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牧城大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晚間,薄薄的幾片雲層半掩星月,部分月光、星輝灑落城中。

  「大晚上的,他高高在上,當自己是神了?俯視著我。不知道是人是鬼,是貓是狗,他讓我出城就出城?」

  王煊反感,機械人複述那個人的話,姿態太高了,真當他們孫家一統新星,能夠號令超凡者了?

  在這之前,他又不是沒打沒殺過孫家的人!

  什麼被清算,給他一個機會,孫家以為掌控一切,已在新星無對手了?

  王煊原本想出城,同孫家決戰。

  但對方這樣輕慢,當他是什麼人了,聆聽其訓誡的下位者嗎?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今夜,他必然要出城與孫家有個了斷,但是卻不會按照他們的節奏來。如果這樣跟著機械人過去,太掉價了。

  「讓他等著,我現在沒工夫搭理他!」王煊轉身走了,回到酒店房間。

  景悅城內,機械人很多,但外表看起來都是普通人,掩飾鋼鐵骨架等,排列在這座酒店的周圍。

  王煊算了一下時間,牧城的決戰應該開始了,不知道老陳怎樣了。

  「鍾誠,你們應該能夠看到現場的戰鬥吧,給我投屏過來,我想知道老陳現在的狀況。」

  他聯繫鍾家姐弟二人,想通過他們實時了解陳永傑在牧城外的決戰。

  「好,你稍等。已經開始了,我緊張的手掌心都出汗了,氣氛壓抑,孫家真有高手啊,科武結合!」

  鍾誠第一時間回應,給他發了一個秘網的連結,此時財閥、大組織等都在通過這裡觀看大戰。

  這裡不對普通人公開,有些事件影響太大了!

  王煊立刻投屏,立體影音出現在房間中,牧城外的戰鬥果然開始了!

  轟!

  一道能量光束飛來,刺目無比,宛若直接打到了王煊面部上,這種身臨其境的影音確實讓人緊張,太恐怖與壓抑了。

  地面大爆炸,數百斤、上千斤的土石崩飛,煙塵沖天,有成群的機械人在出手,能量光束交織,無比密集。

  老陳像是一道流光,在牧城外的開闊地面上縱橫,提前預判,不斷躲避,殺向前方一個身覆銀色甲冑的男子。

  那個人的肩頭不斷發出光束,裝備著新型的高能武器,一道道光束飛出,極速掃射向老陳。而在他的手中,還拎著一把冷兵器——闊劍,大半人高,他漠然注視著陳永傑。

  老陳很狼狽,身上染血了,即便他的精神領域強大無匹,比古代教祖在這個境界時只強不弱,但超能武器光束太密集了。

  有些擦中了他,讓他部分肌體撕裂,鮮血濺起。

  丈六金身光芒大作,讓他在夜色下像是一尊怒佛般,短髮直立,低聲吼聲,震動的大地都在輕微的顫抖。

  畫面一轉,關琳的身影出現在鏡頭前,她站在牧城外部區域的一座高層建築物上,正在與一些財閥來人激烈爭執。

  「這不公平,早前約定,是陳永傑與孫家人公平對決,為什麼待他出城後,突然出現這麼多機械人,對他圍獵?!」

  關琳憤怒了,同時無比擔憂,她怕老陳突然被轟成碎片。

  一兩個機械人還好,以老陳的超凡手段應該可以應付,但是現在,突然出現一群機械人,而在地平線盡頭,更是有密密麻麻的鋼鐵叢林出現。

  機械人大軍正準備進發,滅掉老陳。

  誰能擋得住?如果一支機械軍團發威,高能光束橫掃而過,根本不是才踏足超凡領域的人所能對抗的。

  「已經很公平了,身為超凡者,漸漸沒落,被時代所不容,這是歷史的選擇。我們動用的只是這個時代的部分力量,如果不顧一切出動飛船、戰艦等,現在進行地毯式飽和攻擊,陳永傑還能活著嗎?早就成碎骨塊了。」

  一位中年男子開口,來自孫家,站在高樓頂上,現場觀戰,與關琳針鋒相對。

  「是你們自己說的公平對決,如果是這樣,陳永傑完全可以躲在城中,找機會一個一個的去獵殺你們,現在你們這是不履行約定,出爾反爾!」

  關琳斥責,月色下,她看起來三十幾歲的樣子,貌美而英氣懾人,當年老陳曾進絕地為她採摘了一種奇藥,保住青春。

  「你們不講信譽,如果這樣獵殺老陳,也別怪我心狠手辣。你們孫家在舊土的利益一點都別想保留,那些人,那爛攤子,頃刻間都要被碾壓成飛灰,不止你們會不講規矩。」

  關琳殺氣騰騰,她看到城外的老陳身上有血花濺起,頓時急眼了,心疼的不得了。

  「關小姐,請要為你自己的話負責,舊土那些人不見得聽從你的建議,到頭來傷到你自身就不好了。再有,孫家也未必怕你們的決斷,最壞就是切斷往來到邊了。事實上,孫家自己的戰艦不算少,真不怵任何威脅。」

  孫家這個中年男子孫承明淡漠地說道,嘴角掛著冷笑,底氣十足。

  接著,他又補充道:「況且,最開始,我們也說的是陳永傑同孫家的決戰,並沒有提及他和我們具體某個人戰鬥,出動機械人算是很壓制我們自身的力量了。如果我們願意,派遣鋼鐵軍團進入城市中圍獵,不是依舊有同樣的效果嗎?」

  他眼底深處是無盡的冷酷,孫家死了兩位高層人物,還被毀了一個基地,讓這些武夫血債血都遠不夠!

  他寒聲道:「不管陳永傑是否答應,是否願意走出城市,都要面對這種結果。在城市中開戰,只是會死些平民而已,摧毀一些大樓等,事後補償即可。」

  說到這裡,他嘴角噙著淡笑,道:「現在看來,陳永傑還算識大體,願意出來決戰,少死些人也算是他的功德,他做了一件好事啊,呵!」

  關琳寒聲道:「恬不知恥,自己說過的話不認,行,孫家這麼無底線,我記住了。陳永傑如果今天在這裡被你們不擇手段絞殺,我也會讓孫家流出足夠的血!」

  孫承明霍的轉頭,看向她,道:「這你是說的?我等著!」

  轟!

  城外,大戰很激烈,陳永傑滿身是血,手持一口一米五長的黑色長劍,接連劈碎一些強大的機械人。

  他的劍光在黑夜中格外璀璨,直衝高空,仿佛要撕裂天穹,讓人震撼不已。

  超凡者近乎通神?

  一道又一道超能光束被他避開,但他只要踏錯一步,就可能會被重創,會被洞穿身體。

  丈六金身被他發揮到了極限,在他的體外金光在洶湧,如烈焰激盪,有超能光束飛來,擦著他的丈六金身爆炸,震的他身體搖動,氣血翻騰。

  他迂迴曲折前進,逼向那個身穿銀色甲冑的男子。那個人也緩緩地動了,其肩頭上,腿部,都有超能光束在飛出,不斷轟過來。

  「血肉之軀,竟能強到這種地步,隻身對抗大批量的機械人,劍劈機甲,硬抗超能光束,這個陳永傑確實了不得!」

  財閥、大機構的特殊圈子,所有人都在觀看這一戰,從真正核心高層,到喜歡過燈紅酒綠生活的年輕一代,這個夜晚都在密切注視超凡大戰。

  是成是敗,都要在今晚有結果了。

  孫家這次沒有低調,早已放出聲音,不會再耽擱下去,要在今夜滅掉陳永傑與王煊。

  「老陳,挺柱啊!我#,孫家太不講究了,這是擺明不要臉了,動用這麼多機械人,磨也要磨死老陳啊,這樣的高能武器,誰擋得住?」

  鍾誠手心都出汗了,恍若是他在戰場上,看著立體影音,他數次被驚的大叫,以為自己被能量光束擊中了。

  鍾晴幽幽開口,道:「但你得承認,這就是孫家的力量,無論如何,陳超凡都得過這一關。因為孫家翻臉的話,哪裡還會管什麼城市與野外,不要說機械人了,真要危及到他們的安危,他們敢在城中動用戰艦,屠城滅地不在話下!」

  事實上,不少財閥也是這麼認為的,陳永傑想要真正勝出,只有邁過這一關才行,早晚會遇上鋼鐵叢林大軍。

  「死吧,陳永傑,你特麼怎麼還不死,命真硬啊,趕緊被幹掉吧!」

  但凡關注這一戰的人都很激動,情緒起伏劇烈,比如孫家更是如此,孫逸晨現在正在低吼。

  他恨不得這一戰立刻落幕,儘快絞殺掉超凡者。同時,他更為期待,另一場即將開始的大戰,更希望打爆王煊!

  平源城,秦家,秦鴻的臉色變了,感受到一股寒意。超凡者對決科技武器,這麼長時間都不死,實在危險,這要闖入秦家?後果不堪設想。

  轟!

  牧城外,老陳劍劈機械人,像是在飛行,橫渡長空,每次在地面踩踏時,都蹬裂大地,遠去百餘米!

  「陳永傑,死!」

  這時,那個身穿銀色甲冑,手持一口闊劍的男子,猛烈的將大劍插在了地面,從背後摘下大弓。

  他一直站在原地,等待最佳射程出現。

  他持著一張漆黑的大弓,搭上一支銀色的箭羽,將弓弦拉滿,轟的一聲射了出去。

  這一刻,整片天地都被照亮了,漆黑的夜空像是有一顆彗星砸落,威能強大無匹。

  老陳身體掠過地面,橫移百餘米的距離,快速躲避了出去。

  那道銀色的箭羽,極其恐怖,從老陳原來立身之所飛過去的剎那,長長的尾光在地面犁出一條巨大的深溝,還沒有真正觸及大地呢,就已如此!

  最為可怕的是,這支銀色的箭羽調轉方向,再次向著老陳飛射而去。

  這支箭羽是寶物,內部符文密布,孫家將它浸入在濃郁的X物質中很久了,早已激活,現在被射出後,鎖定敵人,不見血不歸。

  在孫家這位高手身上,共有三支這樣的箭羽,與黑色大弓組合在一起,成為殺傷力驚人的法寶。

  老陳怒吼,將手中的黑色大劍掄動起來,劈在了再次飛射而來的銀色箭羽上,兩者間爆發刺目的光芒。

  轟的一聲,這片大地炸開了,地面出現一個直徑近十米的深坑,漆黑一片,將大地鑿穿了。

  「死了嗎?!」孫家許多人緊張注視。

  「老陳,不能死啊!」周雲在新月上也在關注這一戰,他緊張到自己都在發抖了。

  「陳永傑,你能熬過這一關嗎?」凌啟明也在觀看這一戰,很多年沒有這樣精神高度繃緊了。

  牧城外,轟的一聲,陳永傑沖了出來,滿身是血,他被這級數的恐怖超凡能量大爆炸衝擊的不輕,皮開肉綻。

  但他的精氣神沒有萎靡,反而殺意無邊,吃了這麼大的虧,他怎麼能善罷甘休?

  「我的法寶,被劈碎了……」遠處,那個男子臉色變了,射出去的那支銀色箭羽被老陳手中的黑色長劍斬爆了,所以剛才那裡能量光團猛烈的爆開。

  他正在彎弓,要射出第二箭!

  此時此刻,老陳渾身發光出,丈六金身近乎是極限升華,在他的背後仿佛出現一個金色的大佛,威嚴無比,怒目而視!

  仔細觀看的話,那是陳永傑自己!

  這代表了他雖修佛法,但尊的是自身,有無比強大的信念!

  吼!

  大佛怒吼,金光澎湃,在陳永傑的周圍,浮現一點模糊的奇景,很虛淡,但是足夠的驚人!

  轟!

  大佛咆哮,地面被撕裂了,巨石、煙塵等逆沖向天。陳永傑將黑色的長劍當成飛劍駕馭,一道烏光像是撕裂了天地,極速遠去。

  噗!

  身穿銀色甲冑的男子感覺難以置信,低頭去看,而後發出一聲悽厲的慘叫,他竟然被腰斬了,半截身體墜落在地!

  第二章應該在十點前吧,求下月票支持啦,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