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決戰就緒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長章。)

  王煊聽到這則消息後,頓時炸毛。孫家去舊土要擄走他的父母,這是在和黑社會比下限啊。

  老陳道:「別急,關琳以及有關部門的一些老友,知道新星這邊的情況,並沒讓他們亂來,警告驅離了。」

  「孫家如果這麼沒有下限,那我也會不擇手段!他們家大業大,產業眾多,族人更是在外不少,每當我闖進一個城市就會讓他們一處產業徹底毀掉,會流很多血!」

  下午,王煊拜訪宋家,主要是想借他們的口為孫家傳話。

  當宋家知道一街之隔的「變態小王」登門後,頓時無比警惕,在他們看來這幾乎等於夜貓子進宅。

  尤其是,他們自己知道,自家嫡系後人——宋乾,曾找灰血組織去舊土滅過王煊,生怕他是算帳而來。

  「小宋在家嗎?」王煊進入宋家後,直接就來了這樣一句問候。

  在場的人頓時就悚然,神色發僵,他真是為報仇而來?這主疑似在昨夜將孫家一處重要基地給引爆了,沒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

  「沒事兒,誰沒年輕衝動過,我這不是也有不顧一切的時候嗎,只為吐心中一口惡氣,敢將青天捅個窟窿!」

  聽聽,這還說沒事兒?就差拿刀架到脖子上威脅了!宋家在場的幾人面面相覷,心中打鼓。

  「我這次來真沒惡意。」王煊開門見山,讓他們幫聯繫孫家的主事人,他有話要和那邊說明。

  宋家的幾人暗中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涉及他們宋家,隨便他折騰去!

  「請!」

  宋家比較客氣,主要是早先有點心虛。兩位中年男子、三個年輕男女,都是宋家的嫡系,親自來見王煊。

  至於老頭子們,宋家的幾個核心自恃身份,自然不會親自露面。

  宋家這片別墅區很大,景色優美,像是古代的多座園林對接在一起,山石奇異,流水潺潺,錦鯉擺尾,石拱小橋很有意境。

  「孫老,我們這邊有位……客人,想和孫家高層通話。請您原諒,我這樣冒昧擾您清寧……」在路上,宋文濤就開始聯繫孫家。

  他想早點解決問題,真不想王煊久留在這裡,怕出事兒。

  孫榮廷,孫家真正的核心高層人物,很是意外,當得悉是王煊要和他們通話,臉色冷冽下來。

  「我只說一件事兒,咱們之間的恩怨,不應該涉及我父母。如果你們非要無底線,那麼我進一座城市,就屠一座孫家的商貿大廈,滅盡你們的產業。景悅城這裡,有你們一處飛船動力研究所那,另外世貿大樓也是你們的吧?要不要讓我從頭到腳血洗一遍?」

  在路上,還沒有走到復古式建築物中,王煊就非常不客氣的將話語說完了。

  宋家的幾人額頭都冒汗了,第一次見到這麼生猛的主,直接威脅與恫嚇孫家的核心高層成員。

  孫榮廷,將手邊黃澄澄的小葫蘆放下,眼神冷厲無比,多少年沒有這樣的體驗了?他被人喝斥了!

  「我只說這一遍,有實力,有底蘊,你們就來殺我。如果舊土那邊再有什麼消息傳來,孫家等著披麻戴孝吧,我每進入一座城市都會有大量的血在流!」

  「另外,你們不要覺得我進不了康寧城,或許今夜,或許數日後的夜晚,我就會突然趕過去,和你們正式見面!」

  說完這些,王煊直接掛斷電話,不想聽對方的狠話與廢話。

  孫榮廷拿著電話,臉色陰沉的要滴出水來了,被人噼里啪啦教訓一頓,不等他發火,呵斥回去,對方直接掛了,憋的他有點難受!

  「對不住,剛才衝動了,見笑。」王煊露出歉意。

  宋家幾人都無言,你將孫榮廷給訓斥了,和我們虛情假意的說這些有什麼用。

  「誰都年輕過,呃,你本來就很年輕。」宋文濤沉吟了一下,道:「其實我覺得,彼此對立衝突沒什麼好處,如果能緩和,不再衝突,最好不過,要不要我出面幫你們說和下?」

  王煊搖頭,然後耿直的「一塌糊塗」。

  「好意心領,就不麻煩宋總去碰壁了,孫家已經瘋了。他們核心層不死人的話,不真正體會死亡陰雲籠罩康寧城的話,他們是不會罷手的。」

  宋家幾人心驚,你這麼直接告訴我們好嗎?

  很快,王煊自己的手機響了,是個陌生電話,他說了聲不要意思,直接接聽,這個敏感時刻,怕錯過一些重要的電話。

  「我是孫逸晨,那處基地是你毀掉的吧?剛才也是你威脅了我五爺,是吧?」

  「你閉嘴,有什麼事讓孫榮廷聯繫我。大人的事,你這種小輩沒資格摻和,給我滾一邊和泥去!」王煊掛斷,而後又拉黑。

  曾經聯繫過孫逸晨、想通過他購買老陳血肉的宋坤,就在這裡作陪,聞言心臟咚咚劇烈跳動。

  宋家的三名年輕男女眼皮都狂跳,孫逸晨在財閥子弟中也是個人物,少有人敢得罪,結構現在被變態小王像是訓斥孫子般給掛了。

  很快,宋家的那位年輕女子告訴了自己的閨蜜,而後……部分人就知道了。

  新月上,周雲頓時高興的要立刻返回新星,想找一些熟人喝酒,表達暢快心情,在月亮上和三個女朋友喝沒意思。

  鍾誠聽到消息時,告訴她姐,道:「老王和孫家一樣,也瘋了,把孫榮廷都給罵了,不死不休!」

  鍾晴道:「你以為能緩和?王煊只有一個選擇,將孫家殺怕為止,但還要掌握分寸,不能讓其他財閥驚悚,擔心他不可控,視為極度危險與不可預測的恐怖變數。」

  平源城,秦鴻出神,老孫被警告了?武夫這是要上天啊,他冷笑著,靜等孫家發威。

  凌啟明有些發呆,那個曾喊過他凌叔的小子,竟然……走到這一步了?上一次,他和孫榮廷通話時,想保老陳,結果被對方不留情面的拒絕。現在,王煊直接去呵斥與警告孫榮廷,他聽聞後,一陣無言。

  ……

  宋家,客廳的牆壁上掛著一些名人字畫,其中一副江海圖,居然隱藏著莫測的符文!

  王煊無言了,財閥隨便掛著的一副山水畫都是寶物,他真想給捲走算了。

  不過,在宋家精神出竅很危險,有可能會引出那株黃金樹上的金色小鳥絞殺,他想了想,自己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暫時算了吧。

  「宋家有人病危吧?」王煊問道。

  「啊,這你都能覺察到?」宋文濤吃了一驚,這幾日宋家的核心高層之一,他的祖父宋雲病重。

  老頭子九十七歲了,宋家人覺得,他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了,以前用新術幫他續過命,那種辦法現在已經無效。

  王煊點頭,道:「我不擅長鬥法,激戰,但在延年益壽方面卻有些心得,感覺到了一股死氣,那個人熬不過半個月。」

  中年男子宋文濤露出希冀之色,宋雲是他親爺爺,如果能夠活的久些,對他的上位自然有巨大好處。

  「你有辦法嗎?」他不是沒聽說過王煊為錢安延壽的事,但近期王煊與孫家撕破臉皮不死不休,其他人實在不好介入。

  兼且,錢安才七十歲多,身體還算硬朗,誰知道那種延壽是否起到了真正效果。

  「看過才知道。」王煊沒有講話說滿,但是那種自信的語氣讓宋文濤立刻知道,絕對有戲!

  他立刻請王煊來到一處中式別墅,看望病榻上的一個骨瘦如柴的老者。

  「我如果付出代價的話,能為他續命三到五年吧。」王煊點了點頭。

  「請小王兄弟伸出援手,需要什麼你儘管說!」宋文濤有些激動。

  到了這種地步,宋家其他人也不可能阻止,不然傳出去的話,不救族中長輩,名聲會非常糟糕。

  「你知道的,我與孫家開戰在即,大概率會直接來一次血腥大決戰,一戰分生死,戰艦、超凡者、寶物都可能會在此戰中出現,我現在消耗過大的話……」

  王煊攤手,很是為難的樣子。

  「我們可以補償,家裡也是有些收藏的……」這時,病榻上的老頭子張開眼睛,虛弱的開口了。

  其他想反對的人,真不好說什麼了,宋雲是宋家核心高層,積威多年,大多數人都很怕他。

  「送我一些古代器物,我看一看能不能用上。」王煊直接了當地開口,和這種人打交道,沒有必要打小算盤,沒什麼用,能活到這種層次,必然很精明。

  「可以,但只能選一件!」雖然將死,但是宋雲沒有老糊塗,依舊很有威勢,周圍的人全都聽他的。

  「行,將老爺子的病榻抬到後面那座道觀中去。我為人續命時,需要溝通神明,這世間有些東西你不信不行,人需要有信仰,它會滋養精神。」

  宋雲擺手,示意照辦。

  王煊認為,新星大概率有高人,比如一百多年前,有人將佛門祖庭與道教祖庭一同搬遷到新月上,鎮壓月坑。

  此外,各大財閥都移來千年古剎、負有盛名的道觀,可能是聽從過什麼人的建議。

  列仙託夢,請人移來根基?還是說,有神秘高人另有打算?總之,細想的話,新星絕對不簡單。

  就連孫家的內鬼,王煊都在懷疑,他可能知道大幕後的事,身份很驚人,但不小心中招,意外落在財閥手中!

  面對這種複雜的情況,王煊只能暗中積蓄力量,迅速變強,成長速度要超過所有人的預料才行!

  王煊在宋文濤的陪同下,先來到了這座千年古道觀中,他早已發現,這裡有神秘因子瀰漫,不然也不會說可以救老宋。

  昨夜,古燈有所消耗,他想來此為它補充超物質,順帶幫宋雲治病。

  他坦然坐在這裡,閉上眼睛休息,直接精神出竅,在這麼近的距離內他的精神能量可絞殺一切,不是太擔心。

  除非突然有人在這個時候對宋家的道觀來一發超能光束,不然殺不死他。

  道觀中供奉的神像內部,有塊骨坑坑窪窪,曾被雷霆轟擊過,外部呈焦黑色,骨塊裡面則保持著濃郁的活性。

  這就是羽化奇物!

  王煊小心謹慎,通過它接近有露出一道縫隙的內景地,看到了內外都在沉睡的模糊身影。

  最終,古燈被餵飽了,超物質重新變得濃郁。

  通過昨夜催動此燈,王煊大致估算出,可以連著發出三十幾支專門釘人精神的暗紅色小箭!

  老宋被抬來了,同時有一堆樣式不同的器物被取來,放在幾個托盤上,讓王煊去選。

  他頓時皺眉,宋家不夠大方,取來的東西大多都殘破,比如缺一個稜角的銀色小錘子,筷子長的銅矛尾端少了一截,一面八卦鏡略帶裂痕。

  「這些東西對我沒用!」王煊很直接,有些東西其實很不俗,注入超物質後應該很驚人,可畢竟破損了,他不想要殘器。

  「取一些看得過去的,不要拿破碎的。」宋雲臉色也有些難看,畢竟他需要人救命呢。

  不久後,宋文濤親自送來一個托盤,上面有些物件讓王煊移不開眼睛了。

  一支暗金色澤的小舟,巴掌長,內部符文密密麻麻,他心動了,這東西注入超物質後多半能飛天,神秘符文籠罩,大概可以避開衛星天眼等!

  這是古代的飛行工具,屬於一件價值驚人的秘寶!

  不過,他沒有立刻選擇,因為他身上的古燈居然發熱,隱約顫動,指引向另外一件奇物,他不急著選擇。

  不久後,王煊拿起一個玉印,愛不釋手,準備收起。

  「這個不行。」一位老者走來,道:「這塊古印是我們宋家祖上的遺物,不能送人,文濤拿錯了。不信你看,底部的古篆同我族有關。」

  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子將玉印取走。

  王煊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轉身就要走。

  「換個器物吧,其他隨便選。」病榻上的宋雲嘆氣,也說那是祖上所留。

  王煊猶豫了很久,最終取走一塊水晶,當中有一抹暗淡的印記,像是某種顏料。

  「小王兄弟,能告訴我這塊晶石是什麼嗎?」宋文濤開口。

  「某種顏料,畫符時或許有用,我要研究下。」王煊不想與他們多說話,臉色難看。

  他收起來的剎那,這東西就與古燈一同顫動了起來,竟在共鳴。

  「給我一間靜室,我要靜心,以最強狀態為老爺子續命。」

  王煊進入道觀中一間房舍,他看了又看,直接用精神領域毀掉一些監控設施。

  他剎那取出晶體,用無堅不摧的短劍斬開,刷的一聲,一道紅光落入古燈,沉浸燈體內部。

  王煊立刻知道了它是什麼,一種恐怖的真火!

  現在的燈芯燃燒的是超物質,如果有了這種火光,大概率會與以前不同!

  瞬間,他感受到了異常,原本被餵飽的古燈,超物質剎那間接近枯竭,全部被那道到微弱的火光吸收了。

  「有意思!」

  王煊走出靜室,去為老宋續命,期間多次冒險去內景的裂縫那裡接引神秘物質。

  第四次,他總算將全新的古燈餵飽了!

  連他自己都心驚肉跳了,再餵不飽,他也準備結束了,怕驚醒內景地中的神秘虛影。

  期間,他為老宋續命半年,告訴他需要循序漸進,不可能一步到位。

  宋家人無言,老宋張了張嘴,也無法再說什麼,只能祈禱,變態小王活的久一點,千萬不要被孫家立刻幹掉。

  晚間,王煊在酒店研究古燈,他覺得,這東西威力暴漲了,大概率不止是攻擊精神那麼簡單了!

  「王煊,孫家來人了,準備與我在城外決戰!」

  老陳突然來電話,告訴他這則消息,孫家終於要發難了,出動了家中的恐怖力量!

  王煊略有緊張,怕老陳擋不住,叮囑道:「你小心點,情況不對,立刻朝我這邊逃!」

  「你說什麼呢,陳教祖正準備立威呢!」老陳沉聲道。

  「嗯,我這邊也來人了,不說了,今夜你我大概都要大決戰!」王煊感覺到了異樣的氣氛。

  在酒店周圍,出現很多機械人。

  最為讓他感覺到危險的是,是城外那片區域,引起他的精神領域警覺。

  他來到高層建築物上,眺望景悅城外。

  黑暗中,有一個穿著甲冑的人,符文流動,璀璨而神聖,宛若天神般,屹立在地平線遠處。

  「王煊,有人請你出城一趟。」一位機械人開口,又補充道:「他說,神話腐朽了,你這樣的人要認清現實。不然,三年後也會被清算的,現在回頭還不晚,他願給你一個機會。」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