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深夜,閃電劃破雨幕,王煊站在窗前盯著漆黑的天穹,久久未能入眠。

  新星形勢太複雜了,有穿著太空衣的古人類馴服神話生物,常人不可見,在大城市中遊蕩。

  也有列仙要回歸了,王煊似乎已經聽到他們的腳步聲,在那雨幕中傳來,讓他十分不安。

  次日是個艷陽天,烏雲暴雨盡散去,什麼都沒有發生。

  「老王,什麼時候舉行收徒儀式?部分人都到蘇城了。」鍾誠聯繫他。

  王煊愕然,道:「我什麼時候說要收徒了?」他真沒那時間與精力,自己的路還沒有探索明白呢。

  「收吧,都是各家的熱血少年,特別是,還有不少美女!」鍾誠壓低聲音,道:「你想啊,都是一些大組織的後人,他們的子女拜你為師,不就等於和你一個陣營了嗎?」

  「我現在真沒工夫。」王煊說道,他現在已經將一群老頭子綁上了他的戰車,大體上沒什麼問題了。

  鍾誠勸他,道:「又不用每日指點,大體傳一些功法,讓他們自己去練就行了,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王煊覺得有道理,老少「通吃」的話,估計短期內會非常平和,而他最缺少的就是這種寧靜期。

  「有道理,找個時間吧,我現在先解決房子的問題。房東聯繫我呢,要我賠償!」王煊無奈。

  他真沒有那麼多錢,一棟房子沒了,被孫家一記能量炮炸成大坑,土石都熔化結晶了。最近那裡成為網紅打卡地,天天有人拍照,說是劍仙舊居。

  「老王你也太窮了吧,不就是一棟房子的事嗎,我送你個獨棟!」鍾誠說道。

  「何不食肉糜,你是晉惠帝轉世吧?我問了,周圍被震裂的房子都得到了賠償,憑什麼不賠我的,我要報警,該死的孫家!」

  然後,王煊就真報警了,不惜要鬧大,讓孫家賠償他的損失。

  鍾誠放下電話好半天沒有回過神來,心說,你將人家的戰艦都擊落了,大家彼此彼此,差不多就行了。

  可是他不知道,王煊身上真沒錢,不足一百萬新星幣,還是在新月上幫秦誠討公道時得到的分紅。

  知道他回來後,房東雖然對他這位劍仙很欽佩與嚮往,但好感不能當飯吃,抹眼淚問他能不能賠償?因為,孫家似乎認定這是王煊的房子,沒有談補償的事。

  然後,蘇城很多人都知道了,劍仙沒錢,報警了,要孫家賠償損失!

  接著,王煊又在秘網威脅,孫家不賠款的話,他就去接收孫家在蘇城的產業。

  鍾誠、周雲、鍾晴等人都無言,知道他是真的沒錢,但孫家卻不這麼認為,感覺這是在羞辱他們,類似索要戰爭賠款!

  孫家覺得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高。

  最終還是鍾晴在秘網發聲,幫他解釋,道:「王煊真沒錢,來新星的船票還是別人贊助的,他現在被哭泣的房東索賠,沒有辦法,所以孫逸晨你們還是盡到應有的義務吧。」

  各方都無語了,原來這位劍仙真窮啊,租房度日,一次遠行都需要別人幫助。

  孫家捏著鼻子,賠償了原房東。

  這就好辦了,一群老頭子想續命,正沒有突破口呢,頓時不少人紛紛解囊,都想贊助他。

  這樣的話,如果能省掉一些經文,那再好不過了!

  王煊拒絕了,錢財雖好,但以後可以掙,現階段至高經文與異寶等更為稀珍,列仙回來都要搶,他怎麼可能為了錢財而放棄。

  周雲道:「你窮的都要去搶孫家的產業了,我們做朋友的臉上都無光,送你一座養生殿吧?」

  錢安也看不下去了,他在城中有空置的房產,直接掛上養生殿的牌子,讓王煊先搬過去。

  養生殿重新開門營業,業務相當的……爆炸!

  當日,鍾誠、周雲領來一群人,全都是年輕的男女,前來拜師,想要學御劍術,成為劍仙,目標很明確。

  最小的少年才十二三歲,最大的沒有超過三十歲,這些人眼神火熱,充滿了期待,能有二三十人。

  「這是我表妹,你得好好教!」周雲開口,拉過來一個小姑娘,特別俊。

  王煊一看就認出,這不是老凌的小女兒嗎?在新月上曾經見到過,還摸過她的頭呢。

  王煊看了一眼周雲,這傢伙故意搞事吧?把凌薇的妹妹拉來了!

  「是我自己想學!」小姑娘聰明伶俐,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什麼狀況,告訴他,她想成為劍仙,與其他人無關!

  很快,王煊又看到一個熟人李清璇,曾在舊土見到過,天然自來卷的長髮,丹鳳眼,紅唇性感。

  當初,她與吳茵、周雲等人走在一起,曾招攬過王煊進她家的探險隊。

  李家,大本營就在這座城市中。

  她攏了攏長發,嫣然一笑,道:「我只是來看一看,真是想不到,你走到這一步了。」她有些感慨,並不是要拜師。

  「真是你……王無敵?!」李清璇的身邊,那個年輕充滿活力的女子吃驚,而後又釋然。

  王煊對她有印象,開元大學的學生,第一天去找林教授時就遇到了她。

  「我舅舅的女兒,和我血緣關係極近的妹妹。」李清璇介紹,周佳是拜師而來。

  「我教你,咱們一個學校的,熟,而且我盡得老王真傳!」秦誠拍著胸脯說道,在那裡套近乎。

  周佳沒搭理他,看著王煊,一陣無語,世界真小啊,看著劍仙的模糊照片時,她就覺得眼熟,沒有想到真是他!

  拜不拜?她一陣猶豫,但最後還是咬牙,決定拜劍仙為師,她是來學御劍術的,不應該有過多的雜念!

  然後,鍾誠也介紹了個關係戶,一個電眼美女,睫毛很長,身段沒得說,相當的美和媚,整體性感妖嬈,尤其是眼神刺啦刺啦的放電。

  「師傅!」電眼美女蓮步款款,風姿動人,沒走貓步,但也差不多了。

  王煊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這什麼狀況?

  鍾誠小聲道:「我姐閨蜜之一!」

  這時,鍾晴終於也來到養生殿,和眾人打了個招呼。

  「小晴,我覺得,我要結婚了,你要幫我啊!」電眼美女將清純靚麗大長腿的鐘晴拉到一旁,這樣說道,接著又故作兇惡之態,補充道:「你如果不幫我,說明你心虛,真的想當我師娘!」

  鍾晴直接打了她瑩白的額頭一下,道:「注意影響,你亂說什麼呢!」

  王煊精神領域何其強大,聽的真切,暗自感慨,這都是什麼人啊,總覺得收這群人當弟子,會有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成分……太複雜了!

  裡面有學霸,目前在戰艦動力研究所實習,但想改行學戰劍了,似乎還有一位甜歌星,最近的新歌風靡大街小巷。

  王煊估計,裡面大概率有渾水摸魚、故意接近他的人,抱有其他目的。

  他覺得,回頭將林教授請來,讓他代教吧,比他更負責。

  一些老頭子來了,總算幫他解圍,錢安陪著,為他介紹,如本城的李老頭,雲起城的周老人,永安城的趙姓老者。

  當介紹到趙姓老者時,王煊心頭一動,該不會趙清菡的親人吧?他發現對方正在溫和的笑著,仔細打量他,最後老者似是滿意地點了點頭。

  「小王,你瞞的我好苦啊,誰知道我所欣賞的王霄竟然就是你!」又一位熟人來了,吳茵的親叔叔吳成林。

  王煊對他印象不錯,老吳在舊土時很會做人,和王霄關係處的不錯。

  「放心,吳茵沒事兒,暫留密地,是場機緣!」王煊告訴他不要擔心。

  吳成林是陪著他的父親、吳茵的祖父來的,王煊自然沒有怠慢,和一群老頭子熱情地交談。

  這一天,養生殿很爆炸,八位老頭子捧場,都來自財閥,讓各大組織格外關注,暗自嘆息,王煊的神醫計劃成功了。

  事實上,八個老頭子插隊成功,得到王煊的承諾,近幾個月就會為他們續命。這也意味著,一些經文,一些古代器物,會重新煥發光彩!

  深夜,眾人都離去了,王煊很平靜,沐浴月光,有種脫離塵世之感,那些所謂的財閥,喧囂的紅塵,都漸漸離他遠去。

  他仰頭看著星空,有些出神。這新星的繁華城市,霓虹夜景,與他的路有些遠,所謂的榮華富貴,紅塵權勢,都是煙雲,不是他想要的。

  「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我要怎麼選擇?」他輕語,金丹大道嗎?他不想走。純武者之路,也有弊端。採藥境界過後,就要定路了。

  「三年後,影響很大嗎?列仙墜落,淪為凡人。我的路,會否出現問題?」他在做準備。

  夜幕中,一道紅光如同閃電,極速橫渡而過,讓王煊剎那寒毛倒豎。

  瞬間,他全副武裝,手持短劍,暗藏古燈與葫蘆,他感受到了強大的超凡者的氣息!

  「樹欲靜而非風不止!」他輕嘆,他真的只想安靜的修行,思忖自己今後的路,閒時去幫人續命,研究下古代的經文與異寶,這樣祥和與平靜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

  可是,外界總有干擾,有財閥不放心,針對他,想用戰艦將他轟殺,現在列仙似乎也來了!

  「雖然我不想與人為敵,但你們也不要逼我!」王煊沉聲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