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釋迦真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秦鴻不淡定了,他對修行者不友善,過去一向鄙夷,現在則是擔心,怕他們顛覆財閥。

  「現在他到哪裡了?」他放下酒杯,很重視,王煊的劍光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晚間做夢都曾看到,王煊仗劍殺入秦家的畫面。

  「就在不遠處,與我們隔著一片小型園林。」有人稟告。

  秦鴻無言,這都到眼皮子底下了?而他還不敢開口斥責了,對方可以精神出竅,萬一聽到怎麼辦?

  儘管他在新月上,在秦家,都一而再的蔑視修行者,但真要面對時,他還是很清醒的,不能當面輕慢。

  鍾家,鍾誠露出異色,道:「孫家,有人私下裡聯繫二爺爺了。」

  鍾晴點頭,道:「孫家估計承受了很大的壓力,除非下定決心,以大本營換取王煊的性命,不然心弦始終繃緊,很煎熬。」

  這個夜晚王煊行蹤難定,不斷接近康寧城,讓孫家部分人有種窒息感,萬一他殺進城中怎麼辦?

  很快有消息傳出,王煊進入平源城,距離孫家所在地不過三百七十里。

  各方動容,這的確是在引而不發,距離孫家大本營很近了,對於超凡者來說真殺過去的話不算太遠。

  孫家十分難受,得到消息時並沒有喜悅之色,這樣的惡徒近距離震懾,讓他們如芒在背。

  一些老頭子冷眼旁觀,最後有人鬆了一口氣。王煊的表現沒有想像中那麼危險,如果他想盡辦法殺進康寧城,會讓他們覺得攻擊性過強,是個不可控的變數。

  當夜,鍾長明正式出面,「安撫」孫家,又和年輕的劍仙通話,調解他與孫家的糾紛與矛盾。

  所謂安撫孫家,自然是給他們台階下,主要是給外人看的。

  王煊接受調停,表現的很低調,稱只要孫家不過分,他希望過寧靜與平和的生活,他厭惡打打殺殺,將行醫天下。

  鍾誠小聲道:「我覺得,二爺爺臉上有光,似乎迎來了第二春。」

  鍾晴微笑,道:「當然,現在由他掌權,連孫家都暗中聯繫他,請他出面調停,再加上延壽有望,他的心態肯定年輕了不少。」

  鍾長明是鍾庸的次子,如今七老八十了,在鍾庸結出蟬殼陷入昏迷後,鍾老二終於成為鍾家的話事人。

  「小晴,改天把王煊請家裡來坐坐。」晚上,鍾長明和顏悅色,找到了鍾晴與鍾誠。

  姐弟二人一聽就明白了,老頭子想續命!

  深夜,各方得悉,孫家與王煊意外止戈,暫時停止了衝突,讓不少人遺憾。

  財閥和大機構的特殊圈子還好說,都明白什麼狀況,一切都是暫時的平靜期,指不定什麼時候雙方就會死磕,再出手話有一方可能會死,再難翻盤。

  「鷙鳥將擊,卑飛斂翼;猛獸將搏,俯首弭耳!」蘇城,錢安自語。

  普通人不知道這些,大多數人都很失望,還想看劍仙大戰超級財閥呢,最好再擊落幾艘戰艦。

  平源城,秦鴻自語:「找個機會將那王煊引到外太空,或者遠離城市,甚至選個小點的城市,一艘中小型戰艦就能解決掉他!」

  不過,他又趕緊閉嘴了,怕被超凡者聽到。

  他所說的也算是事實,財閥如果下定決心在一些地方動手,對現階段的王煊威脅極大。

  短期內,王煊出行以及乘坐飛船等都需要格外謹慎與小心,他有些惦記宋家那支巴掌長的暗金色澤的小舟了,如果有這件異寶的話出行會很方便與安全。

  他不急,雖說老宋還有半年可活,但估計會沉不住氣,要不了多久就會找他。

  「秦鴻,你去隔壁見見那個王煊,和他約下,明早將他請過來。」秦家一位老者開口。

  秦鴻聽到後,好半天沒回過神來,讓他連夜去見那個曾經的武夫,現在的劍仙?他從來沒有想過這種情景。

  「明早再聯繫吧。」秦鴻回應道,一百二十個不樂意,這破事兒,他真不想沾染!

  「現在就聯繫,明天可能就晚了!」秦鴻被爺爺喝斥了。

  老頭子九十三歲了,感覺身體每況愈下,渴望青春,希冀延壽,現在瞪起眼來讓秦鴻都發怵。

  秦宏遠,絕對不是一般的老人,上一次秦鴻敢在月亮上轟擊大幕後的列仙,最主要就是這個老者點頭所致。

  可以說,那一次是財閥第一次大膽試探,掂量列仙究竟多強,秦宏遠就是領頭人。

  「老爺子息怒,我去!」秦鴻在外面十分強勢,可是現在只能當孫子,非常恭敬,不敢多說什麼。

  秦鴻就拜訪了王煊,滿面笑容,讓人覺得如沐春風。

  王煊淡定,對他比較了解,小秦當面真誠,背後鄙夷兼且捅刀子,很不要臉與招人厭惡。

  但不得不說,這個人膽子很大,敢下令轟殺列仙,關鍵時刻手很黑。

  王煊覺得,找機會……還是按死他吧。

  但現在還是算了,風口浪尖上,他不宜與第二個財閥為敵。

  深夜,王煊精神出竅,來到秦家「散步」,很快他寒毛倒豎,秦家作為五大超級財閥之一,果然有過人之處。

  他們的園林深處,秘庫那裡,符文綻放,隱約間傳來禪唱聲,佛光普照,裡面有異常之物!

  他的精神被牽動了,要被接引過去,要被度化!

  王煊悚然,財閥的秘庫對精神出竅的人來說十分危險!

  宋家黃金樹上的幾隻金色小鳥可絞殺精神體,而秦家這裡同樣異常。

  「秦家所得之物大多與佛門有關?」他倒退的同時,心中思忖。

  秦家研究月光菩薩、烈陽菩薩,那是因為他們得到過菩薩血骨,另外他們對地仙草懸賞,給出的報酬是釋迦真經!

  「昔日從月球上挖出的母艦,又被解析出部分資料,疑似有針對精神能量體的辦法!」

  一個房間中,有人在談論。

  王煊動容,駐足傾聽了片刻,隨後精神遠去,回歸肉身。

  清晨,在秦鴻的陪同下,王煊正式拜訪秦家。

  秦家很大,在一個澄淨的小湖邊上,栽種著青翠的竹林,有座茶室,王煊在這裡見到了秦宏遠。

  「小友,你看我還能活多久,怎樣才可以延壽,你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王煊看了下,這個老者髮絲稀疏,的確很蒼老了,以他的狀態大概率能活到百歲左右,但他依舊不滿足。

  「聽聞秦家有釋迦真經,如能借來一觀,我大概率會受到啟發,為老爺子延壽十年不成問題。」

  這種話語讓邊上的秦鴻都動容,十年啊,遠超預期,實在太誘人了,連他都在心顫。

  就更不要說當事人秦宏遠了,他面色平靜,可是手指卻早已捏緊,缺少血色。

  王煊確實對佛教的至高經文之一釋迦真經感興趣,不然也不會直接這樣給予十年壽元的許諾與誘惑。

  這篇赫赫有名的至高經文,如果現在得不到,等列仙回歸後,那麼就徹底與他無緣了。

  在這特殊的年代,雖說遍地是寶,但至高經文卻是不同的,什麼年代都屬於稀世珍物。

  同時,這是非常時期,他對外透露這種消息,最長可為人續命十年以上,會更進一步刺激一群老頭子,讓他們做出「理性」的選擇,站隊要「靠譜」!

  事實上,他還沒有離開秦家呢,消息就傳出去了,財閥中年歲較大的人都震驚了,十年生命?想都不用想,必須得見他一面!

  秦宏遠控制住情緒波動,很平靜地開口,道:「我們家信佛,最近將釋迦真經與一些古佛器放在一起,正在敬香,需要供奉百餘天才能取出。」

  王煊暗自冷笑,你們自己都在研究菩薩的血骨呢,跟我說信佛?

  顯然,秦家預感到釋迦真經價值驚人,連劍仙都在惦記,他們越發的不想給外人看了。

  「小友,看一看其他經文如何,我們這裡收藏了不少佛教典籍,都是歷代神僧留下的手書真跡。」

  王煊搖頭,聊了會兒就禮貌的告辭,不想耽擱時間了。他料到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但佛門的經文不是他非要得到的經篇,他對先秦金色竹簡最感興趣,但這裡並沒有。

  至於異寶,秦家提都沒提,經過牧城與景悅城的兩場大戰,各大家族都無比重視,認為異寶比什麼都重要,不能輕易流落出去。

  真經可以拓印,交換出去部分也無妨。

  看到他這乾脆,轉身就走,絲毫不留戀,秦宏遠不淡定了,讓秦鴻將他請了回來。

  「能一次性為我續命十年嗎?」他問道。

  王煊道:「最好分幾次,效果最佳,如果你實在急切,那我也勉為其難,付出些代價,幫你老實現願望,當然肯定得先讓我看完釋迦真經才行,大概率會受些啟發。」

  「共十二頁真經,秦鴻幫我取來四頁。先延壽三四年吧,讓我感受下效果怎麼樣。」既然有所決定,秦宏遠很果斷。

  王煊剎那精神出竅,可是跟了秦鴻一段距離,他就止步了,果然是昨夜那個秘庫,那裡有神秘器物,要度化離開肉身的精神體!

  不久後,秦鴻取來四頁金箔紙張,沒有文字,只有刻圖,不過當以精神探索時,有烙印瞬間傳遞出來,所有刻圖都復活了!

  一剎那,一尊大佛頂天立地,栩栩如生,撐開一片大幕,浮現在他的心頭,向他展示佛門至高奧秘。

  王煊閉上眼睛,記在心中,但最後他又驚醒,將大佛的身影斬去,只記經文本意,不記那種法身,忘卻佛體。

  「佛門的經文……有些可怕。」他內心悸動。

  不管練還是不練,這些經文先收著,因為的確是至高絕學。

  「小友,感覺如何?」秦宏遠關切地問道。

  「太高深了,我以後再研究吧,先為你老延續壽元。」他建議去秦家的佛堂,以千年古廟來加持,效果更佳。

  「冒昧問下,秦家為什麼將一座古剎請到家中?」在路上,王煊隨口一問,有沒指望對方認真回答。

  但他沒有想到,秦宏遠卻告知了,道:「一百多年前,我父親聽一位高人建議,請來這座古廟。」別的他沒有多說。

  王煊心頭一動,果然有古怪,新星上當年有神秘高人在出手,同新月上的手筆估計相一致。

  王煊藉助古剎,盜取了這裡的內景地中的神秘物質,為秦宏遠改善體質,增加其血肉活性,讓他切實感受到了一種蓬勃的生命力量。

  這不是一天完成的,王煊在這裡足足呆了五天,確實為他下了一番力氣。

  在此過程中,他將那盞古燈重新餵飽,隨身攜帶這件被激活的異寶,讓他很安心。

  在此過程中,消息早已傳出去,一些老頭子按捺不住了,紛紛約王煊登門。

  宋家的老者宋雲無法鎮定了,各家的老傢伙們紛紛相約,他得排到什麼時候去?他親自與王煊通話。

  王煊表示歉意,告訴他,短期內恐怕不行,他元氣大傷了,幫秦家老頭續命時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另外別家也有約在先了。

  「王煊,你什麼時候回蘇城,有人想給你重建養生殿,也有些人想拜你為師,等你出現呢。」鍾誠和王煊通話,最為重要的是,他二爺爺想請王煊續命。

  「對啊,我的養生殿……報警,上次孫家擊毀了那些建築物,賠償其他人了嗎?我也需要他們補償!」

  鍾誠發呆,確信自己沒聽錯,很想問,你是認真的嗎,要報警?

  「小友,乾脆就在開源城居住吧,我為你建一座養生殿。」秦宏遠開口,他還在慢慢體會生命力提升的好處呢。

  目前來看,效果確實極佳,因為他忽然發現,身邊的女助理竟是這樣的年輕美貌,現在他重新有了一雙善於發現美好事物的眼睛。

  儘管他也只能看看罷了,但是,他覺得自己的心態似乎年輕了不少。

  他要等上一段時間,如果確信自己身體機能也確實增強了,他決定,將剩下的釋迦真經交給王煊,讓他為自己提升十載生命!

  然而,王煊差點連夜跑路。

  因為,他放鬆下來後,精神出竅,夜遊平源城,以精神天眼看到了極其恐怖的生物在城中遊蕩,在這座現代大城市中竟有不可理解的怪物出沒,讓他寒毛倒豎!

  他雖然頭皮發麻,但也想弄清楚本質。他在蘇城高樓上眺望時,也曾看到地平線盡頭的寒霧山上黑影綽綽。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感謝:啷個楞個勒個,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