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補足短板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發出一些請柬,想安排一場長壽宴,為老頭子們食補,從而快速解決部分問題,重要的是能夠迅速武裝自己!

  他有種非常強烈的危機感,總覺得列仙離他越來越近,似乎已看到他們的模糊而恐怖的身影。

  大幕後的真仙對他來說不是神聖的,而是驚悚的,動輒就會要命!

  再說,那隻鳥的背後不知道是否真有什麼庫曼星的生靈,也得防備。

  至於超級財閥的威脅,時刻都在,從未遠離。

  「什麼時候能成為地仙?」他自語,真到了那個時候,或許就能從容與淡定很多了。

  屆時,說不定就是他開始狩獵剛踏上歸程且跌落下原有境界的各路真仙了!

  「既然要分擔傷害,絕對不能缺少孫家,給他們一個名額吧,我這算是大度的示好嗎?給了彼此一個緩和的機會。」

  王煊也給孫家發了張延壽帖,並沒有委婉,直接告知,想來的話需自帶經文與異寶,等價交換。

  孫家的先秦金色竹簡,近期肯定沒戲,只能有朝一日他自己去取,對方是不可能主動資敵的。

  在長壽宴開始前,王煊挑選超凡血肉精華,送給熟人,並鄭重告知,悄然進補,不要聲張,此中有大因果。

  這個名單上自然包括了林教授、秦誠、周雲、鍾晴、鍾誠等人。

  出乎他的預料,接到請柬的老頭子們,居然不熱情,出現各種理由與藉口,確定赴會的沒幾個。

  什麼狀況?王煊不解,他們對延壽不熱情了嗎?

  鍾晴告知:「物以稀為貴,他們覺得,你這樣大範圍的『施法』,過程多半會很粗糙。這群都是什麼人?活的無比精緻,不想有任何瑕疵與不完美。」

  接著,她又補充道:「尤其是知道你給孫家也發了請帖,越發覺得,這次的延壽含金量不高。」

  王煊出神,最後嘆道:「得不得到的永遠在躁動,普降甘霖的不會被珍惜,要飢餓營銷啊,古人誠不欺我!」

  最終確定要來的只有五個,宋雲最主動,保准過來。秦宏遠身體機能不斷增強,也是迫不及待,要繼續加強體驗。錢安是老客戶了,又是幫忙打廣告,又是借房子給王煊住,不好意思讓他再付出。

  然後就是鍾晴的二爺爺,他知道內情,得悉孫兒輩享用了珍餚食補,自然很放心。

  最後就是孫家,孫榮盛答應了,要親自趕過來。

  別的老頭……全找藉口放王煊鴿子了!

  養生殿中,一群男男女女又來了,執意要拜師,要和王煊學御劍術,這次更是送上了拜師禮。

  王煊沒有拒絕,告訴他們,將為眾人介紹一位名師,早先自己就是和此人學的舊術,才走到今天這一步。

  林教授被請來了,教他們綽綽有餘,他現在舊傷盡去,實力不僅在恢復,還在迅猛的提升!

  王煊當了甩手掌柜,轉身離去。

  「師傅!」那個電眼美女,鍾晴的閨蜜,快速攔路,又在刺啦刺啦的放電呢。

  王煊差點直接祭飛劍,暗中用短劍丈量了下彼此間的距離,最近對於任何敢突兀接近他的人,他都暫時當成妖仙附體來對待,嚴加戒備。

  還好鍾晴來了,將人拉走。

  王煊告訴一群行了拜師禮的人,各自打道回府吧,以後他與林教授會在網上教學,解決所有問題。

  「劍仙師傅太高冷了……都不怎麼和我們交流啊。」有人抱怨。

  「估計他現在有壓力,正琢磨怎麼對抗孫家呢,超凡與戰艦的碰撞並未落幕,這才剛開始!」

  王煊並未敷衍他們,在錢安那座莊園的道觀中閱讀了太多的經書,再加上這些人的拜師禮大多為典籍。

  他優中選優,為他們安排了修行的課程,是否有人能夠崛起,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

  至於石板經文、五頁金書、釋迦真經等,對不起,這些肯定不是為他們準備的。

  ……

  兩日後,秦宏遠、錢安、鍾長明、孫榮盛、宋雲五人來了。

  秦宏遠帶來了三頁金箔紙張,至此王煊收集到了半部釋迦真經。

  錢安被告知什麼都不用帶。鍾長明送上幾部經書,王煊瞥了一眼,根本不想去翻,看在鍾誠與鍾晴的面子上,給他上了一盤鳥爪子,也不管他能不能啃得動。

  因為鍾老二送的經書對王煊沒什麼大用,不是練過,就是價值不高。

  鍾長明看著盤中之物,感覺真下不了嘴,這是什麼食材,雖然切成小段了,但是皮質太粗糙了。

  「可以延壽幾載?」他問王煊。

  「一個月。」王煊開口,又告訴他,經書可以帶回去,他用不上。

  鍾老二也是個體面人,不好多說什麼了,他知道自己帶來的東西,人家根本看不上。

  孫榮盛帶了一本地攤書太極拳譜,而且是公園裡老大爺們每天清晨練的簡化版,毫無價值。

  王煊直接給他上了塊「好肉」。

  孫榮盛怎麼看都覺得像是雞屁股,感覺噁心,他連筷子都不想去碰。

  他非常沉靜,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他這次來主要是想近距離看下王煊這個人怎麼樣。

  「快了,等當年消失的那群人回來,再同你清算!」他眼底深處是無盡的寒光。

  他收斂心神,不敢多想,怕被王煊捕捉到思感,在他的身上更是戴著一塊玉佩,可以保護他心神不被入侵。

  王煊看了幾眼,沒搭理他,覺察到他身上有寶物,可以阻擋精神領域的探索,決定送別時洗劫他。

  孫家做得了初一,他當然做得了十五,離開平源城時,對方居然敢用戰艦轟他的飛船!

  宋家這次不算小氣,帶了一些舊物件,其中自然包括了上次的暗金色小舟,甚至連那方玉質小印也被他們放在當中,不再說是宋家先人的遺物了。

  對於老宋來說,再好的寶物也沒有他的命重要。

  再者,他早找專業人士篩選過了,宋家的那株樹杈上有金色小鳥的黃金樹十分特殊,不可能帶上。

  王煊不想讓孫家人看到,將老宋帶到茶室,請他喝茶,他自己則研究起來。

  一堆古器中寶物不少,但只有兩件是異寶,無論怎麼看,巴掌長的小舟都是首選,毫無疑問是稀世神物!

  王煊翻過來掉過去地看,最終發現一些異常,小舟上有凹糟,有劍形的,也有長矛形的,還有盾形的。

  他心頭一動,這支小舟似乎比他想像的還驚人,全副武裝,不止是飛行工具,還攻守兼備。

  「實不相瞞,這支小舟我看中了,但它是殘器,缺失了一些小物件。」王煊開口。

  宋雲是什麼人,立刻知道,從始至終他都在惦記這件古器,問道:「可以為我續命十年嗎?」

  「如果完整,十年沒問題。」王煊點頭答應,現階段這東西對他比什麼都重要,即便老宋要求增壽十幾年,他都會答應。

  宋雲立刻聯繫家中,去追查暗金小舟凹糟上的三個小物件的去向。

  很快,宋家那邊有了調查結果,被他重孫女當成製作成吊墜、手鍊等飾品了。

  老宋嚇了一大跳,問道:「打孔了嗎,是否損壞了?」

  家裡人告訴他並沒有,三個小物件特別堅硬,鑽不了孔。

  「立刻送過來!」

  最終,一支完整的暗金色小舟落在王煊手中,他熱情的請老宋、錢安、秦宏遠吃了一頓長壽宴。

  王煊仔細觀察,發現即便是超凡血肉也不可能為他們延壽數年,最多幾個月到邊了,效果並不是很理想。

  他私下告知,近日會拜訪,為他們鞏固,提升生命上限。

  臨別時,王煊不動神色,果斷以精神控物的手段,洗劫走孫榮盛的玉佩。

  接下來的三日,王煊旅行諾言。

  有飛舟在手,他心中有了底氣,不介意四處走動一番。

  當然,之所以這樣主動,他也是想在餵飽飛舟,光靠他自己注入神秘因子,根本填不滿,這東西像是無底洞。

  接連三日,暗金色小舟復甦的愈發明顯,到最後徹底被餵飽。同樣色澤的小劍、小矛、小盾跟著共鳴,整座舟體上浮現神秘紋絡,交織在一起,最後更是有神禽異獸圖共振,齊現。

  王煊動容,這支小舟絕非一般的異寶,越看越是喜歡,恨不得立刻駕馭,去找孫家人檢驗下!

  最後,他只是在蘇河中試了試,異常滿意!

  毫無疑問,他補足了最為嚴重的短板!

  「低調,這種底牌不能暴露,多事之秋,各種牛鬼蛇神都出來了,馬上就要大亂了。」王煊提醒自己。

  宋雲、秦宏遠兩個九十幾歲的老頭子,越活越年輕,參加完長壽宴後,又經過鞏固,效果太明顯了,讓其他老頭子打探到詳情後很後悔。

  一些人紛紛表示,近期想來養生殿拜訪。

  王煊婉拒,他沒時間了,再有五天就該去源池山參加芝蘭法會了,不管去不去,都要先準備好各種預案。

  鍾誠聯繫王煊,支支吾吾,有些不好意思,告知王煊,他二爺爺對上次延壽很不滿意,想請王煊再為他出手一次,究竟需要什麼,可以提前講好,鍾長明去準備。

  「你二爺爺太精明,不舍當然難有所得,我這裡奉行等價交換。」王煊說道,並且告知,近期他要遠行一趟,不知道能否活著會來。

  「老王,別衝動,別自殺式和孫家死磕,冷靜!」鍾誠嚇了一大跳,顯然他誤會了。

  鍾長明得悉後,臉色頓時變了,讓鍾誠務必請王煊在遠行前來一趟坤城,包他滿意。

  「臨時去坤城可以,但先秦金色竹簡,你二爺爺能給我一觀嗎?」王煊問道。

  鍾誠叫道:「好你個老王,果然被我姐姐說中了,你再打我們家至高經文的主意,你是不是還惦記我家的五色玉書呢?」

  王煊道:「這話就見外了,你還差我半部經書和你姐姐的半本寫真集呢!」

  鍾誠的臉都要綠了,因為他姐姐就在不遠處偷聽呢!

  「鍾誠!」電話那一端,傳來鍾晴的尖叫聲,顯然被氣到了,而後傳來鍾誠的慘叫。

  鍾誠的鬼哭狼嚎太刺耳了,王煊將電話拿的遠一些,等那邊安靜了才開口:「等價交換,先秦金色竹簡能為你二爺爺續命十五年,可以讓鍾誠你三年內踏足超凡,也可以讓你姐姐三年踏足超凡,兼且美容,變成大鐘!」

  「我能……超凡,三年化為鍾劍仙,真的假的?!」鍾誠震撼了,雙目中有火光在跳動,他離御劍凌空、劍斬戰艦的夢想似乎近了不少。

  王煊確實對先秦金色竹簡志在必得,孫家的那部,他早晚會自己去取,鍾家這部他想交換來。

  「王煊!」電話那一端,傳來鍾晴的叫聲,拔高了聲音。

  「你們研究下,不用急著回我。」王煊掛了電話。

  「姐,趁著太爺爺沉眠,你又能進他的書房,要不要……」鍾誠眼神格外燦爛,又補充道:「老王這人其實真不錯,而且潛力巨大無邊,你呢,也老大不小了……哎呦,嗷!」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