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劍指孫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沿途,霓虹閃爍的城市很快就會成為背景,山地、湖泊、大樹等都在快速倒退,直至消失不見。

  懸空飛車在夜空下如一道流光,從景悅城出發,時間並不是很長,就已經駛出去三百多里。

  車窗外各種景物飛快消退,梭形的車體比離弦的箭羽更快,它離地不是很高,橫渡長空遠行。

  王煊坐在車中,沉靜無聲,這是在通向康寧城的路上,將直抵孫家的大本營!

  一旦到了那裡,必有血戰,孫家不會束手待斃,必有恐怖異寶復甦,甚至殺紅眼睛後會以戰艦屠城,血洗一地!

  真到了生死關頭,財閥哪裡還會遵守規矩。

  他在思忖,大概率會執行第二號方案。

  路上,駕車的青年男子滿頭汗水,沒有什麼劇烈動作,可是身上的衣服卻被汗水打濕了,無比緊張。

  他知道車上坐著的是什麼人,要以一己之力去與孫家決戰,那可是超級財閥啊。

  駕車的青年微側頭,看向王煊,發現他是那樣的平靜,眼神澄澈,看著路邊的風景。

  他心中輕顫,不得不感慨,不愧是敢與孫家對上的人,面對不久後註定要開啟的流血大戰竟是這麼的鎮定。

  他確信,這如果傳出去,必然會引發熱議,一張照片便能引爆各大平台。

  現在,他們是在殺向孫家啊!

  他的身體在輕微發抖,他也是參與者,很多年後,是否會有記載?他曾在今夜送一個名為王煊的年輕人連夜疾馳千里,血戰孫家。

  事實上,外界已經無法寧靜,各方勢力都被驚住了。

  孫家宣戰,不願就此結束,結果當日的傍晚,王煊就用實際行動回應了,既然要戰,那就血戰到底!

  他星夜疾馳,隻身殺向安孫家大本營!

  在外面戰艦巡視、各種探測器監控的情況下,他竟無畏的出城,讓財閥動容,令各方矚目。

  「老王太猛了,這樣都敢出城,要單人匹馬血戰孫家老巢?」鍾誠手心都在冒汗,聽到消息後,久久出神。

  周雲得悉後,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道:「王兄弟太剛了,要與孫家死磕到底,今夜要血流成河嗎?孫家的戰艦多半都要起飛了。」

  財閥、大勢力的特殊圈子,消息傳的最快,在王煊出城的剎那他們就知道了,皆倒吸冷氣。

  「劍仙出城了,這下孫家該緊張了,如果不能快速找到他的蹤跡,這個夜晚將無比焦慮。」

  年輕人中許多人都露出期待之色,現階段還沒有高層成員那樣的戒備心理,他們都還有劍仙之夢。

  一位年輕靚麗的少女眼神燦燦,道:「太帥氣了,年輕的劍仙夜襲千里,一劍梟首,斬落孫家首腦的頭顱,我仿佛已經聽到劍鳴的聲音,看到絕世劍光!」

  很快,她就被家中的長輩訓斥了,嚴厲告誡她,超凡者十分危險,尤其是對於財閥來說,是變數。

  「如果有一天,那個年輕人御劍凌空千餘里,斬向我們家中怎麼辦?」

  這個青春洋溢、充滿活力的少女振振有詞,道:「所以啊,讓我去修仙,我想拜他為師,讓他成為我們自己人!」

  「似乎……也有些道理。」中年男子沉思,財閥與超凡者不見得非要對立,親情、友情、愛情……人與人之間逃不過各種關係,完全可以接觸,接近,綁在自家的戰車上。

  大機構、頂級組織中的一些老頭子,現在心情複雜,從本心來說,早先他們樂見超凡者與孫家對上,消耗超級財閥。但是,他們也絕不希望超凡者崛起,不願看到他們做大。

  尤其是王煊在景悅城外大戰,飛劍凌空,將孫榮廷斬首,這對他們的觸動太大了!

  今天他能斬孫家核心人物,那麼明天,或者後天,就可以深夜來襲,斬去他們的頭顱。

  可隨後王煊表態,他想低調修行,沒有野心,不願與各家為敵,希望當個神醫,為人續命。這讓一群老頭子根本無法拒絕!

  「走一步看一步吧,先看今夜的結果,他是否真要與孫家血戰,太強勢與危險的話活不長啊。」

  一些人有了打算,準備讓人聯繫王煊,不管怎樣說,近期還是接觸下,先提升壽命上限最要緊。

  此時,熱榜前幾名都與昨夜的大戰有關,無論是王煊的飛劍沖霄圖,還是老陳的牧城大戰等,都在強勢霸榜。

  「我又來預測了,今夜或有疾風驟雨,雷霆擊碎黑暗,伴著血雨揚飛,目測方向,一路向東,孫家大本營——康寧城。」

  有人在大平台發聲,進行預告。

  很快,有人注意到,這不是昨夜提前預報、說景悅城將有絕世大戰的神秘人嗎?

  敢這樣預測,絕對不簡單。最為重要的是,他昨夜的的話成真了。

  所以現在,他發帖後,立刻引發轟動,各方都不淡定了,人們激烈討論。

  「大神,你又出現了,你這是在說,孫家有血光之災嗎?」

  「我去,真敢說話啊,這都沒有被封禁?今夜看來要出大事兒,年輕的劍仙要與孫家大決戰了?!」

  「真的假的?我很期待。孫家隻手遮天,上次居然以戰艦轟擊蘇城,太他麼恐怖了,我家就在事發地附近,全家人一夜都顫抖無眠。超級財閥無法無天,隨心所欲,看劍仙能不能在今夜撕裂黑暗!」

  隨後,連一些知情人也來湊熱鬧,財閥、大機構的圈子中傳出一些消息,揭示出王煊的確在趕向康寧城的路上。

  周雲發了一張圖片,那是王煊的背影,凌空而立,眺望東方——康寧城。

  鍾誠立時轉發。

  孫逸晨看到後,臉色冷冽。這兩日他心情煩躁,孫家損失慘重,看到他們發的消息後,直接電話聯繫兩人,言語相當不善。

  「這孫子居然罵我!」周雲氣了個夠嗆。鍾誠也臉色不好看,孫逸晨居然警告與呵斥了他。

  鍾晴見狀,親自發了關於王煊的側影圖,前方是一柄撕裂長空的飛劍,一路向東,指向一座朦朧的城市。

  「我們又不怕他們孫家,他沒有好言語,你不會反過來訓斥他?」鍾晴數落她弟弟。

  「我還沒反駁呢,他就掛了。」鍾誠說道。

  孫逸晨看到圖片後心中發堵,但不想和鍾晴針鋒相對,對方還真不怵他,甚至可以說不怕他們孫家。

  「咦,鍾大美女發平台消息了,意有所指,直接揭示了今夜劍仙要與孫家大戰?」

  「美腿少女好久沒發動態了,這次沒有一展甜美歌喉,卻發了一則大消息。」

  鍾晴在平台上人氣很高,剛一發文就引發大量轉載,許多人都關注了她。

  據悉,曾有公司看重她清純甜美的形象,想簽約她進娛樂圈,對她包裝,許諾會熱捧,但被她婉拒了。

  後來一些人才知她的出身來歷,便再也無人找了。

  「鍾晴,你還說不是?果然想當我師娘,都親自發圖了!」鍾晴的某位閨蜜,直接電話聯繫她,一頓噼里啪啦。

  ……

  夜空下,懸空飛車如流星橫穿大地,一路向東。

  不好的跡象出現,夜空中開始各種小型戰艦的蹤跡,似乎發現了王煊的蹤跡,正在巡航,處在一級戰備狀態。

  咚!

  終於,有小型戰艦開火了,打向地面,刺目的光束後,帶起大片的煙塵。

  「不要害怕,稍微偏離方向,貼著山林繼續向前。」王煊安慰青年駕駛員。

  他很清楚問題所在,一路上,不時會遇到一些探測器,他雖然提前撕裂,但正是沿途這些監控裝置不時出故障,泄露了他的行蹤。

  新星上,從天上到到地下,無論是路上,還是山林中,都有微型探測器,監控簡直無處不在,真想查一個人,沒有隱私可言。

  他現在打了個時間差,並且途中不斷改變路線,所以馳騁出了數百里,沒有出事兒。

  現在,孫家調動各種監控,依據探測器出現的事故曲線圖等,正在捕捉他的精準軌跡。

  王煊坐在車中,仰頭看著天窗外的夜空,繁星伴新月,本是一個柔和與寧靜的夜晚,他卻千里奔波,要去殺人。

  他默默思量,現階段想徹底滅掉孫家很難!

  依照孫家目前的舉動來看,肯定要魚死網破,毫無疑問,現在康寧城外必然早已是天羅地網。

  這個夜晚,孫家絕對調動了大量的戰艦,守在通向康寧城的各個節點上,真要闖過去,會遭遇最猛烈的轟擊。

  王煊若是能夠殺進康寧城中,他們肯定會發瘋,以戰艦擊穿大本營,這些顯然都在選項中。

  此外,如果他今夜真的滅掉了孫家,那麼大概率自己也要出事兒了。

  那樣會驚到各大財閥,唇亡齒寒,會讓他們感覺他威脅太大,有人會對他突然下殺手,動用戰艦洗地,直至將他消滅為止。

  孫家,不是不能殺,但是不能一口氣滅掉,需要慢慢進行,最起碼不是在今夜。

  接下來,如果孫家依舊要戰,那麼雙方可以對抗,可以起衝突,可以殺他們當中的一些重要成員。

  這樣的話,其他財閥估計也樂意做壁上觀,看著超級財閥孫家受損。

  而在此過程中,王煊快速提升修為就是了,積攢到足夠的力量後,一切就都好說了!

  時間在他這一邊!

  「走二號路線!」王煊開口,按照預定的方案前行,今夜他作勢猛衝,殺向孫家大本營,如果順利,他不介意直搗黃龍。

  但現在看來,孫家在焦躁中也準備了各種後手,有最壞的打算,現階段他不會去以身犯險,不想付出慘烈的代價。

  他一旦負重傷,有些大組織將會像是聞到血腥味兒的鯊魚撲上來。

  青年駕駛者長出一口氣,這一路上他的心弦都繃緊了,隻身遠行,殺向孫家大本營,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心理壓力,這個年輕男子的實力與勇氣讓他敬畏。

  他回頭看去,年輕的劍仙始終都那麼平靜,讓他拜服。

  現在距離孫家所在的康寧城不足四百里了,真的不是很遠了,偏離方向後,他們正在趕向十幾里外的平源城。

  這在預案中,如果不能神箭射日,對孫家進行天崩地裂的一擊,那麼王煊就會來這裡,在近距離內震懾孫家。

  平源城在望,此地距離孫家大本營康寧城不過三百七十里遠,如果找到機會,他完全可以從這裡長奔過去。

  老陳接到消息,長出了一口氣,這樣最好,他也不希望王煊今夜就殺入孫家,影響實在太大了,各方都會驚悚!

  然後,神秘人又做預告了……

  這個夜晚對孫家人來說無比煎熬,那個年輕的超凡者居然有辦法避開監控,一路東來,欲直插康寧城,鋒芒畢露,殺氣騰騰,讓他們整夜都焦慮。

  萬一被他殺入城中,難道只能以戰艦轟擊了嗎?

  可是,這樣的話,真的是兩敗俱傷,即便他們的許多人可以坐飛船離開,但孫家地下的東西卻帶不走!

  孫家本身就在建在一座古代遺蹟之上。

  此外,在這個特殊的時代,他們得到了太多神秘物件,有些異寶近期復甦了,被澆灌X物質後,變得不可預測。

  近代以來,超凡退潮,列仙洞府自虛空墜落,孫家實力強橫,自然挖到不少神物。

  現在有些東西徹夜發光,符文繚繞,雖然在庇護秦家,可是他們卻無法搬運走。

  這些神秘寶物會嚴重影響飛船與戰艦的安全,侵蝕精密元器件,孫家沒有人能將它們收起來。

  此刻,孫家上下都坐臥難安,連一些老頭子都心神不寧,走來走去,後背漸漸有些涼意,有些後悔了。

  孫家的溫和派則直接開口,與其如此,還不如暫時講和。真要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孫家將被重創,損失慘重。到時候一定會有財閥填補上來,瓜分他們的地盤與利益。

  孫家或許不會倒下去,但是經此一役,大概率要退出超級財閥序列了。

  晚間,孫家有爭執,有些人不安了,感受到徹骨的寒意,許多人心弦繃緊,愈發的忐忑了。

  終於,有些人堅持不住,提出建議,想請鍾家出面,同王煊聯繫,要求對話。

  神秘人再次預言:「今夜,仙劍遙指孫家,引而不發,孫輩若瘋狂,必有裂天一擊,劍光落九霄,擊穿孫家大本營!」

  ……

  此時,王煊進入了平源城,這是超級財閥秦家的大本營。

  秦家第一時間得知。

  秦鴻原本正在飲酒,手一抖,酒水灑落了出來,打濕了他的衣襟,失聲道:「他怎麼來這裡了?竟接近我秦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