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躁動的夜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牧城一戰,驚動四方,影響實在太大了。

  陳永傑強勢無匹,給孫家上了一課,讓他們明白了什麼是超凡者一怒,敢將孫家高層當眾斬首!

  「還等什麼,一定要限制超凡者,他們現在就敢這麼做,無法無天,將來會怎樣,財閥還能掌控新星嗎?會被他們而取代之!」

  孫家的人第一時間這樣聯繫大勢力,和所有頂級大機構對話,要求各方必須嚴肅與認真對待起來,滅超凡迫在眉睫。

  他們知道,各家樂意見到有人和孫家對壘,消耗超級財閥的力量。但是如果將超凡者的危害誇大,引爆,那麼各家肯定會擔憂,最終也許會有人站在他們這一邊!

  孫家在調動機械軍團,提高警戒,依舊準備滅超凡,同時竭盡所能在遊說各方,最差也要聯合幾股大勢力。

  秘網一片熱烈,財閥、大機構的人全都在熱議,從核心高層到年輕一代,被晚間的超凡大戰震撼了。

  當神話照進現實中,居然這樣驚人,最後竟是兩件異寶決定戰局。

  「打開秘庫,咱們家的一些老物件過去曾有異動,還沒有激活就已經這樣,如果正確利用起來,會有怎樣的表現?」

  「這件該不會是捆仙繩吧,還有這件……沒準是羊脂玉淨瓶。」

  ……

  各家財閥都行動了起來,清點秘庫,尋找那些非凡的器物,請來專門考證古代神話的資深顧問跟著一起研究。

  毫無疑問,這對王煊與老陳來說,影響不小,以後再想輕易獲取那些古代器物難度變大了。

  孫家遊說各家,有人鄭重接待了他們,很是上心,和孫家一樣怕超凡者顛覆他們現有的一切。

  也有的家族反應較為平淡,目前只是在觀望,根本不想下場。

  還有大機構,心思難測,沒有立刻表態。

  晚間,財閥、大機構這個特殊的圈子,驚濤起伏,有熱議的,有挖掘秘庫中異寶的,也有密議聯手的。

  不過,他們沒有忘記,今夜還有一戰!

  他們的目光投向了景悅城,人口數量千萬級,宋家大本營,這裡也會有一場超凡大決戰。

  「變態小王就在隔壁,千萬別將我們牽連進去,趕緊出城吧!」宋家有些人在擔心。

  這一役,更為引人矚目,因為有陳超凡出手在先,引爆了財閥與大機構這個圈子,現在連早先沒有關注這一戰的人都連上了秘網,等待多時了。

  財閥中,有些老人原本很安靜,沒有理會牧城大戰,有些女子對武鬥不感興趣,早時也沒有觀看。

  但現在聽聞,陳永傑那一戰宛若神話再現,全都坐不住了,都想第一時間親眼目睹,觀看直播。

  「鍾晴,鍾大美女,聽說你和今夜壓軸決戰的王煊一起進過深空中的密地,曾共游地仙城,人怎麼樣?」

  不得不說,即便平日舉止優雅得體、落落大方的女子,在私下裡和閨蜜聊天時也很八卦,和普通女生沒什麼區別。

  「小晴,超凡者會不會飛天,抬手就能劈斷山頭嗎?和他們相處會不會不小心被傷到?改天約出來一起喝茶啊。」

  事實上,鍾誠與周雲的電話也很忙。牧城一戰,陳永傑隻身面對機械大軍,全身而歸,一個人挑翻孫家的超級力量,引發震動。

  年輕一代不少人都開始聯繫鍾誠和周雲這些曾與王煊、老陳走的很近的人。

  此時,周雲正在乘坐自家的私人飛船,在回歸新星新星的路上,感覺像是吃了人參果般神清氣爽,全身毛孔都張開了。

  早先,他被人擠對的跑到新月散心,現在有些人見識到了超凡者的表現,態度明顯不同了。

  即便有人對超凡者有敵意,但也想接觸超凡,了解這種力量,所以無比熱情地同周雲交談,想請他吃飯。

  「這群孫子都不是善茬兒,很多人都是笑面虎!」他很清醒,只與幾位好友深聊了下,對其他人很敷衍。

  「最起碼要壓制他們三年才行,絕不能被他們顛覆。鄭家……不管了。三年後,一切都將回歸正常。」

  也有中年層次的人在靜室中交談,很冷靜,有底氣,並不看好神話註定要腐朽的未來,顯然知道一些秘辛!

  「現階段,也不用憂慮,殲星艦要出來了,關於精神領域的探索也在進行中,科技終將會將主導一切!」

  這個夜晚,普通民眾也知道了一些消息。

  秘網不對外開放,但是牧城的居民有部分人看到城外的火光,看到機械大軍在戰鬥,更看到戰艦開火,全都震撼無比。

  這自然是爆炸性的新聞,相瞞都瞞不住!

  一些接近城外並住在高層的人,大著膽子,拍攝到一些影音,不過距離太遠了,相當的模糊。

  但這依舊引爆了各大平台,超凡大戰真的的發生了。

  不久後,那些模糊的戰鬥影音直接衝上熱榜最前列。

  最後,有人仔細辨認,覺得那個超凡者有些像數日前那張「三人照片」中手撕高等機械人的寸頭男子。

  這頓時引發人們躁動,許多人都熱議與喧吵起來。

  「我聽聞,今夜還有一場大戰,將在景悅城外展開,有在那裡的朋友一定要注意啊,準備好設備,說不能夠拍攝到一段值得珍藏五百年的珍貴影音資料!」

  消息走漏,除卻財閥圈,大眾也有人聽到了這種小道消息。

  「鍾晴,要不要去現場觀戰?直播也遠比不上親眼目睹神話之戰啊,坐飛船去景悅城怎麼樣?」有些來自財閥與大機構的年輕女子相約,很激進,十分期待。

  周雲、鍾誠更忙,不少人托關係,請他們分享秘網的連結,並授予權限登錄。

  有他們的朋友,也有商業往來認識的人,更有一些女星等找上周雲,這讓周雲嘆氣,想答應吧,可女朋友們就在身邊。

  他們意識到,今夜引發各方躁動,影響太大了,連娛樂圈、財經圈等各行各業消息靈通的人都找上門來了。

  秘網流量暴漲,顯然,有人給一些熟人開了權限。

  其中一位走甜美路線的女星直接發了張王之蔑視圖,頓時引爆各方熱議,人們意識到是誰要下場了。

  依舊是「三人照片」中的一位,是那個站在高處俯視、露出微笑、身影模糊的神秘年輕男子!

  王煊走出酒店,臉上戴著一張金屬面具,這是他臨時用手將一塊金屬拉抻、捏出來的銀色面具。

  他不想今夜一戰過後,被所有人盯著看,走到大街上被人注視,不利於他以後的各種行動。

  王煊在夜色柔和的大街上行走,隨手扭斷兩個機械人的脖子,試了試它們的合金材料的強度。

  然後,他一邊走一邊出手,精神領域蔓延,讓大街上,樓頂上,那些重型機械人與高等智能機械人,發生故障,內部能量火花四濺。

  還在城中時,他就出擊了。從老陳在牧城的大戰中,他明白了,孫家不會講規矩,這些機械人到最後或許會給他來一下。

  即便是在城中,孫家如果發瘋,大概率也會不惜擊毀大樓,轟碎酒店等,只要能殺了他,估計會有極端行動。

  所以,他先清場了,走在街道上,如同死神般!

  「撤退,離開景悅城!」孫家人臉色難看,有許多機械人莫名與光腦斷開聯繫,自然是出事兒了。

  王煊出城了,一路毀掉各種仿真機械人,看起來和普通人一模一樣的大批量殺人利器都在身後的城市中僵立不動了。

  「老王出城了!」鍾誠低語。

  這一刻,秘網中流量暴漲,各方矚目,全都在密切關注著這一戰。

  有微型探測器如同昆蟲般,在夜空中漂浮,小心地接近王煊,想近距離內捕捉關於他的所有影音。

  喀嚓!

  一道電弧划過,他附近造價昂貴的各種精密儀器等全部簌簌墜落。

  遠距離窺探也就罷了,有些被遙控的探測器還想接近他的身體,更有大膽者想附著在他的髮絲與衣物上。

  夜色正濃,星光灑落,彎月高懸,城外寂靜,大地上一片空曠,孫家讓人清理了這片地帶,無人會打擾。

  「你來晚了!」遙遠的大地上,那裡有一個人站立很久了,一身古代甲冑,流淌符文,神秘而強大,超凡物質濃郁的驚人!

  「是你們孫家過於自負,你說什麼時候讓我出城就一定聽你的嗎?」王煊開口。

  早先,孫家高高在上,以俯視的姿態讓他出來,說給他一個機會,避免被清算。他當時直接無視了。

  「我們是從實力和地位出發,同你談話!」遠處,那個人冷漠地開口。

  「你們沒資格,也沒有那種實力與地位。」王煊很平靜。

  他沒有放鬆警惕,孫家註定會不講規矩,這不會是一場公平的對決,但他敢來這裡就做好了一切準備!

  大地破裂,四面八方無數的黑影出現,在這個夜晚顯得非常猙獰,如同一頭又一頭鬼物出現。

  草地中,岩石後,還有土層下,出來一片又一片機械人,方圓一里內被包圍了!

  這比老陳面對的情況更嚴重,機械大軍準備多時!

  轟!

  沒有任何話語,無數的能量光束交織,一起開火,任何一道光束都足以打穿大樓,超凡者也擋不住。

  「我#!孫家真流氓,比對付老陳時還過分啊,引人進死亡之圈,上來就直接絞殺!」

  各方看的心驚肉跳,頭皮發麻,這種情況普通人進去的話,當場就屍骨無存,直接就被打沒了。

  王煊短暫消失,震碎大地,避開毀滅之光。

  但是,剎那他又出現了,體外奇景浮現,一盞古燈懸浮在他頭頂上空,而後突然間爆發出刺目的光!

  轟!

  超凡物質沸騰,暗紅色的燈光,瞬間炸開,而後化成了一道漣漪,向著四面八方擴張,肉眼可見,發光的波紋動盪,極速遠去。

  喀嚓!

  四野,所有的機械人都寂靜了,能量火花四濺,都被毀掉了!

  而有些重型機械人,受到強烈衝擊與干擾後,能量系統更是破開,轟的一聲爆碎了。

  四面八方像是起了連鎖反應,許多價值驚人的機械人炸開,解體,爆碎,絢爛如同煙花般綻放。

  這個場面震驚了所有人!

  王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古燈發出朦朧的光,懸浮在他的身旁。

  遠遠望去,夜月下,那道身影安靜無聲,與古盞燈組合在一起,祥和而又寧靜,像是畫中出世的人。

  感謝:叄生緣玄凌,謝謝盟主的支持!

  晚間那一章不會很晚,還是十點前更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