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內鬼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相當的突然,他想變成內鬼?一場超凡對決還沒有激烈血戰,就這樣結束。

  王煊站出窗前,靜默無聲,看著前方的黑影與高空中那艘戰艦。

  事情有些出乎意料,這才接觸,剛剛簡單交手,對方就叛變了,擱誰身上都不可能直接相信。

  「你我皆超凡,誰願意被人役使?」黑影沉聲道,似乎有某種壓抑在心底深處的憤懣,加重了語氣。

  這有一定的說服力,在神話腐朽的現代,能超凡必不簡單,這種人心氣自然極高,如果有選擇,誰願意當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走狗?

  「你之前為什麼投靠孫家?」王煊問道。

  他十分平靜,沒什麼情緒波動,現在形勢太複雜,能合作固然好,如果對方設陷阱,那麼接著殺就是了!

  「我原先和你一樣有衝勁兒,看不慣財閥想掌控一切的霸道姿態,結果我大意了,被孫家拿下,不得不低頭。」黑影開口。

  他是精神體狀態,不用擔心外人聽到他們的交談。

  王煊覺得,這個人很強,以本體御使從古代遺蹟中尋找到的精神碎片,這不是一般的手段。

  「你實力不弱,怎麼落在他們手中的,現在不能擺脫嗎?」

  黑影嘆道:「真的不要小看財閥,在這個特殊的年代,超凡漸消亡,列仙洞府自虛空中墜落,他們挖掘到了太多的奇物。」

  依照他所說,他有一腔熱血,曾經隻身接近孫家,但被無情的鎮壓了,超級財閥的底蘊深厚的可怕!

  「孫家的秘庫門前,懸掛著一口鐘。我才臨近,古鐘自鳴,當場收走我一魂兩魄,陷落他們手中。」

  這則消息很驚人,對王煊來說非常重要。

  「神鍾自鳴,當時有超凡者催動嗎?」王煊神色凝重地問道,超物質枯竭了,孫家還有這種力量,確實可怕。

  「沒有看到。」黑影搖頭。

  他很嚴肅,補充道:「我懷疑,那是上古重寶,列仙匆匆離去,沒有能帶走!」

  接著,他很無奈,道:「有些財閥,自己都不知道家中的奇物多麼的恐怖,能有效的斬殺超凡者。」

  他明言,隨著時間推移,財閥漸漸也意識到了,秘庫中的東西不簡單。

  他鄭重提醒,道:「近期,他們將密地採集來的X物質等,注入許多古代異物上,有些東西復甦了,所以接近財閥時,一定要小心!」

  黑影能夠說出這麼多,告誡王煊,財閥中可能存在的各種危險,確實表明他有合作之意。

  但王煊不可能全信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早先,這道黑影的攻擊並未摻假,其實很凌厲,那些精神體一道接著一道的飛來,換個人可能就會被撲殺了!

  黑影來自孫家,肯定知道古燈落在他的手中,出動那些精神碎片,應該是想消耗掉燈體的超物質。

  他大概沒有想到,王煊竟然能連殺他從古代遺址中收集到的九塊強大的精神碎片,而燈體中的超物質依舊不枯竭!

  能打殺就打殺掉,不能的話,那麼就換個思路合作,這很現實,也很真實。

  黑道心有感觸,悵然道:「我常在懷疑,這片星空是否有意識?鍾愛科技文明,要徹底磨滅超凡者!這片天地,太有利財閥了,神話腐朽,列仙洞府被他們挖掘,科技力量越來越強大,而超凡卻在漸消亡,這個時代給予了他們太多……」

  「我能見見你的本體嗎?」王煊問道,他想將黑影看個透徹。

  這個人連神話全面腐朽,超凡終將消亡都了解,知道的太多了。

  黑影沒有答應,道:「還是不見了,我躺在一口玉石棺中,不方便從飛船出來接近你,也容易引起孫家的懷疑。」

  然後,他保證,只要王煊進入康寧城,兩人可以合謀,他將提供孫家的各種防衛圖,而且他必然要出手,裡應外合。

  「你擋住那口古鐘三分鐘,助我一魂兩魄脫困。」

  王煊心底有些波瀾,三魂七魄這種劃分方式屬於古法。

  無論是在肉身中,還是精神出竅時,王煊的精神能量都是一個整體。

  他開口道:「那口大鐘能收走你的魂魄,我也不見得能擋住。」

  「不,我覺得你很強,在這個年齡段就能隻身覆滅孫家一個基地,可比肩古代傳說。我相信,你現在已經能提前神遊,可以做到其他超凡者不能做到的事。」

  黑影開口,他所說的神遊,顯然是指精神出竅。

  王煊搖頭,道:「那不是我做的,是我家教祖看不過孫家用戰艦轟殺我,一怒之下出手。我哪裡有那樣的神通?我離開肉身後,最多也只能在百餘米內徘徊。」

  「你家……教祖,是哪位前輩?」黑影遲疑地問道。

  「不知道,他不說,只是偶爾來見我一下。」

  黑影又道:「能請你家教祖出手嗎?覆滅孫家,也請那位前輩幫我脫困。」

  「他對現世這一切缺乏興趣,整日憂心忡忡,不知道在忙什麼,很少見到身影。他放任我在新星上磨礪,不到萬不得已,對我的事不怎麼理會。」

  王煊沉聲道,說到後來他自己都相信了,描述出一個老傢伙,知道神話將消亡,現在正在想辦法。

  王煊誤導黑影,勾勒出一個模糊的教祖,疑似從大幕中逃出。

  當然,他肯定不會說大幕的事。

  果然,黑影沉默了瞬間,然後才再次開口。

  「我這邊也知道一些事,如果有機會,務必請那位前輩一見,不止是救我那麼簡單。因為,我那過世的恩師,也算是我昔日的主人,也有過相近的憂慮。」

  王煊聽聞後不動聲色。他知道,這黑影有問題,估計有不小的來頭,得防著點!

  「孫家真的不簡單,有古代傳說中的一些極其強大的異寶。以前他們不知道,但現在漸漸摸索出怎麼用了。你小心點,最好請出那位前輩,只要能放出我的一魂兩魄,我願意以後聽從調遣,第一個去血洗孫家!」他的心緒波動很激烈。

  王煊點頭,問他古代遺留的精神碎片為什麼可以遠渡這麼遠,早已超過十幾里了。

  「因為,這些精神碎片的本體生前極其強大。你如果想神遊更遠的距離,可以找數百年的古桃樹,被雷擊過,又活下來的那種,截取桃木心,將魂魄寄託當中,能遠離肉身更遠!」

  王煊訝然,還有這種辦法,但是那種材質多半極難找。

  他想了想又問道:「其他財閥實力怎麼樣?」

  「新星的財閥與大組織都很強,沒有簡單之輩。我過去太自負了,大意了。」黑影嘆氣,很是懊悔。

  他告訴王煊,各家都漸漸意識到古代一些器物的厲害,尤其是最近,都在嘗試將密地的超物質注入秘庫中。

  有的家族儘管還不知道那些器物怎麼用,但是,個別異寶太厲害了,稍微得到超物質滋養,就能形成恐怖的符文,自主防禦。

  當初,他闖進孫家,就是這麼著道的!

  「我等你請到那位教祖前輩,殺進孫家,如果是你自己來,我只能說盡力相助你吧。」

  最後,兩人又密語商定了一些事,黑影準備離去。

  王煊突然道:「要不,你假意將我拿下,綁到孫家,你覺得怎樣?現階段我被盯上了,想要抵達,有些難度,需要很長時間。」

  「也行!」黑影點頭。

  「算了,既然孫家那麼強大,底蘊深厚,我得先準備下。」王煊搖頭,黑影答應那麼快,讓他反倒心中沒底了。

  萬一,這傢伙是個雙面人,坐上戰艦後,暗中以體內晶片等通知孫家,在路上做手腳,戰艦解體,他必死無疑。

  「孫家似乎篤定,三年後,神話之火徹底熄滅。他們要確保,三年內超凡者無法崛起,不能顛覆現有的秩序,他們要維持與擴大現有的優勢。而且,他們正在積極與各家財閥密議,在說服他們,邀更多的大勢力加入進來。」

  黑影離去前,又說出這樣一段話。

  當夜,孫家氣氛凝重,等待結果。

  「鬼先生返程了,奈何不了王煊!」

  「超星的人快到了吧?動用殺手鐧!」有人殺氣騰騰地說道。

  「真以為我們孫家手段匱乏嗎,現在不過動用了冰山一角的力量而已!」

  孫家內部,漸漸達成一致意見,決定動用一部分地底蘊,迅速擊潰超凡者,震懾外界。

  一夜奔襲,現在已經是下半夜了,宋家人無眠。

  與他們一街之隔的王煊,終究是沒忍住,精神出竅,跑到宋家來看一看。

  變態小宋因為凌薇而瘋狂殺人,連吳家都中招了,還買通灰血組織去舊土數次殺王煊,讓他記了一筆帳。

  現在王煊進來,沒打算殺他,多事之秋他不想與第二家財閥開戰,只是想看看他們的秘庫。

  剛一接近宋家的地盤,他立時就明白了哪裡是重地,因為有片地帶有氤氳靈霧繚繞,有莫名的符文綻放。

  常人大概率不能全部見到這些異象,但是,這對超凡者來說,那裡猶若黑夜中的火光,太醒目了。

  這是一片別墅區,沒有對外出售,住的都是宋家人,這裡是他們的大本營。

  中心區域,一片復古式建築物中,僅是門口的兩個銅獅子就不簡單,積澱著超物質,有恐怖氣息瀰漫。

  此外,古建築物內插著五桿小旗子,交織出奇異的紋絡,十分不凡。

  最讓王煊心驚的是,在那座古建築深處,有一個充滿古意的銅盆,在當中栽種有一株黃金樹。

  它不過一米多高,在黑夜中隔著牆壁,都能讓超凡者感覺到那璀璨的金霞,濃郁無比。

  樹上有幾隻金色的小鳥,看起來也是黃金鑄成,此時它們的眼中竟有符文綻放,像是有有生命要復甦了。

  王煊看罷,轉身就走,他有種感覺,黃金樹上的金色小鳥很恐怖,似乎是針對神遊者,可獵殺精神魂魄!

  他剛才稍微接近,便強烈不安!

  這東西專門針對超凡者?!

  「它不傷凡人,只殺精神出竅的闖入者。誰給它注入超凡物質,它就庇護誰嗎?還是說,宋家其實有高人?」

  王煊確信,宋家有稀世寶物,他匆匆一瞥就見到了這種強大之級的器物,在古代多半也是赫赫有名的異寶!

  「變態小王就住在我們隔壁,讓人不安心啊,他能精神出竅,可以神遊,千萬別來我們家作亂。」

  王煊聽到了這種聲音,頓時想教育他們一頓,是你們家裡有個變態小宋好不好?!

  「我覺得,他與孫家開戰在即,應該不敢四面樹敵。」又有人開口。

  王煊戀戀不捨,看了一眼宋家秘庫方向,最終離去。

  精神回歸後,他倒頭就睡,現在離天亮沒幾個小時了。

  日上三竿,王煊從福地碎片中取出手機,同老陳聯繫,以密語告訴他小心一點。

  「關琳來了,將那口一米五長的大黑劍幫我帶過來了!」老陳頓時信心百倍,他覺得什麼秘寶與兵器都不如這口劍用的順手。

  他的紅顏知己到了,也帶來了一些消息。

  「孫家曾派飛船前往舊土,那意思是,想把你父母帶過來!」

  ……

  孫家,有人穿上了一副甲冑,符文流淌,散發著強大的超凡之力!

  然後,他拎起一口鐘,還沒有催動,就有漣漪擴散,宛若要粉碎虛空!

  他放下神鍾,拿起一個黃澄澄的小葫蘆,掂量了幾下,愛不釋手。

  接著,他又拿起一個五色光輪,流動蒙蒙的光暈,似乎能撕裂蒼穹。

  他正在秘庫中挑選兵器,準備出去獵殺超凡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