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一夜突進八百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新月斜掛,繁星滿天,夜色柔和靜美。

  王煊坐在紅鯉的背上,沿著波光粼粼的大河一路東去,沒有回蘇城。

  在他的背後,那片遙遠的山脈中,有能量光束沖霄,傘狀的光芒照亮黑夜。

  那種撕裂黑色天幕的遠景,與近前的靜美形成鮮明的對比,王煊沒有回頭,沉靜地坐在紅鯉上,消失在天際盡頭。

  蘇城各方吃驚,有人抬頭看向百里外的夜空,那邊疑似有不正常的光輻射,染亮夜空。

  很快,遠方的探測器捕捉到了清晰的畫面,衛星也傳回來一些圖景,令所有人都震撼了。

  「是孫家戰艦離去的方向,難道是他們被攻擊了?」蘇城有人驚疑不定地開口。

  新星的規則被打破了嗎?

  看起來像是有威力強大的戰艦在交火,那片廣闊的山嶺都崩解了,化成光海!

  「孫家在那片地帶有一個基地,大概率出事兒了!」

  蘇城,各方都震驚了,多少年沒有這樣的事了?戰艦交火,一片基地化成可怕的能量火光。

  錢家、李家大本營就在這裡,高層被驚出一身冷汗,反應最迅速,派出飛船等去了解詳情。

  「孫家剛剛動用戰艦,定點清除了那個年輕人王煊,結果他們自己就出事兒了,這是巧合嗎?」

  「璀璨煙花,照亮夜空,那片山地都熔化了,簡直讓人難以置信,超級財閥孫家被人進攻。」

  到底是誰出手,有多少戰艦攻擊了那片基地?到現在為止還不得而知。

  人們都在等待調查結果。

  各方都覺得不可思議,這個夜晚發生了太多的意外。

  孫家像是籠罩了一層陰雲,幾個老頭子還有幾位中年男子坐在一起,沉悶與壓抑的氣氛讓人要窒息。

  這種損失對於他們也來說,也是血淋淋的痛,像是在身上大塊的剜肉。

  數十年來,孫家迅速擴張,很久沒有體驗到被人阻擊的苦悶滋味了。

  「很多年了,沒有人敢主動攻擊我們,現在卻突然死了那麼多人,失去了一個基地……」孫榮廷開口,平靜中帶著冷意,像是暴風驟雨前的寧靜。

  這個夜晚,對他們來說太沉重了。

  所有人都在猜測,究竟是哪個神秘勢力出手,用戰艦突兀地襲擊了孫家的基地。

  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聯想到是王煊單槍匹馬,殺入那片基地中,引爆了孫家的一處重地。

  深夜,鍾誠目瞪口呆,喃喃道:「老王,誰在為你報仇?你剛被人用超能光束抹去生命痕跡,結果當夜孫家那個基地就被人打沒了。」

  此時,孫逸晨簡直要嘔血了,他不久前還在熟人圈中低調的炫耀,結果沒多長時間,噩耗傳來,孫家遭遇「恐襲」,他的親叔叔孫承海葬身基地中!

  ……

  一座人口數量百萬級的城市中,老陳準備動身,想在這個夜晚趁亂一路向東,繼續接近孫家所在的康寧城。

  「王煊應該沒事吧?」他不怎麼相信那小子死了。

  他剛離開城市,心頭便一陣悸動,轉身快速回到城中,在這種關頭孫家依舊有人在盯著他。

  遠空,一艘小型戰艦橫空而過,在星月下如同魔影閃現,快速消失。

  孫家想來次狠的,今夜滅了王煊,也想趁機幹掉陳永傑,不過沒敢繼續在城中動手,而是想等他出去!

  紅鯉遠離蘇城三百里,王煊看到一座規模不小的城市,準備登岸,不再走水路,因為覺得還是有些慢。

  再次給紅鯉一些神秘物質後,他如同一道鬼魅般消失在河岸邊。

  半空中,巨大的噪音傳來,深夜有人飆車,懸空的跑車極速而行,雖然比不上小型飛船等,但絕對比紅鯉快多了。

  王煊想了想,忍住了,沒搭理這群飆車黨,新星的監控無處不在,真要搶一輛飛車,估計瞬間就暴露了。

  再說,他一直是個安分守法的好公民,也不想做那種事。

  他在路邊招手,攔了一輛計程飛車,道:「蘭城。」

  這是前方一座城市的名字,前往孫家的話會經過。

  司機沒說什麼,兩座城市雖然相距三百多里地,但以飛車的速度很快就能趕到。

  剛一上車,王煊就覺得不妥,監控無處不在,個人的軌跡簡直無所遁形,他不動聲色毀掉了車上幾處設備。

  然後,計程飛車剛駛到半途中,司機就皺眉了,道:「為了保護乘客的安全,我們車上都裝了安全監測設備,現在出了故障,總部通知我,需要去立刻維修。」

  天上有衛星,地面上各種交通設備也都有監控。王煊皺眉,這樣下去,他很快就會暴露。

  「我有急事,給你加價。」

  「真不行,我會被公司嚴厲處罰的。」司機搖頭。

  最為重要的是,新星上沒有黑車,任何一輛車差不多都有監控裝置,避免各種犯罪事件發生。

  「要不,我綁架你吧。」王煊看向他平靜地說道。

  「啊?!」司機震驚了。

  然後,這輛車一路狂飆,路過蘭城都沒有停,從城外疾馳遠去,一路向東。

  深夜,這輛計程飛車前行了五百里,最後沒有能源了,不得不停在路邊。

  而此時王煊距離蘇城已經有八百里,離孫家所在的安寧城還剩下千餘里。

  他估計行蹤有可能暴露了,新星上的探測器與各種攝像頭等,實在多的數不過來,防不勝防,繼續前進的話有些危險了。

  ……

  夜間,各種探測器以及衛星天眼還原真實的畫面,確定沒有戰艦進攻孫家的基地,是內部自毀。

  事實上,孫家比外人更先得悉這一情況,那處基地最後關頭傳送出來的少量畫面,被整理了出來。

  接著,有消息從數百里外傳來,路邊的探測器捕捉到疑似王煊的身影,他在河邊登岸。

  顯然,有財閥將王煊錄入特殊的系統中!

  但凡出現他的行蹤,一旦被發現,被捕捉到畫面,都會被第一時間傳送到某些組織的信息庫。

  無論是他,還是老陳,都被記入某張「名單」上,不管是否有敵意,各方對他們的出行軌跡都很在意。

  這則消息很快就被各方知道了,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他沒死?!」

  「怎麼可能,連戰艦的超能武器都沒有將他殺死,莫名出現在數百里外,難道他成為了地仙不成?!」

  當消息傳出後,財閥、大機構等都被驚呆了。

  許多人頭皮發麻,怎能不容他們多想?王煊不僅沒有死,還一路沿著那條大河順流而下。

  期間,大河畔的孫家基地爆炸了!

  「難道是他?!」

  一些人瞠目結舌,被鎮住了。

  從天而降的能量光束沒有殺死他?孫家的一處軍事基地反而莫名被搗毀,讓人心顫。

  可惜,那處河段較為偏僻,各家沒有在那裡布置探測器。孫家的基地大概捕捉到一些畫面,在毀滅之前應該傳出去了部分影音,但是他們沒有向外透露。

  今夜,接連出現意外,王煊的身影再現,這則消息讓各方失神,都覺得很夢幻。

  「這都能不死?」一些人久久不能平靜!

  「如果真的確定,那處基地是王煊毀掉的,那麼孫家估計要發瘋!」

  今夜發生的事太驚人了。

  康寧城,孫家內部宛若烏雲密布,一群人臉色都很陰沉,今夜對他們來說,壞消息一則接著一則。

  「發現了他的行蹤,他想朝我們這裡進發,不要猶豫了,將戰艦準備好,沿途轟殺他。」有人沉聲道。

  「立刻聯繫鬼先生,停止阻擊陳永傑,立刻去將那個王煊殺死!」

  孫家殺氣騰騰,恨不得立刻將王煊人道毀滅,今夜的損失讓他們痛徹心扉。

  ……

  王煊離開計程飛車,沒有再前進,進入前方的景悅城。果然,沒過多久,有戰艦無聲無息的逼近,在城外一閃而過,孫家的人陰魂不散,追蹤到了他。

  「一夜突進八百里,決心很大啊,他真想殺進康寧成,直逼孫家大本營?」

  當其他財閥、大機構得到消息後,都很震撼,這個年輕人疑似毀了孫家的基地,而後狂飆,一路東行!

  在特定的圈子中,許多人都在密切關注這件事,今夜無眠!

  他們覺得,這個年輕人太瘋狂了。

  老陳聞訊後,一陣無言,他提前上路,離開蘇城也不過五百里而已,王煊一夜間就已經超過他了。

  「小孫,王煊似乎沒死啊。」新月上,周雲嘴很欠,第一時間聯繫上了孫逸晨,道:「聽說孫家出意外了,一處基地爆炸,節哀,保重身體。」

  孫逸晨直接掛斷電話,沒有搭理他。

  景悅城,距離蘇城八百里,算是一線城市,人口數量也是千萬級的,財閥宋家的大本營就在這裡。

  所以,王煊很安心,找了一家離宋家很近,幾乎相鄰的大酒店。

  事實上,每當有人拜訪宋家時,大多也都選擇住在這座七星級酒店中。

  雖然是後半夜了,但是,宋家人無眠,萬萬沒有想到王煊來到他們的地盤,就住在一街之隔的流雲大酒店!

  「變態小宋的家就在這裡?」王煊露出異色。

  「變態小王來了!」宋家有人沉聲道。一位老者吩咐下去,嚴陣以待,事實上有戰艦起飛了,就在城外,如果有什麼意外,那必然要開火!

  到現在為止,人們還不能確定孫家的基地是不是王煊引爆的,只是嚴重懷疑而已,但這就足夠了,這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

  房間中,王煊精神奕奕,並無倦意,在路上乘車時他就將消耗的精神能量恢復了過來。

  後半夜,一艘戰艦出現在景悅城上空!

  這讓宋家人心頭狂跳,立刻警告戰艦中的人,不要在這裡交火,否則後果自負,宋家必然擊落他們。

  「我們只是送人。」戰艦中人有人回應。

  艦內有一口玉石棺槨,帶著斑駁古意,並冒出絲絲縷縷的黑霧,戰艦是專為送這個人而來。

  王煊站在窗前,看著夜空中的戰艦,雙目深邃,估量了下距離,太遙遠了,他的精神出竅也觸及不到。

  「嗯?」突然,他雙目中神芒綻放,看到了夜空中出現一道身影,是從那戰艦中飛出來的,直接向著他這裡而來。

  那是一道精神體,相距這麼遠,都能接近這裡?

  王煊手持古燈,盯著高空中,那個精神體臨近了,快速向著他這裡撲殺而來。

  他激活古燈,燈芯那裡光焰跳動,瞬間明亮起來,交織出一支暗紅色的小箭,帶著符文,哧的一聲飛了出去,釘在那道身影身上。

  那道身影頓時不動了,僵在窗外。

  王煊沒有任何猶豫,以精神能量牽引,轟的一聲,引爆了暗紅色的小箭,那道身影頓時炸開,煙消雲散。

  他皺眉,沒有想像中那麼不可敵。

  這時,高空中的戰艦內,那口玉棺中黑霧瀰漫,再次凝聚出一道身影,向著流雲酒店這裡撲來。

  這次,王煊精神出竅,以天眼觀看,終於看出端倪,那道飛撲來的精神體上附著某種特殊的物質,有奇異符文若隱若無的流動。

  他再次催動古燈,將這道精神能量體禁錮,而後引爆!

  就這樣,王煊連殺九道精神能量體!

  直至,第十道影子出現,在遠處開口:「我的本體未現,不想與你為敵,你殺的是我從遺蹟中收集到的一些精神碎片。」

  「那你為什麼來景悅城?」王煊站在窗前。

  「雖然神話腐朽了,而且註定要消散,但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啊。我過來,想看看你有多強,想與你合作。」那道黑色的影子居然說出這種話。

  「你是誰?」王煊沉聲問道,感覺這個影子有些不簡單。

  「我,一個孤魂野鬼,一個鬼奴而已。我們都是超凡者,可以合作,我可以幫你掀翻孫家!」

  感謝:DK5808,謝謝盟主的支持!

  今天深夜沒有章節了,我又被打進黑暗輪迴了,調節下,這幾天內會補章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