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有何不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半空中,那艘戰艦在大爆炸,震耳欲聾,簡直要撕裂人的耳膜,可怕的火光直衝雲霄!

  這一幕震撼人心,一艘戰艦瓦解了,馬上就要墜落。

  秘網上,一時間安靜了。

  許多人都失神,他們看到了什麼?

  那個年輕的男子擊落下來一艘戰艦?!

  很多頭皮發麻,身體像是有電流衝擊而過,短暫沉寂過後,不少人都忍不住大叫了出來,情緒起伏劇烈。

  原本漆黑的夜空被映照的亮如白晝,整艘戰艦傾瀉,解體,不斷大爆炸,向著遠處的山地一頭扎了下去。

  探測器捕捉到的這些畫面,以立體的形式呈現出來。

  所有觀看者都身臨其境,在他們房間中,他們的周圍,真實再現那種場景,他們仿佛就在現場。

  夜空中,像是成片的雷霆不斷綻放,毀滅的景象呈現在每一個人的眼前。

  孫家的人也在觀看,巨大的影音室中,刺目的光芒照耀在孫家每一個人的臉上,他們的心在不斷下沉。

  這一刻,孫家的人心在發涼,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所有人都像是置身於冰窟中,一些人在顫慄,發抖,更有人憤怒,咆哮出聲!

  夜空通明,戰艦焚燒,遠去,墜落向山林,在這樣的背景下,大地上那個年輕男子大步向前走去。

  王煊沒有耽擱,橫跨數百米距離,像是在飛行,古燈懸在身畔,朦朧的光暈很柔和。

  孫家的這位高手痛苦無比,想要掙脫出來,但那杆長矛將他釘在地上,炸出巨大的血洞,他的身子都要斷為兩截了,難以逃離。

  銀色的甲冑符文暗淡,被混合有太陽金的長矛刺穿,破碎了一大塊,鮮血淋淋,而黃澄澄的小葫蘆墜落在不遠處。

  孫家的最強者敗北,他的身份很不簡單,此時滿身是血,大口喘息!

  「這當真是古代神話再現啊,隻身對抗孫家機械大軍,最後更是打落下戰艦來!」

  此時,財閥、大機構的特殊圈子中,很多年輕人都被鎮住了,而後對修仙無比嚮往,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周哥,回到新星了嗎,我請客啊,咱們好好聊一聊!」有人聯繫周雲。

  至於財閥的高層,一些人在心神震動的同時,也在思索,沉默著,想到了太多。

  「這是超凡的最後燦爛,屬於迴光返照?還是說,會迎來轉機?」

  三年後,列仙會淪為凡人?雖有特殊渠道傳來消息,但究竟會怎樣誰也說不清!

  不管怎樣說,這一戰過後,王煊即便想低調,想隱瞞自身,也根本做不到了,其身影正式落入財閥高層的眼中。

  無論如何,各方都不能忽視這樣一個人,這是一個人形的小型戰艦,極度危險。

  有人忌憚,有人微笑釋然,有人陰沉冷漠,有人平靜……各方反應各不相同。

  「鍾晴,我覺得,我現在已經不是暗戀,而是是熱戀了,我去找你,帶我去見年輕的劍仙!」

  ……

  王煊一招手,半個巴掌大的小葫蘆飛入手中,溫潤晶瑩,帶著莫名的神韻,絕非凡品,屬於稀世異寶!

  他用心去感受,它不是金屬煉製的,並非合金材料等,而是天然生成的,木質紋理結構清晰。

  一種天然的植物生長出來的葫蘆,竟可以這麼強,如此的超神,化為了異寶?

  砰!

  王煊一腳踢掉地上那個男子的頭盔,露出一張不算年輕的面孔,看起來六七十歲的樣子,眼神陰鷙,即便痛苦也沒有低頭屈服,敵意甚濃。

  因為這個人很清楚,眼前的年輕男子相當的果決,那種眼神,那種鎮靜,不會因為他的身份而手軟,這是一個不懼怕孫家的人。

  許多人驚呼,秘網上引發一片波瀾,不少人都認出了他的身份。

  孫榮廷,孫家真正的高層,已經算是核心圈的人物了,這個強者居然是他,身份地位驚人。

  不少人都知道,孫家與超星聯繫緊密,甚至有人說,他們把控了超星,現在看傳言不是沒有道理。

  孫家的決策層中,竟有人走到了這一步,實在是有些恐怖,難怪他們強勢無比!

  「竟是……孫老?」平源城,秦鴻愕然,震驚,這是一個讓他見到都需要敬稱的老頭子,就這樣被他曾鄙夷的武夫釘在了地上,鮮血淋淋。

  「居然是老孫,我聽說他研究新術,但是卻從來沒有想到他……竟然走到了這一步!」

  財閥、大機構中,一些老頭子都被驚住了,然後嘆息,孫家的底蘊果然可怕,自身高層中有這樣一個超凡者。

  不過,他們結合傳聞,仔細想一想也釋然。即便孫家與新術領域走的再近,甚至以戰艦震懾,掌控,也並不保險,還有什麼能比自家人成為這個領域的絕頂高手更讓人放心呢?

  縱然是傾盡資源,也要將自家的人堆積到新術領域的最高峰上,這樣才穩妥。

  「想不到啊,竟然是孫榮廷!」凌啟明心情複雜,他為老陳舊情,結果孫榮廷絲毫不給面子。

  而現在,孫家這個出人意料的頂尖高手被人釘在地上,奄奄一息,再也沒有了那種睥睨天下的姿態。

  老凌感慨萬千,這是一個劇變的時代!

  趙澤峻也在出神,兩三天前他還在以低姿態同孫榮廷通話,想保王煊的性命,他實在沒有料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

  各方都難以平靜,孫家很厲害,決策層中的孫榮廷是超凡者,是他們的王牌高手,卻被王煊殺掉半條命。

  王煊以精神控物,剎那解除孫榮廷身上的甲冑,這是寶物,值得留下。

  他對孫家人戒心很重,動不動就炸開,自毀,體內不是有晶片就是有植入能量塊等。

  他拔起長矛,抖手間甩盡血液,背負在身後,冷漠的俯視著孫榮廷,想以精神領域探索。

  但他遭遇了強烈抵制,畢竟對方也是超凡者,寧願自毀精神體,也不想讓他如願。

  「王煊,放開孫老,一切都可以談!」附近遍布著大量的探測器,有微型的,也有如夜鳥那麼大的,懸浮在夜空中,傳出聲音。

  各方都安靜了,所有人都在傾聽,王煊到底要怎樣選擇?

  王煊沒有搭理孫家的人,半空中,能量火花四濺,有些探測器炸開了,被他輕易摧毀。

  然後,王煊一腳將他孫榮廷踢的飛了起來,這種動作表明了他的強勢態度。

  孫榮廷悶哼,身體差點斷為兩截,血液在半空中飛灑,栽落到了遠處。

  他感覺十分屈辱,他是誰?孫家核心高層,親自出手,有戰艦壓陣,卻成為了階下囚,被人這樣對待。

  「王煊,你在做什麼?不要越過紅線!我們願意和你開誠布公的談一談,你與陳永傑不想停戰嗎?你不要誤判!」

  遠處,又有一些探測器出現,傳來孫家一位中年男子的聲音,很急切,也很強勢。

  王煊霍的抬頭,帶著銀色面具的面孔看不出表情,道:「談,可以。等這個人死後,你們來收屍,到景悅城中與我談!」

  人都殺上門來了,一句談判就想讓他放人?想什麼呢!

  即便是超級財閥,也不可能改變他的想法,既然敢對他動手,就要付出血的代價。

  不然,以後其他勢力效仿怎麼辦?

  不管是什麼身份,即便是孫家第一號人物,只要親自下場了,那麼他也照殺不誤。

  孫榮廷精神欲裂,對方在強行探索,想要窺探他與孫家的秘密。

  轟!

  下一刻,他感覺到劇痛無法忍受,他被對方掌心打出的一道雷霆擊中,全身焦黑,骨骼斷裂大半,傳出了烤肉的氣味兒。

  他驚怒,屈辱,悲憤,他可是孫家的少數核心成員之一,居然被人這樣當著秘網上所有人的面踐踏尊嚴,快被烤熟了。

  在落地的剎那,他看到了那個年輕人的平靜與冷淡,似乎根本沒有將他當作一回事兒。

  在劇痛中,他一嘆,馬上就要死了,想到了很多。這樣的人在古代最為璀璨時期,大概都屬於傳說,初踏超凡就可以神遊,精神出竅數里之遙。

  換個時代,這個年輕男子必然有極高的身份,可以俯視著他,連頂級大教都不見得能擁有這樣的弟子。

  時代不同了,如今財閥主導新星,舊術沒落,過往的一切不可再現。

  王煊嘗試了數次,探索其精神領域,但都遭遇了激烈的抵抗,對方的精神都被他衝擊的要崩潰了。

  「王煊,你現在收手,一切都還來得及,不要自悟!」探測器中,有人焦慮而又憤怒的大喊道。

  「你不了解我吧?還是說,你盼著他早點死!」王煊開口。

  然後,他一腳踢出,力道何其大,將孫榮廷的半截身子踢斷,消失,也算是變向腰斬了。

  「你敢?!」孫家內部,那個中年男子大叫。

  「有何不敢?」王煊開口,飛劍炫目,如匹練般落下,將孫榮廷的頭顱斬掉。

  「不想談,想要報復的話,那就接著戰!」王煊帶上戰利品,轉身離去,留下一道背影。

  接著,附近的探測器全部炸開,王煊周圍徹底空曠,唯有星光月輝灑落,他大步遠去。

  孫家,一時間像是冰天雪地到來,冷冽的氣息懾人,這種寂靜又像是暗夜中的怒海,隨時要掀起驚濤駭浪。

  秘網上,各方都瞠目結舌,那可是孫榮廷啊,就這樣被一劍梟首?!

  感謝:飛翔家八戒、豬王本尊、為雪白頭xh,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