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屠龍開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一大早和林教授、周雲、鍾晴等人分別通話,平靜地告別,他即將遠行,但沒有細說。

  「孫家在監聽我嗎?」他琢磨,以孫家的尿性,再可恥的事都幹得出來。

  接著,他又與老陳通話,用密語交談,再次確定源池山的芝蘭法會即將開啟時,陳永傑依舊沒有被邀請。

  老陳被氣了個夠嗆,這是歧視他嗎?不管他願不願意去,但同為超凡者,憑什麼將他遺忘?

  王煊安慰,好好度蜜月,早生貴子,掛斷電話。

  他認為,孫家將他與老陳的各種黑話破解的差不多了,現在應該可以聽懂。

  他沒有刻意去引導孫家,就這樣自然點比較好,他確定,以財閥無下限的操守,現在可以把握他的動向。

  「惡龍出巢!」

  某個基地中,有數組人馬的臉色都變了,他們都是相關領域的專業人士,先後洞悉了惡龍要有某種非凡的舉動。

  「快,稟報上去,這次非同一般,請上面早做決斷!」這片基地的負責人開口,神色無比嚴肅。

  這一次惡龍出巢後,似乎是要見其他幾頭惡龍,是一次罕見的聚會,也算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機會。

  「這是破解後的密語,事實上,很早之前我們就可以解析了,根本沒有什麼難度。」另一組人馬補充將要上報的資料。

  「很好,繼續監控,時刻精準定位他的軌跡!」

  ……

  然後,這些人匯總,將最新的信息上報給了孫家!

  現在,有一大群專業人士時刻在「關注」,想掌握王煊的一舉一動,了解的最新狀況。

  孫家高層得到稟報後,很重視,當仔細看過密報後,面色都變了。

  眼下竟出現一個極其難得的機會,或許可以除掉惡龍王煊,永絕後患!

  「不止王煊,竟有數頭惡龍將要浮現啊!」

  孫家的重要人物都倒吸冷氣,這次捕獲的消息有些驚人,讓他們動容,疑似超凡者聚會?

  王煊與陳永傑已經讓他們丟了一次臉,現在居然又冒出幾個,這要是讓他們私下密會還了得,要聯手嗎?

  「給我盯緊了,深挖下去,這次你們立了大功,會有重獎!」孫家的核心層無比重視,親自關注了。

  「妄想挑戰新星規則的人活不長久,超凡者是毒瘤,各家都有義務維持現有的秩序!」一位老者平靜地說道。

  孫家的重要人物都神色凝重,惡龍齊聚,事態有些嚴重,如果放任他們發展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畢竟王煊與他們對立,「挑撥」與「勸解」後,大概會將另外幾個超凡者綁上他的戰車,成為大患,嚴重威脅到孫家。

  慶幸的是,他們發現及時,剛出現苗頭時就被他們獲悉了。

  「一定要把握住,地點在源池山嗎?呵,千載難逢,平日超凡者不可見,蟄伏在水下,現在居然主動出現了,正好可以一網打盡!」

  孫榮盛寒聲道,不再和氣與富態,現在的他面孔看起來有些猙獰,既然要出手,那就來一把大的!

  瞬間,孫家幾位重要人物一致通過,迅速下了密令,調動戰艦,有條不紊地準備起來。

  當然,這是絕密行動,孫家並沒有交給外圍的僱傭軍等,而是由最高層直接掌控的一股強大力量,不能走漏風聲。

  「做好各種準備,萬一事敗呢?或者有漏網之魚,將會很糟糕。要有各種預案,確保將我們自己摘出去!」

  孫榮盛嚴厲叮囑,這極其重要,各種保障工作甚至比調動戰艦攻擊還重要,絕不能留下線索。

  ……

  一大早,王煊便離開蘇城,自駕游,開著懸空飛車一路向西,沿途很謹慎與小心,路過一座又一座城市,從不在野外耽擱。

  由於只需要在晚間趕到源池山即可,所以他時間相當的充裕,一路欣賞風土人情。

  他清晨就出來了,總的來說還是早了些,只能走走停停來消磨時光。有時候在沿途的城市短暫休息時,他也會研究那疊符紙,進一步挖掘它們。

  現在,他弄清楚了部分符紙的功效,當中有劍符、火符、雷符等,更有稀有的神遊符。

  克莉絲汀與漢索羅比他更先動身,昨天半夜盜走真正的請帖後,兩人便立刻啟程,乘坐小型飛船遠去。

  他們的飛船有強大的防追蹤系統,可以避開天眼監控等,屬於阿貢財團的最新機型,頓時間內無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源池山,屬於中部偏西的地域,附近的自然風貌非常秀麗,原始山林密集,有絕壁千仞的地帶,那些山體立上立下,繚繞著白雲,宛若仙境。

  而有些帶則是山谷通幽,內部別有洞天,更有湖泊點綴,如同世外桃源。

  「這個地方確實很美,很像傳說中列仙的居所。」克莉絲汀驚嘆,他們早就趕到了,太陽還沒有落山便開始登主峰。

  源池山沐浴在晚霞中,整座宏大的山體都在發光。千年古松伸展到崖壁外,奇石兀立,藤蘿攀爬,白霧繚繞。山畔,偶有白鶴飛過,有五色禽鳥鳴叫,像極了世外的仙境。

  兩人接近山峰時,清晰地感受到了超物質,立刻意識到找到了正確的位置。

  克莉絲汀金髮燦爛,膚白貌美,一百七八的高挑身段,亭亭玉立,站在晚霞中的山地中,頗為驚艷。

  漢索羅身材很高,十分強健,像是一頭黃金獅子,體內藏著一股爆炸性的超凡力量。

  「東方的超凡者會不會對我們缺少善意?」

  「無妨,最糟糕又能怎樣,反正我們身上有接近神器的寶物庇護,真要是有意外,也能走脫。」

  想到與神有關的事物,他們就一陣糟心,西奧死了,被一群東方人分食,成為財閥的盛宴,實在太過分了!

  那可是神的使者,居然淪為食材,最為關鍵的是,他們兩個也是參與者,跟著享用了那種「珍餚」。

  最讓他們羞愧與無法原諒的是,他們還曾稱讚,這是東方最為美妙與讓人難忘的高端食材!

  「找機會一定要將那個東方超凡者幹掉,那是個惡魔,如果不是急著趕來參加這次的法會,不想打草驚蛇,怎麼會允許他活下來!」

  「將他送上祭壇,為神明獻祭,讓他在痛苦中懺悔,在恐懼中哀嚎,慢慢流逝生命!」

  兩人充滿恨意。

  他們的身上都有特殊的裝置,屬於阿貢財團的最新研究,可以屏蔽新星無處不在的探測器等。

  此時,他們都披上了黑色的大氅,連頭部都遮住了,盡顯神秘,這種帶著歲月氣息的衣物屬於超凡物品。

  兩人登上山頂,在晚霞中,峰頂的原池湖有白霧迷濛,超物質極其濃郁,毫無疑問這裡就是聚會地。

  克莉絲汀身上的請帖發光,指引著他們接近白霧中的湖岸,有神聖祥和的力量瀰漫,讓人心中寧靜。

  「是與列仙有關的勢力,還是東方的超凡者自己成立的組織,讓人期待!」

  兩人無懼,就是衝著東方的超凡組織架構而來,現在接近了真相地帶,有神在後為倚仗,他們無所畏懼。

  王煊一路「謹慎」,甚至早已丟掉手機等新星的科技物品,一副無比小心的樣子,沒入山林。

  他暗嘆,每次行動都很「費手機」,最近這段日子他都買了好幾個了。

  孫家一直在捕捉他的行動軌跡,看他穿梭各大城市間,不時的消失,尤其是進入密林後,更是沒了蹤影。

  他們並不在意,早以提前預判,他要走的各種路徑,在通往源池山的各處節點都布下了探測器。

  此時,他們已經不是在捕捉他的行蹤了,而是在驗證,發現他的確是在趕向那處目的地。

  孫家人冷漠以對,惡龍再謹慎、再小心又有什麼用?途中消失也無妨,終點不變,一切都在他們的掌控中!

  「你的結局已經註定,命運不會改變,等你伏屍,授首!」孫家有人森寒地開口。這段日子,惡龍給他們造成了不小的困擾,利益與聲名皆受損。

  屠龍計劃已經開啟,一切準備就緒,到時候超級能量炮齊發,不要說幾個超凡者,就是源池山所在的那片地帶都將崩解,不復存在!

  「由域外那支隊伍出手,從太空中發動!」孫榮盛開口。

  這次,不管是否能夠滅掉所有超凡者,都要保證孫家立身「局外」,確保不會暴露。

  王煊走走停停,在山林中穿行,事實上如果不是讓孫家確定他來到了源池山,他都不會遠行。

  他更希望安靜與舒服的呆在城市中,等到最後收拾殘局。

  他也期待,想看一看這次都會有那些牛鬼蛇神出來,是否有其他財閥等涉足當中,至於列仙,一切「隨緣」吧。

  王煊看了一眼身邊被仿製的請帖,一夜過去,它越發暗淡,都快消散了,他直接收進了葫蘆中,暫時「留憑」。

  他已來到源池山,極速登山,而後動用葫蘆正式開始遮去行蹤,剎那遠去,又以強大的精神領域提前避開一些微型探測器,沒有去摧毀。

  他跑路了!

  他將孫家的目光引到這裡,讓他們確定與驗證後,他就沒有必要在這裡呆下去了,消失在原始山地間。

  事實上,王煊剛臨源池山就覺得不妥,總覺得這個地方對他來說不是善地,隨著他離開,那種不好的感受漸漸消散。

  「神秘組織,亦或是與列仙有關的勢力,想對我不利?」他冷笑,想看這裡最後究竟會怎樣收場。

  孫家高層親自關注這件事,確認王煊登山了,頓時都露出冰冷的笑意,有些人的嘴角盡顯殘忍之意。

  「真是迫不及待啊,天降神罰,毀滅之光臨世,屠掉所有與超凡有關的生靈!」有人笑著開口。




章節目錄