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褻瀆神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認為,所謂的芝蘭法會,可能會見到一些神秘強者,吉凶難料,至於機緣還不如財閥秘庫里多。

  「不去的話,有可能被針對。」他蹙眉,從本心來說他並不想去。

  鍾老二精神矍鑠,年輕了幾歲,頓時引起人們注意,知道了他私下裡聯繫王煊續命有了效果。

  然後,許多電話就打過來找王煊了,紛紛效仿,多活幾年,就能讓一群很有身份的老頭子相互競逐。長生果然是世間一朵妖嬈而又絢爛的奇花,紮根在天邊,雖遙不可及,但那些傳說卻讓歷代人都渴望接近。

  王煊接聽後,告知他現在真沒時間,但可以贈送他們一些長壽食材,很快就會郵寄過去,這一切他都交給秦誠去處理。

  這一天,一群老頭子收到禮物。王煊分送超凡血肉,這東西對他沒什麼用,早點寄出去也好。

  他讓秦誠給大學同學留了一部分,其他都迅速送完,請財閥分擔風險。

  「西洲,有重要財團來訪,在和孫家密切接觸。外面都在傳,那些人中有超凡者,你要小心。」周雲告知王煊這一情況。

  最近兩日,這則消息上了財經頭條,西洲的阿貢財團來了,聲勢不小,和孫家達成一系列合作。

  王煊嘆道:「當個超凡者真不容易,又要懂醫術幫人養生,又要去鑒寶,現在還要關注財經領域,有比我更累、業務更繁忙的人嗎?」

  西洲,在大洋彼岸,居住的大多為西方人,雖然整體實力不如中洲的東方人,但也不容小覷。

  阿貢是西方超級財團之一,背後是德根家族,一點也不比超級財閥孫家弱。

  人們很意外,東西方兩強竟突然進行戰略合作,近乎結盟,是什麼狀況促使他們緊密地走到一起?

  秘網上有人揭露,兩家可能要共同解析母艦,研製跨時代的新型戰艦,將顛覆現有的體系。

  不過,德根家族與孫家都否認了,他們只是想在深空探索方面加強合作,進而結盟。

  孫家希望和西方的財閥一起進入巫師世界所在的星球,探索那片宇宙的秘密。

  今日的孫家,宴會大廳中都是名流,各方相談甚歡。

  「合作愉快,太陽金、秘銀、魔法晶石……這些材料收集齊全後,我們將改寫世界格局,掌握未來。」

  真正的首腦在密室中,此時輕輕碰杯,達成了共識。

  兩家都擁有自月球挖出的母艦,同屬於超級大勢力,雖然對外否認了武器領域的合作,但其實暗中就是想共同研發新型戰艦。

  隨後,孫榮盛等幾位孫家核心成員陪著金髮老者格蘭特來到大廳,再次公開露面,引人矚目。

  格蘭特的孫女克莉絲汀也出現,來到他的身邊。

  格蘭特介紹,他的孫女是一位天賦極高的修行者,曾多次出入巫師世界,有很驚人的戰績。

  「我要著重介紹一位勇士,雖然科技璀璨,但是,我們在探索巫師世界時,戰艦開不進去,唯有超凡的勇士才能在那片恐怖的世界為我們開路,獲得各種資源,他的名字是——漢索羅。」

  超級財團阿貢的核心高層格蘭特雖然六十歲了,但依舊保養的很好,可是和他介紹的兩人比起來,他確實顯得有些遲暮了。

  克莉絲汀身高一米七八,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金髮像是太陽的光輝,碧眼深邃,膚色雪白,確實非常動人。

  超凡者漢索羅身高能有一米九,十分英俊,同樣擁有一頭金髮,甚至連帶著面龐和身體都像沐浴在陽光中,神聖氣息瀰漫,宛若太陽之子。

  孫榮盛讚嘆:「神秘的超凡者,英俊的外表,強大的體魄,蓬勃的生命力,讓人羨慕啊,看著這樣充滿活力的年輕人,讓我們感覺到自己老了。」

  儘管知道他是在這種場合下說的禮貌性語言,但參加晚宴的人依舊有不瞞者,不久前孫家還在與超凡者王煊衝突呢。

  「聽說,東方這邊也有較為活躍的超凡者,最近有個王煊的人很出名,他是否在這裡,我想與他交流與切磋。」漢索羅開口。

  孫家的人頓時蹙眉,很反感王煊這個名字,不希望在晚宴中聽到這兩個字。

  「他在蘇城,我們很快就會去拜訪。」克莉絲汀金髮飄舞,白皙而美麗的面孔帶著微笑,鮮紅的唇很性感。

  「我很期待。」漢索羅點頭,燦爛如陽光,但隱約間給人一種壓迫感。

  參加晚宴的賓客許多人都聽到了,皆動容,西方的超凡者要與王煊會面,是單純的交流嗎,該不會是要進行超凡大戰吧?!

  一時間,所有人都留意了,私下議論,而後很快就傳到了秘網上。

  鍾晴、周雲等都知道了,立刻告知王煊,最近他或許會有麻煩。

  秘網上,不少人談論,西方的超凡者來了?

  「真的假的,西方的巫師、狼人、吸血鬼、還是騎士等?亦或是是神之血脈者,這種生靈也出現了?傳說照進現實,要與我們東方的劍仙切磋?」

  「在我看來,一劍破萬法勝過所有,西方那邊的神祇復活,也擋不住我蜀山飛出的一道劍光!」

  宴會上簡單的對話,結果傳到外面去後被各種解讀,這還是財閥子弟等關注的秘網。

  如果被各大平台報導,還不知道會引發怎樣的波瀾。

  「西奧哪裡去了,它跑出去很久了,怎麼一直沒有出現?」克莉絲汀低語道。

  漢索羅也皺眉,道:「西奧是神的使者,實力不弱,這幾天竟斷了音信,早該出現了才對。」

  孫家年輕一輩的孫逸晨走來,此時他沒有陰冷,沒有鬱氣,言行得體。此時,他很有風度,融入兩人的談話中,舉杯輕碰後,問西奧是誰?他或許能幫上忙。

  「西奧是……神的使者,嗯,是西方的神鳥後裔,在東方神話中,它或許是金翅大鵬的後代。」克莉絲汀認真的告知。

  神的使者,神話生物的後代,具備超凡的力量,原本讓他們很放心,可是消失多日了,她有些擔憂了。

  「神,很喜歡它,希望它蛻變成鵬王。」超凡者漢索羅開口。

  孫逸晨腹誹,哪冒出來的野神?一切超凡者,連帶列仙等,都該被征服!

  他身上戴著特殊的玉墜,倒也不擔心超凡者捕捉他的精神思感。到了現在,孫家對超凡者越來越了解,有了一些應對之法。

  ……

  「孫,我聽說你被東方的超凡者搞的焦頭爛額,要我幫忙嗎?」阿貢財團的核心成員格蘭特問道。

  孫榮盛對他的這種稱呼皺眉,但也懶得糾正了,解釋起來太累,他點頭道:「有些小麻煩,不是什麼大問題。」

  如果孫家借西方財團的力量壓制王煊,估計會被人恥笑,堂堂超級財閥自己都解決不了問題了嗎?

  當然,他瞥了一眼不遠處的超凡者漢索羅,如果他與克莉絲汀真要去蘇城,他也頗為期待!

  孫榮盛微笑道:「格蘭特,我這裡有種極其珍貴的食材,是從老朋友那裡花費高價求購的,可以延續壽元,請你品嘗。」

  「是嗎,孫,聽你這樣讚譽與推崇,我有些迫不及待了。」格蘭特微笑著說道。

  克莉絲汀、漢索羅自然也被邀請,享用了特供的珍餚。

  他們驚訝,確實感受到了濃郁的活性物質,對修行很有好處,味道也還不錯,只是量太少了,讓人意猶未盡。

  次日,阿貢財團一路西行,接連兩日馬不停蹄,拜訪了部分財閥,得到了很好的招待。

  「這種珍餚讓人難忘,儘管我已經不是第一次享用了,但還是要讚美它!」格蘭特在秦家舉辦的宴會上對主人表達感謝。

  然後,在宋家、周家他都吃到了這種美味兒,不得不感嘆,東方的財閥居然每家都有這種食材。

  他被告知,這是一種龍肉,愈發讓他驚嘆,那不是超凡生物嗎?

  克莉絲汀、漢索羅起初覺得這種食材確實是補物,非常不錯,但到了後來,他們漸漸有些狐疑了,真是龍肉嗎?

  東方有人屠了一頭龍,然後,各大財閥一同分享了?兩人不安,為什麼在詢問時,對方都沒有告知詳情。

  很快,克莉絲汀終於打聽到了內情,龍肉來自一個叫養生殿的地方,在蘇城,是王煊提供的。

  然後,克莉絲汀在趙家宴請時,吃了部分龍肉珍餚後,當場落淚哭了!

  「我要殺了他!」漢索羅暗中低吼!

  「他在褻瀆神,可惡,這個東方超凡者對神明大不敬!」克莉絲汀抹去眼淚,不想在餐桌上失態。

  阿貢財團一路西行,進入蘇城。

  許多人看到超凡者漢索羅面色冷漠,金色長髮璀璨,流動著神聖氣息,他顯得很強勢。

  克莉絲汀美麗的面龐上帶著寒意,由一個熱情奔放的西方美女變成了一個冷艷麗人。

  秘網上,許多人在談論,認為這是要開戰的節奏!

  連周雲、鍾誠都在趕緊聯繫王煊,告訴他,西方的超凡者到了蘇城,多半不服他,要與他碰撞。

  一時間,各方的目光再次聚焦蘇城!

  「東方的劍仙即將遭遇西方神聖超凡者的挑戰,各位你們準備好探測器了嗎?」有些人不嫌事大,推波助瀾。

  王煊無奈,他招誰惹誰了?他要精通醫學,懂得鑒寶,了解財團,難道現在還得關注時事,時刻準備當陪練?聽都沒聽說過的超凡者,也要他提前注意?

  當進入蘇城後,漢索羅與克莉絲汀直衝養生殿而去,沒有任何遲疑與耽擱,恨不得立刻見到那個人。

  隔著很遠,王煊便感受到了一股濃烈的殺氣,一男一女像是沐浴太陽神火般走來,那個男子背負著一桿長矛,繚繞著神光!

  王煊不想進行無意義的爭鬥,最近他煩心事夠多了,實在不願在節外生枝,什麼劍仙對抗西方超凡者,他暫時沒心情。

  「兩位我厭惡打打殺殺,這不是我擅長的領域。你們所為何來,有些不湊巧,不管你們為什麼而來,我都沒時間啊,明天我就要去參加超凡者聚會了,算算時間,也該要動身了。」

  王煊很客氣,一副無奈的樣子,同時透露了很多信息。

  「超凡者聚會?在哪裡,我們可以參與嗎?」克莉絲汀壓下心中的悲意與殺機,快速問道,她對這種聚會很感興趣。

  超凡者漢索羅也被她拉住手臂,暫時站在原地,周身金光流淌,一語不發。

  「你們沒有接到請帖嗎?」王煊說著,取出一張由超物質與少許精神能量構建的特殊「紙張」,展示給他們看。

  接著,他又恍然道:「這是東方超凡者的聚會,大概率是你們西方有自己的組織與聚會吧?」

  克莉絲汀心頭震動,她帶著特殊任務而來,尋覓東方的超凡者,探索這邊的神秘組織構架,看是否與列仙有關,現在她似乎探聽到了一些了不得的秘密。

  「能給我們看下請柬嗎?」克莉絲汀問道,態度變了,不再冷艷,而是溫婉,露出笑容。

  「這東西不好給你們用手觸摸,對了,你們西方有類似的組織嗎?」王煊問道,對他們示意請柬,但沒有遞過去。

  其實,他內心巴不得這兩人出手搶走算了,他自身不怎麼想去源池山參加芝蘭法會,可不去的話又怕被重點針對。

  克莉絲汀道:「我覺得東方的列仙和我們西方的神靈可能是同一批人,嗯,我讓看下請柬,仔細感受下那種力量氣息。」

  「趕緊搶啊!」王煊心中吶喊。

  偏偏這兩人很紳士,仔細看了又看,而後態度完全不不同了,竟好的出奇,不僅沒有與他開戰,還聊了很久,最終禮貌的告辭。

  王煊很失望,暗中嘆了一口氣。

  深夜,蘇城,元初酒店中,一個西式風格、裝修盡顯富麗堂皇的套房中,克莉絲汀正在擺弄一面水晶鏡子,上面各種符號閃爍,映現出今天所見到的那張特殊的請帖。

  「漢索羅,快,將請柬取來!」她急促的喊道。

  漢索羅立刻像向水晶鏡中注入超物質,並且將那杆繚繞著神光的長矛抵在鏡子前,釋放神秘力量。

  深夜,王煊假寐,感受到了身邊的異常,他特意從葫蘆中取出的請柬就在身邊,此時在挪動,在微弱的閃爍,要消失了。

  他沒有阻止,依舊「熟睡」,然後請柬憑空不見了。

  很快,微光流轉,又一張幾可亂真的仿製品出現,王煊自然是懶得理會了。

  他在琢磨,有人替他赴會了,有了藉口,並不是他自己不想去。接下來他也該想辦法通知孫家了,讓他們知道,他去源池山了。

  當然,他的真身確實要走上一趟,不過嘛,遠觀為主!

  王煊很期待,想知道那裡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