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廣積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喂,王煊,先秦的金色竹簡沒法動,我太爺爺沉睡前,曾經嚴厲警告過我姐與二爺爺,這關乎著鍾家的興衰,不能妄動。」

  鍾誠打來電話,很遺憾,他的劍仙路因此而崎嶇,心痛無比,同時身體也非常痛,被他姐毆打了一頓,險些骨折。

  先秦的金色竹簡,在那久遠的古代都屬於至高經文,羽化登仙者都要為它打生打死。現在超凡者出現,神話歸來,這種東西自然讓被財閥愈發重視。

  鍾誠補充道:「不過我二爺爺還是想與你見上一面,希望與你等價交換。」

  「可以。」王煊想了想,點頭答應了。

  關於金色竹簡,他認為只是暫無法和鍾家交換,那先從另一家想辦法入手,不久的將來登臨孫家。

  約定時間後,王煊當日就乘坐懸空飛車趕向坤城,去和鍾老二會面。

  孫家得悉,他又離開了蘇城,一些人臉色陰沉。

  「他是不是覺得,快速在各大城市間穿梭,我們不方便用戰艦轟殺他?最近這些天,他不斷外出,真以為我們不敢擊穿一地,按死他嗎?」

  「不要急,再出手就是雷霆萬鈞,必殺一擊,千萬不要像上次那般平白擊毀一艘飛船,卻誤中副車。」

  孫家內部早有共識,必須滅掉王煊,而且最好是短期內解決掉他,不然的話接下來的三年他們會很難受,極其危險。

  「母艦中最新解析出的資料有了驚人的發現,有證據證明,消逝的科技文明可以狩獵神魔,捕捉強大的神話生物,這意味著,他們的前沿戰艦、機甲等,恐怖的不可思議!」

  孫家內部震動,連一些老眼渾濁的老頭子都精神劇震,極其重視。

  「具體說下。」孫榮盛嚴肅無比。

  「母艦中的黑科技證實,精神能量可以解析,超物質可以利用,即便是呼嘯天地間的神魔,也可以獵殺。當然,神話物種等級不同,捕獵難度也不同,想針對頂級仙魔等,大概率要付出巨大代價。」

  孫家的人被震撼了,連神魔都被視作獵物,一切超凡都可以解析,這是怎樣璀璨的科技文明?

  「這樣說的話,如果全面復興母艦中的科技,即便是列仙回歸,也能打殺,可以去捕捉,為我們所用?!」

  連孫家年近百歲的老傢伙都忍不住了,不再死氣沉沉,眼中像是有火光在跳動。

  如果超凡可以解析,仙人可以狩獵,那意味著,古人類多半也破譯了長生密碼,不然的話憑什麼可以對抗神魔?

  孫家,核心成員即便偌大的年歲了,也都呼吸急促了,眼神璀璨,對母艦中的成果充滿期待。

  有人嘆氣:「不過,那些圖紙,那些資料,相當的複雜,短期內不可能出成果。不說其他,單是有些材料都難以湊齊,比如需要太陽金、秘銀、魔法晶石,這些東西在超凡星球上都較為稀少,更不要說在新星了。」

  「我們曾經從福地、密地等星球上挖回來部分稀有礦石,再和西方人聯繫下,同他們交易,換取巫師世界特產的魔法晶石等,或許能解決問題。」

  孫家人在密議,這是關乎孫家蛻變的最高等級的一次大事件,若是成功,他們將屹立在這個時代的最高處,連神魔都可俯視。

  同時,他們想到了其他幾家,鍾家、秦家等也各自擁有一艘母艦,不知道如今取得了怎樣的成果。

  「母艦中有幾台機甲,更有幾個機械人,我覺得全力解析的話,可以讓他們運轉起來。」

  「先不要走一步,那是參照物,是樣機,萬一出意外的話,損失太大了。」

  這樣的消息,讓孫家高層成員一掃多日的沉鬱,心中越發的有底氣,當徹底解析出母艦的黑科技後,不要說王煊這樣的超凡者,就是狩獵仙魔也不是空談!

  「也不要盲目樂觀,畢竟,母艦文明消亡了,後期必然遭遇了什麼。」有人嘆道。

  「我們要多管齊下。最近又損失了一批探測器與救生艙,但是,事情也有了最新進展。經過監測,那個地方的超凡物質正在持續消退中,很多年前失落在那裡的人大概率可以回歸。在那種地方修行多年,有人應該已成為超凡者!」

  ……

  孫家在期待,時間似乎站在他們這一邊,現階段廣積糧!

  王煊帶著暗金小舟,一路上高度戒備,來到坤城,在一座景色別致的園林中與鍾老二會面。

  這裡亭台水榭成片,復原了舊土的江南風情。

  鍾晴與鍾誠姐弟二人也在,鍾晴看王煊的眼神明顯不對,剜了他幾眼,王煊裝作沒看到。

  鍾長明帶來一堆老物件,告訴王煊,都是他收藏的珍品,世所罕見。

  王煊看去,東西擺了一桌子,五花八門,從五帝錢到雞缸杯,再到元青花,以及汝窯瓷器等,各種雜物什麼都有。

  「這雞缸杯現在已成為孤品,舊土戰爭爆發後,就剩下這一個了。」鍾長明介紹。

  王煊很想說,你逗我呢,真以為我鑒寶來了?

  好在鍾老二的收藏很多,讓人撤下去這些後,又擺上來一桌子,從東漢銅鏡到西周銅鼎,再到殷商古玉等,應有盡有,琳琅滿目。

  大多數都是凡品,當中也有些寶物,但沒有一件是異寶。

  王煊詫異地看了他兩眼,這可是鍾家現在的掌權人物,怎麼會這樣寒酸?

  鍾長明嘆息,這都是他的私人收藏,少部分是秘庫中外庫的東西,至於內庫不好動,老鍾以前警告過,不經他同意不要亂伸手。

  王煊意興闌珊,頓時失去了興趣。好在外庫中東西也很多,鍾長明讓人換了一批又一批,為了自己的壽元也是拼了。

  「嗯?」終於,心不在焉的王煊鄭重起來,一個木盒吸引了他的注意,刻著一些細密的符文。

  他打開木盒,頓時又無比失望,裡面放著一摞符紙,這是什麼年代的東西,有些符紙都爛掉了。

  符紙上的鬼畫符確實看起來有些不俗,可是,稍微一摸這符紙就碎掉了。

  王煊嘗試注入神秘因子,結果最上面的幾張,直接燃燒,他趕緊動手撲滅,即便這樣也有些符紙化成灰燼了。

  這東西被老鍾扔在外庫,估計也是看它破損的太嚴重,根本沒發上手了,徹底放棄「治療」了。

  但王煊沒有放棄,依舊在嘗試,將斷裂的、缺角的各種殘缺的都以精神控物的手段取了出來。

  那些看著要腐爛的、整體還算完好的符紙被注入神秘因子後,漸漸有了靈性,紙張似乎在變得厚重,不再是要破碎的樣子了。

  王煊感慨,真不容易,這是從老鍾手裡撿漏呢,被那老傢伙過了一遍,還能有好東西留下,實屬難得。

  他仔細研究,認真解析,當專門向其中一張符紙中注入超物質,很長時間都沒有填滿,上面的鬼畫符在閃爍,他知道,這東西了不得!

  王煊看了下,最有起碼有二十幾張符紙爛掉了,斷裂了,不可挽回了,上面的鬼畫符都消散的差不多了。

  木盒子中僅剩下十幾張較為完好,損失多一半,讓王煊惋惜,這都是強大的符篆,也間接說明老鍾家是真豪,垃圾堆中還能找到重寶!

  鍾老二老眼昏花,肉眼凡胎,看不到王煊眼中的光,也沒看清符篆剛才微微綻放的神芒。

  但鍾晴不一樣,相當敏銳,立刻覺察到了。她很清楚,被王煊看上的東西肯定是了不得的寶物。

  「你不要在我們們家坑蒙拐騙,等價交換!」她美眸發光,一把將盒子抱在懷中。

  「小心點,別壓碎了!」王煊真緊張了,這可是寶物,剛向幾張符紙中簡單注入一些神秘因子,其他符紙還很脆弱呢。

  「老王,你可不能殺熟!」鍾誠也開口。

  王煊點頭,道:「放心,童叟無欺!」

  他在鍾家的一座莊園中呆了兩天,幫鍾老二延續壽元數年,約定以後再聚。

  在此期間,鍾家姐弟二人也被神秘因子滋養,血肉活性激增,實力有所增長。

  「鍾晴,金色竹簡的事情,你再考慮下,到時候雙贏,三年後你就是超凡大鐘!」臨去前,王煊笑著開口。

  現階段,鍾晴是能進老鍾書房的,機會難得!

  「你立刻給我消失!」鍾晴臉色緋紅,瞪著他,實在有些抹不開面子。

  鍾誠耳語,道:「姐,人生不可重來,機會難得,不就是一副竹簡嗎?又不是送他,只是讓他學而已。再說了,這不僅關乎你的人生大事,也關乎你弟弟我的命運啊,超凡錯過不可再來。再說了,金色竹簡擺在那裡也沒用啊,老鍾都練不成!」

  他趕緊又解釋:「我這可不是單純的賣姐,你也能超凡,難道你不想嗎?!」

  ……

  王煊馬不停蹄,迅速返回蘇城,又去找錢安了,藉助他的道觀為符紙補充超物質,在鍾家的莊園沒有徹底完成。

  這些符紙雖然都是消耗品,但是,如果利用好的話,現階段可能比異寶還要好用。

  王煊仔細研究,有的符紙上畫的是劍符,當真正充滿超物質後,紙張變得結實了,稍微催動就有凌厲劍光要透紙而出!

  有的符紙畫的是雷符,還沒等他催動呢,就隱約間有恐怖的雷鳴傳出。

  這些符紙大多都不重樣,各有用處,讓他震撼,這是何人所留,大手筆啊,曾經是一盒子大殺器!

  「可惜啊,毀了那麼多。」二十幾張都腐爛了,這讓王煊心痛不已,不然的話,都是殺手鐧。

  「找機會試試效果,如果真是稀世神物,以後找機會補償鍾晴與鍾誠。」他自語。

  距離芝蘭法會還有三天,他依舊在做準備,誰知道會遇上什麼怪物,萬一真的是列仙回來了呢?

  王煊琢磨,自身的武裝確實很強大了,能打死境界大幅度跌落的真仙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