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決戰燦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繁星點點,王煊靜立,僅一擊而已,機械軍團全滅!

  大爆炸還在繼續,有重型機械人能量系統爆開後,將其他機械人也都引爆了,這是毀滅性的災難。

  秘網上,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呆住了,看著這震撼性的一幕。

  孫家的人如墜冰窖,頃刻間,他們損失了多少機械人?那是新星幣在燃燒,那是孫家的血液在流淌。

  這還不同陳永傑那一戰造成的結果,當時只是癱瘓了大批量的機械人,只是少量精密元器件壞掉了,機械人主體無恙,還能維修。

  現在,鋼鐵叢林在大爆炸,強大的能量裝置沸騰,將那種最新型的合金材料都熔化了,還能剩下什麼?

  月夜下,恐怖火光沖霄,震耳欲聾,連大地都在晃動。

  景悅城,一些高層建築物上有人在錄製,這種絢爛的場面估計此生都很難再見到了,一些人在抓緊拍攝。

  孫家簡直瘋了,今夜損失慘重,無法衡量!

  「還等什麼,鄭家都被顛覆了,再這麼下去超凡者會取代我們,應該立刻聯手剿滅他們,一個都不能留!」

  孫家核心高層成員此時親自與各家溝通,將某些窗戶紙點破了。

  鄭家出現變故,讓孫家為之驚悚,他們了解最深,現在族中幾個元老與新星的重量級人物連線,竭盡所能的遊說。

  「聯手吧,這是意識領域之爭。我們有相同的價值觀,再這樣放任下去,財閥會被顛覆,被會取代,新星將易主!」

  在密談中,有人勸孫家冷靜,超凡者不是大幕後的生物,不需要這樣瘋狂。

  在最高層的核心圈子中,少數人解到了太多的秘密,現在竟提前洞徹了三年後會發生什麼。

  這如果傳出去,絕對引發大地震,到了現在,財閥最高層少數人已經開始接觸到特殊渠的道,形勢越發複雜。

  「即便你們不想出手,坐山觀虎鬥,也請給我們一些便利,不要抵制孫家動用戰艦!」

  ……

  夜月下,空曠的大地上寂靜了,那些機械人都炸碎了,滿地狼藉,廢銅爛鐵成片。

  孫家的超凡者心頭悸動,同時無比後悔,當初為什麼要將那盞古燈賜下去,落入敵手後竟有這麼大的威力?!

  他簡直難以置信,這件異寶像是涅槃了,復活了,遠比以前威力大。

  他為什麼穿著古代甲冑,就是為了防古燈專打人精神的暗紅色小箭,可是現在,它也具備物理攻擊了!

  清冷的月光下,王煊向前走去,古燈相伴,映照出朦朧的光暈,將他籠罩,這時他將背負的長矛拿到手中。

  鏘!

  遠方的身影,周身甲冑璀璨,符文流轉,他從背後拔出一柄青蒙蒙的長劍,而後猛然向前揮動過來。

  刺目的劍光爆發,像是一條青色的蛟龍撲出,帶動著蒙蒙劍光,撲殺了過來,長空激盪,超物質沸騰!

  這是一口被超凡物質蘊養很久,早已激活的古劍,是一件真正的法寶,劍光噴薄,無堅不摧。

  可以看到,有些龐大的機械人炸開後,還殘留著部分金屬軀體,在劍光掃過來的剎那,全都被無聲的切開,而後斷為兩截!

  這種劍光太恐怖了,一般的超凡者擋不住,會被立劈,化成血與骨。

  王煊沒有躲避,反而手持長矛,身旁懸掛古燈,邁開大步,沖向對方,他的速度太快了,蹬碎大地,一步騰起,便如橫渡長空,會跨出去上百米遠!

  在他體外,有奇景浮現,擋住了無堅不摧的劍光!

  老陳雙目深邃,他在密切關注這一戰,至此不得不嘆氣,他還得再努力,修成奇景,王煊的肉身能對抗法寶了,硬扛都沒問題!

  對面,那個人震撼,他揮動的是古代大教傳承下來的寶物,在這個超凡退潮的時代還有人能以肉身直接對抗?

  孫家內部曾爭執,因為對王煊的推測太驚人,現在他確定了,這個年輕的男子可比肩古代傳說中的天才!

  身穿甲冑的男子很強,經過各種寶物加持,他現在面對其他超凡者宛若天神下凡般,舉手投足都是驚人的超凡能量。

  鏘!

  他催動青色長劍,化成一道流光划過夜空,向著前方的年輕男子斬去。

  哧!

  同一時間,王煊以精神控物,那柄短劍飛了出去,雪亮的光芒照亮黑夜,格外的絢爛,整片空曠的戰場都通明了。

  瞬間,一長一短兩口飛劍撞擊在一起,火星四濺,激烈交鋒。

  人們震撼,在現代社會中何曾見過這種場面,第一次見到有人鬥劍,飛劍凌空,在夜空中劈斬。

  傳說是真的?古代劍仙真的存在,現在就有人在以飛劍廝殺。

  「太驚人了,飛劍橫空,蜀山劍仙傳說成真,在我眼前浮現。鍾晴,我感覺我戀愛了,真的,給我介紹那個年輕的劍仙吧!」

  「我去,飛劍大戰,這……」財閥、大機構中的年輕人震撼了,徹底被驚呆了,這比他們在外太空賽飛船刺激多了。

  財閥中的老輩人物瞳孔收縮,他們看到的是更深層次的東西,有朝一日,飛劍能否直衝雲霄,威脅到戰艦?

  錚錚錚!

  劍氣沖天,劍鳴震耳欲聾,隔著探測器,隔著天網系統,眾人都能感受到那種無匹的鋒芒與殺意。

  所有這些碰撞都是頃刻間完成的,然後,漫天的青光消散,唯有一口雪亮的短劍橫空,如同神祇的佩劍,震懾四方。

  孫家的那口青色長劍斷成了十幾塊,被絞碎了,根本無法與那短劍相比,每一擊都會斷掉一截,墜落下高空。

  刷!

  雪亮的短劍宛若一顆彗星橫空,向著前方身穿甲冑的男子飛去,劍光無匹,剎那而至。

  「毀滅吧!」

  身穿甲冑的男子手中突然出現一個光輪,色彩斑斕,一看就是神物,轉動出蒙蒙五行光霧,仿佛要擊碎天穹。

  他抖手砸了出去,光輪旋轉,讓夜空都模糊了,空間似乎扭曲了。

  觀看過早先那一戰的人,立刻意識到,這是異寶,屬於傳說中的東西,足以改寫戰局的神物!

  當!

  短劍被擊中,預想中的劍體碎裂並沒有出現,短劍的確被砸的翻飛向遠方,但它絲毫無損。

  五行光輪極其恐怖,超物質沸騰,但是,身穿甲冑的男子卻愕然,震撼,光輪上出現一道裂痕。

  「怎麼可能!?」他被驚呆了,這可是異寶,頂級強大,比那盞早先沒有蛻變過的古燈更厲害。

  那柄短劍沒有符文,不是異寶,但是,單論堅硬與鋒銳程度,似乎無匹,連五行光輪都沒擋住。

  「嗡!」

  不過,這並不能影響五行光輪發威,超物質起伏,宛若瀚海般,在它向前飛行時,空間模糊了,似在被扭曲。

  天空中,有夜鳥從遠處的林地中被驚的飛起,相隔還很遠,就直接炸開了,化成血霧。

  地面崩裂,一兩尺寬的黑色裂縫密密麻麻,在大地上交織。

  尤其是當五行光輪從高空落下,俯衝向王煊那裡,極速砸落時,在恐怖的音爆聲中,地面塌陷,而後炸開,像是有無形的力量擊在大地上,數百斤、上千斤的石塊四處亂飛。

  哧!

  一道暗紅色的光束從古燈中飛出,長達數十米,化作驚天長虹,宛若后羿射日,撞擊在天空中的五行光輪上。

  斑斕彩光頓時暗淡一些,光輪搖動,險些跌落下來。

  遠處,那個身穿古代甲冑的男子心中一沉,那盞古燈似乎多了一種奇異的火光,竟變得這麼強大?

  五行光輪震顫,重行爆發光華,向下壓落下來。

  王煊激活古燈,全面展現它的威能,這一次一道數十米長的箭羽,攜帶著驚人的火光,燒的夜空扭曲,火焰滔天,將五行光輪淹沒了。

  這是屬於兩件異寶的碰撞!

  到了後來,王煊乾脆將這盞古燈打向半空中,讓它與五行光輪碰撞,頓時紅色的光焰席捲夜空,景象駭人。

  五行光輪在暗淡,不敵古燈。

  孫家的人看到這一幕,不僅發毛,而且心都在滴血,這曾經是他們收藏的異寶,易主後居然有了這般懾人的力量,更勝從前。

  咚!

  古燈猛然一撞,火光中孕育出一支刺目的箭羽,竟在這次撞擊中,將那五行光輪洞穿了,而後火光撕裂五行光輪。

  半空中發出金屬碎裂的聲音。

  喀嚓一聲,五行光輪解體。

  「可惜了!」陳永傑隔著屏幕,都覺得心痛,那可是一件異寶,就這麼毀掉了。

  事實上,許多人都在惋惜,真正的異寶在古代都價值連城,算得上鎮教的重器,異常稀珍。

  或許是這個時代過於特殊,列仙洞府都從虛空中墜落下來了。

  所以,才有異寶碰撞,直接被毀的事情發生。在古代人們是極力避免的,會想辦法保住異寶。

  身穿銀色甲冑的男子轉身就走,他暗自嘆息,他是個另類,鑽研新術,實力驚人,但最後卻是以福地、密地的X物質為養身之本,並未向其他新術領域的人那樣以Z物質滋養己身。

  雖然他很強,但現在卻心頭沉重,他強勢出擊,原以為可以掌控一切,但現在不敵那個年輕人。

  他身上還有一件異寶,但他現在精神能量快枯竭了,已經無法有效催動。

  「想走?」王煊直接追殺,一盞古燈相伴身邊,一口飛劍極速斬了出去,手中還持著一桿長矛,他邁開大步追擊孫家的強者。

  轟!

  突然,一道恐怖的光束出現,撕裂了夜空,從天邊而來,這種能量即便是超凡者也擋不住,敢觸及就會爆碎。

  王煊提前預判出,先一步躲避了出去,儘管如此那恐怖的光束震盪出的能量餘波依舊讓他翻飛,他身邊奇景浮現,古燈發光,柔和的光幕遮住了他的身體。

  如果不是奇景硬扛住餘波,古燈也在他一念間激活,他可能依舊會被那光束的餘波重創。

  可以看到,地面出現了驚人的巨坑,這片地帶所有物質都熔化了,那餘波所過之處,岩石與機械人殘骸等化成液體,而後蒸發。

  遠方有戰艦開火,便是地仙被打中都要血肉模糊。

  許多人驚呼,孫家果然鐵血出擊,不顧一切的要毀掉王煊,動用了戰艦。但讓他們感覺不可思議的是,王煊居然躲避過了那麼大範圍的一次攻擊。

  嗖!

  更讓他們震驚的是,王煊沒有朝著景悅城退去,依舊在追擊那個身穿甲冑的男子。

  咚!

  又一道恐怖的光束飛來,簡直像是彗星撞擊大地,那種能量以及衝擊波太恐怖了,大山都要被削平,大湖都要瞬間蒸乾。

  王煊極速躲避,提前預判並有了動作,最後的餘波衝擊他時,又被古燈發出的光擋住了。

  眾人震撼,這盞古燈要逆天嗎?只要不被正面擊中,餘波,大範圍的攻擊光束居然對他無效?

  王煊狂追,拉近與那人之間的距離。

  突然,那個人回身,祭出一個黃澄澄的小葫蘆。

  哧!

  王煊催動古燈,一道驚人的箭羽飛出,長達百米,比以前更恐怖,直接擊中黃色的葫蘆,隨後接連有箭羽飛出,射殺了過去。

  同時,他自身極速逼近!

  嗡!

  天邊的戰艦到了不遠處的半空中,沒有攻擊,反而有些遲疑,顯然地面上走新術路的超凡者在孫家很有身份。

  這時,雪亮的短劍撕裂夜空,斬了過去,噗的一聲將那個身穿甲冑的男子的一條手臂劈斷。

  他痛叫了一聲,精神能量紊亂,那個黃澄澄的小葫蘆頓時墜落向地面。

  戰艦懸空,但沒有攻擊。

  王煊眼中神芒綻放,他竭盡所能,大膽進行了一次嘗試。

  那戰艦早先隱伏在地平線盡頭,極速從遠空飛到近前,所在的高度有限,並不是很遙遠,大概距離地面十里地的樣子。

  轟!

  此刻,王煊的精神能量沸騰,從來沒有這樣拼過,與這古燈共鳴,全面激活它,打出了最強一擊!

  哧!

  一道紅色的光束仿佛撕裂了黑色的天穹,直衝而上,飛到十里高空中!

  砰!

  天空中有火光綻放,有刺目的能量炸開,接著引發了驚天動地的大爆炸!

  「我#!」這一刻,但凡關注這一戰的人都被震撼的無以言表,唯有以國嘆來表達震驚的心情。

  此時,王煊猛然擲出手中的長矛,橫貫長空,噗的一身將孫家的高手死死地釘在了地面上!

  為了把這一戰在一章內寫完,又多寫了一千多字,最後超時了幾分鐘,我覺得可以原諒吧,求下月票鼓勵。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