後才擺尾消失。

  蘇城一百五十里外的這片地帶,是一片較為原始的山地,自然風貌保存完好,總體來說新星的環境不錯。

  他以強大的精神領域在這片地帶尋找,他從那個負責人的思感中得知,孫家在這裡建了一處地下基地。

  超級財閥實力強大,無比驚人,為了保護自身,也為了震懾別人,他們建有多處軍事基地。

  早年秘密開發這裡時,他們在大底部向著岸邊的山體開鑿,每次巨大的貨輪從這裡路過時,都會沉入河底很多物資。

  最初那些年,這裡真的算是一處隱秘的基地,但新星科技太發達了,時間一長自然會被探測到。

  各家大體都如此,瞞過普通民眾就是了,各自發現彼此的秘密基地,不會叫破。

  各家的核心高層,其實都知道對方的基地的確切位置。

  這處基地有些特殊,當中另有秘密,瞞過了各家。

  孫家早年曾從原住民手中得到一張獸皮圖,找到這裡,開發這片山地後,果然發現了異常。

  地下極深處有凍土,有血色的土壤,他們提煉這裡的凍土,竟提取出一些莫名的成分,蘊含著奇異的能量。

  他們在地下建立了各種實驗室,想將提取出的紅色晶體顆粒利用起來。

  這種東西有些可怕,常年接觸後,竟能讓人基因突變,有向好的方面變異的,也有人突然慘死。

  孫家極其重視,以軍事基地為掩飾,投入大量的資金在地下凍土區域進行各種研究。

  這裡的負責人是孫家的嫡系成員,屬於真正的高層,排序比死去的孫承權都要高。

  所以,王煊來了,要殺孫家的嫡系成員,也要看看那種紅色的晶體是什麼,蘊含著怎樣的奇異能量。

  同時,他更想毀掉這個基地!

  據悉,這裡有一艘中型戰艦,八艘小型戰艦,單這些就超過了上百億新星幣,真要毀掉,孫家必然吐血。

  就更不用說地底深處孫家所重視的凍土實驗室區域了。

  一個小時後,王煊在這片廣袤的山地中找到了地下基地。

  他爬上一株參天大樹,沒敢讓所有精神能量全部離開肉身,留下了小部分。他怕自己遠去時,有什麼獸類與猛禽接近身體,那樣的話就危險了。

  王煊的精神遠去,不僅找到了大河中的入口,也將山地中的幾個入口全發現了。

  隨後,他深入地下,第一時間看到了那艘中型戰艦,冰冷的金屬光澤,龐大的艦身,很有壓迫感。

  他立刻就不淡定了,這就是今夜在蘇城轟擊他的那艘戰艦,居然是從這裡出發的,又回到了此地!

  王煊冷漠凝視,今天實在是「有緣」,如果不將它引爆,對不起這個發現。

  他深入地下,溫度越來越低,終於看到了那片凍土,果然呈紅色,像是血水染過的一般。

  地下有成片的實驗室,有不少瘋狂的科研人員。

  不僅那些實驗體變異了,連一些科研人員的形體都有些怪,比如雙頭四臂的專家。

  有些實驗體更是離奇,人首蛇身,力大無窮,在進行力量測試時,將十幾公分厚的鐵門都用尾巴抽打的變形了。

  「紅色晶體,難道是逝石?」王煊皺眉,擺渡人徐福曾和他說過,星空中有些超凡文明藉助逝石修行。

  逝石不像是逝地中那麼輻射強烈與可怕,相對較為溫和,在一些超凡星球上可以挖掘到。

  「可我怎麼覺得,有種血腥的氣息?」王煊又猜測,這凍土該不會是被古代怪物的鮮血染紅的吧?

  原住民的祖先是列仙,這顆星球過去絕對不簡單。

  王煊去接觸那種紅色的晶體顆粒,感覺不是多麼好,有微弱的輻射,但也有種生命腐朽的氣息。

  王煊退後,不怎麼想接觸了,直接退出凍土區域。

  他找到了這片基地的負責人——孫承海,屬於孫家的實權高層。

  王煊二話沒說,直接以精神力控制了他,沒有立刻殺死,而是想審訊,以精神捕捉他的思感。

  「警報,外敵入侵,基地負責人被控制,自毀系統即將啟動。」警報聲響徹整片基地。

  孫承海的身體中被植入了晶片,第一時間判定出他出了異常,而他自己也足夠狠,通過體內晶片發出了自毀指令。

  王煊雖然在第一時間捕捉到了部分精神思感,但去撕裂他體內的晶片已經晚了,指令傳輸出去了。

  這個人夠狠,一點都不帶遲疑的。

  王煊也沒有猶豫,將他的脖子擰斷了!

  這是他殺掉的孫家第二位嫡系高層人物!

  事實上,這裡防禦驚人,如果不是以精神體入侵,王煊根本沒有辦法無聲地進入這片基地。

  即便這樣,他也是功虧一簣,沒有能好好的審訊一下孫承海,現在得離開了。

  因為,地下基地一旦自毀,他在外面的肉身也會被波及。

  「警報,基地負責人非正常死亡,百分百確定被外敵格殺,實驗室與基地開始自毀倒計時。」警報聲響徹整片基地。

  孫家人夠狠,不會留一點實驗成果給入侵者。

  這片基地大亂,有人想去啟動戰艦逃生。

  王煊直接破壞了中型戰艦的主控系統,幾艘小型戰艦的主控室也沒有放過,順帶撕裂。

  他剎那回歸數里外的肉身中,一路狂逃而去。

  他身後的山地中開始發生大爆炸!

  王煊遠去,看到了水中的大鯉魚居然還在,立刻招手,而後坐在了它的身上,如離弦之箭,自大河中遠去。

  地下不斷爆炸,最後波及了戰艦等,轟的一聲,恐怖的光火衝出地表,不要說地下,就是外部廣袤的山嶺都被毀掉了,整片天空都被照亮了。

  這個地方亮如白晝!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風暴,即將迅速發酵。這裡的動靜實在太大了,連蘇城都在第一時間感應到異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