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形勢複雜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在逝地中曾看到過瘮靈,黑暗中那一雙雙通紅的眼睛,小的如同燈籠那麼大,而更恐怖的則堪比山嶽,讓擺渡人徐福得悉後都深感驚悚。

  現在,新星的大城市中為什麼也會有莫測的怪物?

  雖然與瘮靈不同,形態不一樣。但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需要精神天眼才能看到,連老陳這樣的超凡者都無覺,感應不到。

  王煊在城中神遊,仔細觀察,同時也在謹慎地躲避。

  夜晚,一棟棟摩天大樓繚繞著立體光影。懸浮車在城市的低空交織與穿行,一艘艘小型飛船划過夜空遠去。

  霓虹閃爍,這本是一個現代氣息濃郁的大城市,人口千萬級。可是,王煊卻數次在街道上看到怪物,猙獰而恐怖。

  一條長著九顆頭顱的大蛇,浴缸那麼粗,滿身青色的鱗片,其中八顆頭顱被粗長的箭羽射穿,滴著血,在車輛較為擁堵的路段爬過。

  在九頭大蛇的背上,騎坐著一個披頭散髮的人,被黑色的斗篷包裹著,露出的手腳已經腐爛,正在流膿。

  在王煊離開時,大蛇上的男子像是有所覺,驀地回頭,但什麼都看沒有看到。

  他的一個眼窩中在滴血,黑洞洞,什麼也沒有,另一個眼窩白慘慘,沒有瞳孔,半張臉都是密密麻麻的傷口。

  王煊夜遊,數次精準避開怪物,思忖著,他們到底什麼來頭?

  陳摶留下的經文雜篇中也有過相近的記載,曾提及超過地仙級的天才神遊,晚間歸回時,精神體被吃掉,慘叫了大半夜,最後有莫名生物取而代之,入主他的肉身,最終羽化登仙。

  王煊琢磨,雜篇記載的恐怖的怪物是他現在所見到的這些東西嗎?

  很快,在一條寬闊的步行街上,王煊看到一頭殷紅如血的大鳥,每個眼窩都有兩個眼球,滿身血跡,像是剛剛搏殺過,正在街上優雅的邁步。

  王煊凜然,這該不會是重明鳥吧?神話中的生物!

  不過,有些怪異,重明鳥的脖子上有繩索。王煊謹慎避開,遠離這片區域。

  不久後,他又看到一頭怪物。它有一張女人的面孔,但只有一隻眼睛,牛的耳朵,豹子的斑斕身體,發出震耳欲聾的獸吼!可是,街上的行人聽不到。

  王煊露出異色,這是……諸犍?一頭傳說中的怪物!

  在諸犍的頸項上有鐵環,像是項圈,它曾被人豢養過?

  下半夜,王煊看到幾個人,穿著太空衣,和新星的人穿的有些接近,但是似乎更古老,給人漫長的年代感。

  他們牽著諸犍、重明鳥離開了,也有人坐在窮奇背上。而那條九頭大蛇也在隊伍中,它身上包裹著黑色斗篷的男子,裡面竟也穿著殘破的太空衣。

  這讓王煊心驚,這是什麼組合?

  科技時代的人類,牽著神話傳說中的生物,正在離開這座城市,這樣的隊伍……極其怪異!

  王煊在城市中眺望,看到他們在夜色中遠去,出現在地平線盡頭的山區,而後沉入地底深處了。

  「不像是現代人類,似乎是很古老時期的古人類,掌握著……科技,馴服了神話生物。」王煊自語,有些出神!

  次日,秦宏遠再次舊事重提,想為王煊修建一座養生殿,被他婉拒了。

  在隨後的閒談中,王煊問及城外那片山地是什麼地方後,捕捉到秦家人的部分思感,那裡竟是秦家最重要的基地!

  基地深處藏著一艘母艦,是昔日從月亮上挖出來的,秦家的很多黑科技都來自那艘古老的母艦!

  王煊暗暗心驚!

  一直有傳說,昔年舊土熱戰過後部分人逃到月亮上,挖到各種艦船,從而科技大爆炸,最後遷移到新星。

  現在看來,差不多就是如此!

  王煊心神顫動,昨夜以精神天眼才能看到的古人類太空人牽著神話生物,那是回歸……母艦了?

  顯然,那不是活人,古人類太空人化成了類似瘮靈般的生物?

  這就有些恐怖了,新星上的形勢越發複雜,讓王煊面色凝重,還得要變強!

  ……

  鍾誠、周雲親自接走王煊,他這才結束平源城之旅。

  當看到一艘小型飛船遠去,秦鴻眼神冷漠,道:「機會難得,一艘中小型戰艦足矣剷除後患。」

  不得不說他心黑手辣,想著以超級能量光束摧毀飛船。

  然後,他就挨了一巴掌,秦宏遠最近幾天身子骨硬朗了很多,打人頗有力氣,此時神色不善,道:「你爺爺我的命也在飛船上!」

  秦鴻嘆道:「這個武夫明明可以一次性為您續命十年,偏偏要分開,故意用以自保,該殺!」

  秦宏遠瞪了他一眼,道:「收起你的念頭,鍾家、周家的後人也在飛船上呢。再說,現階段他怎樣關你屁事!」

  秦鴻搖頭道:「我自然不會動手,我只是在推演,孫家到底有沒有這種魄力?一發能量光束解決所有!」

  孫家已得到消息,內部有人如釋重負,畢竟被一位劍仙盯上,而且相距不遠,確實很難受。

  但更多的人則是眼底冰寒,孫家與王煊之間的事怎麼可能就此結束?彼此都知道,早晚都會想辦法滅了對方!

  咚!

  高空中,傳來大爆炸聲,火光燒穿雲朵,蘑菇雲蒸騰而上,一艘小型飛船失事,被人擊毀。

  「孫家還是有些魄力啊,不管是否有鍾家的後人在飛船上,也在關鍵時刻出手了。」秦鴻得到消息後,暗自點頭。

  「出大事兒了,王煊的飛船墜毀了!」

  消息迅速傳開,引發軒然大波,有人發到各大平台,快速衝上熱榜。他在與孫家的大戰中都無恙,卻這樣死去?

  沒有人相信是意外,飛船在高空就瓦解了,連殘骸都沒剩下多少。敵人動用的高能武器可想而知多麼驚人。

  飛船上除了王煊,據傳還有鍾家後人,以及周雲,引發很大的波瀾,所有人都看向了孫家。

  從內心來說,人們認為,孫家還是很有氣魄的,該出手就出手!

  但輿論卻一面倒,各大平台上人們熱議,對孫家的狠辣行徑不滿,不少人在譴責,怒斥。

  「停戰了還暗中出手,太歹毒了!一位仙劍啊,就這麼死了?」

  很多人惋惜,剛知道世間有超凡者,見到他對抗機械人,擊落戰艦,結果還是死在財閥手中,被有預謀的加害。

  「死的好啊,哈哈……」孫逸晨大笑,覺得神清氣爽,這些天來都覺得心中發堵。

  「不是我們!」孫家第一時間否認,並通知各大平台立刻撤掉此次事件的熱搜,不然後果自負。

  而這個時候有人聲稱對此次事件負責,落款是灰血組織,頓時再次引爆輿論。

  「不是我們!」灰血組織高層罵娘,火速出來闢謠,聲稱此次事件與他們無關。

  直到兩個小時後,王煊在蘇城低調的出現,爭執與熱論才告一段落,他沒有死?

  「絕對是孫家乾的,狗曰的,居然想把我與鍾誠一起跟著幹掉,無法無天,肆無忌憚,太狠毒了!」周雲臉色發白,與死神擦肩而過。

  這次,他們是坐懸空飛車回來的,臨時改換了出行方式。

  主要是王煊覺得,鍾誠與周雲雖然來自財閥,但終究不是核心高層,萬一孫家發瘋,說不定就發狠一起殺死。

  「估計孫家不會留下什麼證據。等著瞧,我鍾誠不是這麼好欺負的,居然想幹掉我,早晚弄死他們家的一些人!」

  老陳、關琳、秦誠第一時間來接王煊,在蘇城中相聚。

  外界,一群老頭子長出一口氣,還真怕王煊死掉,都準備向孫家發難了,孫家難道想斬斷一群人的壽元上限嗎?

  孫家有人暗自嘆息,一次試探性出手失敗了,結果還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一群老頭子要庇護那個王煊!

  王煊可以為人續命十年,這件事兒影響極大,比新術效果更佳,沒有任何隱患。

  並且,王煊為人延壽時,並未說這是上限,似乎以後還能提升,這種暗示更加讓人躁動。

  他在蘇城對外宣布,一個月出診一次,排期已經到了兩三年後。這讓財閥、大機構的實權人物都些發呆,熟人彼此間的競爭這麼激烈?!

  有些老頭子真等不起,但也不好咄咄逼人,想和王煊溝通下,私下聯絡感情,準備插隊。

  「爺爺,這很簡單啊,我正要去蘇城拜王煊為師,你給我一篇所謂的絕世經文,我幫你去溝通。」一位少女說道。

  不止是老頭子們想續命,誰不多活出十年,連中青代也有不少人躁動了,因此許多人想插隊。

  宋家的核心人物宋雲確實急了,電話都打到老陳那裡了,讓他務必說服王煊,他必有重謝。

  晚上,錢安為王煊接風洗塵,老陳用精神領域同王煊交談,他們兩個得分開,現階段在一座城市較為危險,避免讓人一鍋端。

  王煊點頭,這很有道理,告知他平源城是個不錯的選擇,道:「秦家收錄的全都是佛教的經文。」

  他說了釋迦真經的事,建議老陳適當去露一手,將剩下的經文集全。

  「我最近練的全是佛教祖庭的絕學,丈六金身,菩薩拳,如果再去收集釋迦真經,我該不會踏上成佛之路吧?我有點方,得防著點!」

  陳永傑看了一眼關琳,那意思是,你放心,我不會脫離紅塵。

  關琳平日是個女強人,現在貌美如花,很是柔和,白了他一眼,怪他當眾亂看亂表態。

  在錢安的莊園中,王煊自然又為老錢梳理了下身體,同時藉助這裡的道觀,將老陳身上的五色羽扇注滿神秘因子,確保老陳戰力處在巔峰狀態。

  現在陳永傑無論放到哪裡,都能給孫家造成極大的困擾,可有效震懾對手,為王煊分擔了很大的壓力。

  他已經獸皮袋還給鍾誠,並真誠的表達了謝意,如果沒有獸皮袋,牧城大戰時老陳大概率要被人幹掉。

  「恭喜有情人終成眷屬,老陳在密地時就說過,他青春復歸後,回來就娶妻生子。」王煊舉杯,笑著說道。

  關琳落落大方,沒有羞赧之色,相當的淡定,微笑著,拉著老陳一起舉杯。反倒是陳永傑直摸寸頭,臉居然紅了!

  「恭喜老陳和關姐,萬年好合,早生貴子!」鍾誠、周雲、秦誠第一時間笑著恭賀,站起身來敬酒。

  錢安更是當即有所表示,送了老陳和關琳一對古玉,內部有符文,大概率是古代的寶物!

  當夜,關琳與老陳便離開了蘇城,相當的果斷,說到底現在超凡者還是不夠強大,需要謹慎行事!

  後半夜,電閃雷鳴,大雨滂沱。王煊從夢中驚醒,他很久沒有夢魘了,有些心悸,身上出了一層冷汗。

  夢中,他看到大幕後的世界列仙在廝殺,激烈征戰,爭奪正在枯竭的仙界的最後的大造化,有仙人準備回歸。

  王煊心頭沉重,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難道列仙有人真的要回來了?

  他看著夜空,大雨落下,閃電劃開黑暗,仿似真的有什麼生物在雷霆中一閃而逝。

  「真要是回歸,第一個找上我的,估計就是女衣女妖仙,不知道還要多久出現,或者說她已經來到現世,怎麼才能收拾掉她?!」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